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徐公明力敵二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徐公明力敵二將

嗚!嗚!嗚!

連續不斷的號角聲瞬間就撕破了朦朧的清晨,山谷中沉睡的並州軍士兵紛紛從睡夢中驚醒,迅速收拾行裝,列隊准備用早飯,火頭營已經煮好上等的熱粥,將一桶桶熱粥送到士兵們面前,士兵們都帶著面餅干糧,各自坐在一邊狼吞虎咽地吃著早飯.

呂布則站在半山腰一座臨時搭建的亭子里,注視著遠方韓遂軍的動靜,韓遂軍在洛都谷南面,相距約八里,晨霧彌漫,阻礙了視線,使他看不清楚對面韓遂軍的情況.

但他卻隱隱約約能聽見對面傳來的鼓聲,斷斷續續地頗有節奏,這是集合的鼓聲,這也就意味著韓遂軍用完早飯,開始集結列陣了.

很顯然,他們之間相隔的這片曠野,馬上就會成為兩軍交鋒的戰場,呂布又不由得仔細查看這片曠野,眼前這片牛山濯濯的荒野,想必當初是種滿稻麥的良田,而此時,卻是光禿禿的一片,像棋盤一樣,阡陌縱橫,溝渠遍布,田中雜亂成堆的麥稈已經逐漸發黑.

坦率地說,這片荒野並不適合擺開戰場,障礙太多,但現在,這兩支軍隊也全然顧不上,這是一場爭奪破羌縣的關鍵之戰,贏了,呂布就可以長驅直入與允吾的魏延回合,將韓遂趕出金城,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生擒韓遂或斬殺韓遂也不一定,所以地理環境呂布已經全然不顧了.

李儒走到呂布身旁,低聲說道:"溫侯,我軍有三萬,敵軍只有五千郡兵和一萬敗兵,我們需要集中優勢兵力一舉對方!"

事實上,韓遂軍撤離才是呂布和賈詡最期盼的,並州十萬大軍經過數年的征伐,余下的這些士兵都是呂布手中精銳中精銳,損失一個呂布都會心疼,兵好招.但是好兵,精兵,強兵沒有個三五年很難形成,如果韓遂軍主動撤離,那麼並州軍奪取破羌城將不費吹灰之力,也會減少一些沒有必要的傷亡,所以才有他一夜的等待,給韓遂軍撤退的時間.

呂布沒有正面回答李儒,而是朗聲下令:"出兵.列陣!",有時候回答比不回答要好.直接用行動證明.

李儒捋須一笑,對著亭口的徐晃說道:"公明將軍,溫侯有令,列陣出兵"

徐晃拱手領名,飛奔下山,片刻,山谷里響起了嗚咽的號角,這是出征的信號,三萬大軍殺氣騰騰地向洛都谷南奔去.

于此同時.陳奇率領一萬五千名韓遂軍也緩緩向前推進,但他沒有深入荒原,而是向前只推進了一里便停了下來,很快,並州軍也在距離韓遂軍約一里之處停了下來.

蒼茫荒原,旌旗獵獵,軍馬整齊.刀槍映日,雙方都是精銳的兵馬,相比之下,並州軍的軍容士氣略勝一籌,陳奇心中有點擔心,如果韓遂派來的援軍遲遲不來.他擔心自己守不住破羌.

陳奇心急如焚,一夜間,兩次派士兵去催促閻行,但直到此時,還是沒有動靜,現在手下的將校正在搶占有利地形構建防禦工事,自己這邊能抵擋多久.也只能盡力而為.

陳奇明知兵少,難以抵擋二倍于已的並州軍,也要堅持和並州軍一戰,根本原因就是他盡可能的拖延時間,希望韓遂能派閻行派出援軍,同時也為後面的防禦工事爭取修築時間.

隨著兩軍同時敲響一通戰鼓,雙方弓弩齊發,互相射住陣腳.

並州軍旌旗開出,徐晃手提一柄大斧,胯下驊騮馬,大聲叫陣:"大膽叛軍,竟敢與朝廷作對,我主身為西涼召討使,奉朝廷之命征討韓遂叛逆,爾等若是識時務,速速下馬受降,可免爾等一死,否則攻破金城,定殺爾等一個片甲不留."

陳奇在旗下勃然大怒,回罵道:"呂布,不過是一條喪家之犬,憑著一紙詔令就妄想稱霸西涼,如今卻還在此強詞奪理,顛倒黑白,無故犯我疆土,今日便叫爾等有來無回!"

怒罵完畢,陳奇心中一陣舒暢,扭頭大喊一聲:"那位將軍願意去斬殺此獠!"

"末將願望!"

隨著一聲雄壯的允諾,韓遂軍旌旗開出,一名手持大刀的戰將從旌旗處催馬沖出,此人是陳奇手下大將呼延庭,原是邊章的部將,韓遂殺了邊章後,他便成為了陳奇的部將,他使一把樸刀,在韓遂軍中武藝列為三品.

不過呼延庭有一技絕招,善于打飛鏢,總是令敵將防不勝防,正是因為有這個絕技傍身,他才獲得韓遂賞識,不然以一個區區三品武夫,如何能做的了校尉偏將.

陳奇知道呼延庭善于暗算,或許他真能給自己一個意外的驚喜也說不定,當下嘉獎其勇烈,高聲喝令:"擂鼓助威!"

鼓聲如雷,喊殺聲震天,士兵人人振奮,大漢帝國武風盛行,極其重視個人勇烈,因此每逢兩軍對壘,就會有大將出陣挑戰,主將對主將,偏將對偏將,如果一方獲勝,士氣大震,一方戰敗,士氣大跌,從而也會直接影響到最後戰爭的勝負.

