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夫妻夜話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夫妻夜話

家宴持續了一個多時辰方才結束,在送走蔡邕父女後,呂布便回到了廳堂,現在他面臨著一個嚴肅的問題,貂蟬該怎麼安置.△,

在妻子的建議下,呂布把貂蟬安排到偏房居住,等待合適的時機再行嫁娶.

敲定注意之後,呂布又大加賞賜一番,無論是主子還是仆人,都獲得應有的賞賜,呂布的妻子,女兒以及貂蟬,都獲得雕釵錦繡等物,至于仆人,呂布賞賜了他們不少錢財,用來慰藉他們幾個月來的辛苦,這其中,呂雯和呂云的乳母獲得的賞賜最多.

辦完這一切後,已經是深夜十分,呂布沒有去貂蟬那里,而是回到了他和嚴蕊的房間,

房內,嚴蕊正拿起一面銅鏡,照了照臉上的花鈿,然後用磨得比較整齊的指甲一點點刮下來,放進一個小錦盒里,當她再次抬起頭顱的時候,從銅鏡中看到丈夫含笑的盯著自己,當下又驚又喜.

"哼,你來干什麼,不去陪貂蟬嗎?"嚴蕊沒有起身,嗔怪的看著銅鏡中的男人.

呂布眉開眼笑,單手握拳放在頜下輕咳一聲:"這府邸上上下下都是我的,包括你也是我的,我怎麼不能來?"

嚴蕊緩緩起身,碎步走到呂布跟前,她的頭顱,剛剛抵住呂布的下頜,取下頭上的鑲玉步搖,交到呂布手中,然後解下頭束,烏黑的頭發無聲地披灑下來,說不出的嫵媚動人:"你怎麼那麼霸道,把別人擄來,卻放置不管?"

呂布低頭看著妻子,只見她的衣襟微微敞開,觸目可及盡是一片雪白.他直勾勾地盯著,喉結不經意間動了動.

嚴蕊咯咯地笑了起來,輕柔地為呂布取下紫金冠,忽然俯身湊到他耳邊,氣吹如蘭:"夫君,你在看什麼"

呂布耳根子一陣酥麻.神情有些恍惚,自從嚴蕊懷有身孕之後,這種感覺,他好久沒有遇到了.

他還在愣神的功夫,嚴蕊已經為他寬衣解帶,然後剔暗了燭火,帶著一絲嬌羞:"夫君,明日你還要會營,咱們早點歇息吧."

呂布的臉"騰"地紅了起來.他感覺嚴蕊比以往改變了不少,以前她是一只溫順的小綿羊,而現在卻是一只磨人的小妖精.

"呼"的一聲,屋子里的最後一根蠟燭被吹滅,周公之禮呂布經驗十足,但此刻卻手足無措地躺倒在榻上,隨即一具溫熱的身體也鑽進了被子里.黑暗中,一只熱乎乎的玉手從被子里伸過來.輕輕地摩挲著呂布寬廣的胸膛.

呂布閉起雙眼,感受著妻子的溫柔.複又睜開,望著漆黑的房梁,忽然開口道:"夫人,其實你沒有必要如此,你只要記住,我這輩子最在乎的還是你以及玲琦她們.無論以後你變成什麼樣,某必不變心!"

從他出征回來到現在,嚴蕊就一反以往嬌羞的姿態,開始化被動于主動,這其中的原由.呂布閉著眼睛都能想到,嚴蕊是怕貂蟬從她手中把自己奪走,所以從下午開始,她就像小妖精一樣誘惑他,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

撫摸著他的玉手猝然一停,然後縮了回去,好久之後,才聽見嚴蕊低聲抽泣:"李媽說,防止一個男人變心,就要從他的身體上開始,所以我才這樣,夫君,我好怕"

呂布連忙將她擁入懷中,讓她的腦袋枕在自己的胸膛:"蕊兒,你聽見了什麼?"

"心跳!"

呂布斬釘截鐵道:"不錯,是心跳,不過它卻只為你而跳,沒有你,它就停了"

嚴蕊破涕為笑:"都這麼大歲數了,嘴巴還是這般油滑,當年就是這樣被你騙了"

呂布聞言大笑:"夫人錯了,你我正當壯年,何來老邁一說?"

嚴蕊道:"玲琦都十四歲半了,過了正旦就及笄了,還說不老"

呂布沉默了半響:"是啊,真快,今天都不敢抱她了"

"咦,夫君,要不要請耆老給玲琦主持及笄之禮?"

呂布在黑暗中輕輕地搖了搖頭:"耆老?全天下的耆老加起來都比不過蔡伯喈,有他在就行."

"也是,你看蔡琰姑娘字昭姬,你說我們女兒該叫什麼?"

可是嚴蕊問了半響,都沒有聽見呂布的回答,當下不由得轉過頭去,發現枕畔的聲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呼吸聲,身旁的男子已沉沉誰去,這是他幾個月來,第一次沉穩入眠.嚴蕊連忙給他蓋上被子,然後舒舒服服的靠在他的懷中,闔上雙眼,把萬千思緒都拋入夜色之中.

清晨,天邊逐漸露出魚肚白.

