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一十六章 自掘墳墓  
   
第二百一十六章 自掘墳墓

"什麼?漳縣不到半日就失守了?"

接到了周懿的書信以及各路斥候的探報,坐鎮金城的韓遂幾乎驚掉了下巴,半響合不攏嘴,自己這邊還未發兵,那邊就已經傳來了漳縣失守的消息,韓遂不由得破口大罵. (w )

韓遂的幕僚們聞言,同樣俱都瞠目結舌,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就算是一萬頭豬擺在並州軍面前,讓他們捉兩日也未必能捉得完,更可況是一萬名手持兵刃的西涼悍卒.

韓遂的主力,此時正布防在姑臧一帶,封鎖了武威的交通要道,以防馬騰東山再起,如果韓遂失去隴西,就等于在他的側後捅了一刀,如果他試圖抽身回來攻打隴西,減輕武威的防務,保不齊馬騰不會渾水摸魚回到武都,到那時,形勢對自己就大大的不利啊.

"主公,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韓遂帳下的謀士楊約不疾不徐地說道.

"講."韓遂甩了甩手腕,對他這種賣關子的口氣有些不滿.

"我覺得,當初主公不救徹里吉和雅丹,這是一個錯誤的決策."

韓遂抬頭,眉頭皺了起來.楊約的這句話很不尋常,他示意楊約說得再詳細些.楊約走上前來,點了點韓遂身後的牛皮地圖,他的手指壓在了西羌:"雅丹,徹里吉身亡,越兮順利當上了西羌的王,這越兮一直都是馬騰的死忠黨,如果馬騰回到武威,越兮必定會擁護馬騰,助他收複武威,這也是主公最擔心的事情"

韓遂瞥了楊約一眼,他似乎懂了楊約的意思,楊約的意思是說,如果當初他發兵去支援徹里吉和雅丹,恐怕此時也輪不到越兮當西羌王,至此他就回顧無憂,專心經營隴西.所以楊約是怪韓遂決策失誤,以造成今日首尾不能相顧的不利局面.

"還有沒有辦法補救?"韓遂扁平的雙眼,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仿佛蓄勢待發的毒蛇吐信.

楊約咧開嘴,似乎笑了笑:"步步為營,能守則守,不能守就放棄.將大軍布放石城至榆中一帶,只要保證呂布大軍不出隴西就可以了……"

楊約沒有多說.他知道韓遂最擅長的不是把握分寸,而是尋找七寸,韓遂就像一條毒蛇,總是以最凌厲的角度咬住對方的要害,然後將毒液注射進去,他已經見識了不止一次兩次了,這也是韓遂能在西涼數次戰亂中屹立不倒的原因,在這個世界上,韓遂只相信他自己.外人他一概不信,包括他的至親.

韓遂低頭沉思了一會,徒然間,猛地抬起頭來,雙眼泛出狠戾,如電的目光直射帳下的閻行:"彥明,你去隴西幫我守住其余三縣.若是守得住就守,守不住就退回金城郡,將大軍布放在大河一帶."

"諾!"

閻行立即高聲應諾一聲,轉身准備去點齊兵馬,可是還沒等他走出大帳,後面又傳來韓遂的聲音:"把周懿的人頭給我帶回來."

閻行一怔.駐足沉默半響,但始終沒有開口替周懿說話,如果換在平時,周懿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可是他偏偏在韓遂遭受四面埋伏的時候撂攤子,這能怪誰?閻行心情複雜地盯著韓遂看了一陣,方才緩緩道:"末將領命!"

一日之後.還沒等閻行率領大軍從金城出發,一條一條的戰報就鋪天蓋地的傳到韓遂的手中.

韓遂靜靜的坐在帥案之後,眼神中全是滔天怒火,少時,只見他猛然一拍桌案,怒道:"周朝,周懿,周超,這三個蠢貨,果然是親兄弟,一個比一個蠢得厲害!"

自從並州軍入境,徐晃,黃忠,甘甯三路人馬先後攻克漳縣,狄道,首陽,三路人馬彙合之後,就開始步步為營的向前推進,一路上突破了安固,龍桑,白石的數十道防線,長驅直入五百里,目前已經把戰事推進到大縣境內,距離袍罕不過二百里的路程.

讓韓遂及其幕僚感到頭疼的是,西羌那邊似乎也在蠢蠢欲動,已經將大軍開到了龍耆城百里外的西海邊上集結,不僅如此,酒泉郡的黃衍也率領大軍集結在氐池,似乎有什麼大動作,這一切的反常,甚至都讓韓遂有些懷疑,是不是馬騰已經回到了武威.而且馬騰和呂布似乎還醞釀著一場針對自己的陰謀.

楊約也感覺事情的發展似乎對他們不利,于是便自動請纓與閻行一起趕往抱罕,准備阻擋並州軍的進攻步伐,而韓遂也親自率領大軍分布在龍耆城一帶,看看越兮在打什麼注意.

