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戰伊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戰伊始

大河北岸,閻行矗立在寨門上,抬頭看了看遠方 ,並州軍的營寨背靠大河而設,旌旗招展,聲勢浩大,這些並州軍部隊是從袍罕長驅直入過來的,並沒有包括集結在石城沿岸的呂布主力大軍,這股並州軍牢牢地把控住南岸的河關,然後從容展開,將自己的營寨四面圍住,驕橫之氣,溢于言表.

以並州軍的威勢,只要輕輕一推,就能把北岸的營寨推到.只要自己的防線一破,並州大軍便可源源不斷地渡過大河,直撲允吾,在廣闊的平原地帶與韓遂展開決戰,可奇怪的是,對面的敵將似乎不著急渡河,除了派出小股士兵試探一下守軍的抵抗意志外,主力一直按兵不動.

閻行搖搖頭,現在他的大軍已經是孤軍,現在想什麼都沒用了,只有死戰或者開城投降兩個選擇,他叮囑城頭的守將幾句,然後滿腹心事地沿著木質階梯走下去,他剛一下來,立刻有一名親隨迎了過來.

"將軍,韓公八百里加急!"親隨壓低聲音對閻行說.

閻行眉頭一皺,沒有說什麼,順手接過親隨遞過來的密報一看,閱覽完內容之後,他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信上大概簡述了韓遂兵敗姑臧,已經將大軍撤到了張掖.

與此同時的南岸,一騎黑馬飛快的從北方馳來,馬上的騎士身著黑甲黑袍,背上插著四杆護背旗幟,一望便知是並州軍的加急信使,那匹馬遍體流汗,顯然已奔馳了許久,鼻息粗重,可騎士仍然不滿足,拼命鞭撻,沿途的並州軍巡哨紛紛讓開大道,以確保信使順利通行.

忽然騎士一抖缰繩,向右怪了一個彎.離開管道,朝著大河南岸的一處村落跑去,河關東側的外郭是一片廢棄的村落,不過如今有軍隊駐紮在此處,廢墟間偶爾有人影閃過,手持弓弩,看來這里的戒備並不似表面看起來那麼松懈.

快接近村子時.馬匹忽然哀鳴一聲,轟然倒地.早有准備的信使跳到地上,看都不看坐騎,一溜小跑,沖到入口處,兩名衛士不知從哪里閃了出來,攔住去路.

"武威急報!"信使急促地說了一句,把手里的一個魚鱗信筒晃動一下,衛士看那信筒上不敢怠慢,簡單地搜了一下他的身.就放了進去.

信使跑了半柱香的時間,來到了一座大帳前,這一座大帳紮在大河南岸一座小山的山陰之側,十分僻靜,稍知兵戎之人,一眼便看出這帳篷的不凡,它外鋪牛皮內襯棉布.以韌勁最好的柳木撐起帳籠的架子;在大帳底下還墊著一層木板,讓帳篷與凹凸不平的砂礫地面隔開.

大帳外側有足足一個屯的士兵守衛,他們將帳篷外圍每一處要點都控制住,與並州大營隔絕開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些戒備森嚴的守衛七成面向外側.卻還有三成面向內側.

營帳內此時有三個人,自然正是並州軍先鋒甘甯和副將周泰以及赤面長髯的魏延,大帳內的食桌上擺著許多肉干,肉干一側擺了兩串水淋淋的葡萄,甘甯拎起其中一串,小心地摘了一枚,然後用指甲去掐皮.

周泰在一邊"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扯下一把放在口中咀嚼:"我說興霸,你能不能別把當錦帆的那些習慣帶到軍營來,這東西和皮吞下便是,不必如此大費周章."說完之後還不忘將葡萄皮吐在了地板上.

甘甯鄙夷的看了周泰一眼:"莽夫!"隨後便將剝好的葡萄一口扔在嘴里,小心翼翼地咀嚼起來.

周泰嘿嘿一笑,抓起案上肉干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啟稟將軍,武威急報!"親衛掀帳而入,將信使送來的魚鱗信筒遞給正在吃肉的周泰.

周泰一把接過,扔給了正在看牛皮地圖的魏延.

魏延正在專心致志的注視著金城郡的地圖,忽然感覺背部被砸了一下,不滿地轉身看著甘甯和周泰兩人,甘甯聳聳肩,自顧的剝著葡萄往嘴里送,周泰眉毛抖了抖,示意魏延往地上看.

魏延瞪了一眼,撿起被周泰扔地上的魚鱗信筒,擦掉上面沾滿口水的肉渣,開筒取出書信.

看完里面的內容後,魏延不禁放聲大笑:"興霸,幼平,准備渡河!"

甘甯和周泰聽後,立馬放下手中的食物,大步走到魏延的面前詢問:"信上說什麼?"

魏延一邊收拾牛皮地圖,一邊解釋道:"韓遂敗了,此時已經撤到張掖,該收網了"

"好啊!"周泰一腳踢翻擋在面前的桌案,發泄道:"這半個月都快憋出毛病了,終于可以大干一場了"

甘甯展顏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安靜下來,之後便走到魏延的跟前詢問:"文長,這場仗怎麼打?"呂布在分兵的時候已經明確指出,東面的戰場由魏延指揮,甘甯雖為正軍先鋒,但是也需要向魏延問計.

魏延將牛皮地圖放在行囊中,抬頭道:"謀定而後動,我心中已經有了計較,先渡河再說!"

