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四十五章 飛將在此,胡虜受死  
   
第一百四十五章 飛將在此,胡虜受死

這大好河山乃是我大漢疆土,豈容外族染指?這萬千百姓乃是我大漢子民,豈容蠻族屠戮?某,喝過最烈的酒,騎過最快的馬,用過最鋒利的兵刃,某勢必掃除邊患,燕然勒石,再建衛霍之功.

當呂布趕到黃河渡口的時候,羌胡與匈奴的交易早已結束,看著滿地的無頭伏尸,呂布的臉變得異常鐵青,他一生最恨塞外夷族,不為其它,只因他的母親就是慘死于胡人刀下.那一年,他才十歲.

"成廉,魏越,給某追上,一個不留"

看著地上的馬蹄印還頗為清晰,呂布斷定匈奴人剛走不久,當下立即翻身下馬,下令追擊.

十里之外,兩千名匈奴騎兵正驅趕著兩三千扶老攜幼的難民沿著黃河邊緩緩而行.一個做當戶打扮的匈奴頭目,手提彎刀,肩負強弓,胯下大宛馬,操著別扭的漢語,大聲喝道:"快點,在有磨磨蹭蹭者,殺無赦."

看到那名當戶猙獰的面孔,眾人心里一陣發憷,膽肥的嚇得畏畏縮縮地低下頭顱,膽小的直接被嚇得嚎啕大哭,在他們看來,此去匈奴腹地,恐怕再也沒有機會回到大漢了.逃跑會死亡,不逃跑被匈奴擄去,將會生不如死.

快要抵達岸邊的數十名男女,仗著腿腳敏捷,跳上岸邊,發了瘋一般的狂奔,想要逃回大漢.

那匈奴當戶吹了一聲口哨,上百名騎兵席卷而去,手中的彎刀劈頭蓋臉的砍下,頓時把剛剛上岸的難民砍得血肉模糊.

"你們都是我們用錢買來的財產,你們都是奴隸,如果奴隸在逃跑,就是這般下場."

匈奴當戶從馬上解下長槍,將四五顆血淋淋的人頭串在槍杆上,就好像剛剛做好的糖葫蘆一般,頓時嚇得難民魂飛魄散,心驚膽戰.

凜冽的春風呼呼的刮,並不會因為災難的降臨而變得柔和,天空更加的陰霾,狂風開始卷著砂礫怒號.看著停靠在滾滾黃河中的數十只船舶,那名當戶揮了揮手中的槍:"全部人都給我上船,快點"

伴隨著統兵當戶的一聲令下,兩千名匈奴騎兵揮舞著手中的馬鞭與彎刀開始驅趕慢慢前行的人群,稍微走得慢一點的,便會遭到劈頭蓋臉的鞭撻,這還是女人和小孩的待遇,若是精壯的男丁與皓首老翁稍微走慢一點,那就不是吃鞭子的事情,劈頭下來就是陰寒的彎刀,順著脖子一刀砍下,頭顱瞬間就飛了出去.

一時之間,整個黃河口岸的上空充斥著哭喊聲,慘叫聲.伴隨著的是紛飛的頭顱,以及無頭尸體腔口噴灑出來的血水.而匈奴人則發出令人興奮的嚎叫聲,猶如惡鬼一般令人毛骨悚然.每砍下一顆頭顱便嫻熟的俯身探馬摘取,懸掛在馬鞍上.迫使此時的黃河口岸,猶如一片人間地獄般.

在匈奴人看來,婦女可以暖床,孩子養大了可以當奴隸,精裝男子可以養馬放羊,而老人卻沒有價值,帶回去反而還要浪費糧食,因此死的人差不多都是年近花甲的老者,匈奴人一點都不覺得可惜,因為那些老叟都是羌胡送的.

