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九十章 朱圉山大戰  
   
第一百九十章 朱圉山大戰

趁著蔡邕和李儒去安排家眷住行的空當,陳宮開口詢問程昱:"仲德,雖說文優幫過我們不少,但是他也幫助董卓做過不少惡事,而且少帝辯還是他鳩殺的,如果我們收留他,會不會對主公造成影響?"

正在收拾出征行裝的程昱聞言,抬頭注視著陳宮,忽然展顏一笑:"公台,我知道你對文優所做的事心存芥蒂,但是如今正是用人之際,希望你能拋開對他的成見,一切以主公的大業為重,況且他也說了,他是來避難的,不是來投靠的,一切等主公回來再說"

陳宮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按你說的辦!"

陳宮說完,轉身准備離去.

"公台!"

看著陳宮大步離去,程昱忽然叫住了他.

聽到程昱叫喚,陳宮扭頭疑惑的看著程昱:"怎麼了?"

"小心行事,城池沒了可以在奪,但我可不想失去你這個搭檔."

陳宮撫須一笑:"程仲德,你管好你自己吧!"

看著仰天大笑離去的陳宮,程昱稍微整理了一下歪斜的帽簷,含笑的搖了搖頭.

朱圉山虎踞龍盤,地勢險要,坐落于冀縣西北三百里處的丘陵地帶,是冀縣的一處天然的壕溝,高順棄守西縣後,迅速率領大軍在朱圉山一帶紮下營盤,以逸待勞,准備死守朱圉山.

數日之後,武都兵馬與羌族叛軍也狂飆而至,這支大軍迅速在朱圉山一分為二,一支以梁雙部將李相如率領羌漢雜兵攻打上邽,梁雙親自率領三萬大軍在朱圉山展開厮殺.

朱圉山主峰,高順負手矗立在山腰上,一雙黝黑的眸子不停的打量著遠處星羅棋布的敵營,他的不遠處站著張繡以及並州軍大大小小的戰將十數人.

自從兩軍在朱圉山對峙以來,他們已經高掛免戰牌五日,這五日以來,敵軍不停地在營寨外進行謾罵,並州軍上到戰將下到兵卒,都忍受不住敵軍的嘲諷,想他們並州軍征戰沙場十數年,哪里被別人說過是縮頭烏龜,于是紛紛向高順請戰,最後高順被吵得煩不勝煩,干脆在中軍大帳豎起令箭,但凡再有請戰者,定斬不饒.

高順一向以治軍嚴明而聞名,得到高順的將令,雖然將士們心中有氣,但是也不敢觸及他眉頭.

"伯錦!"

高順看完敵軍的營寨,又抬頭看了看天空,隨後咧嘴一笑,朝著後面喊了一聲.

"末將在!"

身後的高順立即邁步出列,雄壯地高聲應諾.

高順徐徐轉身,看著帳下愁眉苦臉的戰將,他咧嘴一笑:"你們不都嚷嚷著出戰嗎?還不快快回營,點齊兵馬隨我出戰,破敵就在今日."

高順的話音剛落,立即引得將軍們一片歡呼,紛紛摩拳擦掌,准備大干一場,幾日來憋著的火氣,終于可以找一個地方撒一撒了.

就在將士們歡呼雀躍的時候,只有張繡提出了疑問:"將軍,為何選擇今日出戰?"

張繡說完,立即引起了將軍們的共鳴,他們也很好奇高順為什麼早不出戰,晚不出戰,偏偏選中今日,當下紛紛瞪著一雙大眼投向高順.

高順咧嘴一笑,指著空中的烈日說道:"我在等它!"

"將軍,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你快別打馬虎眼了!"

"對啊,對啊,請將軍明言"

"就是,明知道我們都是莽漢,還指著太陽'看它’,看它做甚!"

"......"

高順收斂笑容,面對眾將的疑問,他不快不慢地說道:"連日來都在下雨,而今日卻出現強烈的日光,我軍坐西面東,太陽從敵軍那面升起,晌午之後,太陽就在我軍後方,而在敵軍前方!"

張繡稍微分析了一下高順的話,立即得出一個結論,當下不敢確定地說道:"將軍,我似乎明白了,晌午過候,敵軍就要迎對陽光,不利作戰,我軍可以利用天時來擊敗武都兵馬?"

