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城破  
   
第二百二十九章 城破

鼓聲隆隆,號角嗚咽,數萬西涼軍把枝陽城圍得水泄不通,在西涼軍的中軍處,十數台投石車一字排開,上面堆滿了大不一的岩石,大的如同磨盤,的如同南瓜,全部被安置在拋斗之中,蓄勢待發.⊥頂點說,..

馬騰站在高處,凝視著城上結陣禦敵的韓遂軍,立即抽出腰間佩劍,指著枝陽城嘶吼:"開戰,給我開戰!"

隨著馬騰一聲令下,三萬主力大軍兵分四路,開始從四面八方向枝陽發起凶猛的進攻.

然而士兵未至城下,陳列在陣中的投石車率先發難,數不清的岩石像流星一般砸進了城牆上,碩大的石塊帶著風聲,將城牆上的韓遂軍砸得人仰馬翻,片刻間就砸死數百人,被巨石砸中的韓遂軍士兵,無不腦漿迸裂,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砰!砰!砰!"

有些力量過慢的巨石縱然沒有砸進枝陽城,但卻猛地轟在了城牆上,霎時石屑飛散,天女散花,在城牆上烙上一坨白印,而那些躲在女牆下的韓遂軍只感覺背部一震,隨後頭顱就好像被人當頭一棒,震得腦袋嗡嗡亂叫.

"咻,咻,咻!"

有些力量過大的巨石如同流星一般飛越城牆,瞬間砸進陳列在城內那些待命的韓遂軍人,那些韓遂軍只覺得頭被一團巨大的黑影籠罩,當下紛紛抬頭看去,伴隨著一陣撕心裂肺的吼叫,那些不幸的士卒瞬間就被砸城肉泥,血肉模糊,但凡有士兵因為恐懼而撤退時,負責監督的將校立即拔刀狂砍,立斬不饒.

"不許後退.給我站穩了,否則別怪老子無情!"一名韓遂軍百人都仗劍二立,監督那些蜷縮成一團的士兵,就在這時,一顆像雞蛋般大的石頭風馳電掣地射向他的頭顱,那百人都還沒來得及反應.腦袋瞬間就被砸爆,被他堵住的士兵恐懼地大喊一聲,一哄而散,其他的什長伍長根本攔不住,反而有的還混在人群中跟著逃竄.

周泰綽刀立馬,感覺守備的士卒基本上已經被巨石砸蒙,旋即一揮盤刀:"殺,"

隨著周泰一聲令下,上萬士卒在刀盾兵的掩護下奮力推著樔車和攻城錐湧沖殺枝陽城.

當城牆上的士兵反應過來後.周泰已經率領大軍離護城河不足百步,當下慌忙撘弓拈箭,對著城下的西涼軍一通亂射,他們甚至都不用刻意去瞄准,張弓便射,一支接著一支的雕翎箭就像被捅破的馬蜂窩,密密麻麻的,攜卷著一片刺耳的破空之聲傾灑而下.有些在刀盾兵保護之外的西涼軍頃刻間便被射翻在地,就算沒被射死的也被後來跟上的袍澤踩得面色發青.須臾便丟了性命.

"搭浮橋,架云梯,全力攻城,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攻破枝陽城門!"周泰將大刀掛在馬鞍上,扛著盾牌在護城河這邊來回馳騁,大聲督促西涼軍趟過護城河.扛著云梯向城頭發起最凶猛的攻勢.

周泰平時雖然莽撞,但卻不是有勇無謀的莽夫,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如果他表現得太過顯眼,恐怕就得成為敵軍重照顧對象.而且今日韓遂的話也有一些道理,在西涼,只能有一個主人,那就是呂布,這馬騰遲早會成為呂布的大敵.

如果他率領的是並州軍,他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帶兵就上,可是他現在率領的是西涼軍,所以不會沖在最前面,而是指揮著馬騰的主力大軍向前猛打猛攻,等到把城頭上的守軍力氣消耗得差不多了,等守軍精神萎靡,箭矢,火油,滾石等守城器械逐漸稀少的時候再親自渡河攻城,必然能夠花費最的力氣,取得最好的效果.

"給我沖,後退者死!"

周泰正在監督軍士搬土運石,填壕塞塹,城上矢如箭雨,見有兩名裨將畏避而回,周泰立即抽刀沖上前去.

寒光一閃,兩顆人頭頓時滾滾落地,咕嚕咕嚕的滾入護城河,周泰看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當下立即翻身下馬,來到護城河便接土填坑.

周圍的西涼軍雖然不知道周泰的名字,但知道他是馬騰派過來指揮他們的主將,見到主將都這樣不要命,大將士無不奮勇向前,軍威大震,兩個時辰之後,在周泰有力督促之下,西涼軍鼓足勇氣,一口氣便將護城河填得滿滿當當,然後迅速搭上木質浮橋,護著樔車和攻城錐開到城下.

"給我住!"

城頭上,一名全副披掛的校尉,揮舞著手中的佩劍,聲嘶力竭的督促韓遂軍全力守城.

"嘭,嘭,嘭,"的聲音連續不斷地在城樓上響起,校尉扭頭看去,只見已經有幾架云梯架在了垛堞上,那云梯在城牆上晃晃蕩蕩的,儼然是有西涼軍開始攀爬攻城了.

那校尉立即沖到女牆旁,伸頭直視下去,只見挨著他最近的云梯上陸續有西涼軍士兵正在攀爬,就像一撮猴子在爬樹一樣,各自盯著盾牌,遮擋著箭矢與亂石.奮力爭奪登城的頭功.

