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上邽血戰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上邽血戰

"攻城!"

隨著李相如一聲令下,各營給寨的武都兵馬和羌兵如潮水一般湧向上邽城,或扛著云梯,或頂著盾牌,或者手持長槍,或者手握弓弩,再次渡過護城河向上邽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作為大軍的副將,伐同本可以坐鎮指揮不用攻城,但是他想到上邽城里豐富的物資,當下仗著自己武藝高強,棄馬步行,手提馬槊沖鋒在所有軍士的前面,敏捷的渡過護城河,親自扛著云梯向著上邽城頭攀登.受到伐同的鼓舞,他身後的羌兵嗷嗷嚎叫,舞著彎刀,頂著圓盾,奮勇向前.

城頭上萬箭齊發,滾石檑木不停的砸下.

被亂箭射中,木石砸到的羌漢雜兵比比皆是,不大會功夫,上邽城下便尸橫遍野,流血漂櫓,但武都兵馬的數量實在過于龐大,人群中不時的有弓弩手向城牆上還擊,守軍同樣不時的有人中箭倒地,一時之間,上邽城下變成了一座小型絞肉機.

城頭上萬箭齊發,城牆下攻勢如潮,雙方近千名弓弩兵開始展開互射,雙方你開一弓,我拉一弦,一時之間,城上城下箭矢如潮,如蝗似雨,不停地有士卒被射翻在血泊之中,或者直接從城樓上墜下,由于是高空墜落,尸體攜帶著雷霆萬鈞的重力砸死砸傷一片武都軍.

伐同肩抗云梯沖鋒在前,一手將馬槊舞動的好似風車,將周身上下包裹的滴水不漏,迎面而來的箭雨擊打的七零八落,紛紛墜地.

從高空俯瞰下去,潮水般的武都軍仿佛是密密麻麻的蟻群,正如搬家一樣朝著上邽城鋪天蓋地的湧去,一副誓要吞肉噬骨的架勢,而上邽城在他們的眼中,就像一只散發出肉香的事物.

不過片刻的功夫,在一片漫天的傾盆箭雨中,伐同就第一個沖到了上邽城下,"哐當"一聲,將云梯架在了城牆上.

梯子頂端距離牆垛大約半丈左右,這樣的高度既可以讓攻方士卒輕松的攀上城牆,又讓城頭上的守軍無法輕易的把云梯推倒,除非從牆垛之間探出身子來,但這樣勢必會面臨著九死一生的風險,城牆下的敵軍弓弩手也不是木偶雕像.

"上云梯"

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的伐同一聲虎嘯,率先揮舞著馬槊開始攀登.

他身後緊跟著數十名彪悍的羌兵,俱都頭頂盾牌,手提大砍刀簇擁在云梯下面,陸續的跟著伐同向上攀爬.

程昱在城牆上看到伐同身先士卒的登城,心中不由得心神一凜,看來這是敵軍的一名悍將,當下急忙招呼:"弓弩手何在,給我射殺這員叛將"

得了程昱的將令,躲在城垣下的數十名弓弩手一股腦的圍了過來,從牆垛的探孔中伸出弓弩,朝著伐同亂箭齊.

負責投石的力士也挑選了最大的巨石,甚至是重大兩百多斤的岩石,准備用來招呼伐同,一個人抱不動,就兩個人搬,兩個人搬不動就三個人台,總之無論如何也要將敵將砸得尸骨無存.

一時之間,迎著伐同而來的箭雨頓時密集了數倍,而且大多都是力道強勁的秦弩,不僅速度快,而且殺傷力強,那連綿不絕的漫天箭雨猶如一頭洪水猛獸,卷起一片尖銳的破空之聲迎向伐同及其他周圍士兵.

"吼!"

伐同不斷的發出咆哮,在為身後悍卒鼓勁的同時也能震懾城牆上的守軍,滂沱的箭雨與石塊都被他手中的馬槊無情的擊落,如同撞在了礁石上的破浪,瞬間就浪花飛濺,四散而去.

但伐同身後的士卒就沒有這樣的能力了,在城牆上火力加強了數倍的情況下,不時手中的盾牌遮不住身體,被弩箭射中,就是被巨石砸落一片,像餃子下鍋一樣,"噗咚""噗咚"地跌落下城樓.

可是這樣並沒有讓其他的羌兵退縮,他們眼睛發狠,踩著袍澤的尸體再次向上邽城發起沖鋒.