高順贊賞的點點頭,立即豎起食指,補充道:"伯錦說的不錯,不過這只是一個原因"高順頓了頓,又指著敵營笑道:"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武都兵馬狂飆而至,銳氣正盛,經過幾日的消磨,他們的銳氣已失,而我軍此時基本處于群情激憤的狀態,若是此時與對敵軍對壘,他們必定會化身為一群憤怒的公牛沖向敵營,必能打破敵軍!"

"將軍睿智,某等佩服"

聽完高順的解釋,眾將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先前他們無論如何請戰,高順死活都不松口,原來是在謀劃布局,看來他們是錯怪高順了,此時他們心中難免會有一點自責.

"好了,該說的我也說了,大家就快點回營點齊兵馬,晌午過後,出寨迎敵!"

眾人紛紛應諾一聲,一伙人簇擁著高順走下山去.

並州大營,聽說高順已經同意出戰,大營內響起一片震耳欲聾的歡呼時,在偏將校尉的帶領下,士卒們紛紛厲兵秣馬,磨刀霍霍,准備展開一場殊死的搏斗,憋了五日的怒火,終于有地方撒了,此時他們就像一座蓄勢待發的活火山,正等待著爆發的那一刻.

晌午過後,烈日逐漸偏西,隨著並州大營內傳來一聲出征的號角,上萬名並州軍氣勢洶洶的開出大營,像一群憤怒的公牛陳列在武都軍大營以西的平原上.

見到並州軍終于出戰,已經熄了火的武都軍終于籲了一口氣,如果在這麼耗下去,他們帶來的糧草可就不夠了,梁雙召集眾將商議一番後,遂留下一萬兵馬保衛大營,他親自率領兩萬兵馬出寨迎敵.

朱圉山下,旌旗獵獵,塵土遮天,刀槍蔽日.戰鼓,號角一片喧囂,天上的云彩都被這數萬人的殺氣給沖散,留下烈日獨自掛在蒼穹,但云霧雖然被沖散,烈日懸掛長空,這無云的天比晨時更加令人覺得陰郁,似是一場大戰的將要展開的前夕.

一萬並州軍與兩萬武都軍各自射住陣腳,遙相對峙,互相叫罵.

並州軍帥旗開處,張繡手提一杆銀槍,胯下白龍駒,大聲叫陣:"大膽梁雙,竟然與異族勾結,犯我大漢邊境,殺我大漢子民,真是羞煞了你塚中的列祖列宗,聽我一句勸,速速下馬歸降,可免一死,否則攻破武都,掘你十八代祖墳!"

梁雙在大旗下勃然大怒,回罵道:"哪里來的乳臭未干的蟊賊,竟敢在此大言不慚,某保證讓你有來無回"

叫罵完畢,扭頭大喊一聲:"夏育何在?給我斬了這員叛將!"梁雙見張繡是一個三十歲不到的毛頭小子,並沒有將他放在心上,于是隨便地叫了一名戰將去斬殺張繡.

"末將領命!"

隨著一聲雄壯的允諾,武都軍旌旗開處,一員身軀凜凜的悍將縱馬而出,只見他身高八尺,白面無須,手提一把樸刀,怒視在陣前來回晃動的張繡:"敵將休狂,護羌校尉夏育在此"

這夏育本是朝廷親封的護羌校尉,擱以前那可是一方大員,可是在這亂世橫行,將軍校尉無數的年代,他的護羌校尉已經變得不值錢了,無奈之下他只有率部眾投靠梁雙,混口飯吃.他看到敵軍出戰的是一個青年小伙,心中已然起了輕視之意,同時心中也在暗自竊喜,合該自己立下戰將大功.

"護羌校尉夏育?此等無名之輩,某不曾聽聞!"

"賊將狂妄,下馬受死!"

夏育大怒,勒馬舞刀,奔著張繡一陣劈頭蓋臉的猛砍猛殺,企圖一鼓作氣將對方斬于馬下.

只是讓夏育意外的是,對手不僅相貌堂堂,似乎武藝更加出色,一陣刀來槍往之後,自己反而漸漸處于下風,戰有二十回合,夏育逐漸不支,左支右柮,險象環生.

"夏育將軍休要驚慌,某來助你!"

看到夏育不能旗開得勝,武都軍旌旗再次開出,一員手持大斧的悍將飛馬而出,直取沙場中央的張繡而去.

上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漢陽保衛戰     下篇:第一百九十一章 決戰沙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