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臨洮董氏覆滅  
   
第一百七十五章 臨洮董氏覆滅

臨洮

此時是為十一月,整座臨洮城都被大雪所覆蓋,遠處山巒白雪皚皚,原馳蠟象,北風蕭蕭地虐行于天地之間,那掛了冰棱的枯枝在風中搖擺,可是天地之大,這北風卻不容它們再看到春天,所過之處,總有殘枝不堪而虐墜折落地.轅門的大旗被霜凍得有點硬邦邦,極力想借這風招展,可惜非但旗上霜重,更奈何旗杆柔弱,總歸舞不起來.

大隊人馬開出營寨,在官道上徐徐而走,不一會兒便能隱約看到遠處臨洮外郭的起伏輪廓,驟日初霽,臨洮城青灰色垛堞上的雪痕依稀可見,在冬日並不強烈的陽光照耀下,就見那矗立的巍峨城樓高聳入云,氣韻不凡.

待行到臨洮城門下時,成廉仰頭觀望,但見城牆上一杆火紅色帶著冰墜的大旗在風中搖曳,旗上繡著的乃是一個黑色紅邊的"呂"字.

成廉挺矛立馬,朗聲大喊:"快開城門"

守城司馬見到自家的將軍率兵前來,立即放開吊索,放成廉一隊人馬開進臨洮城,一路西行,少時,成廉率領大隊人馬來到一座氣派華貴的府邸,黃忠抬眼一看,只見那府門上掛著一個牌子,寫著一個偌大"董"字.

成廉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手中大刀一揚,他身後的近千名甲士轟然散開,迅速地將董府圍得水泄不通,看門的家丁早就被這陣勢嚇得屁滾尿流,倉惶竄入董府將大門緊閉,隨後便一溜煙的前去稟報董非.

須臾,董府的府門再次打開,只見董非帶領著一波家將湧了出來,看到全副披掛的成廉,董非傲然地說道:"你是何人?你為何私自帶領兵馬圍困董府?"

看到成廉來者不善,董非非但沒有畏懼,反而有點跋扈,話語中也帶點咄咄逼人的氣勢.

成廉咧嘴一笑,將鐵脊矛懸于鞍上:"某乃溫侯帳下大將成廉,恰行軍到臨洮,感覺天氣有點冷,想到家主這點討點溫酒取取暖"

董非聞言,噗嗤一笑,立即將頭扭向一邊:"對不起,某今日在府中宴請的全部是高堂雅士,並不適合武夫!"連呂布都是他們董家的家將,更何況是呂布帳下的小小將軍,所以董非也沒打算給成廉面子,直截了當的拒絕了成廉的請求.

翻身下馬,成廉一把扯開擋在面前的董非,自顧率領著一二十名親衛浩浩蕩蕩地湧入董府,董非絲毫沒有想到成廉會推他,要不是家奴眼疾手快,此時的他早就被推倒在地,看著成廉離去的背影,他氣得張口結舌,兩只手直顫抖,半天才喊出話來.

須臾,董非憤怒地踢開攙扶著自己的家奴,一揮衣袂,緊隨著黃忠步入董府.

董府確實是大氣堂皇,成廉剛一入府,便見占地少有近百頃的正院之後,董非的正廳赫然在目,一眼望去,少說也有五米之高,紅木為柱,青石為階,角瓦為頂,懸梁脊正,院中草木繁多,雖是尚未豔開,但依舊是清新別致,端莊秀麗.

董非步入正堂,看到正在打量建築的成廉,立即譏諷一笑,對成廉不管不顧,一揮衣袂,便獨自邁進廳堂,成廉搖搖頭,死到臨頭了還渾然不知,冷冷的看著董非傲嬌的背影,成廉立即率領親衛跟上.

董府廳堂,還未走進,就從大廳內傳來樂師敲擊鍾罄的聲音,以及人們的嬉笑聲,而當成廉踏入大廳的那一瞬間,立即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董非譏誚一笑:"諸位不必驚慌,此人是呂布的將校,看天氣冷了,來我們董家討杯溫酒吃吃,如此的話"

董非對著身邊的隨從吩咐道:"你去給成將軍准備一桌子酒菜,就安置在最末尾的那個位置"在董非看來,這次筵席本來就沒有成廉的份,這次是個意外,既然他不要臉的跟上來,董非也不需要給他留臉面,讓他坐在最末尾,好好讓丟他一次面皮.

