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家  
   
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家

在解決完所有的事情後,呂布立即遣散了眾人,但他卻沒有離開,而是端坐在帥案之後,等待賈詡和李儒回來.

須臾,賈詡和李儒雙雙從議事廳外走了進來,沒有過多的話語,呂布便直奔主題:"說說閻行吧,你們認為他是征投靠,還是他的權宜之計!"

賈詡率先發言:"從他剛才的表情上看,不像是假話,再加上我對他的了解,是真的無疑!"

呂布點點頭,同意賈詡的觀點,賈詡看人一直很毒辣,他說什麼,基本上是不會有錯.

李儒的嘴唇動了動,似乎有什麼話要說.

呂布咧嘴一笑:"文憂可有話說?"

李儒道:"溫侯,閻行固然是真的想投靠,但溫侯不要忘了,這閻行可是韓遂的女婿,不得不防!"

呂布的目光瞬間暗了下來,李儒說得對,閻行可是韓遂的女婿,縱然他是有心投效,但是他的妻子可是韓遂的女兒,免不了會在他的耳邊吹枕頭風,想當年高祖輕率三十萬大軍征討匈奴,被困在白登山,要不是冒頓單于的妻子在旁邊吹枕頭風,哪還有大漢數百里的基業? 如果閻行也是一個懼內的人,日後恐怕會是一個禍患.

賈詡卻笑道:"文憂,別忘了你是董卓的女婿,主公殺了臨洮董氏一族,你不也是投到主公帳下?"

李儒聽到賈詡的比喻,當下心中悠然一驚,雖然知道賈詡說的玩笑話,但也是驚得李儒一身冷汗.

呂布點點頭:"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不過卻不是重用,而是慎用,你我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兩人見呂布敲定了注意,立即拱手應諾.

呂布見兩人同意之後,立即提出另一問題:"今日你們可看到了文長的表現?"

兩人對視了一眼,俱都點點頭.今日魏延的表情,他們一絲不落的看在眼里,雖然魏延極力掩飾,但也沒能逃出賈詡和李儒的眼睛.

呂布道:"我從他的眼睛里看出了失落與不甘,你們怎麼看?"

李儒接著道:"的確如此,不過這卻在情理之中,這次作戰.他的功勞不小,本來以為到手的東西.瞬間就被溫侯給了興霸將軍,是我,我也難受!"

賈詡點點頭:"啟稟主公,魏延將軍哪里都好,武藝出色,用兵有方,忠心耿耿,自此對韓作戰中,足以管中窺豹.但缺點也顯而易見,功名心太重,想得太多,不過這並非沒有好處,至少他會為了功名敢打敢拼,以死效命!"

"我就是怕他爬得越高,要求就越高.他不是那種久居人下的人!"從今天魏延的行為上看,呂布微微有點擔心.

賈詡臉上露出和洵的笑容:"主公大可放心,適合而止即可!"

"先生的意思是說該用他的時候就用,不該用的時候不用,等到一定的程度再用,不高不低.態度適中?"呂布笑著詢問道.

賈詡點點頭:"正是,魏延將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大將,主公卻不要因為一時的猜忌而棄他不用!"

"恩,某家知曉了"呂布點點頭,心中的兩個疑惑已經解決,頓時心中豁然開朗,須臾.他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朝著李儒說道:"文憂,這次希望你多費點心,幫助興霸治理好金城,我知道你志向不在一郡之地,我就與你明說吧,等奪取武都,西征羌族後,再等一兩年我就會出兵西川,到那時我可就離不開你!"

李儒不由得感動一番:"溫侯請放心,儒必不如使命!"

呂布笑了笑,見事情商議得差不多了,又聊了一些瑣事之後,才讓兩人退下.

一夜無話,時間如白云蒼狗,很快就到了第二天凌晨.

隨著一聲悠揚的號角在允吾城外響起,集結在城外的並州軍開始拔營回師,在甘甯和李儒的帶領下,允吾城大小官吏一路將呂布送到三十里外方才返回允吾.

臨走之時,呂布又囑咐了甘甯和李儒一番,金城大事由李儒和甘甯定奪,一般小事可由各郡縣官吏自行處置,如果遇到不能解決的,可有讓快馬送到漢陽,稟報自己再做定奪.

在兵權方面,呂布給甘甯配了一個副將,那就是在破羌招降的陳奇,他給甘甯掛上金城大都督的職位的同時,也給陳奇掛上臨時副都督之職,在自己回到漢陽後坐鎮金城,總督金城各路兵馬,雖然和馬騰有約在先,但該鞏固的地方就鞏固,改加強防禦的地方加強防禦,不能怠慢.

囑咐了一番後,呂布這才率領大軍浩浩蕩蕩開往大河,然後渡河回師漢陽郡隴縣.

