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武都陷落  
   
第二百三十九章 武都陷落

去年春季,因為梁雙聯合參狼羌攻打隴西和漢陽,雙發大戰十余場,所以並州軍也奪得武都兵不少甲胄,此次魏延作為奇兵,呂布也撥給了他不少武都軍的鎧甲,以備不時之需,魏延想都沒想到,他們一入武都居然就用上了.∮頂∮∮∮,..

臨時軍議不到片刻就商議完畢,魏延不在猶豫,從岩石上霍然起身,沉聲下令:"周泰,命你率領兩千兵馬換上武都軍甲胄,即刻下上,待到半夜之時,突襲武都,爭取一鼓破城,某自帶九千兵馬奇襲下辯,記住,奪得武都後死守該城池,就算戰至一兵一卒,也要保證武都不失!"

"末將領命"

周泰高聲應諾一聲,旋即招呼著本部兩千兵馬,稀里嘩啦的換上武都兵的甲胄,待換甲完畢,周泰立即對著眾將拱手施禮,率著大軍正大光明的開向武都城.

魏延駐足在山腰,舉目遠眺周泰前進的方向,直到看不見周泰大軍的身影才下山,隨後率領著余下的兵馬竄入山中,向著下辯的方向殺去.

武都城,深夜子時,夜幕深沉,萬籟俱寂.

聽並州軍從向南繞道木門,那邊有四五萬人馬著,因鐵龍谷天險被本方死死守住,因此全城守軍都處在麻痹大意的狀態,根本沒有人會想到並州軍會偷渡鐵龍谷,越過祁山余脈,神兵天降一般抵達了武都城下.

負責守備南城門的是太守李相如的妻弟崔勇,此刻正聚集了幾個兵痞在城樓里聚賭,七八個有些身份的老兵手握一串五銖錢,吆三喝四的吵得面紅耳赤,周圍聚攏了數十個看熱鬧起哄的行伍老油條,偌大的城樓里面一片烏煙瘴氣.

城門樓外面.綿延四五里的城牆上只有四五百守兵.稀稀疏疏的,二三十步才有一名持槍站立的兵卒.而且並沒有瞪著眼睛巡查,而是把胳膊墊在牆垛上打盹,也不怕一不心摔下了城牆.

"有人?"

一個來回踱步的屯長忽然聽到了震顫的腳步聲.不由得嚇了一跳,急忙踹了身邊打盹的兵卒一腳,然後瞪大了眼睛向城下張望."就他娘的知道睡覺,睜開狗眼幫老子看看,城下來的是不是人?"

城牆上頓時一陣騷亂,守兵們這才打起了精神,把手里的火把高高舉起.向城牆下面眺望.

"我的老天,這是人是鬼?怎麼悄無聲息的一下子出來了這麼多人?"

"我的娘呀,這幫人怎麼走路這麼輕.也不打著火把照明,不會是陰兵吧?"

陰兵的論調一出,直接讓城頭上的守軍炸了頭皮.一個個渾身汗毛豎立,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隊伍來的有些邪門,密密麻麻.烏壓壓的一大團,走路的聲音竟然這麼低.更詭異的是連火把都不用,這不就是傳中的陰兵嗎?

有膽者甚至嚇得尿了褲子.蹲在女牆後面瑟瑟發抖:"我什麼也沒看見,陰兵老爺不要帶走我啊!我家有老母,妻兒,還要靠著我養活呢!"

"過你婆娘個腚錘子!"

屯長的膽子還算大,借著火把看清了來的隊伍穿戴的甲胄和本方都是一樣.手里的刀鞘狠狠的朝幾個瑟瑟發抖的膽鬼敲了下去,毫不留情.城牆上接連發出幾聲慘叫.

"快去稟報呂司馬!"

屯長一面派人去稟報上司,一面壯著膽子吆喝:"來的是哪支人馬?不要再向前靠近了,否則弓箭無情!"

沒想到一路竟然順利的直抵武都城下,一路上就連個斥候都沒遇見,看來閻行沒有謊,斥候都被他斬殺在山中.不過周泰也不得不感歎武都兵馬軍紀散亂,梁雙本人驕橫奢淫,他帳下的將領,基本上都是泛泛之輩,遇上了這樣酒囊飯袋的對手.倘若還打不贏的話,還談什麼爭霸天下?

