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二十六章 陷入包圍  
   
第二百二十六章 陷入包圍

枝江距離允吾城約六里,是一條寬約五六丈的中等河流,他發源于六盤水余脈,由無數條小溪彙聚而成,蜿蜒流淌百里,在枝陽注入湟水.

從允吾向東過枝江,一共有兩條官道,相應也就是兩座橋梁,相距兩三里,當閻行率領一萬大軍浩浩蕩蕩開過支江,這兩座橋也就隨之冷清下來.

半個時辰後,突然自江水之中冒出了幾十顆腦袋,借著大霧的掩護悄悄地靠近了江岸,然後悶聲不響的爬了上去,悄悄地摸到幾名殿後的韓遂軍身後,鋼刀在脖子上一抹,頓時便將那幾名斥候放倒在地,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

與此同時,江岸的周圍也悄悄的冒出了鬼魅一般的頭顱,每一處大約十幾人,水性嫻熟得猶如水鬼,眨眼之間就攀爬上岸,把手里的兵刃悄悄的伸向了那些沒有擦覺的兵卒.

半柱香之後,確定已經肅清了周圍的殘敵後,那些從水里冒出來的人迅速聚攏到起來,為首一人,儼然就是甘甯,他這次埋伏在枝江里,就是為了拆毀枝江大橋,截斷韓遂軍返回允吾的退路,因為,前面有一個魏延設置的圈套,為閻行量身定做的.

"拆橋!"甘甯高聲下令.

二百錦帆老卒和巴陵老卒立兵分兩路,向兩座大橋奔去,甘甯手提大刀,注視著士兵開始拆橋.

須臾,甘甯看了看已經悉數拆毀的兩座橋梁,大手一招,率領著兩百士卒隱匿在黑暗中.

枝陽縣以西的湟水河畔,閻行率領一萬韓遂軍正在官道上急速行軍,就在這時,忽然東面一陣騷亂,只見無數的士兵奔逃而至,閻行一怔,高聲喊道:"發生了什麼事?"

"騎兵將軍,南面來了一支軍隊!"

閻行吃了一驚.莫非這里有並州軍的伏兵不成?當下搭手簾向東方望去,只見塵土大起,一支軍隊正疾馳而來,片刻間便沖到眼前,為首大將胯下黃驃馬,手提龍紋盤刀,正是呂布帳下大將周泰.

"哈哈.文長叫我來巡山,不想在此撞到你這厮.活該老子建此大功!"周泰吐了一口吐沫,指著何靖破口大罵,原來他把何靖看成了閻行.

話音剛落,周泰提刀縱馬,一陣狂風般沖至何靖眼前,何靖招架不及,只見周泰盤刀在手,兜頭劈向何靖,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何靖旁邊的閻行揮槍直搠,一槍挑開了周泰的盤刀.

周泰只感覺手中盤刀重心一偏,手起刀落,將何靖胯下的戰馬馬頭一刀劈飛,戰馬慘死當場,將何靖掀翻落地,滾出一丈多遠.

何靖驚得臉色慘白.呆呆地望著周泰.

被別人破壞了斬將之功,周泰提刀指著閻行破口大罵:"哪里來的小白臉,竟敢阻擋我奪取大功,此地狹隘,可否與我到平原上一戰?"

閻行手中的長槍挽了三朵槍花,單手向前一點.指著周泰冷笑道:"怕你不成!"

雖然知道這個小白臉是個用槍的高手,但周泰全然不懼,冷笑道:"雕蟲小技也敢在此賣弄!"

譏諷完畢,周泰手提缰繩,勒馬回歸本陣,率領著五千人徐徐退出官道,在一處廣闊的平原上擺開陣勢.

閻行冷哼一聲.槍拍馬臀,縱馬就要趕去.

何靖連忙起身,拉住閻行的缰繩,勸誡道:"將軍,當心有詐!"

閻行咧嘴一笑:"何將軍多慮了,這敵將有點傻,竟然能把主將認錯,就憑他這腦子還能埋伏我們不成?如果真有埋伏,他剛剛就不會堂而皇之的出現在我們眼前,這豈不是多此一舉?而且他剛剛也說了他是來巡山的"

"將軍,安知這不是計?"何靖仍然苦口婆心的勸誡.

閻行微微有點不悅:"如果你擔心是圈套,自可留下二千人殿後,我率領八千人去迎戰,就這樣!"閻行說完,立即飛縱戰馬,率領著八千韓遂軍浩浩蕩蕩殺出官道.

何靖跺了跺腳,急忙率領余下的兩千人跟了上去.

湟水河畔,在一片方圓十余里的開闊之地,雙方擺開陣勢,旌旗招展,戰鼓如雷.

大旗之下,閻行凝視著兩里外的並州軍,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並州軍雖然盔明甲亮,士氣高漲,確實是精銳之師,不過這領頭戰將的腦子,他卻不敢苟同.

一通戰鼓落畢,並州軍旌旗開之處,先前那員憨將縱馬而出,身高八尺,黑甲無盔,手提一把明晃晃的盤刀,威風凜凜,他大喝一聲:"吾乃九江周泰是也,誰敢與我一戰?"

