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三十一章 梟雄末路  
   
第二百三十一章 梟雄末路

周泰率領數十西涼騎兵,踩著泥濘的道路向西追趕了一百多里,連韓遂的影子都沒看到,只好悻悻的勒馬回頭,沿途向西北方向搜索.+頂點說,..

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有負責搜索的西涼軍快馬來報:"啟稟將軍,在東面五里處的村莊發現了韓遂的蹤跡!"

周泰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這韓遂是屬狐狸的,明明看他往北逃跑的,這會怎麼跑到東邊去了?"

一名西涼軍猜想道:"或許他出城不久就丟棄了馬匹,徒步而行,我們追得不過是沒有人騎的戰馬?"

"你得有理"周泰贊賞的頭,手中盤刀一揮,命那名報信的西涼軍帶路:"走,隨我活捉韓遂,到時候,你們可就立了大功了!"

張繡的話音剛落,立即引得數十騎哈哈大笑,韓遂與馬家的仇恨他們都非常清楚,如果讓他們生擒韓遂,那功勞可比斬將立功大得多,當下眾人一掃先前的疲憊,紛紛調轉馬頭,向著東面的村莊馳騁而去.

另一邊,韓遂冒雨向東趕了四五十里路,他在出城五十里左右就已經下了戰馬徒步前行,有驚無險地躲過了周泰的追捕,剛剛在村里斬殺了一戶人家,吃了一熱食,就被周泰散布的斥候發現.

韓遂雖然武力不濟,但是狡猾得卻像一只狐狸,看到村外麥田青青,趁著夜色的掩護,韓遂像一只敏捷的猴子撲進了麥田里,伺機逃走.

他剛栽進麥田不久,就見數十騎馳騁到村口,然後迅速分成數隊將剛剛他呆的那戶人家圍了上去.

周泰破門而入,帶領著十數人沖了進去,整戶人家.除了地上的尸體以及鍋中煮得沸騰的肉類,周泰並沒有發現什麼.

看著倒在血泊中皓首老翁,周泰大怒:"兒郎們,給我挨家挨戶的搜,這老賊跑不遠,任何一處都不要放過.但是一定要記住,不准擾民,否者別怪我不客氣!"

"諾!"

那些西涼軍高聲應諾一聲,隨後向著四周散去,開始挨家挨戶的展開搜索,但凡能夠藏人的,他們都沒有放過,不過周泰事先有令不得擾民,所有的西涼軍都是輕輕叩門.並沒有像以前那樣亂砸一通.

須臾,所有負責搜索的將士都垂頭喪氣的回來,俱都表示沒有發現韓遂的蹤跡.

"不可能啊,難道這老子人間蒸發了不成?"周泰自言自語了一聲,隨後舉目望去,開始打量著四周的環境起來.

只見這座村莊坐落在三山夾一谷的山谷之中,除了前面有一片規格整齊的麥田外,四周全是繁茂的森林.不過韓遂想要逃竄森林,就必須要淌過一條頗為湍急的河流.但韓遂不定會藏在河岸上的礫石之中.

想到這里,周泰開始著手分配任務,除了少許人沿河岸搜索外,大部分兵馬開始朝著麥田湧來.

一名西涼軍馳騁到韓遂的跟前,由于韓遂整個人匍匐在溝渠里,將他全身包裹在夜色當中.那名士兵根本就沒有發現韓遂,正當他翻身下馬,准備下地搜索時,忽然韓遂就像一只敏捷的獵豹,一把便將那名西涼軍拽下馬來.隨後一道寒光閃過,那名西涼軍的脖子處立即出現一道血痕,正在往他的咽喉里"嗖嗖"進風.

這邊的動靜立即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周泰眼神一凜,大吼道:"韓遂,某看你往哪里跑?"

韓遂不管不顧,縱身上馬,沿著官道便跑,周泰大怒,留下一名士卒收斂被韓遂殺死的士兵後,立即率領大隊人馬直追上去.

"放箭,將這厮射下馬來!"看到距離越來越遠,周泰擔心再次追丟韓遂,立即改變策略,讓士卒放箭.

數十名騎兵紛紛彎弓搭箭,瞄准了韓遂.

可是眾人與韓遂的距離較遠,再加上道路泥濘,戰馬起伏顛簸,數十支雕翎箭連韓遂的毛都沒碰到.

"弓來!"不滿的看了數十騎一眼,周泰爆吼了一聲.

接過士卒遞過來的弓箭,周泰張弓便射了出去.

韓遂奔跑正急,突然自他的背後響起一股凌厲的破空之聲,猶如流星一般疾速.

"噗"的一聲,利箭穿透布衣,正中韓遂的左肩,一下子射透了胛骨,劇烈的疼痛讓韓遂倒吸了一口涼氣,不過他卻沒有跌落下馬,而是一手捂著受傷的肩膀仍然狂奔,不過速度比之前慢得許多,使得周泰與他的距離越來越近,眼看就要生擒活捉,變故再生.

