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賈詡的猜測  
   
第一百八十五章 賈詡的猜測

雅丹見到前路被斷,情急之下連忙調轉馬頭,撥馬往谷內狂奔,然而疾馳不到一半,迎面就撞上一支虎狼之師,領頭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將他們擊敗的漢將,前有狼,後有虎,無奈之下,雅丹只能棄掉手中的兵器,下馬投降.

徐晃面無表情,手中開山斧一招,令軍士將雅丹五花大綁,隨後率領大軍開出谷口,看到呂布親自率領大軍前來接應,徐晃立即打馬向前,問候見禮,看到徐晃押解著兩千多名羌兵,呂布立即詢問了情況,在得知徐晃以一萬兵馬戰勝羌人兩萬兵馬時,呂布大加贊賞,旋即雙方合兵一處,浩浩蕩蕩地回到並州大營.

為了迎接馬騰父子的到來,呂布令人在帳中擺下筵席,為他們接風洗塵,當雙方都喝得比較盡興的時候,呂布下令親兵將雅丹押進大帳.

"西羌丞相雅丹,見過大漢國呂布將軍!"雅丹不知道呂布的軍銜,也不知道呂布的爵位是什麼,當下只能用將軍之名來行禮,按理來說,雅丹是西羌的丞相,官位要比呂布高幾個檔次,不過西羌屬于大漢的屬國,他雖貴為西羌的丞相,但是在大漢的國土上,他的身份根本不值一提,而且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單憑雅丹百般不願,當下也只能卑躬屈膝.

馬騰冷冷的看著狼狽不堪,毫無昔日威風的雅丹,開口怒斥:"雅丹,你可曾還認識我馬騰?"

雅丹畏懼地抬起頭顱,旋即又迅速地將頭低下,閉口沉默不語,如今馬騰為呂布的座上賓,而他則是呂布的階下囚,當下最好什麼都不用說,先保住性命最要緊.

見到雅丹低頭沉默不語,馬騰心中殺意凜然,他自認為自己對西羌不薄,每年冬季西羌缺少糧食過冬,他都會差人一個部落一個部落的贈送糧食,他們不思回報,反而起兵作亂,這與白眼狼有什麼分別?想著想著馬騰又想到慘死在雅丹刀下的妻子和姑臧百姓,當下悲從中來,猛地拍桌案,抽刀上前,准備宰殺雅丹.

呂布並沒有阻攔,對于異族,他沒有絲毫的同情,因為在他的心中一直都秉承著一句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更何況是劫掠邊境,燒殺漢民的異族,別說西羌的丞相,就算是西羌的王來了,他也照殺不誤.

雅丹被馬騰嚇得連連後退,再看呂布絲毫沒有阻攔的意思,當下驚恐的往帳外狂奔,甘甯劍眉一挑,起身一腳將雅丹踢翻在地,隨後將雙手環抱在胸前,戲謔地看著雅丹笑道:"我家主公沒讓你走,你急什麼?"

雅丹奮力掙紮,但是甘甯的大腿死死地踩在他的胸前,使得他動不得半分,看到馬騰提刀健步走來,雅丹嚇得兩眼發直,雙腿也不聽使喚像篩糠似的亂顫,忽然感覺褲襠處一熱,原來是被嚇尿了.

"呂布將軍,我有話要說,將軍,救命,救我性命!"

看到屠刀就要落下,雅丹立即涕泗橫流的嘶喊,全無西羌丞相的風范,儼如一個貪生怕死的地痞無賴.

呂布冷冷一笑,並沒有開口阻止,蠻夷的話他從來都不會去相信,出爾反爾,一反再反,為了生存,滿口胡言亂語,不管是匈奴還是鮮卑,亦或者是羌氐,他們就是一群喂不飽的白眼豺狼,總有一天,他會親率一支百戰之師,將這些異族屠個乾淨.

見到呂布不搭理自己,雅丹感覺沒有生的希望,立即摒棄心中的恐懼,放聲大笑:"呂布,馬騰,你們不要高興得太早,你們會陪我一起死的,不信你們走著瞧"

雅丹說完,立即閉上雙目,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樣子,他引頸受戮的模樣與先前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

呂布眉頭微皺,開口阻止馬騰:"壽成兄且慢,先聽這蟊賊有何話要說"

馬騰道:"奉先,此賊詭計多端,休要被他蒙蔽了"

呂布咧嘴一笑,起身走到馬騰的身邊,將他的佩刀插回鞘中,隨後冷冷地看著地上的雅丹說道:"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最好一五一十的給我解釋清澈,否則頃刻間便讓你人頭落地"

雅丹頓時就感覺仿佛抓住了一顆救命稻草一般,不過他並沒有著急說話,而是和呂布談起了條件:"呂將軍,此事與你息息相關,如果我說了,可否饒我一條身家性命"

呂布眼中殺意一閃而過,拔出馬騰腰間的佩刀,一刀斬斷了雅丹的腳掌.