正當匈奴人殺得興起,砍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忽然一陣隆隆的馬蹄在他們的後面響起,大當戶聽這馬蹄聲如同狂風暴雨,踏得山崗都為之而震顫,想必人數比本方只多不少.大當戶悠然一驚,旋即吹了一聲嘹亮的口哨,其余的匈奴騎兵見後,紛紛停止了砍殺,然後迅速地調轉馬頭,列陣相迎.

"飛將在此,大膽家奴,安敢劫掠我大漢子民!"

在並州的時候,呂布沒少和匈奴鮮卑打交道,那時的他,白馬金羈,殺得胡人肝膽欲裂,策馬塞外,戰塞外蠻夷心膽俱喪.每每看到"呂"字大燾,胡虜無不望風而逃,是故被蠻夷稱為"飛將".

黃河口岸,大漢國土,赤馬金甲,席卷而來,像離弦的利箭,迎著刺骨的寒風,一往無前.金甲之後,跟數千名席卷平崗的狂飆鐵騎,一杆碩大的大燾迎風招展,其上蒼勁有力的繡著一個"呂"字.

"並州呂布在此,胡虜拿命令來"

隨著呂布咆哮的怒吼,立即在匈奴騎兵中炸開了鍋.

"是飛將!"

"飛將回來了,怎麼辦!"

"大當戶,怎麼辦,飛將來襲,我們要不要逃"

"……"

大當戶冷冷地看著被呂布嚇破膽的部眾,臉像吃了秤砣一般的鐵青,揮刀砍翻一個瑟瑟縮縮的部眾,大當戶扭頭大喝:"匈奴勇士們,飛將不足畏懼,騰格里會保護我們的,殺!"

"騰格里!""騰格里!""騰格里!"

或許是匈奴人的驕傲不許他們後退,又或許是懾于自己當戶的威壓,兩千名匈奴騎兵紛紛叫喊著他們心中敬仰的身,旋即催動著戰馬向前迎來上來.

只是片刻的功夫,雙方人馬就交織在一起,呂布手中方天戟從匈奴人群中穿過,只是一戟,便一下子從迎面而來的胡騎上面挑下三人,全部被刺得透心涼,串在了方天畫戟之上.

三具尸體,重達數百斤,竟然被呂布硬生生的從馬上挑了下來,只嚇得後面的匈奴人紛紛勒馬.他們勒馬,不代表呂布勒馬,只聽見呂布怒斥一聲,縱馬殺入敵陣,手中的方天畫戟如同雪花辦上下紛飛,瞬間又挑落了六七人,匈奴的一名百夫長或許是被呂布殺紅了眼,當下拋棄心中的恐懼,怒吼一聲,揮刀砍向呂布,濃眉一挑,呂布猛喝一聲,直驚得胡虜的戰馬連連後退,趁那百夫長提綹勒馬之際,呂布單手提戟,猛地劈向那名匈奴百夫長,只見寒光一閃,那名百夫長連人帶馬被劈為兩半.

在呂布的帶領下,成廉挺矛縱馬,魏越拍馬舞刀,帶領著並州狼騎先後突入敵陣,只見他們兩在敵陣陷鋒突陣,來回穿梭,所到之處猶如劈波斬浪.馬蹄過處,攪起一片血雨腥風.鐵矛直搠,鮮血狂噴,大刀狂砍,人頭滾動.

在呂布與兩名健將的帶頭沖殺之下,並州狼騎瞬間便將匈奴騎兵分割成若干塊圍住厮殺,那名匈奴當戶早就被嚇得心膽俱碎,彎刀砍翻一名並州狼騎後,旋即勒轉馬頭,想要奔逃.

呂布見後,濃眉一挑,迅速取下鞍上龍蛇寶弓,將其拉得如滿月.兩條雉尾迎風招展,赤色大氅獵獵作響.

呂布拉弦的手微微一抖,弓弦立即發出一聲悅耳的脆響,羽箭如同流星劃過蒼穹一般飛出…….

"嗖"的一聲,刺耳的破空聲刮過士卒的耳際飛向那名匈奴當戶.

