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六十四章 王異  
   
第一百六十四章 王異

陳倉南門

聽到中軍方向傳來開戰的鼓聲,周泰吆喝一聲,率領五千精兵朝著陳倉城席卷而去.

亂軍之中,周泰單肩扛著四丈高得云梯,手提龍紋盤刀,第一個沖過護城河,想著陳倉城發起了強攻.

看到周泰來勢洶洶,城頭上的守軍亂箭齊發,滾石狂轟亂砸,周泰單手舞刀,撥打雕翎,舞得水泄不通,密封不透,很快就逼近了陳倉城的牆根低下.

"哐當"一聲,云梯架在了城牆上.

"兒郎們,隨某殺上去"

周泰一馬當先,大步踏前的向城牆沖去,龍紋盤刀揮舞得風雨難透,羽箭,滾石被撥打的紛紛揚揚的墜落,絲毫不傷得他半分,

身後的並州精銳被周濤的勇猛所鼓舞,紛紛頂著盾牌緊隨其後,奮勇向前,五千並州軍如同潮水一般湧到了陳倉城下.

一通鼓還未敲完,周濤已經登上了城樓.

"大漢溫侯帳下大將周泰在此,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周泰手中盤刀一招橫少千軍,瞬間便將擋在前面的比七八個守軍攔腰斬斷,胡亂的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水,周泰大喊一聲過癮,旋即揮舞著盤刀沖入敵群.

亂軍之中,周泰猶如虎入羊群,狐入雞舍,所到之處,盡皆披靡,一口大刀在敵群中左突右刺,上劈下砍,立即攪起一片腥風血雨.

連續砍殺了一二十名敵軍,城牆上便閃出一大塊空當,周泰身後的並州軍紛紛登上城垣,看到周泰于亂軍中龍騰虎蹴,搴旗取將,興奮的大吼一聲,紛紛沖入戰團,一時之間,殺得陳倉守軍連連後退,血肉橫飛.

就在周泰率先登城的時候,徐晃先率領著五千精銳也登上了城頭,在徐晃的帶領下,數千並州精銳以猛虎下山之勢追殺城頭上的守軍,趙昂軍抵擋不住紛紛敗退,不消一通鼓的功夫,便奪取了陳倉的北門.

直到一通鼓響,除了秦宜祿未能奪取東門,其余城門在眾將的帶領下,以雷霆萬鈞之勢盡皆攻陷.其實這也不能全怪秦宜祿,因為東門確實比其他城門難攻很多.拱衛陳倉南門的是一位女將,在她有條有序的指揮下,頓時打得並州軍節節敗退,頭破血流,無奈之下,秦宜祿只能向賈詡求援.

賈詡當機立斷,將呂布派來保護自己的成廉,魏越調到東門,在成廉二將的支援下,東門終于支持不住,最終陷落,在三位將領的帶領下,並州軍紛紛由云梯登上城樓,直殺得陳倉守軍鬼哭狼嚎,潰軍如決提,紛紛丟下武器跪地求饒,而那名女將也被成廉一矛挑掉佩劍,失手被擒.

一場戰役下來不過一個時辰的功夫,就塵埃落定,四面的城門除了呂布用軀體撞開大門外,其余三門甚至沒有敞開,拱衛陳倉的五千守軍一個都沒有走脫,要麼成為了刀下亡魂,要麼就被生擒活捉.

賈詡也沒想到破陳倉如此容易,他滿打滿算的還以為需要半天的功夫,沒想到直花了一個時辰便攻陷了成高坦厚的陳倉,更沒有想到的是呂布帳下的這幫武將如此凶猛,不由得暗自感歎:"有這等猛將悍卒,何愁大事不成"

------------

陳倉府衙,呂布負手而立,目光凜冽的看著眼前的趙昂與他身邊的女將,冷冷開口道:"此番被擒,你們還有什麼話說!"

趙昂與那女將紛紛冷哼一聲,同時將頭扭到一遍,對呂布的話置若罔聞.

呂布輕咳一聲,面朝被綁得像粽子一樣的兩人,笑容如春風拂面,嗤笑道:"死到臨頭還如此傲慢,趙昂,我身為西涼召討使,奉朝廷詔令討伐西涼,爾等為何阻塞要道,擋我大軍去路?"

還未等到趙昂答話,他身邊的女將譏誚一笑:"說得好聽,你說你來平叛,那我倒想問問你,那馬騰已經投降朝廷,何來平叛一說?就算你是來平叛的,不去武威攻打馬騰,卻來攻打陳倉,你是何道理"

呂布撫了撫自己的眉,眉毛隨之一挑,想不到這女將竟然將事情看得如此通透,當下不由得細細打量這女將來,只見這名女將杏目微紅,墨發潑灑如瀑,面龐淡淡狠厲,此時女將鎧甲罩體,由于爭斗,鎧甲幾乎破損,幾滴血漬若隱若現,使她整個人看起來有一絲野蠻颯爽,憑空為此女將增添一種韻味.

那女將被呂布如炬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自在,當下嬌斥一聲:"看什麼看,全天下之人屬你呂布最惡"

呂布笑道:"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善惡來回交替,輪回變更,今日你說我惡,怎知日後我不是善"

呂布說完,立即收斂笑容,朝著外面大喊一聲:"刀斧手何在"

聽到呂布喝叫刀斧手,趙昂與那名女將依舊面不改色,昂首傲然而立,頗有一點引頸受戮的意思.

呂布暗自稱奇,想不到陳倉這彈丸之地,居然能遇到這般忠義之士,呂布邁步走到趙昂身邊,"唰"的一聲抽出腰間的佩劍.

趙昂並沒有求饒,而是看著那名女將笑道:"夫人,某先走一步"

只見寒光一閃,那名女將立即絕望的閉上雙眼,可是等了良久,她也沒有聽見劍入骨肉的聲音,當下不由得睜開杏目,只見丈夫身上的繩索已經被呂布一劍挑斷,而她身上的繩索,也被呂布帳下的大將一刀斬斷.

"你這是何意?"

看到呂布利劍已入鞘,趙昂並沒有感激,反而開口冷冷喝問.

呂布郎笑一聲,一揮大氅,翻身端坐在桌案之後,一雙虎目緊緊的盯著兩人:"不瞞二位,我的確不是為了平叛而來,我此行的目的只是為了打下一片安身之地,我見你二人頗為忠義,于是便動了惻隱之心,想要招降二位,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還沒等兩人答話,呂布又接著說道:"當然,如果二位不同意的話,可以自行離開,我絕不阻攔"

呂布說完,食指不停地敲打著桌案,雙眼如炬的看著兩人,耐心等著兩人的回答.

女將的柳眉輕輕一挑,又輕輕落下,臉上的冷冽漸漸散去.

趙昂看在眼里,他讀懂了妻子的意思,旋即大步走到呂布跟前,拱手敗道:"溫侯如若不棄,我夫妻二人願效犬馬之勞"

呂布呆了呆,才道:"趙將軍,此話當真"

趙昂與妻子對視一眼,雙雙朝呂布單膝跪地:"趙昂,王異,願意投到溫侯帳下,鞍前馬後,生死相隨"

呂布雙眼一亮,轟然起身道:"我得二位將軍,猶如旱苗得甘雨,大事可期"

賈詡見呂布又收得良將,立即差人備下筵席,雞鴨魚肉一齊送上,為呂布陣營又收得大將而慶祝.

ps:對不起大家,靜靜很抱歉.

上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呂布撞門     下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戰射虎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