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五十六章 羌兵作亂  
   
第一百五十六章 羌兵作亂

隨著武功城吊橋被砍落,黃忠縱馬提刀,統率近萬並州軍殺進城來,龐德大驚失色,一方面令楊秋圍剿城樓上的'西涼軍’,一方面與成宜一起去攔截黃忠.

"殺啊!"

湧入城內,看到西涼軍鋪天蓋地席卷而來,黃忠大刀一揚,喝令士卒殺上去.

隨著黃忠一聲令下,並州軍手提鋼刀,無所畏懼地迎上比他們多一倍的西涼軍,黃忠更是棄了馬匹,徒步作戰,一路到處,所向披靡,刀下竟無一合之敵.一路沖來,斬殺將校數百人.在黃忠的帶頭沖殺下,並州軍猶如一群凶狠的野狼,奮勇向前,砍殺敵人,頓時打得西涼軍連連回退.

一時之間,武功城的大街小巷殺聲四起,火光洶洶,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鳴聲,吶喊慘叫聲此起彼伏,充斥在武功城的上空,雙方在街頭巷尾展開了慘烈的巷戰,不時有人被砍倒在血泊里,殷紅的血水在地上散開,顯得分外血腥,雖然西涼軍久經沙場,作戰凶猛,但先前被並州軍殺得大敗,士氣萎靡,頓時就架不住並州的沖擊,一路上伏尸一片,且戰且退.

就在此時,城外又響起一片震耳欲聾的喊殺聲,原來張遼在得知黃忠已經攻入武功後,讓魏延率領五千輕騎馳援,自己率領五千重騎兵殿後.

進入城內,二話不說,魏延一撫長髯,旋即翻身下馬,倒提鉤鐮刀,幾個健步沖入敵陣.一路掩殺過來,所到之處,伏尸成片,每一刀砍下去,必有一人喪命,或者斷肢斷臂,或者人頭滾滾.

在這條百十丈的小巷之中,本來就被黃忠砍殺一地的西涼軍,隨著魏延的沖殺,又在西涼軍的尸體上覆蓋了一層西涼軍的尸體,如同疊羅漢一般,密密麻麻,好似進入了修羅屠場.

單人大刀,一路沖殺過來,擋者披靡,短短片刻的功夫,就砍殺了一百多名官兵,而自己卻毫發無損,剩下的一股西涼軍終于膽寒,發出一聲驚呼,向主力潰散而去.

在馬騰的西涼軍中,夾雜著不少的羌人,見到主力大軍潰散,這些羌人立即開始作亂,手提鋼刀,吆喝著殺入民房.他們不僅對精裝的男丁痛下殺手,也沒有放過手無寸鐵的老幼婦孺,闖入民宅後,他們就開始翻箱倒櫃,尋找財富,稍有阻擋,就亂刀相向.更有甚者,只要見人,不問老幼,便是一刀下去.

火光四射中,一座白牆黑瓦的四合院剛剛被四五個羌人沖了進來.

"給老子仔細收,一個也不要放過"

一個臉上有著一條險惡刀疤的羌人,手提鋼刀,凶神惡煞的向手新下的羌兵嘶吼,說話的同時,一腳踹開房門,開始翻箱倒櫃尋找財物.

"這人到底在哪里躲著呢?快給老子出來"

羌兵頭領嘴里雖然操著生硬的漢語吆喝,一雙手卻在櫥櫃里的衣衫中摸來摸去,當尋找到值錢的東西時,就會厲聲大笑,然後快速的把搜到的財物塞入懷中.

"哎呀,想不到真的有漢人藏在這里"

當闖進偏房,掀開一口木櫃的時候,羌兵首領赫然發現里面藏著一個年輕的婦人,正用極度恐慌的眼神看著自己,那羌人頭領不由得頓時淫笑起來.

"怪不得頭領老喜歡和馬騰一起入侵中原,你看這中原女子細皮嫩肉的,讓大爺看得心癢癢!"

羌人頭領淫笑著,不由分說的把婦人從衣櫃里扯出來,然後開始動手動腳.

隨著"哧啦"的一聲響,婦人的衣衫就被撕裂一大片,露出了白花花的身子,羌人頭領的笑聲更是得意,恨不得一下子撲上去,把婦人壓在身下蹂躪.

