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枝陽李家  
   
第二百三十二章 枝陽李家

金城討伐戰曆經數月,終于塵埃落定,戰事以韓遂兵敗身亡而宣布告終,與此同時,隴西南部也捷報頻傳,

在張遼率領下,並州軍一路攻城拔寨,以摧枯拉朽之勢攻破臨洮,諸縣俱都望風而降.

既然大戰已經結束,余下的就剩下金城郡歸屬問題.

枝陽,朔風刮過湟水江面,卷起一片片浪花,此時已經是八月中旬,進入了一年中最熱的三九季節,此時已

經接近晌午,除了個把漁民還在撒網,余下的都已經回家吃午飯補充體力,准備下午大干一場.

怒浪拍案,江面上的船已經不多,大部分漁船都已經靠岸停泊,江面上偶然也會出現一隊長長的商隊,這時

,一艘四百石的大船出現在枝陽縣外的江面上,船頭上,呂布正背著手注視著遠處的枝陽縣,這次他是受馬騰

相邀,前往枝陽縣共同商討如何劃分金城郡.

在江上行了二里地,他忽然驚訝的發現,枝陽似乎正在築城,數千人在江邊擔土扛石,格外的忙碌,須臾,

一個城池的輪廓隱隱已經出現,由于不久前經曆過戰爭,城垣破損,上萬人正在城牆上堆砌磚瓦,打撈護城河

里的砂礫巨石,偶爾也會打撈出幾具殘缺的尸體,那些民夫卻顯得習以為常,與其說習以為常,不如說是麻木

.

冷靜撈取,抬上牛車,駕車去野外焚燒,一切的步驟都顯得異常嫻熟.

賈詡和李儒走上船頭,矗立在呂布左右,舉目觀望四周.

此時已經日上三竿,霞光萬丈,照得湟水波光粼粼,無數身著單衣單袴的士卒肩抗鎧甲,三五成群的牽著戰

馬走到江邊洗刷.感覺馬上再無半點血漬後,便將戰馬放在江邊任其啃食水草,一個個縱身跳入水中,互相潑水,嬉戲打鬧.

呂布道:"軍師,這樣的景象能持續多久?"

賈詡默然,只要還有戰爭.這樣的場景不會持續太久,今日在江中鳧水的將士.或許明日就變成一具冰冷的尸體.

見賈詡答不上話,呂布又把目光投降李儒,李儒撫須正色道:"西涼,短時間不會發生戰爭,至于這樣的景象能持續多久,關鍵在于溫侯你自己!"

李儒話走偏鋒,含蓄地指出西涼現在的局勢,如今韓遂已除,只剩下武都的梁雙.不過梁雙已經是秋後的螞蚱,蹦跶不了幾天,只要梁雙被滅,西涼十郡三王國,只剩下馬騰和呂布兩人,別看他們如今的關系和睦,保不齊日後不會因為利益而爆發戰爭.

"馬騰想讓馬超娶玲琦為妻.對此,你們怎麼看?"呂布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立即提出新的問題.

賈詡和李儒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一抹喜色,賈詡道:"馬超作為馬騰的嫡子,日後會繼承馬騰的家業.如果主公把大小姐許配給馬超,利大于弊!"

"我知道了"呂布注視著越來越近的枝陽城,目光顯得極為深邃,馬超這小子,他還是挺滿意的,只不過有點擔心他的性格而已,如果你比他強.他或許會尊敬你,如果你比他弱,又不是他所熟知的人,他會表現出嗤之以鼻,這樣的性格說好聽點是清高,說難聽一點是傲慢.

李儒還想說點什麼,賈詡立即對他搖了搖頭,示意不必多言,這是呂布的家事,他們做幕僚的最好不要多言,適當的提一點有效建議即可,說多了實屬不智.

呂布興致平平,回頭吩咐道:"靠岸停泊!"

隨著呂布令下,那邊的甘甯立即指揮錦帆老卒向岸靠攏,須臾,大船緩緩靠岸,枝陽的碼頭上也停滿了船只,大多插有世家大族的獨特旗幟,有龜,有雁,有鯉,有鶴,五顏六色,迎風招展,形成一副美輪美奐的畫卷,船上都裝載著糧食和草料,許多家奴涇渭分明地穿插在其中,往來搬運.

吆喝聲,號子聲,呼喊聲交彙在一起,好不熱鬧,呂布先上岸,賈詡和李儒緊隨其後,甘甯在招呼部卒看守船只後,立即率領三十余人跳上江岸,將呂布,賈詡,李儒護在中央.