成廉目光凜冽的掃了一眼廳堂內的眾家主,心中冷笑連連,隴西政治不穩,百姓流離失所,社會動亂不堪,這些個世家大族靠著祖上的庇蔭,整天飲酒作樂,食值萬貫,完全沒有生活在亂世中的感覺,不僅如此,他們還走私鐵器,販賣漢民給羌胡,這樣的惡行,足夠他們死上一百次.

成廉大手一揚,立即朗聲大喝:"不必了,你們的這些肉臭如糞坑,我老遠就聞著味兒了,我此次前來,是為了捉拿董非問罪,其余人等趕緊滾蛋,若是遲疑片刻,某頃刻間便讓他人頭落地."

所有人聽到這句話之後都是臉色一變,捉拿董家家主問罪?他們沒有聽錯吧,這天下誰不知道董家的大家主董卓權傾朝野,人們為了能與董家沾上半點關系,甘心為奴為狗,這斯居然說捉拿董非問罪.

"在坐的諸位那個不是高堂雅士,豈能容你這等武夫在此大放厥詞."

一位小世家的家主認為拍馬屁的時機已經成熟,鄙視地看了成廉一眼,旋即起身指著成廉破口大罵.

不等用成廉吩咐,他身邊的親衛抽出腰間的環首刀大步走到那位家主的面前,沒有過多的話語,只見寒光一閃,頓時一顆腦袋滾滾落地.

隨著那名親衛的動作,成廉身邊的親衛紛紛效仿,手中的刀劍劈頭亂砍,頓時把幾名比較傲嬌的家主全部砍成肉泥,變成了幾團模糊的血肉.

只把眾家主嚇得癱坐在地,大氣都不敢喘,甚至有人被嚇得屎尿流了一地,而那些跳舞助興的女子更是嚇得渾身瑟瑟發抖,閉著眼睛縮成一團.

董非想不到成廉動真格的,強壓制住心中的恐懼,伸手指著成廉怒罵:"匹夫,你竟敢在我董家殺人,若讓董太師知道了,必定滅了你滿門."董非雖然想要壓制住心中的恐懼,但是說話間依然顫抖不已.

成廉冷笑一聲,從親衛手中接過一件竹簡,瞟了主位上的董非一眼,朗聲說道:"我手中竹簡,記載了多年來你走私鐵器給匈奴,羌胡的證據,不僅如此,你還在初平元年販賣給羌人五百漢民,不知道是真是假?"

"滿口胡言"董非冷哼一聲,開口大聲反駁:"就憑你一件竹簡,就就想給我定罪?可笑可笑,再說了,我家叔父可是當朝太師,你又能奈我和?"

"我不能奈你何?"成廉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一把將竹簡摔在地上,旋即健步沖向董非,而董非也沒不到成廉說動手就動手,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被成廉一把抓住衣襟.

"喝!"成廉怒吼一聲,強健的肌肉瞬間鼓脹,震的身上的魚鱗甲胄都是發出一絲吟鳴,伴隨著一聲驚恐的呼聲,董非臃腫的身軀被黃忠一把摜在地上,黃忠眼中殺意凜然,一把抓起董非吃飯的兩根玉箸,旋即對准董非的太陽穴猛地刺了下去,"噗嗤"一聲,兩根玉箸瞬間就穿透董非的太陽穴從他的口出透出來.

董非的口中流出猩紅的鮮血,伸出手死死的抓著成廉的黑袍,"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他不想死,這世界還有那麼多美好的東西還在等著他,他舍不得放棄,女人,美食,權利,金錢,這一刻,他開始後悔了,這三個月來,他以為呂布畏懼他,不敢對他動手,原來這都是他的臆想,呂布是在准備致命一擊,好手段,我好恨~~~

看到董非的瞳孔逐漸渙散,拽著自己戰袍的肥手也無力垂下,成廉迅速抽出腰間環首刀,一刀割下董非的首級,號令道:"眾將士聽我號令,除了老幼婦孺,一個不留"

&nbdian.>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a>

上篇:第一百七十四章 弦上臨洮     下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三年之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