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女人的心思  
   
第二百三十六章 女人的心思

並沒有搞出大的動靜,呂布依然靜靜地回到府邸,在他的示意下,仆從並沒有驚動任何人,回府之後,呂布徑直朝著廂房走去.

一邊走一邊揉了揉疼痛不已的額頭:"唉...該怎麼和她說."

成廉一個月之前就已經回來,呂布的初衷是讓成廉盡量不要打草驚蛇,只要將貂蟬安置在驛站,派重兵保護即可,沒想到紙還是包不住火,這件事最終還是被嚴蕊發現,貂蟬也被嚴蕊接到了府邸居住.

原來,呂布在收到董卓身亡的消息後,就知道李傕和郭汜會起兵反叛,于是早早的便派成廉潛入到了長安城,隱藏在龐舒的府中,只要長安城破,便讓成廉去王允府上將貂蟬劫出來,至于那些謠言,也是呂布讓成廉散播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李傕和郭汜攻打長安,讓整個長安乃至整個天下都亂起來,而貂蟬,只是一個附加的目的而已.

果然,在成廉有意識的安排下,將王允想要誅殺董卓余孽的謠言傳得沸沸揚揚的,李傕和郭汜心中恐懼,立即集結散亂在陝縣各地的西涼軍反攻長安.

經過十日的浴血奮戰,長安城被西涼軍攻陷,只有李肅殺開一條血路,帶著幾百西涼軍逃了出來,加入了郭太的率領的白波軍.

長安城變成了血與火的海洋,王允臨身前,念念不忘的還是關東諸侯,臨死時只念叨了一句:"安國家,吾之上願,若不獲,則奉身以死.朝廷幼主恃我而已,臨難苟免,吾不為,努力謝關東主公,以國家為念."

王允說得不錯,國家社稷,多麼令人無法割舍.但它就這樣在兵戈鐵蹄下蕩然無存,回眼望去,偌大的長安城再次落到了西涼軍手中.而王允念念不忘的關東諸侯,視社稷傾頹而漠然無語,在那無形私厲的籠罩下,大漢帝國政局的殘酷和冷峻,反而相得益彰.

長安之亂沒有自己的參與.徐榮也跟著逃過一劫,和張濟樊稠一起屯兵弘農.段煨仍舊陳兵陝縣一帶,作為拱衛長安的外部屏障,李傕,郭汜則坐鎮長安,先後派出兩支安撫使,一支由太傅馬日單為首,行程大致在徐州和揚州境內,一支由太仆趙岐為首,行程大致在冀州和兗州境.

而成廉則將貂蟬藏在龐舒府中,等城門再次對外開放後.這才帶著貂蟬和龐舒的一家老小來到西涼.

想到此處,呂布又是歎了一口氣:"事已至此,在焦慮也沒有什麼用,還是先睡一會!"

時間在呂布的睡眠中悄然流逝,直到夕陽西落,方才見呂布從榻上輕輕起身,其言自語道:"也不知道夫人怎麼想的!"

忽然.從後院飄來一陣琴瑟之音,悠揚清澈,如青巒間嬉戲的山泉;清逸無拘;如楊柳梢頭飄然而過的威風,輕柔綺麗,如百花叢中翩然的彩蝶;清寒高貴,如雪舞紛紛中的那一點紅梅.

琴音時而高聳如云瑟音低沉如呢語;時而琴音飄渺如風中絲絮;時而瑟音沉穩如松颯崖.時而瑟音激揚,時而琴音空蒙.

琴與瑟時分時合,合時流暢如江河入大海,分時靈動如淺溪分石.

呂布轟然起身,悄悄地開門朝後院走去,在他看來,能彈出這樣美妙動聽的琴瑟.肯定是貂蟬彈得無疑,越過泛青的水池,踏著青石地板,他偉岸的身軀出現在了後院的遠門外.

可是這次他失算了,這次彈琴的並非貂蟬,而是蔡邕的女兒蔡琰.

呂布舉目望去,院內站著四個女子,蔡琰不施粉黛,清新自然,此時正在專心的撫琴,琴聲正是從她的手中傳來,院內,一個女子身著紅裳,伴隨著琴聲翩翩起舞,曲蕩人心魄的琴聲輕揚而起,此女長袖漫舞,無數嬌豔的花瓣輕輕翻飛于天地之間,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隨著她輕盈優美,飄忽若仙的舞姿,寬闊的廣袖開合遮掩,更襯托出她儀態萬千的絕美姿容.

