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八十章 賊將,馬超在此  
   
第一百八十章 賊將,馬超在此

涼州,蒼松,綠松林.

鏖戰還在持續,聽聞越兮大營後方傳來漫天的鼓聲,馬騰軍以為援軍來了,頓時軍心大振.

龐德大刀一揮,朗聲大喝:"兄弟們,援軍來了,隨某沖鋒,保護主公突圍!"

隨著龐德一聲怒吼,馬騰軍陣中漢殺聲震天動地,上千名馬騰軍在龐德的鼓舞之下士氣高漲,人人奮勇,各自爭先恐後的沖向羌兵.

一人拼命,百夫難擋,千人必死,橫行天下,見到馬騰軍猶如困獸一般的沖殺,那些圍殺的羌兵陣腳頓時大亂,再加上龐德一口大刀在亂軍從中所向披靡,馬前無一合之敵,馬蹄到處,每一刀必斬一人,大軍在龐德的帶頭沖擊之下,殺得羌兵節節後退,潰軍如決堤.

眼看著就要殺出一條血路,龐德頓時信心倍增:"兄弟們,勝利在望,殺死羌兵,保護主公突圍"

龐德一聲虎嘯,揮舞著樸刀全力沖殺,但有阻擋者,均一刀斬首,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正當龐德一柄大刀在亂軍中上下翻飛,殺得羌兵殘肢亂飛時,冷不防斜刺里突然殺出一人,冰冷的長槍奔著咽喉如同流星一般刺了過來.

"不好!"

龐德大驚失色,急忙低頭閃避.

只見寒光閃過,龐德兜頭上的鶴翎羽被一槍挑落.

龐德目光凜冽的看著擋在面前的大將,譏諷道:"閻彥明,想不到你也會偷襲?"

閻行冷笑連連,並不答話,手中的鐵槍帶著一點寒星刺向龐德左胸,龐德面色沉靜如水,絲毫不敢大意,虎軀一震,舞刀來戰.

同屬于西涼大將,閻行的武藝龐德自知,不過自己還沒有和他交過手,今日正好一決高下.

龐德催馬掠過,不管刺向自己胸口的鐵槍,而是一招力劈華山,兜頭斬向閻行的頭顱,閻行蠶眉一挑,手中的鐵槍急忙變招,槍頭直刺龐德的刀口,兩馬交錯,閻行再次揮出一槍,奔著龐德的馬臀就是紮了過去.

龐德揮刀格擋,堪堪將閻行的鐵槍蕩開,刀槍相交,兩人虎口俱都一麻,齊齊在心里道一聲"好大的力氣"

龐德立即爆喝一聲:"馬玩,陳橫,保護主公沖出去與援軍回合,我來拖住這厮!"于此同時,龐德撥馬回頭,在此猛虎下山,撲向閻行,又是一刀凌空劈下.

閻行蘇秦背劍,鐵槍橫架,用槍頭將龐德的大刀分毫不差的架住,同時一腳踢向龐德坐騎的兩條前腿,龐德大罵一聲無恥,單手蕩開閻行的長槍,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抽出腰間的環首刀,一刀斬向閻行的雙腿.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見到閻行頻頻向自己的戰騎下毒手,龐德一聲怒喝,大刀掛著一股勁風斬向閻行戰騎的馬頭,閻行嘴角掛著一絲冷笑,猛地一提馬綹,輕輕松松地躲過了龐德的刀口,隨後凌空一槍,奔著龐德的咽喉就刺了過去.

龐德也不懼,猿臂卷向閻行的鐵槍,單臂揮刀橫掃閻行戰馬的四腿,只見一片寒光閃過,閻行戰馬的四蹄被龐德齊刷刷斬斷,那馬立即嘶鳴一聲,倒在地上不停的掙紮,健壯的身軀想要站立,但是卻不能如它所願,最後只能獨自地躺在地上流淚哀鳴.

而龐德也被閻行的長槍刺破手臂,貫入肩窩,若不是他在危險時刻扭轉馬身,恐怕此刻被貫入的不是肩窩,而是左胸.

那邊已經沖殺出去的馬玩見到龐德受傷,立即拍馬舞槍沖殺過來.

閻行冷冷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龐德,槍頭抵住龐德的咽喉問道:"如今你還有何要說?"

龐德嘲諷地看了閻行一眼,開口譏誚道:"你若與真刀真槍的拼殺,你豈是我的敵手?既已被擒,但求一死."

龐德說得不錯,若是真刀真槍與他厮殺,兩人最多就是半斤八兩,誰也奈何不誰,就是知道一時殺不了龐德,閻行因此才頻繁對他的坐騎下手.

閻行不怒反笑:"戰場之上,瞬息萬變,只要能斬殺敵將,贏得戰爭的勝利,手段低劣又如何?"

