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五十三章 魏大黑的新生活(下)  
   
第一百五十三章 魏大黑的新生活(下)

經過激烈的角逐,魏大黑于數萬將士中脫穎而出,進入他夢寐以求的陷陣營,開始了全新的生活,離別在即,與帳下兄弟的難舍之情溢于言表,魏大黑也一掃以往的吝嗇,帶領著帳下的兄弟們進了涇陽城最貴的一家酒肆.

酒菜到齊,眾人紛紛提箸舉杯,恭祝魏大黑如願進入陷陣營.

魏大黑喝了一杯酒後,那種澀澀的味道立即刺激到他的神經,這里的酒還是沒有並州的酒好喝,家鄉的酒都是用馬奶釀造的,一口下去,那種酸辣味還真是讓人懷念,可惜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妻兒已亡,曾經的袍澤也悉數戰死,那奶酒的味道也能只存在于回憶之中.

帳下的一名士卒見魏大黑烈酒剛入口,顯然是想到什麼不高興的事,剛剛還挺開心的人,怎麼喝了幾口,就一臉淒苦悲愴之色,當下開口詢問:"大哥,你怎麼了?"

魏大黑強擰出一絲笑意,過了半晌,才開口道:"沒什麼,想咱們並州的馬奶酒而已",他本是隨口一言,旨在遮去自己失態.但林眾人一聽,卻也悲歎起來,他們已經出來許久,也不知道家里的父老妻兒如何,他們也不知道何時才能打回並州,回歸故土.

"聽說主公已經發布了新命令,叫各營各寨的人馬,都去鄭主薄哪里將自己的祖籍登記在案.待日後大戰不幸陣亡,主公會派遣人馬回祖地,依照官職大小分發錢糧給後人"

魏大黑的話音剛落,瞬間就引起眾人的激烈反應.

其中一名較為年長的士卒聞言,立即激動得站直身子,急忙詢問:"大哥,此言當真?"

魏大黑點點頭:"命令已經到了曹將軍手中,如果我所料不差,等新任的什長到後,他自會帶你們去主薄處登記"

"好啊,如此,某再也沒有後顧之憂了",那名年長的士卒一拳砸在桌案上,高聲正色道,激動的心情溢于言表.

看著群情激動的兄弟,魏大黑咧嘴一笑:"好了,咱們不談這些,喝酒,這次是某最後一次沾這玩意,進了陷陣營恐怕連味都聞不到咯",眾人聞言,紛紛朗聲大笑,旋即頻繁舉杯向魏大黑敬酒.

一場酒宴下來,眾人皆喝得七分醉意三分清醒,就在他們互相放嘴炮的時候,魏大黑立即眼神一愣:"那不是主公嗎?"

尋著魏大黑手指的方向,眾人看到呂布偉岸的身軀從街邊走過,他手里還牽著兩只小手,一只是呂玲琦的,一只是黃舞蝶的.

"是的,還有小姐和黃將軍的女兒",那名年長的士卒環顧一下四周,笑道:"兄弟們,要不我們去看看?依主公走的路線,好像是回大營的方向,再看小姐一身披掛,這其中必有蹊蹺"

年長的士卒話音剛落,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魏大黑,顯然是讓他拿主意.魏大黑眼珠子轉了轉,從懷里掏出幾銖錢扔在桌案上,旋即招呼著大家跟上去.

呂布回到大營,便徑直拉著呂玲琦她們去了靶場,魏大黑和兄弟們對視一眼,旋即笑呵呵的跟上,期間還有不少人加入他們的跟蹤隊伍.

因為周泰在涇陽張貼有募兵告示,兩天以來,已有一兩百人前來投軍,因為黃忠要整頓軍紀,這教授新兵箭術的事,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曹性的身上,看到呂布領著女兒前來,曹性立即迎了上去.

"曹性拜見主公"

曹性大步走到呂布跟前,立即拱手施禮,然後目光移到了一身披掛的呂玲琦和黃舞蝶身上,不用呂布下令,曹性大手一揮,他的偏將立即將兩把精致的小弓交到他的手上.

