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二十五章 閻行撤軍  
   
第二百二十五章 閻行撤軍

主將被生擒,副將戰死,一萬五千名韓遂軍頓時退潮一般向破羌城方向發狂奔去,他們每個人心中都驚恐萬分,只恨不得多生兩條腿.∽↗∽↗,

呂布見韓遂軍敗逃,他長戟指向前方,這是進攻的命令,並州軍進攻的戰鼓聲頓時驚天動地響了起來.

呂布一馬當先,揮舞戰戟疾速追趕,在他身後,三萬並州軍吶喊著,揮舞戰刀長矛,奮勇追殺,片刻間便越過河溝,沖進了破城城,跑得慢的韓遂軍或被並州軍所殺,或紛紛跪地投降,磕頭就好像老嫗搗蒜一樣.

韓遂軍大營便位于破羌城中部向西官道約三百步的地方,陳奇的部將利用一夜的時間積極備戰,占領險要之處扼守,將四周的民房悉數夷為平地,一片樹林也砍伐一空,使來犯之敵無依仗之所,不僅如此,他們還沿著大營挖了一條丈許寬的壕溝,並埋下鹿角鐵蒺藜.

此時從兩旁看去,一千弓弩手已經排成雙塔式箭陣,中間兩側,各有五百之眾,手持弓弩,前面半跪在地上,後排卻站著,顯得十分訓練有素.

一員校尉模樣的戰將長槍一揮,放進了潰退而至的韓遂軍,隨後目光霍地盯住了尾隨隨來的並州軍,眼睛不由得眯了起來,手臂向上一揚,冷冷喝令道:"准備!"

隨著他一聲令下,一千把弓弩一起對准了尾隨而至的並州軍,此時呂布也看見了前方有數排韓遂軍弩兵攔道,足有千人,森然的弓弩對准他們,他一擺手:"將敵將壓上來!"

隨著呂布一聲喝令,並州軍旌旗開出.徐晃提斧縱馬,趕著一員五花大綁的戰將走到大軍陣前,那員戰將表現得頗為狼狽,沒有頭盔,發絲凌亂,臉上滿是汙垢.正是破羌守將陳奇.

"識時務者為俊傑,你自己看看周圍情況吧,再反抗已經沒有什麼意義,如今我大軍壓境,韓遂已經不管你們的死活,何須在為他賣命?而我家主公珍惜將士性命,不想再妄動刀兵,你部下將士的性命是死是活,全在你一念之間"徐晃面色冷峻.眼睛直直地盯著陳奇,大斧已然握在手中,只要陳奇敢胡言亂語,他將毫不猶豫的一斧頭劈下去,結果陳奇的性命.

陳奇沒有回答,散落的發鬢遮擋住他大部分面部,唯獨露出一雙不屈的眼睛,他的內心很掙紮.並州軍強橫的實力他已經領教,眼前的將士根本擋不住並州軍的鐵騎.看著一個個熟悉的面孔,陳奇扭頭注視著徐晃道:"是不是投降他們就不用死?"

徐晃道:"當然,我主又不是嗜殺之徒,他們不僅不會死,如果想要加入並州軍的我們歡迎,如果不想加入的我們將收繳他的器械.讓他解甲歸田"

陳奇得到徐晃的回答,放心的點點頭,向前邁了幾步:"所有人聽我號令,放下兵刃,投降!"

陳奇的話音剛落.立即在人群里引起軒然大波,將士們不可思地看著他們的將軍,確定陳奇不是在開玩笑後,那些韓遂軍將士各個將手中的刀槍弓弩放在地上,然後徐徐走出陣地,走到了離陳奇不足十步的地方停下,隨後他的部將們立即簇擁前圍住陳奇,一口一個的喊著"將軍""將軍"的.

恰這個時候,成千上萬的並州軍一擁上前,將投降的一萬多韓遂軍里三層外三層的包裹在其中,森然的刀槍已然在手,而那些投降的韓遂軍頓時猶如受驚的羔羊,驚恐地看著四周面色不善的並州軍,有個把膽肥的撿起地上的石頭,齜牙咧嘴的看著並州軍,儼然一副誓要拼命的模樣.

突逢變故,已經被部將解下繩索的陳奇撥開人群,指著呂布破口大罵:"呂布,你敢誑我?"

呂布沒有搭話,策馬來到陳奇跟前,目光銳利地盯著陳奇上下打量了會,笑道:"就算我誑你如何?"

"無信無義的奸賊,你不得好死!"陳奇聽著呂布不要臉的話,頓時氣急,咬牙切齒地盯著呂布,看樣子似乎想要吃呂布的肉,寢呂布的皮.

呂布劍眉突然一樣,不悅地看了陳奇一眼,手臂微微揚起:"三軍聽我號令,大軍開進破羌城,記住,不准擾民,至于這些個降卒,要走的走,要留的留,公明,這件事就由你來辦!"

