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二十章 塵埃落定  
   
第二百二十章 塵埃落定

咚咚咚咚咚!嗚嗚嗚嗚嗚!

安夷三十里外平原的上空,充斥著戰鼓聲的轟鳴,號角的尖銳,兩種聲音與士卒的吶喊在平原的上空碰撞,演繹了一場戰場哀歌.

趁著韓遂軍被弓箭手阻擋腳步的機會,呂布立即率領並州鐵騎迎了上去,一支是身經百戰的西涼鐵騎,一支是久經沙場的並州狼騎,雙方都是百戰之兵,熊羆之士,四萬匹戰馬,十六萬條馬腿,它們一起馳騁在這片廣袤的平原上,頓時卷起漫天的泥土飛濺,那如同狂風暴雨的馬蹄齊踏,就好像一場十級大地震即將爆發,震得整片土地都跟著在顫抖著.

旌旗招飏,獵獵作響,武器森然,折射寒光

從高空俯瞰下去,兩支數萬人的鐵騎一支從北,一支從南.在兩軍中間位置的平原上,仿佛有著什麼東西在召喚他們,促使得兩方人馬爭先恐後地湧向前方,其中一人一騎,一金一紅最為耀眼,他的速度似乎比別人都快,就好像流竄在山林中的猛虎,游蕩在深海里的狂鯊,馳騁在荒漠的雄獅.面對即將與他接觸的鐵騎洪流,毫不畏懼,一往無前.

呂布提戟縱馬,馳騁在大軍的最前沿,赤兔馬渾身如火,一秒間馬蹄足足了無數次,那速度過快,使人看得不禁眼花繚亂起來,那種感覺,就好像看到赤兔馬在飛一樣,頃刻間便載著呂布反沖殺入敵陣.赤馬金羈,在數萬黑甲洪流中一枝獨秀,鶴立雞群,顯得分外奪目.

呂布一首提綹,一手提戟,雙肩持平成一條直線,待與韓遂軍相接,口中爆發出猛虎般的咆哮,揮戟猶如鐮刀收割春麥一樣向前掄去,"噗嗤"連續幾聲脆響.那些與呂布對沖過來的騎兵一下就被他揮戟掃落下馬,被後面趕來的騎兵踐踏成齏粉,呂布面色沉靜如水,提戟竄入敵軍陣中.

砰砰砰砰

須臾,震耳欲聾的沉悶撞擊響成一片,兩股鐵甲洪流終于重重的撞在一起,兩支大軍前排的騎兵頓時一陷.瞬間就被撞得人仰馬翻,雙方騎兵踏著袍澤尸身.提刀攥槍,從入敵陣之中,刀槍齊下矛戟齊出,血肉橫飛.

魏越縱馬提矛,在亂軍中陷陣突陣,手中鐵矛亂攢,一邊收割敵軍性命,一邊舉目橫掃戰場,搜尋呂布的身影.忽然,一聲虎嘯,聲震九霄,幾乎蓋過戰場方圓一里之內的喊殺聲,隨即一團火影入目,如失控的火車,如發瘋的公牛.風馳電掣,帶著一條火紅色戰線,從東一路殺到北,猶如一把擎天巨劍破開大浪一般,所到之處,人頭亂滾.血肉橫飛.

找到了!魏越大喜,立即將擋在面前的數騎挑飛在地,率領上百親衛向著那團火影靠攏.

在亂軍中奮勇殺敵的竇寇看得清清楚楚,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呂布就單騎從南殺到北,從陣前直接殺透陣尾,帶起一片腥風血雨.殘肢斷臂.

與此同時,馬速落後的魏越率領百余名親兵已靠近,在呂布的帶頭沖擊下,他們手中刀槍齊舉,矛戟亂刺,連紮帶挑,瞬間擊殺數十名敵軍,周圍的敵騎斗志已喪,夾馬而逃.

竇寇冷冷的看著這一切,冷哼一聲,鐵槊亂攢,瞬間便將沖殺過來並州軍挑翻馬下.

"賊將,吃我一矛!"

一聲虎嘯,身高八尺的魏越從亂軍中殺了出來,鐵矛帶著風聲兜頭劈向竇寇的腦袋,來勢洶洶,又快又猛.

"開!"

竇寇手中鐵槊一個橫少千軍,用盡全力揮蕩開來,只聽一聲巨響,鐵槊與鐵矛撞在一起,旋即分開,二人齊齊在心中贊歎一聲:"好大的力氣!"