眼看著距離護城河只有一百余丈,周泰怎麼會停下腳步?

他手提龍紋盤刀,昂首闊步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一面招呼兵卒加快步伐,一邊大聲搭話:"城上的守軍聽好了,困鐵龍谷失守,陳將軍陣亡,我等拼命逃了回來,速速開門,讓我等進城!"

正在聚賭的別部司馬崔勇聞報嚇了一跳,頭盔都沒來得及戴,就提了佩劍從城樓里沖了出來.借著火把朝城牆下面看去,但見密密麻麻的似乎有兩三千的樣子,穿戴的俱都是本方甲胄,甚至還扛著不少本方旗幟,其中還有不少人纏著繃帶,其上還沾著干涸的血漬,倒是有些相信周所言.

"某不管爾等從哪里來的,都不許再靠近護城河!待我稟報了姐夫,就是李相如大將軍之後,再決定是否放你們入城!"

既然來的是本方人馬,崔勇懸著的心就放了下來,趾高氣昂的搬出了李相如來拉大旗作虎皮.

"怎麼還不停下腳步?"

看到城下的兵馬對于自己的話置若罔聞,崔勇不由得勃然動怒,"爾等給我聽好了,再不停下腳步,就要放箭了!"

崔勇連續喊了三聲,城下的隊伍毫不理會,邁動著整齊的步伐向前逼近,眼看著已經靠近了護城河.

這讓呂崔勇不由得勃然大怒,拔劍在手:"給我放箭警告下這群混蛋!是不是被並州軍打傻了,連人話都聽不明白了?"

得了崔勇的吩咐,城牆上的守軍紛紛彎弓搭箭,只是手中的弩箭還沒射出,只聽得頭上"嗖嗖"的離弦之聲頓時如雨般密集.

一波箭雨鋪天蓋地的灑在了城牆上,登時慘叫聲連天,五百名兵卒瞬間就被射爆,當場斃命二百余人,剩下的兩百多人幾乎嚇破了膽,要麼就丟了弓箭朝城牆下面跑去,要麼就蜷縮在女牆之下躲避箭雨.

"敵襲!給我吹號角!"

崔勇幾乎嚇破了膽,即便再愚蠢也明白了過來.敗軍哪有這麼狠的?本來自己還打算讓守軍放箭嚇唬一下對方,城下卻已經開始動真格的了,一波箭雨射的城牆上不少人變成了刺猬.這不是敵軍是啥?

周泰大刀一招:"三軍聽令,隨我攻城,先登城牆者賞錢五十,官升一階"

"殺啊!"

周泰手提盤刀,一馬當先的渡過了護城河.在他身後緊跟著負責先登的千名勇士,俱都手提鬼頭大刀.另一手執著盾牌.殺聲震天,震耳欲聾.

由于是翻山越嶺而來,因此隊伍沒有攜帶云梯,此刻只能靠著繩梯登城.一張張繩梯帶著風聲,掛在了城牆之上,勇猛的悍卒開始奮不顧身的攀登.

城牆上的守軍實在是太稀疏了,面對著一張張帶著鐵鉤拋上來掛在城牆上的繩梯,根本無法應付,周泰手提盤刀.奮勇當先,率先登上武都城.

此刻,他的副將已經命令城下的兵卒全部起松明火把,把城牆上下照耀的亮如白晝,為攻城的先登勇士照明.

"九江周泰在此,賊兵還不快快投降!"

亂軍之中,周泰手提龍紋盤刀,砍瓜切菜般虐殺起來.刀光所至,人頭亂滾.瞬間就砍翻了二三十名守卒.

崔勇嚇得魂飛魄散,不敢上前迎敵,掉頭就走.剛跑了幾步,就被周泰一腳踢起的長槍自後背穿透前胸,站立不穩,翻落到了城下.

"守將已死.賊兵還不快降?"周泰一邊奮勇砍殺,一邊嘶聲怒吼,所到之處無人能擋,大踏步的來到懸掛吊橋的繩索邊上,手中大刀高高舉起.狠狠劈下,只需兩刀,鐵索便應聲斷開,吊橋轟然墜地,引得城下的並州軍一片歡呼,軍心大震.