眼看著西涼軍就要登城,那名校尉情急之下揮刀亂砍,雖然木屑紛飛,但短時間之內卻無法將這竹制的云梯砍倒,校尉咬咬牙,怒吼一聲,就像一頭暴怒的獅子,伸出雙手奮力地將云梯向後掀去.

伴隨著幾聲驚懼的吶喊,云梯上的西涼軍就像牛虱子被抖落在地,運氣好的斷手短腿,僥幸撿回一條命,運氣不好的摔落六七丈,跌得七竅流血,當場斃命;更慘的是那些掉落在鹿角,拒馬上的兵卒,直接被戳穿胸膛或者腹腔,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還沒等那校尉松一口氣,冷不防卻有一支雕翎箭破空而來,只聽著"噗嗤"一聲,力道強勁的箭矢一下子將校尉的額頭射穿,余勢未消,硬生生的將校尉的銅盔生生鑿穿,校尉眼睛一瞪.就像坐土飛機一樣栽下城牆,成了了地上死尸中的一員,壓在了密密麻麻的尸體之中;

"兒郎們,一會不要怕,隨我殺上去便是!"

一箭射落了城頭的校尉,已經在樔車上的周泰將弓箭丟給士卒.扛著龍紋盤刀,招呼著他身後的數十名士卒下令,

"遵命!"陳列在樔車內部的西涼軍揮刀吶喊,儼如剛出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凶靈,鬼氣叢生,殺意凜然.

"嘭!"伴隨著一聲巨響,樔車的木板重重的砸在了城頭,周泰一馬當先,揮刀便上,看著只有一丈距離的城牆.周泰攜刀縱身一躍,穩穩的落在城牆上.

周圍的韓遂軍先是一愣,隨後長槍便惡狠狠地搠向周泰,周泰不慌不忙,就地一滾,手中盤刀一招橫掃千軍如卷席,瞬間便將那幾名韓遂軍斬殺在地,腹部均有一道血槽.

周泰隨手撿起一根鐵槍.刀槍齊用,龍蟠虎步.殺入人群,他身後的西涼軍見狀,士氣大震,紛紛以猛虎下山之勢,對著韓遂軍猛砍猛殺,頓時便將韓遂軍打得節節後退.

"敵將休狂.金城韓志在此!"

亂軍之中,韓遂的從侄看到周泰左突右刺,將本方士卒當菜瓜一樣亂切亂砍,如入無人之境,當下不知道從里那里竄出一股勇氣.揮刀直取周泰.

"西涼軍的猴子們給我退到一邊,看爺爺我如何斬殺這厮!"周泰哈哈一笑,指著沖過來的韓志笑罵.

韓志大怒,他何曾被這樣瞧過?當下一聲怒吼,提著樸刀沖了上來,兜頭一刀迎面劈下,刀風虎虎,氣勢不凡.

周泰不屑地冷哼一聲,側身閃躲,韓志一刀落空,重重地劈在了甲板上,擦得火星四射,石屑亂飛.

周泰趁機提槍刺向韓志的咽喉,快如閃電,疾如雷霆.

韓志有心提刀招架卻已經來不及,情急之下慌忙丟下樸刀,就地一滾,方才躲開了周泰這毒蛇般的一槍,只是容不得他分神,周泰已經猶如索命無常一般猛撲過來,"唰"的一聲,盤刀帶著寒光撲面而來.

要這韓志只有兩把刷子,看到周泰盤刀斬來,急忙抽出腰間環首刀格擋,卻不料這是周泰的虛晃一刀,吃了一晃,頓時將半截身子完全暴露在周泰的槍下,空當大開.

"吃我一槍!"

周泰一聲低吼,左手長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攢出,那韓志武藝平平,如何抵擋住周泰這十拿九穩的一槍,只聽"噗嗤"一聲,長槍透穿韓志的脖子,殷紅的鮮血順著長槍汨汨的滴到地上,周泰右手一揮,刀光閃過,韓志的人頭"咻"的一聲飛入空中,勃腔內瞬間咕嚕咕嚕地冒著血水.

周泰拎起韓志的人頭,順手丟給一旁的裨將:"誰殺的敵軍最多,這顆人頭歸他!"

周泰話音剛落,立即在西涼軍中炸開了鍋,這還了得,這可是戰將之功,能讓他們的官階升好幾級呢.

那名裨將將人頭別在腰間,沖著周泰咧嘴一笑:"將軍,這人頭歸我了"完便提刀沖入了敵群.

"陳二狗,我向來不服你,這人頭我要了!"

忽然人群中爆發出一聲怒斥,一名身軀凜凜的牙門將撥開人群,齜牙咧嘴的看著韓遂軍,扛著斬馬刀就沖了過去,一口鍘刀般大的斬馬刀舞得虎虎神風,一刀下去,那些韓遂軍就像被割麥子一樣倒地,更慘的是像柴火一樣被他劈為兩半,簡直慘不忍睹.

余下的韓遂軍意志終于被磨得干乾淨淨,隨後拔腿便跑,只恨爹娘沒有多生兩條腿.

數以百計的哨騎圍著枝陽城來回查看戰況,當他們看到周泰這邊已經攻破城門時,立即揮舞著手中的令旗,向著不遠處的旗語兵報告戰況,旗語兵收到戰況,立即策馬馳騁到馬騰跟前:"啟稟主公,東門已破,我軍已經攻入城池!"

"哈哈,周幼平果然英勇,傳我將令,其余兵馬繼續攻打,不要讓韓遂走脫,大軍隨我轉向東門!"

隨著馬騰發下軍令,那些充當後備的士卒立馬調轉兵鋒,浩浩蕩蕩的殺向東門.(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決戰枝陽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調虎離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