一個照面之後,雙方俱都知道對手絕非泛泛之輩,各自收了輕視之心,施展武藝,厮殺在了一起,斧來槊往,一時間勝負難分.

竇寇被魏越纏住,並州軍士氣大震,紛紛向前沖殺,片刻功夫就殺得西涼騎兵紛紛後退,眼見得本方已經有了落敗的趨勢,竇寇不敢戀戰,怒吼一聲:"敵將留下姓名,明日戰場上捉對厮殺,在分勝負!"

"哈哈,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漢溫侯帳下鷹揚校尉魏越是也!"縱然在搭話之中,魏越的手也沒停下,"唰唰唰"的連搠數矛,被竇寇手中的鐵槊一個大風車蕩開,撥馬退走.

"退!"

並州軍的戰力已經試探出來,比自己預料的還要強悍,這次試探性的沖鋒可算吃了大虧,本方的兩萬騎兵被對方砍瓜切菜一般虐殺了兩千多騎,在加上呂布在亂軍中橫沖直撞,直殺得本方軍馬心驚膽戰,士氣全無,這次算是栽了一個大跟頭.

"嗚嗚嗚~"得了竇寇一聲吩咐,韓遂軍中響起撤兵的號角,那些正在拼殺的韓遂軍奮力蕩開對手的刀槍,紛紛調轉馬頭,後隊變前隊,前隊變後隊,向北敗退.

拖在兩邊的呂橫部和郭銘部還沒沖上前來,就看到竇寇率主力鐵騎大敗而歸,料知占不到便宜,紛紛勒馬後退.

"賊將,留下人頭"看到韓遂軍敗退,魏越殺得興起,催馬倒提板斧,緊追不舍,從後面連續砍翻了五十名敵騎.

萬騎敗退,魏越單騎追趕,猶如一匹雄獅在曠野里追逐羚羊一般,手起矛落,每次搠出,必然撂倒一人.竇寇看到對方緊追不舍,不由得火冒三丈,大喝一聲:"這厮好生狂妄,竟然單騎追逐,兒郎們隨我回頭,合力圍殺!"

隨著竇寇一聲令下,護在他周圍的一百精銳親衛紛紛撥轉馬頭,將追來的魏越圍在中央厮殺,就在魏越奮力死戰之時,呂布率領數百騎拍馬殺到:"魏仲武勿慌,呂布在此"

一杆長戟抖擻開來,所向披靡,連番刺殺十余人下馬,直殺得竇寇的親衛膽寒,竇寇料知難以取勝,再看呂布身後數以萬計的人馬殺來,只能恨恨的引兵退去:"敵軍休要猖狂,明日在沙場上見過高下,今日暫且放爾等一馬!"

"呸,怕你不成,有本事現在分個高下!"魏越怎能讓竇寇走脫,仍然死死的糾纏,不放竇寇撤退.

看到敵軍的騎兵已經在遠處列陣,數千弓弩手已經彎弓搭箭,呂布知道再追絕技討不了便宜,當下大聲的招呼魏越撤退:"仲武,窮寇莫追."

夕陽西下,這場試探性的交鋒來去匆匆,以韓遂軍折損了兩千戰騎而結束,而並州軍僅僅損失了三四百人,其中將近一般是被呂布和魏越雙人擊殺的.

雙方厮殺了一天,各有死傷,紛紛引兵退去,天色黑下來的時候,厮殺了一天的戰場終于甯靜下來,荒野里留下的只有無數的尸體,竇寇也率軍後退二十里,紮下營寨,分布斥候,嚴防呂布率領大軍劫營.

半夜時分,賈詡和李儒率領步兵趕到,挨著呂布的大營紮下了營寨,兩路軍馬聚攏在一起,互為犄角.

"主公,敵軍今日敗了一陣,不如我們今夜去劫營!"吃過晚飯,休整了一個時辰後,魏越向呂布提議劫營.

賈詡搖搖頭:"敵將也是善于用兵之人,今日只不過在試探我軍實力而已,豈能不會防備我軍劫營?去必有失,我等當按兵不動,且看敵軍如何用兵!"

既然賈詡都這麼說了,劫營的提議只能不了了之,魏越無奈的聳聳肩膀,就這樣,雙方都平平安安的過了一夜,養精蓄銳,等待明日的大戰.(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騎兵對決     下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呂布單騎逐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