"站住,你們是干什麼的?"還沒等呂布走上河岸,站在岸邊持械警戒的各族私兵立即緊張起來,因為呂布他們雖穿著布衣,但明眼人仔細一看,就知道他們不是善茬,其中甘甯最為顯眼,腰胯龍紋刀,背負雙戟,半匹蜀錦斜撘在肩上,露出半塊古銅色肌膚,其上繡滿詭異的花紋,像足了截江攔道的悍匪.

呂布沒有理睬,自顧的踏步向前,一個似乎是領頭的漢子立即持刀攔在路中央,其後的莊丁仆從立即跟在他身後,手上的武器也都五花八門,有刀有槍,其中還有木棍和鋤頭.

"我問你們是干什麼的?難道不知道這碼頭已經被李家包了?閑雜船只,不得在此靠岸!"那大漢見呂布等眾還在往前走,立即揚刀喝問,其後的家丁立即揚槍助威,呵斥呂布他們快走.

呂布眉毛徒然一揚,面色有點難看,轉身過去,看了甘甯一眼.

甘甯會意,立即走上前喝道:"讓開!"

那大漢見到甘甯威風凜凜,也不畏懼,爭鋒相對道:"不讓又如何?我勸爾等還是速速離開,否則別怪某刀下無情!"

甘甯仿佛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唰"的一聲,抽刀走到大漢跟前,伸出耳朵問道:"你說什麼?我剛剛沒聽清!"

面對甘甯的挑釁,那大漢勃然大怒,爆喝一聲,揮刀朝甘甯兜頭劈來.

甘甯輕蔑一笑,隨意揮刀迎上,蕩開大漢的長刀後,一腳將那大漢踢翻在地.

周圍的家丁傻眼了,這大漢雖然武藝不咋樣,但在他們之中卻是少有的好手,想不到他們心中的高手,卻被眼前怪異打扮的漢子一招擊敗.

那大漢丟了面子,一股怒火不由得從兩肋之間竄了上來,急忙撿起地上樸刀.翻身再次朝甘甯殺來.

"住手"一聲嬌叱在後方響起,眾人循聲望去,只見遠處有一員女將策馬而來,她手提一杆銀槍,身披亮銀鎖子甲,胯下白馬極為神駿.

大漢見女將策馬而來,立即收刀行禮:"拜見大小姐!"

那女將策馬來到大漢跟前.柳眉緊蹙:"怎麼回事?"

"啟稟大小姐,這些都是截江的賊人.卑下正要捉拿"那大漢立即刀直甘甯,信誓旦旦的說道.

"賊人!"那女子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狡黠,自己平時只在家中練武,並沒有真正打過仗,她之所以這樣打扮,只不過是裝裝樣子罷了,想過過將軍的癮,不曾想今日遇到截.正好試試自己的武藝.

想到這里,女子銀槍指著甘甯嬌斥:"我問你,你可是湟水?"

甘甯目光深邃,臉上的肌肉繃得緊緊的,想他甘甯征戰沙場十數載,死在他手上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何曾這般讓一個女人指著.當下冷冷地說道:"女人,最好把你的槍收起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女子感受到甘甯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當下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可當著這麼多家奴的面,她心中縱然有諸多畏懼也不能表現在臉上.否則日後那還有威嚴可言,當下不由得吞吞吐吐道:"賊人,我勸你不要亂來,這里到處都是官兵,我勸你還是快走,否則別怪我長槍無情"

甘甯被她左一個賊人右一個賊人的喊,心中早已大怒.當下健步沖到少女馬前,猿臂扣住戰馬的缰繩向下一拉,那戰馬雖然看起來神駿,但是卻被像寵物一樣豢養,早已失去野性,哪里禁得住甘甯猛扯.

只聽見一聲戰馬哀鳴,那戰馬"轟"的一聲,硬生生被甘甯拽倒在地,而馬上的女子也被掀翻在地.

"噗,噗"女子吐出口中苦澀的雜草,眼里滿是淚光,委屈的看著甘甯:"你居然打我,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打我!"

"這只是一個教訓,你膽敢在胡言亂語,我必殺你!"甘甯雖然覺得這個女孩有點楚楚可憐,但是並沒有憐香惜玉,說話依然是那麼冷,使地上的女子從頭涼到腳尖.

"主公,我們走吧!"看到甘甯解決完一切,立即向呂布建議.