並州軍的旌旗下,見對方馳出一將,正在耀武揚威的揮槍挑釁,徐晃大怒,一手放缰,一手提斧,飛縱驊騮馬,直取呼延庭.

呼延庭見並州軍旌旗開處,一員手提戰斧的大將縱馬而出,立即將樸刀一指,厲聲大吼:"扶風呼延庭在此,敵將通名"

"病體樵夫,安配知某姓名?看斧"

聲到斧至,徐晃兜頭一斧向呼延庭砍來,那呼延庭奮力揮動樸刀迎戰,兩員大將戰成一團,雙方士卒拼命鼓噪吶喊,搖旗助戰.

雙方交戰十回合,呼延庭漸漸體力不支,他賣個破綻,撥馬便逃.

"賊將哪里走,留下人頭不遲"徐晃揚斧怒罵一聲,立即拍馬追趕,奔跑不足二十步,呼延庭忽然一甩手,兩支閃著寒光的飛鏢無聲打來.

"雕蟲小技,也敢在某面前賣弄"抽刀打掉呼延庭的飛鏢.還沒等呼延庭再次發射,徐晃拍馬趕上,手起刀落,一刀將呼延庭砍落馬下.

原來徐晃一邊逐敵,一邊在觀察敵將的動作,見到呼延庭將樸刀掛在鞍上,瞬間就知道呼延庭留有後手.自古以來,在戰場上使用淫計奇巧的戰將不少.想必這呼延庭也會流星錘,飛刀,飛箭之類的絕技,當下不由得將大斧掛在得勝勾上,抽出腰間的佩刀,准備迎接呼延庭的後手.

果不其然,在距離呼延庭不足二十步的時候,他果然發射出飛鏢,徐晃一刀將飛鏢劈飛在地,隨後飛縱戰馬,將呼延庭趕到陣前一刀砍于馬下.梟下呼延庭的首級後,徐晃將其頭顱懸掛于馬鞍上,揚起而去.

陳奇暗道一聲可惜,想不到敵軍如此驍勇,居然躲過了呼延庭的絕技,當下不由得提槍戳馬,截住徐晃大罵:"敵將哪里走.斬殺我大將就向一走了之?"

徐晃清癯的臉上虎紋橫豎,大笑:"既然你討死,某就成全你,吃我一斧頭"

沒有過多的話語,既然敵將要戰,徐晃不介意在收一顆人頭.他一催驊騮,揮斧向陳奇橫劈而去,寒光一閃,一股凌厲的勁風撲面而至,這一斧無論是力量,速度和氣勢都不是平常用斧的戰將所能比擬.

陳奇感受到了徐晃這一斧子的威力,那無可匹敵的力量和令人滯澀的氣勢,這都不是一般將領能敵的.

"來得好"陳奇大吼一聲.揮槍迎斧而上,"鐺"的一聲巨響,兩股千斤之力相撞,火光迸射,巨大的反彈力使得陳奇胯下的戰馬發出一聲晞溜溜的爆叫,噠噠向後退了五六步.

徐晃雖然沒有後退,但是雙臂卻被震得發麻,胸中氣血翻騰,微微有點難受,同時心中也在暗自咂舌,想不到韓遂軍中竟然隱藏著一員漢將,自己一定要將其生擒,獻于主公帳下.

陳奇晃了晃腦袋,腦中被震得頭昏眼花,虎口被震開,隱隱看見血痕,幾乎拿捏不住鐵槍的槍杆子.

陳奇心中異常震驚,都說呂布帳下猛將云集,今日見後果然不假,在這樣打下去,自己必敗無疑.

但徐晃已不容他想下去,只聽一聲爆喝:"敵將,再吃我一斧!"

只見漫天的斧影撲面劈來,陳奇暗暗吃驚,看來徐晃已經使了全力,這速度竟然比先前還要快,他只感覺四周到處都是徐晃的斧頭,他無暇細想,避實就虛,槍影綽綽,長槍舞得火樹銀花迎刃而上,兩人斧來槍往,戰馬滴溜溜轉燈兒般直轉,惡戰在一處.

黃忠催馬走到呂布面前,大刀指著戰場上厮殺的兩人道:"主公,敵將頗為驍勇,某看公明留有後手,想必是想生擒敵將!"

黃忠說了一會,不禁臉色一紅,呂布的武藝與自己相比,只高不低,自己都能看得出的問題,更何況是呂布

,想到此處,黃忠不由得看了看天空,低聲輕咳.

而那邊,兩將已經在戰場上打得天昏地暗,看得兩邊戰士如癡如醉,喊叫得聲音都嘶啞了,兩人交戰四十余個回合,陳奇逐漸體力不支,揮槍速度也開始變慢.

徐晃愈戰愈勇,將武藝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陳奇後勁不斷,左支右拙,敗象漸顯,又戰了五六個回合,陳奇明顯不敵,險象環生.

陳奇暗暗心驚,不敢再戰下去,當兩馬交錯,他奮力大吼一聲,長槍旋刮著一股勁風朝徐晃撲面而去,這是圍魏救趙之計,趁著徐晃遮擋之際,撥馬便逃.

徐晃早已准備妥當,一把丟下戰斧,取下鞍上寶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取下兩支雕翎箭搭上,手微微一抖,弓弦發出一聲脆響,兩支羽箭應弦而出.,

陳奇奔跑正急,忽然感覺惡風來襲,身體立即往右一偏,輕巧躲過第一支羽箭,可是萬萬沒想到,徐晃竟然射出的連珠箭,陳奇躲過第一支箭,卻被第二只箭射中肋下,頓時墜落下馬.

徐晃朗聲一笑,催馬上前,猿臂舒緩,將陳奇一把提到陣前:"綁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賈詡分析     下篇:第二百二十五章 閻行撤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