呂布說完,瞥了陳奇一眼,隨後率領大軍出了韓遂軍英寨,浩浩蕩蕩地開進破羌城.

看著呂布的背影,陳奇一臉尷尬地矗立在那里,上一秒他還破口大罵呂布無信無義,下一秒呂布就用行動來反擊他,讓他敗得體無完膚.

"怎麼樣?陳將軍,你是走是留?"徐晃翻身下馬,大步走到陳奇跟前詢問,見陳奇沒有說話,徐晃又接著勸說:"自從某跟隨主公以來,經曆大小戰役不下五十場,其中有勝有負,但是卻有一樣是肯定的,那就是不缺少激情,如果你想要封侯拜將,名垂青史,某希望你能加入到並州軍來,如果你只想偏安一隅,虛度一生,路在那里,你可自行離去,某絕不阻攔!"

陳奇扭頭注視著徐晃,看了半響才道:"希望如你所言!"

......

金城,

天漸漸亮了,允吾城內依舊死氣沉沉,大街上空蕩蕩的,看不見一個行人,允吾城經過數次逃亡,城內的人口剩下不到三層.

店鋪關門,商議凋敝,家家關門閉戶,人們都不再出門,連官府也因為官吏的大量逃亡而停止運作,整座城池都被軍隊接管著.

目前城內有兩萬五千駐軍,分布駐紮在城內的四座軍營內,並州軍每天都在城下耀武揚威,已經嚴重影響到了軍心穩定,陰霾的天空壓得韓遂軍將士幾乎喘不過氣來.

韓遂軍駐紮的四座軍營,除了閻行和何靖各掌管五千人外,另外兩座軍營分別由大將周懿和周超率領,因為韓遂軍經過幾次大戰,韓遂帳下的將領死的死逃的逃,閻行認為此時正是用人之際,所以並沒有斬殺周懿,而是將他留在帳下聽用.

此時周懿正在喝著悶酒,心中非常的躊躇不安,他知道,雖然現在他僥幸不死,可是等韓遂一回來,他一樣得死.

搖頭歎息,周懿仰頭又灌了一口烈酒,那種辛辣的感覺頓時燃燒著他的胸腔,使得周懿知道他還是個活人,就在這時,一名士兵氣喘籲籲奔到帳前:"啟稟將軍,閻大將軍出城了,周超將軍請你前去商議!"

周懿一愣,立即放下手中的酒碗,大步沖出了營寨,閻行此刻出城,為什麼沒有通知他們?這情況似乎對自己不利啊.

閻行一早就收到了兩封戰報,一封是韓遂派人送來的,讓他帶兵退到枝陽與韓遂回合,然後合兵一處從榆中突圍;一封是從破羌方向傳來的,上面說呂布已經攻克安夷,破羌兩城,竇寇,韓雉等將戰死,陳奇投降,西線防禦已經全線崩潰,而與越兮對戰的肅慎也在木乘谷大敗,本人戰死,余部投降越兮,他知道如果再不退的話,讓呂布與城外的魏延合兵一處,那他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所以在韓遂派人連番催促三次之下,終于撤軍了.

除了閻行撤軍外,何靖也率領五千人馬跟隨閻行撤軍,允吾城留下周超,周懿,以及一萬軍隊鎮守,韓遂隨即封周超為兵馬大元帥,命他全權鎮守允吾.

允吾城頭上,周超望著閻行率一萬人向東而去,閻行的話還在他耳邊回蕩:"公與汝兄可暫守允吾,待某與韓公突破包圍後,大軍一並返回接應......"

周超的眼中充滿了鄙視和冷笑,閻行還真的把自己當白癡嗎?居然還說這種話,什麼兵馬大元帥,哪里有兵?哪里有馬?統統見他娘的鬼,這分明是把自己當做替死鬼,胡亂的給自己一個諡號,他媽的.

"韓遂,既然你不仁,就別怪老子不義"周超一陣咬牙切齒,眼中充滿了仇恨,相比閻行,他更恨韓遂,閻行不過是奉命行事,而韓遂卻直接把他和周懿給賣了.

這時,周懿才匆匆忙忙地趕來,伸出脖子往外看去,看著漸行漸遠的旌旗,不由得破口大罵,罵完了,吼啞了,還不忘朝著那個方向吐了一口吐沫.

"二哥,我們該怎麼辦?"周懿將心情的氣氛宣泄出來,扭頭在一旁擔憂地詢問.

周超冷笑一聲:"不用擔心,我心中已有了計較."

兩人來到周超的大帳里,周超從桌上取過一本名冊,遞給周懿笑道:"死在你我手中的並州軍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投降已經是不可能的,這是允吾城目前大戶人家的名冊,一共二百多戶,既然投降無望,我們何不發一筆橫財?然後喬裝百姓,離開這是非之地,從此天下還不是任由你我兄弟遨游?"

周懿眼前突然一亮,立即低聲沉吟:"願聽兄長安排."(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徐公明力敵二將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陷入包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