不等手下將領請命,閻行一縱戰馬沖了出去,手提鑌鐵長槍直奔周泰:"敵將休狂,金城閻行在此!"

周泰哈哈大笑:"黃口孺子,吃我一刀!"

兩馬相近,閻行和周泰互不搭話,催馬便戰,刀來槍往,殺氣騰騰,兩人武藝都屬上層,實力相當,很快鏖戰在一起.

激戰二十余回合,周泰徐晃一槍,撥馬便走,口中直呼敵軍厲害.

閻行哪里肯舍,大吼一聲,緊追不舍,在韓遂軍中的將士們見敵軍主將已被擊敗,八千韓遂軍士兵吶喊著,揮舞刀槍掩殺而去,何靖在一旁攔也攔不住,只能在那里干著急.

並州軍主將戰敗,難以抵擋士氣如虹的韓遂軍,使得並州軍無心戀戰,轉身奔逃,一時間兵敗如山倒.

在後面觀戰的何靖越看越不對勁,只見並州軍隊伍整齊,陣腳穩固,盡管主將戰敗,但那最多影響士氣,不至于如此未戰先潰.

他看得清清楚楚,很多並州軍士兵根本就是無緣無故地掉頭逃跑,而去敗退有序,敗而不亂,可是何靖發現得太晚,這一切都來不及了.

"鐺,鐺,鐺.."幾聲刺耳的梆子響,四面隨之煙塵大起.

閻行頓時醒悟,連忙喝令:"不准追擊,鳴金收兵!"

又是幾聲梆子響,追趕的韓遂軍士兵紛紛撤回,就在這時,身後有斥候騎兵奔來,緊張的稟報:"啟稟將軍,東面出現一支並州軍,約五千人!"

閻行大吃一驚,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又有斥候不斷從四面八方奔來.

"啟稟將軍,北面有並州軍出現,約五千人!"

"啟稟將軍,湟水南岸出現並州軍,約四千人!"

並州軍從四面八方出現,竟然將他們包圍了!"

此時周泰率領大軍也停止了奔逃,周泰勒住戰馬喝令道:"列陣,殺回去!"

訓練有素的並州軍迅速停止奔逃,他們是有序的逃跑,並沒有混亂,在各部校尉的指揮下,迅速集結整隊.

周泰抬頭凝望著遠處已經不在追擊的閻行,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冷笑,朗聲大喝:"閻行,到現在你才明白嗎?可惜晚了,你真以為我不認識你嗎?"

周泰接受的任務便是引誘閻行進入包圍圈,並且牽制住他,這是魏延的計策,閻行此人武藝不錯,但是卻生性驕傲,絕不會輕易認輸,他被魏延連番擊敗,迫切地需要一場勝利來洗刷他的屈辱,而周泰,恰好扮演了這支被閻行打退敗兵,事實證明,魏延的計謀奏效了,當閻行意識到周泰是故意戰敗時,他已經陷入了並州軍的包圍圈,為了擒住這員虎將,魏延著實下了不少功夫.

"將軍,魏延將軍來了"一名親衛士兵指著北面大喊.

周泰回頭,只見一支五千人的軍隊正向這邊緩緩而來,旌旗招展,黑壓壓的軍隊一眼望不見便際,周泰立即催馬迎了上去,為首一人,儼然就是中路軍的主將魏延.

呂布這次讓魏延擔任主將,就是想看看魏延是不是像黃忠說的那樣有勇有謀,如果真是如此,那日後攻打武都的兵馬將會有一支由魏延指揮,如果沒有,魏延只有擔任副將的命,不過依照最近幾場戰斗看來,魏延的確是一名合格的統帥.

"文長,已經成功拖住閻行大軍,剛剛還和他打了一架,不過說真的,這閻行的武力果然不弱,如果在全盛時期,我或許不是他的對手,不過此時他還年輕,我可以在一百五十回合後收拾他!"周泰催馬上前,立即將戰況報告給魏延,畢竟魏延是主將,有些事還是需要他親自定奪.

魏延咧嘴一笑:"幼平將軍辛苦了,成功困住閻行,某會向主公為幼平請功!"

魏延心里很高興,在他心里一直都有一個疙瘩,因為與他一起投靠的黃忠,周泰,徐晃,甘甯都立下了赫赫戰功,特別是徐晃和甘甯,兩人已經獨自統兵多次,而自己卻一次也沒有,這次他能擔任中路軍的主將,全是黃忠和他自己爭取來的,如果這次生擒閻行,定能讓呂布和賈詡另眼相看,到時候立功的機會也就多了,也不枉自己征戰沙場這麼多年.

魏延想到這里,抬頭看著已經逐漸收縮包圍圈的並州軍,立刻下達了命令:"三軍聽我號令,開始圍殺韓遂軍!"

當發現自己陷入重圍後,閻行與何靖合兵一處,在何靖的建議下,他立刻率領大軍向允吾縣撤退,允吾作為金城郡第一縣,城高垣厚,易守難攻,如果能堅守兩天,韓遂必然會派來援軍,然而,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五章 閻行撤軍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血染枝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