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四十三章 少年將軍  
   
第二百四十三章 少年將軍

武都城下,喊殺震天,塵土飛揚,遮天蔽日.↑,

古老的城牆上,到處都是深凹的砸痕,成批成批的巨石瘋狂落下,密密麻麻的雕翎漫天亂飛,巨石把城牆砸得石屑紛落,面目全非;箭鏃把士兵射得人仰馬翻,心膽俱喪.

城下,橫七豎八的士兵載倒在血泊之中,層層疊疊的堆在牆根,一眼望不出到底死了有多少人,除此之外,護城河內也飄著稠密的浮尸,以往清澈的護城河,此時已被鮮血染紅,就仿佛是用千萬人的新鮮血液彙聚而成的,讓人看後無不汗毛倒豎,不寒而栗.

"給我守住,休要讓敵軍越雷池半步."周泰光著膀子,盤刀操在手,在城垣上來回穿梭,指揮並州軍禦敵,但凡遇到已經攀上城垣的敵軍,他就像一頭發怒的雄獅,劈頭蓋臉的亂砍一通.

城頭上萬箭齊發,城牆下攻勢如潮.

許多武都軍將領俱都親自上陣,扛著云梯沖鋒在前,如今退路被斷,他們也顧不得什麼危險不危險,紛紛沖殺在前,只要武都城破,他們就可以源源不斷的湧入武都城,然後再將城門一關,縱然並州軍有天大的本事,沒有半個月的功夫,他們休想攻破武都城.

正如他們想的那樣,武都城堅不可摧,他們從黎明一直殺到午時,城牆幾經易手,但都被並州軍血拼給給打退,大戰已經接近白熱化狀態,雙方士卒雖然都很疲憊,但絲毫不敢松懈,因為這是一場關乎武都郡的歸屬之戰,城破,武都軍還有希望.城在,武都軍將會全軍覆沒,從此在大漢的地圖上抹去,武都郡也會換上並州軍的墨黑旗幟.

"第二波,給我上!"一名敵將綽刀而立,不停的指揮著武都軍攻打城池.他的年紀大概在三十歲左右,瘦臉高癯,細長的雙眼擠向額頭,一臉的天生怒相.

就在雙方士卒為武都城拼得你死我活的時候,忽然自後方傳來暴雨一般的馬蹄聲,那轟轟的馬蹄,就好像數以萬計的春雷在武都兵馬的頭上詐響,將他們轟得頭暈目眩,摸不著南北.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呂布就率領著兩萬並州鐵騎狂飆而至,穿過武都軍的層層柵寨,砍殺了數以千計的武都兵馬,武都軍這才如夢初醒,齊齊吶喊:"不得了啦,敵軍援軍來了,呂布來了!"

只是並州軍騎兵此刻已經深入腹地,在呂布大率領下.並州鐵騎趁著武都軍猝不及防,一陣砍瓜切菜般的屠戮.不停的縱馬沖擊.一陣猛沖猛打下來,斬殺踩死了七八千武都軍,頓時讓武都軍陣腳大亂.

周泰在城頭上看的清楚,知道呂布率領大軍開始圍殲武都軍了,當即留下副將率領一千兵馬與民夫守城,自己率領一千精兵殺出城來.與呂布親自率領的人馬里應外合,直殺的武都軍尸橫遍地,血流成河.

武都軍人數雖多,但其中大部分是戰斗力低下的山越羌兵,打順風仗的時候還能有點戰斗力.一旦陷入了逆境就亂成一團.不僅沒有反擊的能力,反而把武都軍攪得七零八落,旌旗亂飄.

再加上折損了將近一萬人馬之後,武都軍的人馬只剩下不到三萬,想要向前迎戰卻被不斷後退的羌兵沖的陣腳大亂,步兵騎兵擁擠成一團,逐漸的呈現兵敗如山倒的樣子.

並州軍鐵騎中除了呂布,還有成廉,姜敘等一干悍將夾雜其中,再加上從城內殺出來的周泰,俱都是以一當百之輩.在數萬武都軍中如同虎入羊群,不停的砍瓜切菜,只殺的武都軍成堆成堆的倒下.

眼看大勢已去,那名指揮攻城的敵將也不知道究竟來了多少並州軍,當下連忙喝令大軍丟棄了寨柵,收兵向西撤退.

呂布一路尾隨追殺,直殺武都軍尸橫遍野,血流成渠,眼看武都軍的諸多將領就要被呂布一鍋端時,他們的親衛紛紛拼死保護,待突出重圍後,數十名戰將立即倉惶逃竄,縱馬狂奔.

哪知他們狂奔不到數里,就被黃忠率軍攔住道路,眼看著逃脫不得,數名戰將聯合催馬趕來,想要一舉斬殺黃忠,突出重圍.

黃忠無所畏懼,縱馬出陣,手提砍刀和數名敵將捉對厮殺,一陣刀來槍往,二十余會合後,黃忠連砍四將,嚇得武都其余將領盡皆失色,紛紛調轉馬頭,奪路狂奔.

黃忠哪里肯舍,連忙率領大軍掩殺,于此同時,呂布也率領大軍趕到,兩軍旋即合為一處,沿途將武都軍往張繡埋伏的方向趕去.

