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一十五章 收複漳縣  
   
第二百一十五章 收複漳縣

ps: ps:從今天開始就要付費了,靜靜不奢望全部訂閱,求求大家首訂下下,支持靜靜

左昌率領大軍後退不到二里路,突然一通鼓響,斜刺里殺出一支人馬,為首一將,身高八尺,胯下一匹棗紅馬,手提一把龍紋盤刀,一匹蜀錦坎肩,露出半塊繡有紋繡的古銅色肌膚,威風凜凜的堵住了左昌的去路:"敵將還不快快下馬受降,否則三合之內,取你首級!"

左昌戎馬生涯十幾年,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裝束的人,看他這番怪異的打扮,肯定必有過人之處,但看到甘甯身後兵少將寡,看起來還不到一千之眾,況且絕大部分都是部卒,所以左昌決定會一會這個無名賊將.

"擋我者死"左昌咆哮一聲,策馬向前,手中的樸刀猛地朝甘甯兜頭劈來.

"自尋死路"甘甯發出一聲輕蔑的冷笑,盤刀揮出,遮擋左昌劈過來的大刀,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出腰間佩劍,直奔著左昌的咽喉而去.

這一劍刺的很簡單,並沒有什麼複雜深奧的變化,只是一個特點,那就是快,就好像一條蓄勢待發的毒蛇在等待獵物,把握時機,一招斃命.

左昌揮刀在先,甘甯卻後發先至,右手的青峰帶著一點寒光閃電般刺向左昌的咽喉,左手的盤刀同時蕩開了左昌劈過來的樸刀.

"吾命休矣!"當甘甯的劍鋒帶著破空之聲逼近咽喉的時候,左昌渾身的汗毛不由自主的倒豎起來,瞳孔也在下意識的擴散,這一刻,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也就在那一瞬間,甘甯的劍鋒便惡狠狠地刺入左昌的咽喉,只聽見"噗嗤"一聲,左昌只感覺喉嚨處穿來一陣劇痛,他想要嘶喊,但是發出來的卻是"咳.咳"的聲音,口中還不斷湧出猩紅的鮮血.

甘甯猛地拔出佩劍,左昌感覺脖子一涼,就好像有一條冰蛇從他脖子里瞬間穿過一樣,他立馬伸出雙手捂住脖子,想要阻止噴如潮湧的鮮血,不過卻是徒勞無用.鮮血還是透過他的指縫間汨汨流出,在人生的最後時刻.他看見敵將雙手舉刀,然後朝著自己的頭顱劈來.

只見寒光一閃,左昌一瞬間覺得天旋地轉,映入眼簾的先是灰蒙蒙的天空,然後是大地,最後是自己失去頭顱的身體,耳邊聽到坐騎的悲鳴,將士們恐懼的叫喊,然後整個時間都安靜下來……

左昌雖然死了.但亂做一團的韓遂軍騎兵仍然抱有僥幸的心理,想要從山谷中突圍逃命,可是谷中濃霧彌漫,甘甯不知道安排了多少陷馬坑和鹿角,那些韓遂軍騎兵縱馬狂奔不到五百米,就被一字排開的拒馬槍,鹿角刺得坐騎人立而起,發出痛苦的嘶鳴.將馬上的韓遂軍紛紛掀落下馬,瞬間就有手提盾牌看到的並州悍卒從拒馬槍後面閃出來,一擁而上,將那些墜落下馬的韓遂軍剁成一團團模糊的血肉.

甘甯猶如濁流中的堅石,面對著奪路狂奔的韓遂軍巍然不動,每一刀必斬一人于馬下.轉眼間就砍殺了近百人,嚇得韓遂軍紛紛後退,不敢在強行突圍.

山谷兩旁的雕翎箭傾盆射下,就好像秋季漫天蝗蟲過境,密密麻麻,數不勝數,傳出來的一陣陣厲嘯.讓人聽後不禁汗毛倒豎,谷下的韓遂軍紛紛應聲落馬,周泰率軍從後面揮軍掩殺過來,將數千韓遂軍騎兵牢牢地圍困在山谷中央,讓這支人馬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降者不殺!""降者不殺!"

看到山谷中的韓遂軍紛紛落馬,不是被箭雨射成刺猬,便是被雜亂無序的鐵騎踩成齏粉,圍殺的並州軍紛紛大聲高呼,招呼著韓遂軍下馬投降.

"願降,願降,別殺了!"主將被斬,無路可逃,七千韓遂軍在折損了三千多人後,只能接受被剿滅的命運,當下紛紛丟下手中的武器,下馬舉手投降.

戰斗結束,經過一番清點,此戰共俘獲韓遂軍四千三百人,繳獲戰馬五千多匹,甘甯吩咐周泰帶人把韓遂軍的甲胄全部卸下,交給並州士卒穿戴,並挑選五千並州狼騎精銳每人分配一匹戰馬,稍作休整之後,准備冒充韓遂軍渾水摸魚,賺取漳縣城

六千騎兵向北一路馳騁,用了三個時辰趕了一百多里路,在日薄西山的時候來到了漳縣城下.

天色已近黃昏,人影模糊難辨.

"快開城門,放我們進去!""救救我們,快不開城門""敵軍殺來了,在不開城門來不及了!"

在周泰的示意下,偽裝成韓遂軍的並州軍開始大聲叫門,每個人都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頗有一點淒慘之狀.