後院的石階上,呂玲琦和黃舞蝶將木槍隨意地放置在身旁,正托著腮幫子,如癡如醉的看著此女曼妙的舞姿, 一曲落畢,看此女纖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輕紗.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頭上倭墮髻斜插碧玉龍鳳釵.香嬌玉嫩秀靨豔比花嬌,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一顰一笑動人心魂.

在旁的呂玲琦和黃舞蝶連忙鼓掌,簇擁到女子身旁連聲叫好.

女子首先謙虛的朝著呂玲琦和黃舞蝶行禮,然後走到蔡琰跟前又一禮,蔡琰徐徐起身,然後很自然的還禮.

呂玲琦正癡癡的看著兩人,忽然黃舞蝶拉拉她的衣袖,在她耳邊輕吐:"姐姐,義父在院外."

呂玲琦聽後,連忙轉身看去,只見自己的父親不知何時站在了院外,首先是開心的叫了一聲父親,准備沖上去抱他,而呂布也蹲下身子,伸開雙手迎接呂玲琦的到來,沒曾想呂玲琦跑到了一半,臉瞬間大變,立即停下腳步,沖著呂布冷哼一聲,拉著黃舞蝶的手就往另一扇門跑去,留下一臉尷尬的呂布蹲在哪里.

呂布無奈的搖搖頭,心道:"看來這丫頭對自己的意見還很大的,不然也不會又喜又怒!"

蔡琰和那女子也看見了呂布,兩人雙雙走到呂布跟前行禮:"昭姬參見溫侯"

"民女貂蟬,參見溫侯!"貂蟬等蔡琰行禮完後,這才徐徐施禮.

貂蟬很迷茫,義父死的那晚,他被人莫名其妙的劫持,又莫名其妙的來到千里之遙的西涼,而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正是眼前的大漢溫侯呂布,起初她還以為呂布是一個如同義父一般年紀的老者,卻沒想到溫侯如此年輕,而且還如此英俊.

目若星朗,劍眉入鬢,身軀凜凜,恍若神人,心中不由得一陣急促,如同一頭小鹿在胸口橫沖直撞.

呂布並沒有說話,只是銳利的注視著貂蟬,這就是他千方百計想要獲得的人.這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可如今再次相見,心中卻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喜悅,反而有一點釋然,自己在釋然什麼,呂布想不明白.

曆經兩世,前世的事呂布想得明明白白.從王允讓他與貂蟬相見開始,他就已經中了王允的美人之計.隨後又中了王允的連環之計,而這一切的誘餌,這是眼前的女子.

一旁的蔡琰見呂布眼中只有貂蟬,心中忽然一痛,眼前的這個男子,是他從異族手中救出自己,從那時侯開始,她的心就已經淪陷,可蔡琰有自知之明.她和呂布不可能.

原來,在呂布離開長安後,她就嫁到了河東衛家,在衛家生活了一段時間,她的丈夫衛仲道暴斃,衛家的人又嫌她克死了丈夫,那時才高氣傲的他顧父親的反對.毅然回到長安,最後便與父親和李儒輾轉來到西涼.

她現在並非完璧,而且還是衛氏遺孀,呂布身為大漢侯爺,又是鼎鼎有名的將軍,如何看得起她.

想到此.蔡琰抿了抿磹口,強忍心中痛楚,抱著琴瑟行禮道:"天色已晚,昭姬告退."

呂布道:"某已經備下晚宴,要不吃了晚飯再走,你父親那邊我派人打招呼便是!"

蔡琰笑顏如花:"多謝溫侯好意,今日溫侯府中是家宴.昭姬一個外人,怎敢留在侯府"

呂布聞言,這才仔細的打量著蔡琰,算是這一次,他與蔡琰只見過兩次,上一次,她還是一個懵懵懂懂的小女孩,和現在的呂玲琦一般大小,當年自己從異族人將他救出,那時的她,雖然眼里被恐懼填滿,但大眼睛里依然不缺乏靈動,幾年過去,那絲靈動已經昨日黃花,反而多了許多哀愁.