隨著敵軍將群敗走,武都軍開始潰不成軍,漫山遍野的潰逃,墜落馬下被俘者數不勝數,跪地投降者數以萬計,呂布率領大軍追殺,俘獲了戰馬數千匹,斬首無數,數萬武都軍,隨著將群奔逃的緊緊只有萬余人,其余的要麼戰死,要麼被俘.

武都境內,鐵龍谷以北三十里處,現在已經是十月,驛道兩側的松柏已經變得牛山濯濯,在道路兩側迎風林立,顯得影影綽綽,枯黃茂密的雜草中,似乎有人在其中埋伏一般.

武都軍統帥鄧顯手提銅刀,一馬當先,不時凝視著道路兩旁的雜草中,眉頭微微皺起.

"本將為何隱約覺得叢林中有伏兵,速去查探!"

得了鄧顯的命令,一名校尉朝身後揮了揮手,他部曲下的什長立即帶著小分隊鑽進了松柏叢中搜查去了,十余名士兵剛剛進入松柏叢,就爆發處此起彼伏的呼救聲,以及激烈的金鐵交鳴之聲,顯然是遭到了伏擊,無一生還.

"不好,有伏兵,快退!"

鄧顯大驚失色,慌忙揮刀指揮兵卒做好防禦准備,一面命令吹響號角,向整支大軍發出示警.

"敵將哪里走,北地張繡在此等候多時了!"

隨著張繡發出爽朗的小聲,密密麻麻的並州軍立即從山谷兩側竄了出來,領頭的正是高順的副將張繡,只見張繡長槍一招,不由分說的先射出一波箭雨,待把敵軍射蒙之後,這才率領大軍殺入敵陣,一陣激烈的交鋒,張繡所率領的大軍戰斗力之強悍,讓鄧顯嚇得冷汗直冒.

官道之上,橫七豎八的躺著數以萬計的武都軍兵馬,而並州軍卻緊緊只是傷亡了千余人,隨著並州軍的奮勇向前,武都軍的敗兵一敗再敗,終于抵擋不住,紛紛扭頭狂奔.

"哈哈,冀城姜維在此,敵將哪里走!"

隨著山谷兩側傳出聲一連串的輕笑,一名黑甲小將率領兩千兵馬從山谷兩側沖了出來,恰恰攔住了武都軍的退路,只見他白面無須,面目俊朗,只是略顯青澀,正是姜敘的長子姜維.

如今姜維已經有十六歲,和馬超的年紀相仿,他這次隨父出征,得到了呂布的首肯,而且呂布還說了,只要姜維能在此戰立下戰功,他將會給姜維保媒,迎娶黃舞蝶,這讓本就非黃舞蝶不娶的姜維欣喜若狂.

一名武都戰將欺姜維年少,立即提斧殺來,其後的武都軍也俱都揮刀向前,想要趁亂突出重圍.

"想欺我年少麼?賊將,吃我一槍!"姜維面色一冷,健步迎了上去,彎腰弓部,手中的白臘槍杆一個橫掃千軍,奔著敵將的坐騎的一雙前腿橫掃而去.

"啪"的一聲脆響,槍杆折斷,木屑紛飛.

伴隨著同時響起的戰馬撕心裂肺的悲名,雙腿直關節處齊齊折斷,一下子匍匐在地,將馬上的敵將掀翻下來.

敵將人仰馬翻,姜維絲毫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自士卒手里躲過一條黑槍,趁著敵將翻身之際,奔著敵將的咽喉連搠了兩槍,每一槍都如青蛙吐舌,白蛇吐信,刁鑽迅疾,槍槍致命.

敵將還沒從地上爬起,只得半跪著舞動大斧格攔招架,他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這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的少年,武藝竟然如此了得.

只是他已經沒有時間去想,武藝本就處于劣勢,再加上被摔下馬後受制于人,半蹲半跪間無法法力,倉促間招架了三五個回合,便被姜維數槍刺中咽喉,只聽"噗""噗""噗"三聲脆響,那名敵將的咽喉處立即炸開一個黑乎乎的血洞,此時正咕嚕咕嚕的往外冒血.

"哐當"伴隨著大斧落地,那名敵將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瞬間斃命.

"圍殺他,沖出重圍,否則呂布趕來,我們都將死在這里"鄧顯在前方招架不住,立即策馬奔到後方,他想都沒想到後面居然也有敵將攔道,而且武藝頗為不俗,當下連忙下令大軍圍殺.

"有我姜伯約在此,哪個也休想過去!"

姜維一聲咆哮,聲如虎嘯,長槍上下翻飛,連續刺殺數人,他率領的兩千兵馬俱都拼死堵住官道,將道路封得死死的,讓鄧顯及其身後的武都軍插翅難飛.

眼看著越來越多的並州軍加入到戰團,鄧顯心急如焚,他策馬試了幾次,都無法突破並州軍的阻攔,惱怒之下揮舞樸刀親自來戰.

戰有三五回合,刀槍相交,發出一聲巨響,在姜維長槍再次斷裂之時,鄧顯也是虎口崩裂,拿捏不住手中大刀,心中又惱又怒:"你到底是誰家子?"

姜維手中裂槍挽了三朵槍花,單手向前一點,槍指鄧顯,冷聲報上了姓名:"冀城姜敘之子."(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自毀戰旗     下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