一陣矯健的馬蹄聲由遠及近,數百匹戰馬飛馳而來,馬上一員大將威風凜凜,手提一杆鑌鐵長槍大呼:"主公休慌,周朝在此!"

韓遂一聽是周朝,當下大喜過望,絕處逢生的他立即驚呼:"周朝救我!"

眨眼之間,韓遂單騎便于周朝率領的數百騎合在一起,手中短刀一指,厲聲呵斥:"峰回路轉,你們今日休想走脫!"

今天,是他韓遂自狼狽的一天,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全是對面的周泰,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放周泰活著離開.

而周泰卻不以為然,抱著盤刀笑道:"韓遂,就憑你這數百騎也想殺我?在我眼中,他們只不過是土磚爛瓦!"

韓遂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刀指周泰對著周朝下令:"殺了他."

周朝聞言,並沒有執行韓遂的命令,而是低聲勸誡:"主公,我們還是撤吧,後面後敵軍追襲!"

"誰的兵馬?"

"程昱和成公英的兵馬,兩日前他們就已經攻破榆中,此時正率兵朝這邊追來!"

韓遂抿了抿嘴唇,立即下令:"向東走!"

周朝大驚失色:"主公,東面有程銀和成公英,我們過去,豈不是自投羅網?"

韓遂沒有搭話,扭頭便走,因為只要他自己知道,往東走是最安全的,如今四面楚歌,唯有東面還有一線生機,程銀和成公英,韓遂了解他們,程銀兩面三刀,雖為馬騰大將,但時時刻刻都想脫離馬騰,傭兵自守,而成公英為人忠義,縱然自己當初有錯,成公英也許會看在以前的份上,放自己一條生路,綜合以上兩種原因,東面突圍,機會最多.

周朝看到韓遂越走越遠,遂留下百十騎斷後,拍馬朝著韓遂趕去.

周泰咧嘴一笑,看著擋在面前的百十騎,並沒有下令沖殺,而是等他們撤退後,率人徐徐跟上,使得雙方的距離相差不過兩百步.

韓遂沿途狂奔,在一處彎道迎面撞上一支大軍,為首的兩員大將一揮大刀,喝令大軍停止前行.

韓遂很自然地看著眼前的千軍萬馬,對著兩員大將拱手問候:"程將軍,成公,好久不見!"為首二將正是北地太守成公英和安定太守程銀.

"韓遂"程銀眼里閃過一絲詭譎,目光時不時的瞟向成公英身後一人.

韓遂並沒有發現程銀的異樣,展顏笑道:"正是韓某,兩位將軍可否安好?"

成公英抿了抿嘴唇,並沒有話,而程銀則持槍一指:"韓遂,我等踏破芒鞋正要捉你,沒曾想你卻自投羅網."

韓遂聽出程銀話語中帶著一絲殺氣,看他樣子不像是謊,當下不疾不徐的道:"程將軍,你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

程銀心中一慌,立即打斷韓遂:"叛賊,死到臨頭還胡言亂語?吃我一槍"

韓遂和程銀的約定,就是韓遂在攻打馬騰的時候,程銀拒不發兵,只要韓遂控制西涼,就將漢陽,北地,安定三郡交給程銀打理,這就是程銀拒不發兵營救馬騰的原因,他不僅自己不救,而且還陳兵在險要關隘,阻止成公英出兵支援馬騰.

當下看到韓遂就要把真相出來,心中惡膽邊生,挺槍縱馬,就要刺死韓遂.

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見成公英身後閃出一將,一刀斬向程昱的馬頭,程昱大驚失色,立即勒住戰馬,盯著那人不滿的吼道:"龐將軍,你是什麼意思?"

"哼,什麼意思?韓遂是主公仇人,自當由主公親自發落,什麼時候輪到你了?"龐德瞥了一眼程昱,絲毫不給他面子.

所有人都看得出,程昱這樣做,有殺人滅口的嫌疑.

對于龐德的出現,韓遂並沒有感到驚訝,從剛開始與程銀對話開始,他就知道有人藏在兩人的軍中,要不然程銀也不會那樣和自己話,成公英也不會一言不發.

呵斥完程銀,龐德轉身指著韓遂怒罵: "韓遂,現如今你還不束手就擒?"

韓遂默然半響,忽然仰頭大笑:"束手就擒?龐德,你太看我了,我豈會讓你們擒去受辱?"

大笑完畢,韓遂袖中短刀往脖子上一抹,開始只是在他脖子上出現一道血痕,隨後就開始往外溢血,看起來就好像蓄滿水的水缸一樣,之後鮮血猶如碾爆的水管一樣,瞬間就噴了出來.

韓遂的身體在馬背上抽搐了一下,直直地墜落馬下,他身後的周朝自知沒有生還的希望,提刀下馬,跪在了韓遂的尸體旁拔刀自刎,余下的數百騎互相看了一眼,隨後俱都下馬,上前將韓遂和周朝圍在中央,隨後抽出腰間環首刀架在脖子上:"黃泉路凶,我等願為主公燈探路!"完便雙雙自刎在韓遂周圍.(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章 調虎離山     下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枝陽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