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二十一章 呂布單騎逐敵  
   
第二百二十一章 呂布單騎逐敵

第二日晌午十分,並州軍大寨營門洞開,呂布命曹性保護賈詡. 李儒拱衛營寨,親自帶了徐晃,黃忠,魏越三將,率領三萬馬步混合兵團出了大營.

三萬人馬,連接成陣,浩浩蕩蕩的向前推進,直逼到竇寇大營前面的三里之處方才停下腳步,三萬人高聲叫罵,指名道姓的讓竇寇出寨迎戰.

得知呂布大舉來犯,竇寇高掛免戰牌,拒不出戰.

魏越在馬上大怒,在呂布的授意下,高聲喝道:"兒郎們,給我狠狠的罵!"

隨著魏越一聲令下,三萬人同時開罵,聲勢浩大,蔚為壯觀,各種汙言穢語漫天亂飛,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

韓遂軍中諸將大怒,一起來到帥帳求見竇寇,在韓雉,呂橫的帶領下,齊齊拱手作揖:"將軍,請下令開門迎戰,這並州軍是屬狗的,逮住人就亂咬,我們請求出戰!"

竇寇看著掛在帥帳後的牛皮地圖,聽了眾將的請求,轉身喝道:"他罵由他罵,他喊由他喊,罵累了,喊累了,自然就會退走,還能罵破了我們的營寨不成?"

"將軍,你說得倒是好聽,你自己出去聽聽,看看並州軍都罵寫什麼?那都把咱十八代祖宗都罵了個遍,把咱十八大祖墳都給刨了!"呂橫繼續拱手請求出戰.

竇寇一腳踢翻擋在面前的桌案,面色變得異常暴露:"呂布軍中,猛將云集,再加上呂布這個虎狼之將,你們出門斗將不是找死?你們死了倒不打緊,不要連累我數萬將士!"

"將軍,既然你不肯讓我們出戰,那我們就出寨回罵過去,咱們不能單單讓他們罵!"徐勳眉毛一挑,正色道:"他並州軍能罵,咱們西涼軍也不算孬種!"

竇寇瞥了一眼徐勳:"某乃一帶儒將.豈能像潑婦一般罵街,成何體統?"

說完之後,竇寇轟然起身,抽劍狠狠插在桌案上:"所有人都給本將聽好了,單挑斗將,我軍並無勝算,輸了反而會挫傷我軍的銳氣.如今我們只能與他們耗,一來等待韓公的支援.二來與敵將相持,等他們糧草耗盡之後,自會退去,沒有我將令,任何人都不敢出戰,但凡有違令者,定斬不饒!"

"末將遵命!"

看竇寇臉色鐵青說得毫無商量的余地,眾將只要悻悻告退.

韓雉緊隨著徐勳,呂橫,郭銘身後,出賬後吐了一口吐沫:"哎.你們說我們真的斗不過並州軍?"

"不出去打一場怎麼能夠知道?"昨日的試探,徐勳壓在陣後,並沒有隨大軍出戰,哪里知道前線的戰況,而郭銘和韓雉兩翼還沒有與敵軍接觸,就已經看到竇寇敗下陣來,亦不知敵軍的深淺.徐勳剛剛一直忍著沒發火,此刻終于開始抱怨吐槽:"這竇寇太膽小,真不是大丈夫!"

韓雉冷冷一笑:"不膽小,他豈能做到今天的位置?"

"諸位,既然他不肯出戰,我們自己出戰如何?我就不信他敢殺我們.殺了我們,他也活不了,別忘了,韓將軍可是主公的從弟!"郭銘雙目中透出譏諷,不顧竇寇的軍令,提議大家一起出戰.

"恐怕不妥"韓雉提出反對的意見:"他已經下令不讓出戰,以他的脾氣.就算不死也會脫層皮,我是不會受責罰,可是你們卻不一定"

眾人點點頭,都決定韓雉說得有理,他們已經在竇寇帳下做了幾年的偏將,當然知道竇寇有時會拿著雞毛當令箭,誰得面子都不會給,韓雉是韓遂的從弟,竇寇或許會看在韓遂的面子上放他一馬,但是他們卻不一樣,能坐在今天這個位置,全是他們一刀一槍打出來的.雖然如此,但在韓遂哪里,像他們這樣的將軍一抓一大把,就算他們被竇寇殺無數遍,韓遂也不會放在心上.

呂橫在旁邊笑呵呵的看熱鬧:"依我之見,其實咱們斗將也見不得會輸,你看啊,韓雉將軍可以出戰昨日那名單騎賊將,徐勳對付徐晃,我和郭銘將軍對付那個黃忠,剩下的那些偏將都不值得一提,或許派遣一兩個牙將就能打發了"

"你漏了呂布,那個並州軍的戰神!"

徐勳拍了拍呂橫的肩膀,提醒他別忘記了並州軍的主帥.

呂橫噗嗤一笑:"等我們斬殺敵將,不和呂布打便是"

眾人被呂橫這麼一說,心中都有所松動,無奈竇寇的軍令在那里,他們心中還是有點畏懼,恰在這時,一聲聲刺耳的叫罵聲再次傳入他們的耳朵.

"韓雉,你個烏龜,你們韓家族中十八代都是縮頭烏龜!"

"徐勳是何許人也?可是那鄰村徐二郎,看到老鼠都會被嚇得屎尿的那個?"

"郭銘,你要是男人就出來打一架,別像娘們一樣龜縮在營寨中."

被罵幾人的臉同時一黑,同時握緊了手中拳頭,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呂橫不由得在一旁掩嘴偷笑,這並州軍各個嘴巴也忒毒了,大營內有名有姓得都被罵了個遍,只有他幸免于難.其實他不知道,如果他不是姓呂的話,恐怕此時已經被罵的體無完膚了.

