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決戰沙場  
   
第一百九十一章 決戰沙場

沙場中央,金鐵交鳴的巨響不斷炸開,兩員大將以二敵一,轉燈兒般厮殺,酣戰四五十回合,勝負難分.

張繡抖擻精神,揮舞著手中銀槍,力戰二將,絲毫不落下風,反而有愈戰愈勇的趨勢.

高順提刀勒馬,注視著敵軍的一舉一動,約莫過了半個時辰的功夫,看見大部分敵軍已經開始用手遮擋刺目的陽光,高順感覺時機已到,手中的大刀一招:"准備!"

"諾!"傳令官高聲應諾一聲,立即率領數騎在陣前馳馬而過,他一邊舉劍,一邊揚著手中的令旗:"將軍將令:大旗就在中軍,今日與賊決戰,賊軍不破,大旗不動,全軍准備開戰!"

"殺!""殺!""殺!"

傳令的將校一路飛馳過來,立即引起前排的將士重複著一個動作,那就是不停地用鋼刀拍打著鐵盾,令人振奮的敲擊聲拔地而起,促使進萬並州軍猶如打了雞血一般,個個都面目通紅,目光凶狠的盯著敵陣.

魏大黑扛著鐵盾,腰懸環首刀,背著強弓,站在了陷陣營的最後方,他從被選拔進陷陣營開始已經有了數月,這一戰是他的首戰,要說不激動是假的,看著周圍面色沉靜的袍澤,魏大黑心道:"命令開戰的鼓聲該要響起,一定不能給陷陣營丟人"

一名偏將勒馬矗立在陷陣營的最前沿,得到高順傳下來的將令,偏將扭頭喝道:"鼓聲之後,大家不要急著沖鋒,你們要做到不動如山,侵略如火,記住:陷陣之志,有死無生,盾兵以正常行速前進,積蓄力氣,當臨敵還有百步之時再吶喊變陣,保護陣內的弓兵與槍兵,如果那個兄弟不小心陣亡,其余的人立即頂上的他位置,聽明白了嗎?"

從前沿那一曲開始,一個兵卒接著一個兵卒地向後傳去,直到傳到最後面的魏大黑部曲.

兩軍交戰,最令人覺得有壓力的時候不是在開戰後,而是在開戰前夕,開戰後陷入混戰厮殺,殺紅了眼什麼都不怕,開戰前的沉默才是最可怕的,若是彼此只有千余人還好說,如果雙方各自都有數萬人馬,站在最前沿的將士還是很有壓力的,放眼望去,對面烏壓壓的全是亮晃晃的刀槍,若是膽小之人,只這個肅殺壓抑的場面就會嚇得他兩腿發然,簌簌發抖,毫無斗志.

不過並州將士都是征戰沙場多年的老兵,對這黑云壓頂的感覺已經產生了免疫,他們有的只是永無止境的斗志,更何況是精銳中的陷陣營.

看到大軍已經整戈待命,而敵軍已經全部眯著眼,高順手中大刀一揚:"擂鼓,開戰!"

隨著高順一聲令下,一聲尖銳的號角瞬間就撕破了長空,號角聲稍作停頓之後,甯人振奮的鼓點從中軍處拔地而起,"唰"的一聲,全軍將士拔刀在手,嚎叫著沖向敵軍軍陣.

看著前仆後繼,奮勇向前的袍澤,魏大黑也扛著黝黑的鐵盾緩緩前進.

而沙場中央,三員大將還在鏖戰,不過此時已經快要接近尾聲,夏育聽到敵陣進軍的鼓聲拔地而起,頓時心神一陣錯亂,加上前方上空的烈日不停地晃著眼睛,使他感覺到處都是槍影.

張繡看到夏育刀法已經開始凌亂,感覺時機已經成熟,只見他長槍一抖,一招"鳳棲梧桐",自下向上閃電般刺出.

夏育本來就不是張繡的敵手,再加上張繡一杆長槍在烈日下銀光閃爍,直讓夏育感覺眼花繚亂,忽然一片槍影劃過,卻只覺得咽喉一陣劇痛,喉嚨里嗖嗖進風,原來是被張繡一槍搠透了喉嚨,硬生生的從馬上挑了下來.

前來助戰的武都大將見後,心中一陣惶恐,再看前方如同潮湧一般席卷而來的敵軍,那員大將胡亂地擋了幾下,撥馬便走,他奔跑正急,忽然"嗖"的一聲,一直雕翎箭直撲他的後腦,其疾如風,迅如閃電.

"叮"的一聲,雕翎箭瞬間就刺破了那名敵將的兜頭,鋒利的箭頭貫入他的後腦,自他的口腔冒出,當下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登時一頭栽倒在地.