一路之上,魏延都有點悶悶不樂,黃忠,徐晃,閻行,周泰等將多次邀請他狩獵南歸,但魏延都顯得興致平平,狩得幾只鳥兔便自行回引,眾人見後,只能無奈的搖頭.

這天,呂布特意放慢腳步,等魏延率領部曲趕上之後,呂布與他並綹二行.

"文長!"看到魏延策馬而來,呂布立即喊了一聲.

魏延看到呂布赤馬金羈,似乎特意在等候自己,立即催馬迎上:"拜見主公!"

呂布點點頭,率先拍馬而走,隨後大手一揮,示意魏延趕上.

魏延抿了抿嘴唇,立即策馬與呂布並綹而行.

"知道我什麼不讓你當金城太守嗎?"作為武人,呂布沒有拐彎抹角,開口便直奔主題.

魏延哪里敢吐出實話,慌忙拱手告罪:"某並沒有覺得主公這個決定有錯,某的確不如興霸,興霸做金城太守,某心服口服."

呂布冷冷得看了魏延一眼,直看得魏延脊背發涼,迫使得他急忙低下頭顱.

須臾,呂布這才徐徐說道:"不,你是口服心不服,這次金城之戰,你戰功卓越,也是金城太守的最佳人選,你心中不服,我知道,不然我也不會停下了與你說話!"

魏延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吧.

"知道為什麼不留你在金城嗎?"呂布扭頭問了一句.

魏延連忙回答:"主公這樣做有主公的道理,末將不敢揣測!"

呂布朗聲一笑:"還記得當年我在隴縣狩鹿時對你說過什麼?"

魏延閉眼想了一會,眼中開始回憶當時呂布的話來,須臾,他猛地睜開雙目,不可思議的按著呂布道:"難道是武都?"

當年狩獵回營的時候,呂布曾今對他說過,以後會讓他作三軍主帥,領兵攻取武都郡,這件事本來已經被他拋到腦後,經過呂布的提醒,他這才想起來.

呂布揚揚馬鞭,指著眼前的平原道:"以後,我要將旌旗插滿大漢的每一個角落,金城,隴西,武都只是各開始,所以你要將眼光放長遠,不要放在一郡之地上,或許日後你會統領一州或者兩州之地,前提是你必須一生追隨我,方能實現你封妻蔭子的願望!"

魏延聽後,心中豁然開朗,當下感激地說道:"多謝主公,某必定竭盡全力輔佐主公,雖馬革裹尸,在所不惜"

呂布咧嘴一笑:"軍師曾言,魏延將軍哪里都好,武藝出色,用兵有方,忠心耿耿,但缺點也顯而易見,功名心太重,想得太多,所以你不用擔心我不信任你!"

魏延又驚又喜,驚的是賈詡居然會把自己看得如此通透,喜的是呂布已經表態信任自己,這兩種心情加在一起,頓時讓魏延的臉色愈加潮紅,要不是身高和鎧甲不似關羽,否則呂布真的會認為魏延就是關某人.

"你想通便好,記住,若我不信任你,今日就不會和你說這麼多了!"呂布放缰馳騁而去,臨走時還不忘囑咐魏延一聲.

看著呂布離去的背影,魏延展顏一笑,他發現,他越來越看不懂呂布了,可呂布卻看懂了自己,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想著想著,魏延又想到賈詡,想到賈詡對呂布說過的話,魏延頓時心中一涼,以後還是躲著賈詡算了,在他面前,自己沒有可言,完完全全被他看透徹了.

"魏延大將軍,今日可有時間狩獵,等大軍安營紮寨後,你我取狩獵如何?"

就在魏延陷入沉思的時候,閻行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魏延一掃以往的頹廢,咧嘴道:"某怕你不成,恐怕這次你又會敗在我手."

閻行搖頭苦笑,枝陽大敗,足矣證明他不如魏延,他也輸得心服口服,不過魏延竟然這樣說,立即激起了閻行的好勝之心:"文長將軍,雖然你謀略勝我,但武藝卻不一定,咱們拭目以待!"

魏延點點頭,隨後兩人策馬回到各自的部曲,指揮著兵馬急速行軍.

呂布一路馳騁,縱馬來到賈詡旁邊,方才駐馬.

"主公與他說了?"賈詡笑問道.

呂布點點頭:"有些事還是說清楚比較好,免得日後造成麻煩"

賈詡展顏一笑,指著前方的一座城池道:"前面便是榆中,過了榆中便是漢陽,離家只有一步之遙了"

呂布立即反駁賈詡:"先生難道忘了,金城也是家!"

賈詡眉開眼笑,撫髯道:"主公所言甚是!"

就這樣,呂布大軍天明則行,天黑則宿,在急速行軍半個月之後,終于趕回了隴縣,將軍營的事情安排好之後,呂布便迫不及待地趕回家中.(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四章 閻行歸順     下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女人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