城門司馬手扶垛堞,面對城下瘋狂吶喊的士卒,他既不開門,也不說話,只是用無奈的眼神注視城下的'韓遂軍’,周懿臨走時已經下了軍令,除非是他自己親自,否則誰來了也不能開門,如今韓遂已經和呂布開戰,隴西全境到處都是戰火,保不齊會有並州軍冒充本方兵馬賺取城池.

就在他們相持不下的時候,漳縣城十里外的平原上,忽然出現了一抹黑線,在夕陽的照耀下,余暉將騎兵的身影拉得如同云梯一般長,促使平原上出現了一片片黑影,那森然的刀槍,不時地閃爍著幽暗的寒光.

"兄弟們,既然城樓上的弟兄們不管我們的死活,那我們就與敵軍拼了,殺啊"周泰悲憤的大喊一聲,拔出腰間的佩刀,招呼著五千韓遂軍的'殘兵敗卒’,准備殊死反抗.

"殺!""殺!""殺!"

將士們紛紛效仿周泰的樣子,抽刀悲憤吶喊,頗有一點壯士斷腕的意思.

城門司馬捶了捶垛堞,大喊一聲:"開城門,放他們進來!"

隨著城門司馬一聲令下,守城的韓遂軍士卒立即跑到城門口,放開了拽著吊橋的鎖鏈,隨著一聲沉悶轟響,厚重的吊橋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周泰不露聲色地對著城們樓子上的司馬持刀一拜.旋即率領大軍開到了漳縣城下.

"吱呀"的一聲,城門緩緩地打開了一條縫隙,周泰劍眉徒然一揚,一腳踢開漳縣城的城門,一刀將擋在面前的韓遂軍劈成兩半,他身後的並州軍紛紛效仿,手中槍矛亂搠.鋼刀亂砍,頃刻間便將城門洞里的韓遂軍砍殺在地.

余下的韓遂軍如夢初醒.齊齊吶喊:"不好了,是敵軍詐城,來的這支人馬是並州軍"

只是並州軍此刻已經進入了漳縣城,趁著韓遂軍猝不及防,一陣砍瓜切菜般的屠戮,不停的縱馬沖擊,一陣猛沖猛殺下來,將城門洞里的韓遂軍打得節節敗退,頓時讓韓遂軍陣角大亂.在周泰的率領下,有越來越多的並州士卒湧進了漳縣城,此時正在向城門樓逐漸畢竟.

直到此刻,城門司馬方知是計,他一面令人將吊橋拉起,一方面帶人殺向湧進里的並州軍,雙方人馬在城門樓的梯道上狹路相逢.那城門司馬也不答話,怒喝一聲,提槍就橫沖直撞,頃刻間便挑殺了數名並州軍士卒.

周泰一把撥開人群,目光凜冽的盯著那城門司馬半響,隨後揮刀直上.與那城門司馬戰到了一起,兩人在狹小的梯道內你來我往,砍刺得周圍牆土亂飛,數合之後,那城門司馬一招不慎,被周泰一刀劈砍在地.

"厚葬他!"周泰冷冷的看著城門司馬的尸體,沒有梟下他的首級.而是令人戰後厚葬他,下完令後,周泰又提刀殺入人群,向著城門樓上橫沖直撞,左劈右砍,猶如猛虎竄入羊群狐狸鑽入雞舍,不停的砍瓜切菜,只殺得韓遂軍成堆成堆的倒下.

甘甯舉目遠眺,看到漳縣城的城門已經開始豎起本方的旌旗,停止了修指甲的動作,將手中的盤刀一招:"周泰將軍得手了,眾將士聽令,殺進漳縣城!"

隨著甘甯一聲令下,五千多名並州軍押解著數千俘虜,快速地朝著漳縣城湧去,稍有趁機想要逃跑的,瞬間就被亂刀砍翻在地,甘甯這邊已經開始靠近漳縣,周泰那邊也差不多肅清了殘敵,他一方面令人把守城門,放下吊橋,一方面率領部卒殺向其余三門.

在周泰的引領下,並州軍一路尾隨追殺,直將四門盡奪在手方才作罷,只殺得韓遂軍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韓遂軍駐地,周懿還在苦苦的等候甘甯的主力大軍,可是他在此地扼守了一日,除了先前騷擾的小股騎兵外,他並沒有與甘甯的主力大軍相遇,同時心中也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將軍,禍事,禍事了,漳縣城,丟了!"就在周懿忐忑不安的時候,他的副將何靖掀帳而入,立即投放了一顆重磅炸彈.

周懿腦中忽然一片空拍,偉岸的身軀一晃,臉霎時慘白,目眦盡裂地瞪著何靖大喝:"怎麼回事,怎麼會失守,我們一直駐紮在此,並未遇見甘甯大軍,這一定是甘甯的疑兵之計!"

何靖將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樣,苦口婆心的說道:"左昌率領大軍去追擊那股騎兵,被甘甯率軍埋伏,他自己死了還不說,還被甘甯俘虜我軍數千將士,然後甘甯讓手下的士兵冒充我軍將士,賺開了漳縣城的城門!"

周懿一下子就癱軟在地,如果真想何靖說的這般,那漳縣肯定是丟了,況且時間已經過去了半日,他也沒見左昌和那數千騎兵回營,估計真的被甘甯俘虜,當下急忙抓著何靖的肩膀問計,最後,在何靖的建議下,周懿迅速聚攏大軍,退守到安固,與安固的守將憑險拒守,一面派使者飛報韓遂.(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一十四章 首戰(4000字更新)     下篇:第二百一十六章 自掘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