周泰斬關落鎖,沖著剛剛殺上來的牙門將吆喝一聲:"汝在城上清理賊兵,某去城樓下面開門!"

須臾之後,周泰在城樓之下殺盡三十多名守衛成門閂的袁兵,奮力拔了下來,然後獨身一人將平時需要十幾人才能推開的城門緩緩朝外推開.

"全軍入城!"

看到自家將軍打開了城門,偏將長槍一招,身先士卒的引領著一千精兵潮水一般的穿過吊橋,勢不可擋的沖進了武都城中.

武都太守府,李相如坐如針氈,今年剛入秋,並州軍就以雷霆萬鈞之勢南下,木門守將抵擋不住,現在已經退守河池,在西面,呂布帳下大將高順率領兩萬兵馬奇襲上方谷,此時已經將大軍開到鐵龍谷山下,只要鐵龍谷一破,河池腹背受敵,就憑那殘破的土牆,如何能抵擋住並州軍?

河池一破,武都危矣,故而,他才將武都的兵馬北調,馳援河池,希望能擋得住並州軍的兵鋒,贏得下辯兵馬的支援.

可那都是李相如的臆測,呂布揮師三萬南下,死死地牽制住了下辯的兵馬,其余各地都有戰事發生,哪還有兵馬支援武都?

他如今只需要坐鎮武都,如果河池一破,他將毫不猶豫的帶著家眷入蜀,投奔在西川為官的族弟.

忽然,一陣響天徹地的喊殺聲由遠及近向著這邊傳來,驚得李相如提槍向府外跑去,在府門前迎面撞上驚慌失措的副將.

李相如身體歪了歪,厲聲大喝:"發生了何事?為何如此慌張."

副將顧不得扶正兜頭,聲嘶力竭的喊道:"將軍,禍事了,禍事了,有敵軍殺入城了"

"大膽,一派胡言"

聽了副將這般話,李相如頓時雙眼圓睜,怒目呵斥:"城中怎麼會有敵軍,難道他們從天而降不成!"

副將急忙指天發誓:"末將所言句句屬實,不敢胡言!"

李相如眉頭一擰,心中不免有嘀咕,這副將跟隨他多年,料定不會欺騙自己,可是真的有敵軍,他們又是從何而來,李相如越想越亂,煩悶的提槍往屋內跑去.

管他是真是假,先逃了再,這是李相如此時的想法,他在屋內匆忙的收拾了一番,立即帶著家眷跑出太守府,想要逃跑出城.

剛剛出府,卻見副將已經慘死在門外,街道上密密麻麻的站滿了本方士卒,此時正大眼瞪眼的看著他.

李相如提槍在前,指著已經氣絕身亡的副將喝問:"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領頭的校尉是誰."

周泰手提盤刀,撥開人群走了出來,上下打量了李相如一番,反問道:"你可是武都太守李相如?"

李相如懷抱長槍,撫髯傲然道:"知道是本將,你還不快快散開,然後護我出城!"

周泰嘿嘿一笑,原來是想逃跑,果然是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主將貪生怕死,帳下的士卒也好不到那里去,此人不死,何以告慰戰死的袍澤.

想到此處,周泰指著李相如喝到:"聽好了,某乃是大漢溫侯帳下鷹揚校尉周泰是也,別到時後閻王問起,你不知道死在何人手中."

"什麼?你是"李相如顫抖著道.

可還沒等他把話完,只見刀光一閃,李相如的人頭咕嚕咕嚕的滾落到街上,嚇得他的親眷們瑟瑟發抖,放聲大喊.

副將簇擁上來,眼睛瞟向抱做一團發抖的李相如親眷問道:"將軍,這些人怎麼辦?"

"殺"周泰冷喝一聲:"完事之後你守南門,某守北門,記住,就算戰至一兵一卒就要死死守住,另外,你在派遣十數人沿原路返回鐵龍山,聯系高順將軍和姜敘將軍,叫他們率軍前來接應."

由于武都地處兩山之間,因此只設有兩門,東面和西面都是崇山峻嶺,是天然的屏障,所以只要扼守住北門和南門,這次奇襲他們算是成功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出征     下篇:第二百四十章 下辯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