"蠻夷,畜生,不服教化,不得好死"

"啪"的一聲脆響,卻是婦人掙紮著給了這羌人一記耳光.

婦人這一記耳光頗重,讓羌人頭領的嘴里隱隱有一股猩甜的血腥味,這耳光立即使得羌人頭領大怒.手中的鋼刀在婦人咽喉上一抹,頓時撕開一道血痕,鮮血汨汨的冒了出來,整個人頓時癱軟無力,掙紮了幾下便咽了氣.

望著婦人從衣衫里露出來顎身體白皙而豐,腴,再摸摸尚存的體溫,那羌人頭領臉上閃過一絲狠唳,一把將死尸拖到床上,撕去衣衫,欲行不軌之事.

恰這時,院外頓時響起一陣撕心裂肺的嚎叫,那羌人頭領大呼不好,准備提刀沖出去,然而還未等到他踏出房門,便見一員手持大刀的漢將沖了進來.

魏延一路沖殺過來,忽然看見幾個羌兵在民宅內殺人放火,大怒之下,立馬沖進去將作亂的羌兵一刀斬為兩段,剛剛殺完羌兵,魏延聽到偏房內傳來一聲響動,當即提刀沖了進去,進入偏房,看到有個羌人衣衫不整,再看他身後的床榻上躺著一個已經咽氣的婦人,一股沖天的唳氣不由得從魏延的兩肋竄了出來:"蠻夷,今日某必將你碎尸萬段!"

只見一刀寒光閃過,那羌人頭領的頭顱應聲落地,魏延尚未解氣,健步上前,亂刀將那羌人剁為肉泥,讓他變成了碎尸萬段.

看著地上血肉模糊的尸體,魏延深吸了一口氣,旋即上前用被褥蓋住婦人的尸體,辦完這一切後,魏延又提刀沖刀了街上,對著滿街的並州士卒喝令:"但凡見到羌人,碎尸萬段,記住,是碎尸萬段"

隨著魏延一聲令下,密密麻麻的並州軍開始散開,他們一邊救火,一邊開始搜尋羌兵,只要是遇到羌兵,並州軍立即一擁而上,將其剁為肉泥.

烈火熊熊,鏖戰還在持續,武功城的街道上,西涼軍越來越少,而並州軍越來越多.

北街,

一刀斬下敵軍,龐德昂首回顧四周,見到將無斗志,兵無戰心,立即率領潰軍奔出武功城,朝北而去.

"龐德"

正在指揮著士卒徐徐後退的龐德,忽然聽見後面穿來一聲咆哮,立即扭頭看了過去,只見黃忠持刀矗立在北門的城頭,他身邊有一員紅臉長髯的大將,這一聲咆哮便是從他的口中吼出的.

魏延目眦盡裂的看著龐德,大刀指著他破口大罵:"龐德,枉你身為漢將,竟然放縱羌兵殺我漢民,婦女,劫掠財物,你還有何臉面存在這世上,大漢養士數百年,卻養出你這個不忠不義之徒,你愧對你家中父母,枉存與世,枉存與世"

聽到魏延的怒罵,龐德沒有反駁,看著隊伍中一個個懷揣著財物,滿身都是血汙的羌兵,龐德的臉瞬間布滿烏云,深吸了一口氣,龐德策馬來到城樓前,對著城樓上的魏延一拜:"某食漢祿,豈會縱然蠻族屠戮我大漢子民,兩位將軍請稍後,看某如何明志!"

大喝完畢,龐德勒馬回到陣前,手中的大刀一揚:"兄弟們,我等皆為大漢士卒,雖與董卓為敵,但百姓卻是無辜,如今這些羌兵趁亂屠戮我大漢子民,眾將士聽我號令,殺光羌人,一個不留"

隨著龐德一聲令下,所有的西涼軍怒喝一聲,紛紛拔出腰間環首刀,怒吼著撲向周圍的羌人,霎時便響起一片慘叫聲與哀嚎聲,待大軍散去,只見這片廣袤的土地上,躺滿了上千具血肉模糊的羌人.

辦完這一切,龐德勒馬對著城樓上的魏延持刀叩拜,旋即率領殘存的上萬兵馬朝著北方疾馳而去.

上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武功陷落     下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征討隴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