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三十四章 閻行歸順  
   
第二百三十四章 閻行歸順

宴席持續了將近三個時辰,雙方俱都盡歡而散.●⌒,

呂布和李忠在宴席上達成共識,金城李家答應每年供給呂布一萬石糧草,而且還會派遣家族子弟幫助呂布治理金城,作為交換條件,呂布只需要照顧李家在金城的生意即可.

如今金城剛剛經曆戰爭,百廢待興,正是商賈世家賺錢的好機會,所以李家當然也不想錯過.

對于李家提出的條件,呂布也相對地提出問題,呂布可以保護李家的產業,但李家不能在戰爭時期,或者發生自然災害的時候哄抬物價,如果李家在二者發生時哄抬物價,就有可能導致災民泛濫成災,輕則嘯聚山林,截江攔道;重則餓殍遍野,瘟疫橫行,無論是哪兩種情況,前者呂布可能會應付得來,後者呂布卻顯得有點乏力.

李忠對呂布提出的問題表示沒有異議,而且他還明確的表示,只要發生戰亂或者自然災害,要是呂布應付不來,他李家不僅不會哄抬物價,而且還會幫助呂布賑濟災民,散粥布施,幫助呂布渡過難關.

馬騰將李家的行為看在眼里,在心中暗道:"這李家似乎將寶全部押在了奉先的身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那一天奉先飛黃騰達,這李家可就不得了"

在馬騰看在,呂布帳下各個都是能人,隨便放到哪里,都能翻出一波浪花來,單是與他一起來的賈詡和李儒,自己帳中的幕僚加起來恐怕還抵不過他們其中一人,武將就更不用說了,有甘甯,魏延,黃忠,高順,張遼,周泰等眾,自己帳下除了長子馬超,大將龐德能與他們匹敵外,其余武將縱然不錯.可是比起呂布的那些大將,那簡直是星光比皓月,瞬間失色.

馬騰能看出來的事,李家當然也能看得出,如果讓馬騰站來李家的位置上來選,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呂布.而不是他馬騰.

日落黃昏,天色漸暗.

呂布謝絕了李忠讓他們留宿的邀請,領著賈詡等人和馬騰一起離開了枝陽,馬騰本來也想讓呂布在大營留宿,明早再趕回允吾,但呂布心系家中妻女,而且他還要回去與陳宮等人商議出兵武都的事,現在時間對于呂布來說,那就是生命.一刻也不能耽擱.

馬騰無奈,只能帶著馬超一路送別呂布到了枝陽碼頭,等呂布登船向允吾開去,馬騰這才匆匆趕回大營,馬騰回營後,立即下令,讓大軍連夜開拔,徐徐撤出金城境內.回到西涼治所武威,同行的還有成公英和程銀.

呂布等眾在湟水上行了一夜.終于在第二天上午十分趕到允吾城,魏延和周泰早早便在碼頭等候多時,將呂布接入允吾城後,一行人匆匆來到太守府,商議金城郡日後的防禦問題.

允吾城,太守府.

呂布端坐在夕日韓遂坐的位置上.目光掃了堂下跪坐兩旁的文物.

沉吟良久,呂布開口道:"據枝陽那邊傳來的消息,馬騰已經撤軍,如今金城全境已經盡入我手!"

兩邊文武立即拱手作揖:"恭喜主公在獲一郡!"

呂布點點頭:"亂世已經拉開帷幕,我不可能久居于此.所以我將派遣一人做金城太守!"

魏延聞言,忽然間精神一震,這次呂布能奪得金城郡,要說戰功,他魏延敢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于情于理,這金城太守非他莫屬,想到這里,他不由得神采奕奕的看著呂布,眼里寫滿了渴望,可能是激動的原因,他的臉色比原來愈加的漲紅,可呂布接下來的一句話,瞬間就擊破了他的幻想.

呂布想了一會,終于指定了他心目中最合適的人選:"興霸,讓你做金城太守,你可有意見?"

魏延一聽,就差一點沒從座位上摔下來,他目光怔怔的看著呂布,他不明白呂布為什麼會讓甘甯當金城太守,這次金城之戰,論戰功,他魏延最高,要是沒有他打敗閻行,阻斷了韓遂東面與西面的聯系,呂布固然能打下金城,那也得耗費一年多的時間,死傷數萬名將士,這樣的戰功是別人不能比的,這金城太守理應他來做.

可他心中雖有不甘,但又能怎麼樣?決策權在呂布的手上,呂布讓誰做就誰做,當下便將這一切歸結于呂布偏心.

"主公,我有話說!"甘甯雖然也很想當金城太守,可是他知道自己沒有這個能力,要是讓他帶兵打仗,攻城拔寨可以,如果說讓他做太守,那簡直是要他的命,而且這次金城討伐戰,魏延表現得相當出色,就拿圍攻閻行那場戰役來說,從斷橋,圍殲,生擒嚴行,他指揮若定計謀跌出,絲毫沒有紕漏,于情于理,這金城太守都應該有魏延來做.

呂布微微一愣,隨後笑道:"你說."

甘甯正色道:"啟稟主公,末將的才疏學淺,並不適合擔任一郡太守,況且這次金城討伐戰的戰功,某不及文長將軍,所以這金城太守應該由他來做!"