正在奮力攀爬云梯的伐同,忽然感覺頭頂響起一聲巨大呼嘯,他來不及抬頭查看是什麼情況,但是憑著在戰場上厮殺多年的直覺,如果在不撤退,必有性命之憂,當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縱身一躍,跳下云梯,落地之後又迅速連滾帶爬的將身體緊緊挨在城牆上,也就在那一瞬間,一顆數百斤重的巨石呼嘯砸下,瞬間便將攻城的十數名羌兵砸成肉餅.

看到這一切,伐同的臉瞬間就被嚇得慘白,如果不是自己機靈,恐怕也難逃被砸成肉餅厄運,困難地吞了一口吐沫,伐同額頭上掛滿了豆大的悍卒,畏懼的看了一眼上空,伐同迅速地從地上撿起一塊盾牌,一邊撥打著雕翎,一邊向著中軍處跑去.

女人,金錢,固然都很重要,但是對于生命來說,它們就顯得一點都不重要了.

看到自家的將軍跑了,剩下的羌兵頓時不知所措,胡亂的抵抗了一下,旋即撒腿狂奔.

由于程昱將弓兵調到這邊厮殺伐同,不遠處的壓力倍增,瞬間就被敵軍打破了一個突破口,不過在並州軍將校的帶領下,瞬間就把登城的武都軍砍翻在地.

一名校尉咬緊牙關,探出身子想要掀翻牆垛上的云梯,可是他的身軀剛剛冒出來,就被一波箭雨射在了胸口,看著胸口密密麻麻的雕翎箭,那校尉怒喝一聲,拼盡全力猛地向外一掀,那掛滿武都軍和羌兵的云梯瞬間就向外砸下,伴隨著一片驚恐的嚎叫,數十名敵軍從幾丈高的城樓下紛紛墜落,頓時被砸得腦漿迸裂,血肉模糊.

可是死了一批,又有一批敵軍架上云梯,就好像潮水一般,連綿不絕.

程昱看到有不少的敵軍已經開始湧上城樓,程昱長劍一揮:"敵軍已登城,禦敵!"

"唰!"的一聲,在城樓下集結待命的士卒紛紛拔出腰間的佩刀,氣勢凜然,整齊劃一.

"殺!"

忽然城樓上爆發出震徹天地的怒吼,城樓上的刀槍兵一擁而上,手中的刀槍劍戟亂砍亂搠,瞬間就把登上城樓的上百名敵軍砍殺在地,但是砍死一批又來一批,敵軍猶如一群敏捷的猿猴,手提鋼刀縱身跳下城樓,開始與並州軍展開一場城樓爭奪戰.

如今敵軍已登城,弓箭的的用處已然不大,所有的弓兵扔掉手中的弓箭,拔出腰間的環首刀,怒吼著加入戰團.

在城樓下集結的並州軍刀槍在手,從城樓的樓梯一直連綿到街尾,只要城牆上哪里需要支援,他們紛紛奮不顧身的湧上前去協助,手中的刀槍亂砍亂捅,槍斷了,刀卷了,他們就會嚎叫著沖向敵軍,抱著敵軍一起滾落下城牆.

宋憲護在程昱左右,一柄大刀舞得虎虎生風,他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點傷口,但是他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程昱是軍師,是呂布的左膀右臂,如果他有什麼閃失,自己就算死一百次也無法給呂布交代,于是程昱在哪他就在哪,哪里人多他就往哪里去,帶領著親衛步卒殺得敵軍連連後退,血肉橫飛.

日薄西山,天色已經開始漸漸變暗,那狹長的火燒云就好像是用戰士們的鮮血染紅地一樣,是那麼的嫣紅,是那麼的詭譎.

李相如抬頭看了看天,感覺天色已晚,如果在打就實屬不智了,當下大手一招,鳴金收兵.

聽到中軍大燾處傳來收兵的鳴金,督軍揚刀大喝:"撤退!"

那些准備登城的士卒不甘地看了城樓一眼,當下只能無奈的抽出云梯,扛著就往大軍跑去,他們是跑了,可是已經登城的士卒卻沒那麼好運了,看著如潮湧一般撤退的袍澤,他們眼里寫滿了絕望,等待他們的將士無邊的殺戮.

殺完城樓上的殘敵,程昱咧嘴一笑,手中的利劍一揚:"我們勝利了"

"呼!"

所有將士都呼出了一口氣,撲通一聲癱軟在地,眯著眼睛,枕著不知道是死是活的袍澤呼呼大睡.

程昱看到疲乏的將士,搖頭歎息了一聲,緩緩抬起頭顱朝著北方望去,抿著嘴唇低聲沉吟:"主公,仲德定不如使命!"

上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困獸之城     下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羌族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