"哇"

呂玲琦驚歎一聲,伸手接過曹性遞過來的小弓,立即仰頭笑眯眯道:"謝謝叔父"

曹性摸了摸她頭顱,旋即將另一把小弓遞給黃舞蝶,黃舞蝶快速接過,然後立即躲在呂布的身後,輕聲說道:"謝謝叔父"

曹性看著黃舞蝶一臉畏懼之色,無奈的搖搖頭,他一直想不明白,這黃老哥的女兒為何如此膽小,旋即又開口詢問呂布:"主公,真的要教小姐武藝?"

呂布聞言,扭頭看著曹性回答道:"為何不可?"

曹性見呂布不像是在開玩笑,朝他拱手施禮後,開始令人清理靶場.須臾,靶場內便被清理得已經空無一人,但是靶場外卻人山人海,呂布將兩個小女孩拉倒跟前,認真說道:"想要成為女將軍,必須要弓馬嫻熟,現在你們就開始學習箭術,你們曹叔父會教你們的,去吧"

呂玲琦點點頭,旋即快速小跑到曹性身前,而黃舞蝶卻伸手指著外面的人山人海委屈道:"義父,他們在看我,我不敢"

呂布聞言,扭頭看了過去,不知道什麼時間,一向比較冷淒的靶場此時站滿了人,呂布輕咳一聲,朝他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趕緊離開.

雖然心中對呂布有所敬畏,但是看到他臉上沒有怒火,魏大黑以及所有圍觀的並州將士立即與身邊的袍澤擠眉弄眼,交頭接耳,視呂布的命令于不顧.

呂布無奈,只有親自拉著黃舞蝶走到曹性身邊.

"叔父,父親,可以開始了嗎?"

看到呂布拉著妹妹前來,呂玲琦立即激動的詢問.

看著呂玲琦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呂布點了點頭,表示可以開始了.

呂玲琦笑嘻嘻的從箭壺里抽出一支曹性為她們量身定做的小箭,然後搭在弓上,開始瞄准.可是無論呂玲琦如何使勁,那小弓的弓弦只張開了一點點,直到呂玲琦把小臉憋得通紅,那張小弓也之呈半張之勢.

"中"

呂玲琦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算沒拉滿也將雕翎箭射了出去,只見那顆小箭在空中搖搖晃晃的,呈拋物線的形式落在了呂玲琦不足五步的沙土中,看得圍觀的並州將士發出一陣唏噓之聲.

而黃舞蝶使出了吃奶般的勁,也沒見她將弓弦拉張一點,看到姐姐已經將雕翎箭射出,心里頓時一急,一副要哭要哭的樣子,他那副可憐模樣,立即引起將士們哄堂大笑.

呂布立即回頭瞪了他們一眼,頓時嚇得並州將士紛紛閉口不言,但是"噗嗤""噗嗤"的笑聲,立即在靶場外此起彼伏的響起,呂玲琦瞥了他們一眼,立即將弓箭扔在地上,叉著腰開始指責:"笑什麼笑,再笑我叫我父親打你們"

看到呂玲琦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圍觀的並州將士終于忍不住放聲大笑,氣得呂玲琦跑到呂布身邊委屈道:"父親,女兒不想讓他們在這里看我練箭"

呂布苦笑的搖搖頭,旋即大步朝著圍觀的並州將士走來,看到呂布越來越近,魏大黑呼吸開始變得異常急促,每逢大戰,他只能遠遠的看著心目中的戰神,如今能近距離觀望,他如何不激動.

"參見主公"

看到呂布來到跟前,圍觀的所有將士立即收斂笑容,正色的朝著呂布施禮.

呂布負著雙手,掃了一眼帳下的將士,故作嚴肅道:"這看也看了,笑了笑了,還不退下."

"諾!"

眾將士齊聲應諾一聲,旋即一哄而散,皆回到各自的營寨,魏大黑也不例外,回到營帳的他,收拾好行裝後在兄弟們的送別下,緩緩朝著他心目中神聖的殿堂走去,一場新的生活,正在緩緩向他逼近.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魏大黑的新生活(上)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隴西爭奪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