"走"呂布點點頭,招呼甘甯一聲,准備離去.

"不准讓他們離開,給我攔住他們"女孩從地上爬起來,白皙的臉上全是泥土.

以大漢為首的家丁立即將呂布等人死死的圍在中央,使他們不得前進半步.

呂布眯了眯眼睛,眸子里全是殺意,他就想安安靜靜的和馬騰談判,然後領兵回家與家人團聚,可是為什麼就這麼難,這讓本就不怎麼待見士族的呂布大怒,深吸了一口氣後,手臂向上一揚:"殺!"

"唰"的一聲,隨著呂布一聲令下,身後的親衛齊齊抽出佩刀,抽刀的聲音整齊劃一.使人聽後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從家丁們身後傳來一聲斷喝:"住手"話音剛落,就有兩個人撥開人群走了出來,那些家丁見到來人,急忙行禮:"拜見老爺,參見龐德將軍"

龐德撥開人群,看到呂布一行人後,急忙上前作揖:"龐德拜見溫侯!"

與龐德一同前來的是一名年近五旬的老者,見到龐德行禮後,立即大步上前,拱手作揖:"李荀拜見溫侯!"

呂布深吸了一口氣,平息心中的怒氣,立即咧嘴一笑:"令明,好久不見,不知這位是?"

龐德不敢怠慢,立即介紹道:"這位是枝陽城李家家主李忠,聽聞溫侯前來枝陽,特來相迎!"

從李忠前來到家丁們叫他老爺開始,呂布就知道眼前的這名老者是他們的主人,聽完龐德的介紹,呂布的臉霎時沉了下來,指著一個個手持兵刃的家丁道:"李家主,這邊是你的待客之道?"

說完之後,呂布帶著眾人拂袖而去,留下一臉尷尬的兩人,龐德無奈的看了李忠一眼,立即追了上去.

李忠見到呂布等人離開之後,立即咆哮了一聲:"怎麼回事?"

眾家丁立即低下腦袋,不敢吭聲,他們早就摸清了李忠的脾氣,沒發怒時什麼事都好說,發怒之後誰都不敢惹.

李忠回顧四周,忽然發現一個嬌小的身影躲在家丁們身後,立即吹胡子瞪眼道:"李文君,給我出來!"

周圍的家丁急忙散開,將躲在他們中間的女子亮了出來,那女子被家丁出賣,立即指著他們破口大罵:"你們給本小姐等著!"

眾家丁立即躲避李文君的目光,對于他們來說,李忠現在比李文君可怕.

"父親,事情是這樣的,我本來是向來監督這幫家伙的,剛來的時候就發現……"李文君立即跑到李忠面前,娓娓解釋剛才所發生的事,不過她卻將所有的事都攬了下來,否則讓李忠知道事情的起因是因為那大漢,那大漢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大漢此時嚇得不輕,他何曾想到剛剛那波人居然有那麼大的來頭,本以為此次在劫難逃,不曾想大小姐居然為他開脫,當下急忙感覺的看著李文君.

面對大漢感覺的目光,李文君只是用杏目瞪了他一眼,最後問了一句李忠:"父親,那個打扮怪怪的家伙是什麼來頭,武藝好生了得!"

李忠瞪了李文君一眼:"他是溫侯帳下大將甘甯,那可是朝廷親封的將軍,你一個賊人賊人的叫,難怪別人會發火,今晚我要在府邸宴請溫侯,你還不快快回去,換身乾淨點的衣服."

李文君噘著嘴,不滿道:"我才不去,憑什麼宴請他們?"

李忠雙目一瞪:"我那知道為什麼,這是你伯父說的"枝陽李家是臨洮李家一脈,李忠是李家家主李顯的從地,在呂布沒來之前他就已經收到家族傳來的書信,信中讓他支持呂布,李忠不要怠慢,立即安排心腹從金城各縣運來糧草,准備資助呂布軍資,不曾想卻發生這樣的事,不行,他必須馬上趕到馬騰軍中,否則讓呂布誤會就不好了.

想到這里,李忠立即招呼家丁繼續搬運糧草,轉身朝著馬騰的軍營趕去,看到李文君還呆呆的矗立在哪里,立即吼道:"你還呆在這里干什麼,還不給我回府去."

李文君這才反應過來,沖著李忠挺挺鼻子,翻身上馬,朝著枝陽城馳騁而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梟雄末路     下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金城郡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