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兩百零二章 溫侯叔父  
   
第兩百零二章 溫侯叔父

陳宮點點頭,附議賈詡的意見:"文和所言甚是,如果主公想要進攻西川,除了北防韓遂外,這西面的羌族也不得不防!"

呂布眼里閃爍著無法遏制的怒火,這次失敗,都怪他大意使然,一時間讓韓遂和梁雙鑽了空子,除此之外,還有那些一起反叛的豪族與羌人,這批血債他會一筆筆地記在賬上,來年一定讓他們血債血償,想到這里,呂布猛地一拳砸在桌案上:"收複隴西迫在眉睫,二位先生可有什麼計策?"

賈詡邁步走到桌案旁,指著上面的牛皮地圖說道:"韓遂,梁雙,燒當羌,參狼羌聯合出兵,隴西全境陷落,韓遂梁雙劃渭水而分,以北歸韓遂,以南歸梁雙,至于二羌則退回羌境,如果我們想要收複失地,主公可兵分四路,一路攻狄道,一路攻首陽,一路攻臨洮,一路攻障縣,四戰便可收複隴西郡!"

陳宮看見呂布有點躊躇,展顏笑道:"主公是不想放棄大夏和河關諸縣?"

呂布撓了撓鬢角,尷尬的笑了笑,他確實不想放棄大夏諸縣,雖然這幾個縣離治所比較遠,收稅的時候也比較困難,但螞蚱雖小也是塊肉不是?但凡在亂世中的英雄豪傑,爭的就是土地和百姓,不可能因為它們是三瓜兩棗就放棄了.

賈詡與陳宮相視一笑,勸誡道:"主公,如今我軍兵力不足,不利于分散駐軍,此次叛亂,黃忠與張遼二位將軍差一點就變成了孤軍,而且河關等縣也不算軍事重鎮,既然韓遂想要,我們就給他便是,只要我軍奪回狄道等縣,與漢陽郡連城一片,那就好比一只風雨難透的鐵桶,我們只要在鐵桶內厲兵秣馬,不出三年便可出證西川,成就霸業!"

呂布握了握拳頭,起身在大帳內來回踱步,沉思了半響,轉身注視著帳下的兩名謀士道:"就依二位軍師所言!"

次日一大早,陳宮和賈詡又風風火火來到了呂布的大帳,看到還在榻上酣睡的呂布,兩人對視了一眼,旋即又躡手躡腳的想要退出去.

"二位軍師來了啊!"

其實呂布早就醒了,只是在閉目養神而已,連日來的奔波,他早已疲憊不堪,起身揉動著額頭下面的太陽穴,低聲叫住了陳宮和賈詡.

賈詡微微一笑,拱手道:"啟稟主公,黃忠,高順,甘甯三位將軍傳來捷報,稱犯境之敵聽聞主公回援,盡皆退兵,只有高順將軍在信上說趁機要不要收複西縣."

"傳令諸位將軍,讓他們回隴縣議事,至于高順提出來的問題,二位先生怎麼看?"呂布猛地睜開眼睛說道.

陳宮不疾不徐的說道:"收複西縣,殺雞儆猴!"

呂布又扭頭看向賈詡,見賈詡點頭後,翻身走到桌案旁,奮筆疾書地寫下命令,蓋是印章後交給陳宮,陳宮接過信件,旋即大步流星地走出大帳,將信件交給在賬外候命的哨騎,因為是非常時期,所有哨騎全天都矗立在呂布賬外,隨時傳遞軍令.

當陳宮再次回到大帳的時候,呂布已經穿上了一套黑色勁裝,使他整個人看起來都英姿勃勃,挺拔有力,頜下逐漸濃密的胡茬更讓他增添了一股神秘與滄桑.

三人又在大帳內商議了一番,最後決定將襄武的防務交給李封,呂布率大軍回隴縣,敲定注意後,呂布又將李封召到大帳中交代一番,看到事情已經解決得差不多後,呂布這才有機會洗漱用餐.

晌午十分,大軍已經在襄武城下集結待命,隨著呂布一聲令下,大軍開始徐徐向隴縣靠攏,一路上,大軍撞見了不少回鄉的難民,這些難民都是為了逃避戰亂而背井離鄉,聽說呂布已經將羌人打跑,這才扶老攜幼,回歸故鄉.

呂布的旌旗在管道上迎風招展,各路難民見後紛紛焚香禱告,沿途問候,在他們看來,如果沒有呂布把羌人打跑,他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歸鄉.

看到一路上不停拱手作揖的百姓,馬超催馬走到呂布身旁,硬生生將呂布身邊的成廉擠開,成廉立即眉毛倒豎,准備開罵,不過看到呂布瞪過來的虎眼時,他畏懼的縮了縮脖子,旋即提綹勒馬,悻悻地給馬超讓出一條路.

馬超得意洋洋的看了成廉一眼,策馬與呂布並綹而行,成廉勃然大怒,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無奈呂布罩著馬超,讓成廉敢怒不敢言,獨自在那里左顧右盼,看沿途的風土人情.

"孟起,你不與你父親呆在一起,來前軍作甚?"

馬騰如今算是孤家寡人一個,安定,北地兩郡的兵馬不聽調令,其余郡縣盡皆反叛,如今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西羌大將越兮的身上,西羌王和西羌丞相都已經身亡,越兮是最有機會當上西羌新的王,如果能得到越兮的支持,他就有機會卷土重來,不過聯系越兮需要很長的時間,所以馬騰決定暫時與呂布一起去隴縣等待消息.

"他們有我父親照顧呢,我已經習慣了在馬背上的生活,不習慣坐馬車,龐叔又去西羌聯系越兮去了,我一個人實在是太無聊,因此想與溫侯討教討教!"

呂布怪異的看著馬超一眼,問道:"討教什麼?"

馬超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明本意:"溫侯,等我長大了,真的能打敗你嗎?"

"呃!"

呂布一楞,沒想到馬超會這麼執著,很是無奈:"孟起,你為什麼想打敗我?"

"不為什麼,就是想打敗你,雖然我年紀還小,但是也知道遇強則強,遇弱則弱的道理,在大漢,我敢說與溫侯比肩的人屈指可數,又或者說根本沒有,我師傅曾今對我說過,只要我將槍法練得爐火純青,整個大漢就任我縱橫,不過昨日看到你率百騎沖陣後我才知道,我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我想打敗你,證明我也很強!"

呂布默認,他雖然不知道馬超的師傅是誰,但是能教出馬超這樣的徒弟,想必武藝不在自己之下,還有張繡的師傅童淵,他能被眾人稱為槍神,想必武藝已經觸摸到了武人的最高境界,而自己卻還差了那麼分毫,所以還需要磨練才是,如果有機會,一定要讓張繡帶自己見識一下童淵.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不死你也活著,我就和你打!"

還沒等馬超搭話,呂布又接著道:"你能不能也老溫侯溫侯的叫,你父親只年長我幾歲,你能不能叫我一聲叔父?"

馬超的臉霎時一紅,尷尬的輕咳一聲:"溫侯叔父,我去後面照看弟弟妹妹了,告辭!"

看著已經朝後方催馬而去的馬超,呂布楞了楞神:溫侯叔父,這小子

上篇:第兩百零一章 西征     下篇:第二百零三章 陳家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