甘甯點點頭,既然魏延心中已經有了想法,他也不好多言,當下招呼著周泰回到軍帳,披盔掛甲,取出各自的武器,與魏延一起朝著並州大營馳去.

晌午十分,一通震耳欲聾的戰鼓聲在並州軍營拔地而起,各部將校聞聽戰鼓,紛紛放下手中的軍務湧向中軍大帳,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各部將校又匆匆的離開大帳,回到各自所在的部曲.

又過了一個時辰,隨著一聲悠揚的號角劃破蒼穹,並州大營內突然爆發出陣陣驚人的吶喊,在各部將校的帶領下,數以萬計的並州士卒踏著整齊的步伐來到河道南岸,然後迅速地分成三個方正,魏延,甘甯,周泰各自縱馬提刀矗立在最前沿.

"登船,進攻!"魏延鉤廉刀一招,下令大軍登船,朝著對岸的韓遂軍殺去.

在三名大將的指揮下,並州士卒揚起刀槍吶喊一聲,開始有條不絮的湧上船舸.

早在並州大軍駐紮的時候,魏延就已經讓人准備好了數以百計的船只供大軍使用.此時的大河上,數百條戰船蓄勢待發,船上的將士提刀矗立,目光凶狠的注視著北岸的敵軍.刀盾兵上船後,自覺地舉盾或蹲或立在戰船的最前沿,他們身後矗立的則是已經彎好弓箭的弓弩兵.

"還在等什麼?開戰吧,給我一口氣沖上去!"魏延一掃戰船.看到大部分將士已經准備完畢,旋即下令開戰.站立在他身後的鼓手聞令,立即敲響了進攻的鼓聲.

"殺!""殺!""殺!"

數百條戰船上的士卒紛紛揚刀,怒吼著為自己加油大氣,負責劃船的士卒都是甘甯和周泰的水賊老兵,他們各個光著膀子,喊著同樣的號子,開始掌舵劃船,帶領著並州軍駛向北岸.

滾滾江水,百舸爭流.旌旗獵獵,鼓聲隆隆.

閻行持刀矗立在北岸的第一條防線上,目光凜冽地注視著江上密密麻麻的戰船,須臾,已經計算好了弓箭的射程范圍之內,閻行立馬大喝:"弓箭手何在,給我殺敵!"

在他身後形成陣列的韓遂軍弓弩手聞令.立馬湧到防線上,開弓便射.

一時之間,密密麻麻的箭鏃猶如滂沱的大雨,有仿佛像漫天的蝗蟲,帶著一陣陣破空的厲嘯,爭先恐後地傾盆而下.

"叮.叮,叮"的聲音在江面上此起彼伏的響起,就仿佛像啄木鳥雕琢枯木殘枝一樣,顯得特別的清脆.偶爾有一兩個倒黴鬼沒有藏好,被飛馳而來的箭鏃射落江中,消失在汨汨的大河之中.

魏延,甘甯,周泰三將矗立在船頭,目光冷冷的注視著隔岸亂射的弓弩兵.他們在尋找弓弩發射最多的地方,等到上岸後,他們就會率領大軍朝那個地方殺去,以便減輕後續趕來船只的傷亡.

偶爾會有一兩支飛箭從他們耳邊劃過,但是他們卻猶如泰山一樣巍然不動,但有時也會揮刀斬斷一些奔著他們門面射來的箭鏃,除此之外,一動不動.

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在錦帆部和巴陵部嫻熟的操作下,數以千計的並州士卒順利的登岸,除卻周泰需要接應後續的作戰部隊,甘甯和魏延遂提刀上岸,率領著士卒沖向韓遂軍的弓弩兵.

雖然有刀盾兵的掩護,但也有不少的並州軍死在了箭下,不過這樣非但沒有讓並州軍感到膽怯,反而讓他們更加狠戾,靠著刀盾兵拼死掩護,上千名並州士卒猶如猛虎下山撲進了韓遂軍深挖的壕溝中.

"興霸,去西面!"魏延一刀砍翻擋在面前的韓遂軍,喊著甘甯去支援西岸.

甘甯一刀斬敵軍將校于馬下,然後抽出背上的短戟,揮舞短戟著殺向西面.

閻行看到前部已經和敵軍短兵相接,立即提槍縱身躍下壕溝,隨手舞出幾朵槍花,刺向了不遠處正在砍殺本方士卒的幾名並州軍.那幾名並州軍只感覺幾點寒芒先到,然後脖子傳來一陣劇痛,他們俱都被閻行一槍刺中咽喉,瞬間斃命.

閻行挑殺了這幾名敵軍,目光開始橫掃整個戰場,想要專挑敵軍將校下手,突然他的眼睛一凜,目光看向正在把本方士卒當瓜菜亂切的敵將,只見那名敵將頭裹皂青巾,身著一襲蜀錦戰袍,足登皂色牛皮靴,腰懸一把龍紋彎刀,手提兩把鑲金單刃戟,他每邁出一步,都會有清脆的鈴聲在風中飄蕩.

"敵將,安敢害我將士性命,金城閻行在此!"閻行怒火滔天,提槍跳上壕溝,健步直取甘甯.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投來,今日看我如何娶你首級"一戟刺翻地名敵軍,抬腳將他的尸體踹下壕溝後,甘甯將雙戟背上,抽出要刀沖向閻行.(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一十六章 自掘墳墓     下篇:第二百一十八章 初戰告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