"媽的,管他鳥蛋的軍令,各位將軍隨我出戰,有什麼事情我兜著"韓雉怒發沖冠,招呼著徐勳等人拿兵器出戰迎敵.

眾將紛紛怒吼一聲,健步沖到自己的營帳,提了刀槍,跨了戰馬,一齊沖出了營寨.

"開門"四將策馬來到營門前,喝令守門士卒打開寨門.

"吱呀呀"的響聲中,寨柵大門緩緩敞開,外面的鹿角被挪開,給四將閃開了一條暢通無阻的大道,相隔三里之遙,並州軍的方陣清晰可見,旌旗獵獵,聲勢浩大,各種叫罵聲甚為囂張,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呂布跨在赤兔馬上,看到有四將出戰,立即笑對左右:"還真出戰了,看來我們是高看竇寇了"

韓雉等人率領著數百親衛開到陣前.立即揚槍大罵:"是哪個不開眼的敢罵我?"

一通戰鼓炸響,並州軍旌旗開出,徐晃催馬趕到陣前,手中大斧指著韓雉破口大罵:"是你徐晃爺爺!"

"賊將討死,吃我一槍!"那邊韓雉手提鐵槍剛剛沖出陣來,就看到身旁的徐勳已經搶先沖到了徐晃的面前,當下便勒馬帶缰.在陣中央掠陣怒罵:"還有誰罵的,統統給我站出來.今日定叫爾等有來無回!"

魏越和黃忠對視一笑,一個提矛,一個揮刀,雙雙策馬出陣,笑罵對面的韓雉等眾:"你家黃忠,魏越爺爺在此!"

韓雉等眾大怒,招呼著呂橫和郭銘一齊殺出,黃忠,魏越立飛縱戰馬迎了上去.

在雙方士卒的吶喊聲中,七員大將瞬間在沙場中央接觸,開始了一場惡斗.

徐勳黑馬黑槍黑袍.虎頭盔上的鶴翎羽猶如白蛇狂舞,手中的鐵槍高高揚起,要多威風就有多威風:"我是你徐勳爺爺,賊將安敢罵我祖宗!"

徐晃一勒戰馬,手中的戰斧高高揚起:"村野匹夫,休要多言,吃我一斧"

話音未落.兩馬相交,槍來斧往,斧收槍落,伴隨著"哐啷"一聲,徐勳的鐵槍嗒然落地,剛才還威風凜凜的徐勳瞬間落馬.人頭咕嚕咕嚕的滾到徐晃的馬前,瞥了一眼馬下的敵酋首級,徐晃隨意將大斧一勾,然互猛地向上一拋,伸手抓住騰空的頭顱,策馬歸陣,乾淨利落.

"咚咚咚!"看到徐晃斬殺敵將.並州軍搖旗吶喊,鼓聲不斷.

韓雉等將剛與並州將領接觸,那邊率先接戰的徐勳已經被斬落馬下,還沒等韓雉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一聲長嘯在他耳旁炸響,儼如梟龍出海一般驚悚.

"敵將,你家魏越爺爺在此,吃我一矛"喊聲猶如霹靂驚雷,一道閃電直刺韓雉.

韓雉大吼一聲,迎面一刀劈去,刀勢也頗為強勁,快疾如電.

魏越鐵矛一挑,順勢將韓雉的大刀挑開,鐵矛並沒有停留,矛借人勢,人借馬勢,挺矛直從,向著韓雉臉龐際刺而去.

韓雉一刀劈空,銳利的矛頭已經刺到眼前,驚得他魂飛魄散,頭急忙向右偏,"刺啦"一聲,矛頭擦著他的臉龐刺過,劃開長長一道血槽,左耳被挑飛,鮮血噴湧如柱.

不等他反應過來,魏越的戰馬已經從他身邊疾馳而過,在這電光火石之時,魏越鐵矛一甩,矛頭向他後心重重砸去.

韓雉只感覺身後勁風襲來,心中一陣膽寒,此時他已經躲無可躲退無可退,一招蘇秦背劍,將刀柄向後一背,"當"的一聲巨響,矛頭狠狠地砸在了韓雉的刀杆上,韓雉只感覺虎口震裂,大刀脫手而出,魚鱗鎧甲葉片拍得四處綻飛.

"哇!"韓雉大叫一聲,一口鮮血噴出,骨頭幾乎碎裂,但是畢竟是征戰沙場的將軍,借著這一抽之力,猛夾馬腹,片刻間便逃得無影無蹤,那還管得了和他一同出戰的呂橫郭銘二將.

而那邊的戰斗似乎也已經接近尾聲,黃忠獨斗二將,絲毫不落下風,一陣槍來刀往,槊刺刀砸,二十回合後,呂橫力怯,一招不慎,被黃忠一刀斬與馬下.

郭銘膽寒,趁著黃忠斬殺呂橫之際,策馬狂奔回陣,黃忠撫髯一笑,不疾不徐取下鞍上寶弓.

"中"一聲輕喝從黃忠口中發出,他的手一抖,弓弦發出一聲悅耳的脆響,"嗖"的一聲,一支雕翎箭飛速射向郭銘的後腦,其疾如風,快如閃電.

"噗嗤!"一聲,正好射穿了郭銘的咽喉,當先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登時一頭栽倒在地.

黃忠咧嘴一笑,策馬前去梟下郭銘首級,然後扭頭看向本方的軍陣,可是甯他驚愕的是,呂布不見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章 塵埃落定     下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百騎陷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