將弓弩懸掛在馬鞍上,張繡從地上拔出長槍,策馬向陷陣營的軍陣馳騁而去.

梁雙看到夏育兩人雙雙戰死,登時勃然大怒,鷹隼般的銳眼一眨,揚刀大喝:"殺!"

隨著梁雙一聲令下,武都軍陣鼓聲大作,喊聲大舉,猶如天塌地陷,岳撼山奔,須臾,在將校的帶領下.四千騎兵從兩翼宣泄而出,迎接上席卷而來的並州狼騎.

茫茫原野,近萬匹戰馬,近四萬條馬腿,在曠野上奔騰,如同滾雷,令步卒們腳下感到震動,山中飛禽感到喪膽.

雙方騎兵的距離越來越近,馳騁在最前面的敵我雙方兵卒逐漸可看到對方的樣子,只覺得對方之敵神情猙獰,卻沒有發現他們自己也都是這副猙獰的面孔,忽然,並州狼騎齊刷刷亮起了手中的刀槍,只見一大片刺目的寒光閃過,武都騎兵紛紛眼睛一閉,等到他們在此睜開雙目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懾人的刀鋒.

"噗嗤!""噗嗤!""噗嗤!"的聲音在戰場上此起彼伏的響起,數百人猝不及防之下被亂刀砍于馬下,被砍死的萬幸大吉,沒被砍死的瞬間就被如同暴雨般的馬蹄踏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一名被砍掉一條手臂的武都騎兵慌亂地從地上爬起,對于自己的胳膊被砍斷,他恍然未覺,正拖著殘缺的軀體驚慌失措地看著呼嘯而過的戰騎,忽然,他只感覺背部仿佛被鐵錘砸了一般,猝不及防之下再次撞飛在地,可是這次沒有上次那麼好運,他剛剛掙紮著翻過身軀,就見一對漆黑的馬蹄迎面踏了過來.

"母親!"

他嘶吼了一聲,頭顱瞬間就像一個西瓜被子彈打碎一樣,爆裂開來,最後就被千萬雙馬蹄踏得蕩然無存.

箭矢如雨,激起大片血霧,刀光劍影,殺得血肉橫飛.

就在敵我雙方騎兵展開殊死搏斗的時候,雙方的步卒也終于撞到了一起.

砰砰砰砰

震耳欲聾的沉悶撞擊響城一片,許多盾牌被撞裂,旋即刀槍齊下,矛戟齊出,流血漂櫓,遍地殘軀,兩支大軍互相擠做一堆,涇渭分明的展開厮殺,彼此都用鐵盾撞擊著陣腳,噗噗噗,尖銳的刀槍從盾牌間的縫隙惡狠狠捅向對面的敵人,感覺刺中了敵軍後,士卒們又奮力地將刀槍拔回來,然後在捅,捅完在拔,如此反反複複,直到被對方砍死才算停止.

一名並州士卒全身上下都是傷口,其中胸口那道最為致命,只見他兩檔鎧已經被鋼刀劃破,一道血刺刺的傷口從他的肩膀處劃到胯下,那皮肉外翻,脂肪清晰可見,隱隱約約之間,仿佛還能看見他胸腔內的器官,他瞳孔已經開始渙散,已經到了油燈枯竭的地步,吐了一口血水,那名士卒咧嘴一笑:"看來,已經不能回家了,爹娘,孩兒不孝!"

他的話音剛落,迎面就刺來一杆明晃晃的槍頭,瞬間就沒入了他的胸腔,他的喉嚨微微凸起,張口噴出一股鮮血後,雙手奮力地將那名敵軍拔過本方軍陣,隨後咧嘴一笑,怒目而亡.

那名武都軍步卒正在暗自竊喜時,忽然感覺被一股重力拉出本方軍陣,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無數把刀槍迎面而來,瞬間就被亂槍搠得通透,慘死在並州軍的槍下.

在兩軍長戟兵除草一樣的打擊下,成片成片的到盾兵被刺翻在地,漸漸露出陣中的槍兵,失去了盾牌保護的士兵,可以清晰地看見敵軍雙方滿是血汙的臉龐,滿是傷口的身軀,不知道是誰大喊一聲,雙方猙獰著撲向敵人,雪花一樣的刀劍亂砍,森林一般的槍矛亂搠,戰斗,進入了最血腥時刻.

ps:提示!提示!提示!大家都說前面的章節看不到,其實是被起點抽去審閱去了,過不了多久就會還回來,如果大家不能看前面的章節,可以去看盜版,不過那些內容沒有經過修飾,有點兒接地氣.

上篇:第一百九十章 朱圉山大戰     下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陷陣營發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