由于呂布出刀迅速,起初雅丹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異樣,忽然之間,雅丹只感覺自己的腳一涼,旋即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席卷全身,伴隨著一聲殺豬般的嚎叫,雅丹驚恐的地看著自己白骨森森的斷腳,他一邊慘叫,一邊驚恐的看著呂布,他想都沒想到呂布會這般狠,說砍就砍,毫無征兆.

看著在地上不停掙紮,慘嚎的雅丹,呂布漫不經心地擦拭著馬騰的佩刀:"我不喜歡和別人談條件,特別是你們異族人,如果你不願說,我不介意斬斷你的另一只腳掌,然後是你的雙手,眼睛,耳朵,某一樣一樣的給你剜出來!"

雅丹額頭上布滿豆大的汗珠,聽完呂布的話,他驚懼的看著呂布,渾身哆嗦,不知所措.

呂布搖搖頭,揮刀准備砍下雅丹的另一只腳掌,呂布的行為,促使雅丹急忙大喝:"我說,我全說"

看到呂布收刀,雅丹知道這只是暫時的,自己命不久矣,為了減少痛苦,當下將心一橫,嘲諷笑道:"呂布,你不要高興的太早,韓遂早就聯系好了西羌其他部落的首領和武都梁雙一起攻打隴西,你現在已經變成了一條喪假之犬了,哈哈!"

聽著雅丹狂妄的笑聲,呂布皺了皺眉,手中的環首刀一揮,只見寒光一閃,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滾滾落地.

賈詡聽完雅丹所言,低頭陷入沉思,此次他們出征,已經做好了完全的准備,隴西的各個要塞都已經派大軍駐守,而且守將都是呂布帳下獨擋一方的大將,倒也不懼梁雙和西羌來犯,可是看雅丹的樣子,並不像是說謊,而且還是勢在必得的樣子,到底是那個環節出錯了呢?忽然,賈詡猛地睜開雙目,大呼不好.

呂布見到賈詡臉色難看,立即上前詢問:"先生,發生了什麼事?"

賈詡如坐針氈,起身焦急萬分地說道:"百密必有一疏,必有一疏啊,主公,我們快點回隴西,否則隴西就完了"

看到賈詡火急火燎的樣子,呂布不敢怠慢,立即下令眾將連夜拔營,迅速回軍隴西,眾將雖然不明白賈詡為什麼會急忙退軍,但是軍令以下,眾將允諾一聲,旋即一齊湧出大帳.

頃刻間,剛剛還人滿為患的大帳就只剩下呂布,賈詡,龐德和馬騰父子,這時賈詡才將心中的想法說出來:"主公,我們雖然已經料定西羌和梁雙會出兵,但是我們還忘記了一些人,那就是隴西豪強,我們以武力鎮壓董家和王家,促使他們就范,如果主公不在隴西,他們勾結韓遂和羌人怎麼辦?縱然幾位將軍是獨當一方的大將,只要豪強一起發難,開城投降,他們就敗了"

"轟!"的一聲,賈詡的話就要像一記春雷在呂布的腦中炸響,如果真如賈詡這麼說,那隴西可能真的完了,記得前世曹操去攻打徐州的時候,自己在陳宮的幫助下,兵不血刃就奪得兗州,這一切都是兗州的士族門閥不滿意曹操的統治而獻城投降自己,如果隴西士族也像前世兗州士族那般邀請韓遂,那自己,真的無路可走了.

想到這里,呂布雙眼立即迸發出無法遏制的怒火,如果隴西豪強真的敢這麼做,他絲毫不介意將他們屠個乾淨.

"壽成兄,如今你已經無路可去,你不如和某一起去隴西,待事情安定之後,某會親自與壽成兄一起平叛,不知壽成兄意下如何?"

時間緊迫,呂布也又沒時間在此處耽擱,本來按照原來的計劃,他會與馬騰一起領軍去平叛,可是如今隴西危在旦夕,他也沒有那個心思去打什麼韓遂,他只想立馬回隴西保護自己的妻子兒女.

馬騰點點頭:"如今只能這樣了"說完之後,馬騰又對著身旁的馬超說道:"你快去叫醒鐵兒他們,我們立即隨呂布將軍出發"

馬超立即應了一聲,旋即健步踏出帳外.

賈詡搖了搖頭,歎息一聲:"希望這一切都是我的臆測吧!"

&nbdian.>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a>

上篇:第一百八十四章 六盤山大戰,徹里吉之殤     下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羌族入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