"什麼家宴不家宴的,讓你留下就留下,你父親那邊,待會我就派人請他過來,離得不遠!"呂布看現在的蔡琰,心中不由得一酸,看來,在蔡琰身上發生了不為人知的事情才讓她變成這樣,或許當初將她救出,她的人生已經和自己有了關聯,他倒想看看,是那個不長眼的人竟然敢欺負蔡邕的女兒.

蔡琰見推脫不掉,當下只能輕聲允諾.

就在三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時,就見嚴蕊帶著呂玲琦和黃舞蝶走進了後院,嚴蕊在中間,呂玲琦和黃舞蝶一人拉著一只手,此時正在氣鼓鼓的盯著呂布.

嚴蕊進入後院的那一刻,看見自己的丈夫與別的女子站在一起,心中泛起無邊的痛楚,她知道呂布很優秀,不可能只有自己一個人,總有一天會納妾的,她也有了心理准備.

可是真正的等到這一天,她卻無法釋懷,她知道,從今以後,有人和他一起分享自己的丈夫了.

在她將貂蟬接到府中的這段日子,這每天都以淚洗臉,淚哭干了,心也就碎了.

呂布看到嚴蕊前來,心中躊躇了一下,還是迎了上去,笑道:"夫人"

嚴蕊很細心的給呂布擦了擦額頭上的泥土,笑道:"我聽下人說,你很早就回來了,卻在屋里不出來,為什麼?"

呂布道:"太累了,所以想休息會."

呂布又看了看呂玲琦和黃舞蝶,咧嘴一笑:"數月不見,你們都長高了不少!"呂玲琦如今十四歲半,身高在六尺左右,而黃舞蝶也接近六尺左右,比一般的女孩都要高,正旦一過,那就得及笄了.

"父親,你出征那麼久,有沒有受傷"終究是父女,呂玲琦雖然很喜歡貂蟬,但也不願讓呂布娶貂蟬做妾,因為自從貂蟬進府後,母親每天都紅著眼,呂玲琦不傻,知道呂布的想法,雖然心中責怪,此刻見到呂布臉上隱隱約約有了皺紋,呂玲琦終于忍不住大哭起來.

呂布哈哈大小,蹲起身想要抱起呂玲琦,可是頓了頓,他還是放棄這個動作,女兒已經長大了,許多事,恐怕以後也不也能做了,當下連忙摸了摸呂玲琦的腦袋:"這天下,還沒有讓父親受傷的人,到是你,剛剛的確讓我受傷了"

呂玲琦挺了挺鼻子,跑到蔡琰和貂蟬的中間,拉著兩人就往正堂方向走去,蔡琰和貂蟬對視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無奈,這呂玲琦是想讓呂布和夫人獨處,特意前來拉兩人離開.

呂玲琦扭頭,對著嚴蕊笑了笑,見黃舞蝶還在那里,立即招呼著:"蝶兒,快來"

"哦,來了"黃舞蝶呆頭呆腦的,立即碎步跟上.

呂布如何不知道女兒的心思,等他們走後,將妻子緩緩擁入懷中:"夫人,我……"

嚴蕊連忙笑道:"夫君不必向我解釋,自古以來,男子誰沒有三妻四妾,我只是還沒准備好而已!"

呂布伸手,替嚴蕊別上凌亂的發梢,正色道:"我這一生,最在乎的還是你,還有玲琦,還有那兩個小家伙!"

"從雯兒和云兒出生到現在,你還只抱過他們一次,如果你在不積極一點,恐怕以後他們都不認識你."嚴蕊掩嘴輕笑.

"今晚某就抱,不過某現在先抱你再說!"呂布說完,輕輕松松的便將嚴蕊抱在懷中.

嚴蕊心中一慌,連忙在呂布懷中掙紮,嬌羞道:"快放我下來,讓下人看見不好"

呂布非但沒有松手,反而愈加的抱緊,以免嚴蕊掙脫:"某到要看看,那個不睜眼的敢看"

說完,便將嚴蕊朝著里屋走去,期間有仆人不斷的從他們身邊走過,不過都垂著頭,低著眼,等呂布抱著人走後,這才籲了一口氣,各自忙著手中的事情.

一個多時辰後,呂布和嚴蕊這才從屋里走出來,呂布整理好衣衫,立即挽著妻子的手朝著廳堂走去.而蔡邕也在呂布到達廳堂之後緊隨而來,雙方互相見禮之後,這才分主從賓序坐下,談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後,仆從也也飯菜端了上來,家宴,就這樣開始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家     下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夫妻夜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