床榻上,呂布忽然睜開雙目,看了看身邊沉睡的妻子,伸手替她別好發絲後緩緩起身,替她蓋好被褥後,呂布迅速套上衣服,轉身踏出了臥房.

出了臥房,呂布又去廂房看望還在蒙頭大睡的呂玲琦和黃舞蝶,然後又去看望出生不到一年的呂雯和呂云,呂布本想轉道去偏房看望一下貂蟬,最後想想還是算了.

在仆從牽來赤兔後,呂布立即翻身上馬,朝著隴縣城外馳騁而去,回到大營,呂布立即升起帥帳,召集帳下文武前來議事.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得到呂布將令的文武紛紛前往中軍帥帳.

帥帳內,呂布面色淡然的觀望著下方的文武,見人差不多來齊之後,呂布開口道:"諸位,今日將大家召集到起來,主要是為了商議征討梁雙一事,大家可有什麼意見?"

軍師賈詡輕輕一笑,起身說道:"主公,若要南征,可分五路出兵"

呂布道:"軍師請示下"

只見賈詡輕輕的掃了掃袖子,笑道:"張遼將軍此時屯兵臨洮,可令其攻打羌道,然後扼守羌道,阻斷參狼羌與梁雙的聯系.另外……"賈詡不留痕跡的掃了魏延一眼,續道:"可讓姜敘和高順二位將軍沿西漢水南下取武都道,黃忠將軍率偏師取河池."

接著,只見賈詡輕輕的抬起左手細數:"如此,主公可親率一路軍馬直奔下辯,張遼將軍為第二路,取羌道.姜敘將軍和高順將軍為第三路,取武都道,黃忠將軍為第四路,攻河池,四路大軍並至,勿說梁雙,縱是呂望再生,只怕也不能抵擋!"

"不對啊文和,你剛剛不是說五路大軍嗎?聽你這麼算來,只有四路兵馬"說話者,面淡目威,話如洪鍾一般醒人耳目,正是呂布的另外以為主謀程昱,其人用計狠戾,時能一語切中要害,箕山之戰,一場大雪淹沒白波軍數萬人,從此深得呂布器重.

"哎呀"賈詡連忙拍了拍腦袋:"瞧我這記性,主公,還有一支兵馬,這支兵馬也是此戰成敗的關鍵."

呂布一楞,連忙催促道:"軍師還有那一路,說來聽聽"

魏延此時心中無比的焦慮,賈詡點將的時候,並沒有點他,還是有一點點失落,不過現在聽說還有一路兵馬,當即希冀的注視著賈詡,希望從他的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

"主公,這次我們要速戰速決,四路兵馬都是強行進軍,對于梁雙,使用佯攻策略吸引其注意力,另派遣一軍從小道徑直前進,繞過西漢水,赤亭,強攻下辯,等梁雙回過味來,派遣的兵馬被拖住不能回援,他縱是龜縮下辯也沒有辦法久持!"

一時間,帳內靜得驚人,眾人都低頭沉思,呂布摩挲下頜,閉目細細的思忖賈詡所言,少時,只聽陳宮開口說道:"四路大軍齊攻下辯,梁雙兵馬外調,但不代表他沒有留下後手,不知文和可曾想過,若是梁雙在境內埋伏一支騎兵,居中救應四路,那這支深入的孤軍又該如何?"

呂布聞言,徐徐睜開雙目,轉頭看向一臉沉思的程昱:"仲德以為如何?"

只見程昱輕輕的眯著眼睛,睿智的雙目飄忽不定,在沉思半響後,方才聽程昱輕輕的說道:"正如文和所言,此計可成,但公台說得也有道理,此事事關重大,這奇襲軍的首領需要派遣能征善戰的將軍,此人不但要深諳兵法,還要能隨機應變,最重要的是善使奇襲之術!"

聽聞程昱所言,便見帳中將領一個個摩拳擦掌,似乎都要爭取此功.

賈詡笑道:"依在下只見,魏延將軍可行"

呂布扭頭看向魏延,笑問道:"文長,不知道你敢不敢,如果奇襲成功,你便立了首功,如果奇襲失敗,你可能回不來了"

魏延紅著臉,朗聲說道:"兵者,凶器也,但用兵者豈無冒險之理?既然主公和軍師都點了某,某雖萬死不辭!"

陳宮點點頭:"就憑魏延將軍這句話,此事非得魏延將軍不可,不過虛得給他配兩個副將,在下的意思是周

泰,閻行二位將軍!"

周泰和閻行對視一眼,隨後將目光投向呂布,見呂布點頭贊成後,立即拱手領命:"末將領命"

"好."呂布拍案而起:"大軍休整兩個月,待春麥收割完畢,兩個月後再點齊兵馬,奪取武都!"

呂布定在兩個月後出兵,也有他的道理,因為大軍剛剛北征韓遂回來,需要補充兵力以及修繕破損的器械,況且春麥還要一個月後才能成熟,所以此戰還需等到兵力雄厚,糧草充足後方能出兵.

敲定注意後,呂布有與眾人商討了一些關于奇襲的細節後,呂布便宣布散帳.(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女人的心思     下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