數日之後,楊約和閻行率領大軍進駐袍罕,兩軍尚未交鋒,就在袍罕城內外破口大罵起來,第二日,兩軍便在青原上打了一仗,但是都沒有討到什麼便宜,之後楊約又是誘敵深入,又是主動迎敵,又是讓袍罕城的士族詐降,可是令楊約感到頭疼的是,這甘甯不僅善于用兵,而且頭腦及其冷靜,一般的計策對他根本起不到作用,在楊約的策劃下,韓遂軍數次設置圈套想要引誘甘甯入圍,都被甘甯成功識破,不僅讓韓遂軍徒勞無功,反而不時讓甘甯將計就計,折損了不少的兵馬,被並州軍屢戰上風,之後並州軍的另外兩路兵馬也開到了袍罕,黃忠,魏延,甘甯,徐晃,周泰等人都是身懷萬夫不當之勇的猛將,這就更讓韓遂軍打起仗來倍感吃力,處處落在下風.

在黃忠和徐晃沒來之前,閻行仗著楊約的出謀劃策還能與甘甯打個旗鼓相當,在陣前各自提刀舞槍互砍了一百多回合,雖然最終閻行敗下陣來,但是也可以全身而退.

可是當並州軍來了黃忠和徐晃後,韓遂軍完全喪失了斗將的勇氣,尤其是當看到黃忠大旗的時候,韓遂帳下的將領都能趕到脖子涼颼颼的,唯恐一個不小小就被斬與馬下.

那十八鎮諸侯坐擁三十四萬關東雄兵,戰將不下千員,可還是被黃忠趕到陣前,一刀斬袁紹的大將于馬下,所以當黃忠的旌旗一開的時,韓遂帳下的將領都嚇得縮脖子紛紛後退.更別提鼓起勇氣出陣叫戰了.閻行仗著武藝超群,單槍匹馬挑戰黃忠,兩人在鏖戰七八十回合之後,閻行就被黃忠亂刀砍跑,要不是他的馬快,恐怕此時已經成為了黃忠的刀下亡魂.

由韓遂軍與整編的一萬羌,氐雜兵構建的五百里防線,能夠把黃忠等人的三萬人馬阻擋半個月之久.可謂是已經傾盡全力,若不是靠著楊約的謀劃.閻行的拼死力戰,要不是提前占據了險要道路,挖了陷阱豎了鹿角,在險峻之處設置箭台,烽火,壕溝等防禦工事,只怕早就被並州軍長驅直入.

雙方在相持半個月之後,呂布率領大軍陸陸續續的到達了袍罕,在賈詡和李儒的謀劃下,袍罕城不到半日就被並州軍攻破,楊約也在亂軍中被魏延一刀斬殺.閻行率領著一萬殘兵退到河關.

韓遂與他的幕僚們商議了半天,決定放棄河關,石城諸縣一直到隴西全境,避免被呂布和黃忠夾擊,那樣的話被圍困的就不是河關了,而是閻行,周朝統帥的這支數萬人的隊伍了.

得了韓遂的軍令,閻行火速向被撤退,一直退到了金城郡的西邯和西邯.拒守城池,以大河為天塹,憑險而守,與東面的榆中形成犄角之勢,互為牽制並州軍,而韓遂也率領幕僚向南撤退.駐防在大河百里處的平原上,沿著大河紮下一道又一道的柵寨,嚴防呂布大軍過河,進攻金城郡.

呂布這次率大軍與韓遂爭鋒,摒棄了先前的只取四縣,其目的有兩個個:第一,收複四縣及其隴西各縣.將韓遂和梁雙的兵馬趕出隴西,實現對隴西的完全掌控.第二個目的也是最重要一個,就是屯兵大河,等待馬騰出兵,只要時機一到,聯合馬騰一起進攻金城郡,將韓遂這顆毒草拔除.

而現在,第一條戰略已經初步達成,相信不久就會收到張遼的捷報,只剩下第二條等待執行,不過呂布相信再過不久就會收到馬騰率軍攻打金城的消息,因為他已經嗅到了大戰的味道.

果然不出呂布所料,就在他與韓遂軍在大河沿岸對峙的時候,馬騰率領三萬羌兵和兩萬西涼軍兵分兩路攻打金城,一路以越兮為首的羌兵攻打龍耆城,一路以馬騰,黃衍為首的西涼軍攻打番和,直撲姑臧,除此之外,北地程銀,安定成英公合並一處,呼應馬騰,率領大軍兵出祖厲,浩浩蕩蕩的殺奔金城而來.

直到這個時候,韓遂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呂布等人給他設下的陰謀,呂布收複西縣,屯兵大河,做出佯攻的姿態,就是為了讓韓遂將精力放在呂布這邊,好讓馬騰有機會逃回武威.而越兮和黃衍屯兵要害之處,就是等待馬騰的回歸,至于程銀和成英公,或許他們早就投靠了馬騰,或許他們一直都在耍自己,又或許是見風使舵,總之,現在的他已經是四面楚歌,腹背受敵.

韓遂不傻,但有時候也會自作聰明,他早年先是殺了與他一起反叛朝廷的邊章,北宮伯玉,李文侯等人,進而又間接殺害了與他合作的徹里吉和雅丹,這次,他終于栽在了他過河拆橋的手段上.

韓遂有十萬兵馬,面對四面楚歌,他將兵馬分成四部,一部由他親自率領,北上阻擊馬騰,一部以閻行為首,于大河沿岸阻擊呂布,一部以周朝為首,扼守榆中,防止程銀,成英公入境金城,至于北面的越兮,韓遂讓他帳下的羌將肅慎率領兩萬羌兵趕往龍耆城駐防.

賈詡看到手中的戰報,忽然搖頭一笑:"韓文約啊韓文約,聰明一世糊塗一時,此時分兵,自掘墳墓."(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收複漳縣     下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戰伊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