龐德默認,竟然無言以對,閻行見龐德已經抱了死志,歎息的搖搖頭,槍頭猛地向前刺去,想要一槍結果龐德的性命.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斜刺里突然殺出一騎,手提長槍,蕩開了閻行的長槍.

馬玩橫槍策馬,攔住閻行的去路:"敵將休狂,扶風馬玩在此"

馬玩一邊攔住閻行,一邊朝著龐德大喝:"令明,快走,我來擋住他"

龐德掙紮著起身,咆哮大吼:"你回來干什麼,快滾,我不需要你救,快給我滾"

馬玩咧嘴一笑:"令明,我與你相比,主公更需要你,你走吧,別讓我白死?"

馬玩言罷,不等龐德答話,自顧揮舞長槍撲向閻行,看著飛馬而去的馬玩,龐德雙目通紅,男兒有淚不輕彈,更何況他是征戰多年的老將,看到多年的袍澤為了讓自己活命,悍不畏死的沖向強敵,龐德卻無能為力.

撿起地上的樸刀,龐德扭頭看了一眼奮力阻擋閻行的馬玩,一揮戰袍,單手抽刀而去,轉身間,一滴清淚從他的眼角劃過,西風勁吹,淚水消失在夜空中.

看到龐德離去,馬玩再也沒有後顧之憂,手中的長槍上下翻飛,專門挑閻行的要害之處下手,閻行面色陰沉,鐵槍連挑帶紮,專門刺向馬玩的咽喉,電光火石之間,兩人已經連拆數合,而龐德也已經走遠.

兩人約莫戰有十多回合,馬玩一時力怯,被閻行槍挑非手中的長槍,還未等他反應過來,閻行鐵槍揮舞,奔著馬玩的咽喉連刺三槍,每一槍都猶如白蛇吐信,刁鑽迅疾,槍槍致命.

"噗""噗""噗"三聲脆響,馬玩毫無防備之下,咽喉處被閻行戳出三個血洞,此時正汨汨地流出鮮血,馬玩只覺得咽喉一涼,喉嚨里頓時嗖嗖進風,而自己整個人卻已經被從馬上挑了下來,正個身體懸在空中.

"令....明...,你一定....要...活著...出去!"

這是馬玩臨死之前的最後一句話,他的眼里寫滿了微笑,

割下馬玩的首級,閻行瞪了一眼不遠處的越兮喝問:"你為何不攔住他們?"

越兮掃了一眼閻行,冷哼一聲,自顧大步踏入自己的營寨,今日之戰他已經死了不少部眾,他實在不想為韓遂浪費自己部族的性命,他也不想看到馬騰身死,因為他們西羌諸戎實在欠馬騰太多,這次就當還報.

閻行的臉瞬間陰沉得嚇人,將馬玩的頭顱懸于鞍上,立即長槍一召,率領著五百親兵,追趕馬騰.

龐德拖著受傷的悍軀,在綠松林中四處搜尋馬騰的蹤跡,正當他搜尋正急,忽然後方傳來如暴雨一般的馬蹄聲,龐德回首望去,只見不遠處有數百鐵騎席卷而來,只見無邊的光身烈馬,凶猛如獅,漫卷如洪勇,為首一人,黑馬白羈,威武不凡,只見他的馬鞍上懸著一首,龐德見後,痛苦的閉上雙眼.

閻行一路追趕,看到不遠處拖著殘軀的龐德,咧嘴一笑:"哈哈,龐令明,看你往哪里逃?"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只看得閻行側面百米出煙塵大起,吶喊震天,鼓角相聞,閻行軍倉促間陣形尚未調動之際,來敵已經席卷至軍前,眼見得部隊已經被沖散,狂飆將到眼前,閻行立即怒斥:"不要亂,不要亂,列陣,待戰!"

就在閻行的西涼軍結成陣勢,准備迎接狂飆而至的敵軍時,頓時四面鼓聲驟起,喊殺震天,只見四周旌旗招展,狂沙飛卷,由此看去,人數少說也有上萬,就在閻行的西涼軍驚懼之際,側面的那波兵馬席卷而至,將閻行的西涼精銳沖得人仰馬翻,墜馬的士卒慘呼,避讓的兵將驚恐,手中的刀槍不知招呼向何處,歪斜的旌旗難分橫豎之東西,嚇得數百西涼精銳肝膽欲裂,自相踐踏,死傷者無數,哀嚎者遍地.

忽然之間,那狂飆而來的戰騎中沖出一名白袍銀甲的小將,看到閻行馬鞍上的人頭時,立即目眦盡裂的怒吼:"賊將,扶風馬超在此,還我叔父命來"

上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援軍來了     下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懸羊擊鼓退追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