那名當戶還沒看清楚來箭,就被鋒利而強勁的雕翎箭射穿後腦,自口腔而出.一箭射翻匈奴當戶,呂布將龍蛇功掛在鞍上後,縱身下馬.大步走到難民面前:"蔡琰何在?"

呂布叫喚了良久,見無人應聲,眉頭皺了皺,難道自己猜錯了,蔡琰沒有被劫持?虎目逐個逐個地掃向人群,當他看到中間有一個癡呆的小女孩時,頓時眉頭一松,旋即大步走向人群,難民們見到呂布走來,自覺地給呂布散開出一條路,只見呂布走到一名十五六歲女孩子的面前詢問:"蔡琰?"

見到蔡琰還沒有從恐懼中回過神來,呂布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手牽著她小手走出了人群.

"將軍且慢,請將軍留下姓名,也好讓我等知道,是哪位恩人救了我們"

正當呂布想要離去的時候,一名年長的老叟撥開人群叫住了呂布.

扭頭看了那老者一眼,呂布嘴角劃出了一條美麗的弧度:"呂布",旋即也不顧老者的叫喚,將蔡琰丟給走過來的成廉.接過蔡琰,成廉的臉頓時一黑,可是還沒等他回過味來,只見蔡琰蕩開成廉的血手,碎步小跑到了呂布跟前.

呂布見後,咧嘴一笑:"會騎馬嗎?"

蔡琰抿了抿嘴唇,連忙搖頭晃腦.

呂布用食指敲了敲太陽穴,歎了一口氣:"真是傷腦筋",話音剛落,呂布便將十五六歲的蔡琰單手提起,然後隨意的將她扔在馬上.待蔡琰坐穩之後,呂布一甩大氅,翻身上馬.

恰這個時候,魏越縱馬趕來:"主公,剩下的匈奴人怎麼辦?"

憋了魏越一眼,呂布輕喝一聲,放綹縱馬狂奔.看著絕塵而去的呂布,魏越撓了撓頭腦,他怎麼感覺呂布的眼中似乎蘊含著殺意,難道我做錯了什麼嗎?

"砰"的一聲,成廉出其不意地一巴掌在魏越的後腦勺上,頓時嚇得魏越一激靈,扭頭不滿的朝著成廉吼道:"孝傑,你干嘛打我?"

"我打你干什麼?因為你是蠢驢,你我跟隨主公多年,如何對待蠻夷胡虜,你我還需詢問?直接殺了便是,還要去詢問主公,真是愚蠢?"

成廉搖了搖頭,將鐵矛掛在德勝勾上後,旋即一勒馬綹,目光凜冽地看著跪倒一片的匈奴人,成廉冷喝一聲:"殺"

隨著成廉一聲令下,並州狼騎立即一擁而上,亂刀便將投降的匈奴人剁為肉泥.之後成廉又率領士卒取一杯黃土將戰死的袍澤尸體掩埋,將這兩件事辦妥之後,成廉大手一揮,迅速帶領著並州狼騎浩浩蕩蕩地消失在難民的眼中.

"他剛剛說他是呂布?"

"是的,是叫呂布?"

"不是說呂布是一個吃人的魔鬼嗎?為何他還要救我們?"

"才不是呢,我聽說啊,他在洛陽城還救下不少人呢,流言止于智者,反正我只相信眼睛所看到的,是呂布將軍救了我們"

一個豆蔻少女眼睛放光地呂布離去的方向,聽到眾人抹黑呂布,立即嬌叱一聲,出言反駁.

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聞言,立即附和:"二丫說得不錯,是呂布將軍救了我們,以後要是誰敢再說呂將軍的壞話,某與他誓不罷休"

"……"

ps:"今天是一位讀者的生日,是女生喲,因此三更,希望大家笑納,最後求一下推薦,收藏,靜靜拜謝."

&nbdian.>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

上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蔡琰被劫     下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蛟龍入海,虎躍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