魏延一愣,他絲毫沒有想到甘甯會推薦自己,在他看來,這金城太守簡直就是肉膜,在場的將領那個不想做?他注視著甘甯,想從他的眼睛里看出點什麼,可是除了堅定與真摯外,再也沒有別的東西.

"難道是我想錯了?他們並沒有在意這金城太守"魏延想到此,也對于剛才的臆測而感到羞愧,當下不由得感激的看來甘甯一眼.

呂布搖了搖頭,一口回絕甘甯:"我已經和文憂商議過了,他將會留下來輔助你,至于文長,我卻不能留他在金城."

魏延失望的閉上眼睛,甘甯不想當呂布卻一定要讓他當,自己相當卻始終當不上,簡直可笑.

甘甯直視呂布,開口問道:"為何文遠不能當金城太守,主公這樣做.豈不是……"

呂布似乎沒有耐心聽他說下去,立即伸手打斷甘甯:"沒有為何,你只需要聽令就行!"

呂布的話,頓時讓甘甯啞口無言,當下只能道謝一聲,緩緩跪坐在桌案後面.眼光無奈的看著魏延.

呂布看了一眼正在喝悶酒的魏延,卻沒有開口解釋,而是起身喊道:"帶進來!"

呂布話音剛落,刀斧手便把五花大綁的閻行推進了議事大廳.

"你就是閻行?"

呂布穩住如山,上下打量了閻行一眼,只見這閻行年約二十五六,與張繡一般大的年紀,白面無須,濃眉大眼.膚色微黑,雖然不苟言笑,但也透著一股大將的風范,點頭過後,立即厲聲問道,想給閻行一個下馬威.

閻行面無表情,垂手而立:"正是"

"此番被擒,你可心服口服?"

閻行看了呂布一眼.立即將頭扭到一邊,漠然道:"敗軍之將不足言勇.有何不服,但憑溫侯處置!"

呂布冷笑:"韓遂倒行逆施,屢屢領兵作亂,你身為漢將非但沒有加以勸告,反而助紂為虐,死有余辜.來人,給我推下去斬了!"

聽了呂布的決定,閻行面如土色,嘴唇微張,似乎想要求饒.但微微蠕動之後,終于沒有開口,任由刀斧手將他押走,似乎已經認命了的樣子.

呂布不停地用食指敲擊著桌案,他其實只是試試閻行的反應而已,看了閻行的反應後,對他的人品已經略知一二,雖然他沒有貪生怕死,但他微微蠕動的嘴唇說明在內心有求生的渴望,並不像那種視死如歸的倔強之徒,況且這閻行武藝絕倫,乃是數一數二的悍將,自己可不得殺了他,想到這里,呂布的目光不由得看向賈詡.

賈詡會意,立即出言阻止:"主公且慢!"

閻行本來已經絕望,准備授首的時候,猛然聽到有人替自己求情,身體一怔,不由得又驚又喜,當下不由得扭頭看了過去,只見一個自己不認識的文士走出桌案,來到呂布跟前說道:"主公,這閻行雖然有過,但罪不至死,還望主公讓饒他一命,他留在帳下聽用,也好讓他將功折罪,倘若他再執迷不語,主公再殺不遲!"

帳下的將領紛紛起身勸誡,讓呂布饒了閻行,特別是甘甯和陳奇(那個與徐晃大戰四五十回合的人)最為賣力,甘甯是因為他與閻行交戰過數次,很佩服閻行的武藝,而陳奇與閻行私交甚厚,不忍讓好友血濺當場.

"把人推回來"呂布看已經達到預期的目的,立即大聲招呼.

待刀斧手再次押解閻行來到跟前,呂布用犀利的目光盯著閻行:"閻行,你可願降?"

閻行仿佛剛剛在鬼門關繞了一圈,見此刻有生還的希望,語氣似乎變得柔和了不少,不再似一開始那般無所謂的樣子:"末將自知犯了死罪,如今溫侯開恩,某願追隨溫侯將功補過,鞍前馬後,不避斧鑊(huo)."

呂布目光冰冷,並沒有回答閻行,好聽的話誰都會說,他不要的是一員忠義的戰將,當下繼續問道:"可是真心歸順,抑或是權宜之計?"

"某願在此立誓,今生今世追隨溫侯永不變心,若違此言,天誅地滅!"

螻蟻尚且偷生,看見了活命的曙光,閻行便不在矜持,竭力救生,而他也像今日所立的誓言那樣,一生追隨呂布征戰四方,最後被呂布拜為征被將軍,陳倉侯,這不過這一切都是後話.

呂布道:"既然如此,以後你就留在我帳下聽用,若生異心,某定斬不饒"

閻行立即叩首:"溫侯請放心,承蒙溫侯不殺之恩,某豈敢再生異心."

"來人,替閻行將軍解綁!"呂布雖然不會看人,但是他卻從閻行的眼睛里看出了堅定,當下立即下令,讓刀斧手解開閻行身上的繩索.

賈詡等人有拱手祝賀:"恭喜主公又獲一將!"(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金城郡歸屬     下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