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四十四章 自焚  
   
第二百四十四章 自焚

下辯城下,一萬並州軍逶迤而來.≧,

董沛戰敗回城,梁雙立即放棄了武都郡下轄的其它幾個縣城,把手底下剩余的所有將士集結在了武都郡治所下辯城內,在他看來,在武都城以北作戰的鄧顯大軍恐怕是凶多吉少,他也知道自己不久就會敗亡,可就算是輸,他也要從呂布的嘴里掰顆牙下來,因此才把大軍聚攏在下辯,誓要憑險死守,負隅頑抗.

下辯城上,旌旗林立,刀槍森然,接近兩萬將士在城牆上站的密密麻麻,再加上裹挾來的一萬多士族門客仆從,更是將四面城牆防守的水泄不通,無論並州軍從那個角度攀登城牆,都將會遭到密集的反擊,要想登城實在難如登天!

"梁雙,你個病體樵夫,滾出來受死!"

"哈哈……就憑你這狗膽,也配霸占武都?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董沛,梁雙,爾等快快出來受死,看爺爺我如何一刀一個把你們給了結咯."

"妻子董氏,那皮膚可是賊滑,破城之後應該拿來犒賞三軍!"

看到梁雙軍閉門死守,城下的並州軍紛紛破口大罵,魏延已經下了令,如果誰把梁雙給罵出來,必有重賞,因此並州軍陣中聒噪不已,罵聲不絕,不僅僅罵梁雙本人,還對其妻口出汙穢之言,不僅如此,大軍還把他手下的武將甚至是知名的校尉,紛紛題名道姓的問候了一下祖宗十八代,就差沒有刨他們的祖墳了.

梁雙雖然凶戾驕橫,但也知道這是魏延的誘敵之計,所以還能沉住氣,但他手下的武將董沛,梁武,黃須髯等人幾乎把兜頭氣歪了.

尤其是董沛,並州軍看他白白淨淨的.大罵他有龍陽之好,短袖之癖,曰禦數男等等等等,董沛氣的肺都快要炸了,非讓士卒落下吊橋,自己要帶著人馬出去殺個漢並州軍片甲不留

"你嚷嚷什麼.這是魏延的誘敵之計,虧你還熟讀兵書,難道連這都看不出來?這厮在虎牢關前與張飛大戰七八十回合不分勝負,金城之戰生擒閻行,其人有萬夫難當之用,決不可出戰."

梁雙一身戎裝,腰懸佩劍,指著董沛破口大罵:"你要是有能耐,上次就不會大敗而歸.兩萬人馬你只給我帶回來一百多人,要不是看在吾妻份上,某早就把你軍法從事!"

梁雙罵完董沛,又對著帳下的文武說道:"在呂布入寇的時候,某已經將武都十幾縣城的糧食全部押解到了下辯,城內糧倉現在至少有二十萬石,足可讓我軍維持一年左右,憑借著下辯城高牆厚.便是呂布這小兒親率大軍來圍城.也不足為懼!只要我軍不出城,他插上翅膀也休想飛進下辯城!"

梁雙身旁的謀士附和道:"主公所言極是.董將軍請稍安勿躁,聽聞魏延率軍來襲.昨日清晨主公已經派了使者快馬趕往漢中向張魯求援,待漢中出兵,必然可以掣肘呂布,下辯城之圍自解!"

眾人雖然惱怒,但梁雙的命令他們又不得不聽.心情雖萬般不願,當下只有低頭應諾一聲.

局勢就這樣僵持著,城頭上的守軍巋然不動,城下的一萬並州軍罵聲不絕.

此時雖是九月中旬,但到了晌午時分.天氣難免會有點炎熱,下辯地處祁山余脈之中,火辣辣的太陽掛在頭頂,炙烤的並州軍士卒汗流浹背,開始有人摘下頭盔,或蹲或坐,三三兩兩的打屁聊天,更有甚者,直接把頭盔摘下來墊在後腦勺下面,蜷曲著腿,半躺著小憩了起來.

"難道這就是並州軍軍的軍紀.簡直是一盤散沙,把士卒帶著這樣,想來這魏延定然是個有勇無謀的莽夫!"

"並州軍雖然彪悍,但是軍紀頗為散漫,聽說每次打完仗,呂布就會給他們放假,也不操練."

看著罵累了的呂布大軍紀律松弛,士卒懶散,梁武放聲大笑,手提長槍,就要下城出戰,"如此有勇無謀之輩,一戰可擒,請主公借我三千精兵,下城提魏延人頭來來獻!"

董沛戰敗,梁雙把這件事的前因後果了解得差不多,知道魏延用甚詭,先是奇襲武都城,然後圍攻下辯.無論從那方面看,魏延都不是泛泛之輩.

梁雙扭頭看了謀士一眼,滿臉疑惑的道:"會不會是魏延的誘敵之計?"

謀士道:"下城一戰便知,我們不能憑董沛將軍一面之詞就斷定魏延此人,還需實踐一番,說不定這魏延真是有勇無謀之輩,若是能殺他個措手不及,必然可以振奮軍心,鼓舞士氣."

梁雙頓時心動,扭頭看了董沛一眼,隨後移到梁武身上,傳令道:"梁武,黃須髯,各自率五千人沖出城去,試探下並州軍軍的戰斗力!"

吊橋落下,一萬無燉雞蜂擁而出,殺了並州軍個措手不及,一場混戰下來,武都軍奪得馬匹數百,輜重頗多,梁雙與黃須髯笑容滿面的高奏凱歌而還.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太守府中載歌載舞,一片歡慶氣氛,梁雙命人大擺筵席,為梁武,黃須髯二將慶功,並且犒勞三軍,命將士大快朵頤,開懷暢飲.

"哈哈……真是傳言可畏,我當這魏延有三頭六臂呢,今日一見,才知道所言全部都是虛的!只可惜今日亂軍之中沒有撞見岳飛,否則必然生擒了獻于大王殿下!"

喝的醉醺醺的梁武懷里摟著劉繇剛剛賞賜的妙齡少女,一邊舉杯一邊大吹大擂,目光不時掃向那邊正在喝悶酒的董沛.

黃須自然不會讓梁武一個人出風頭,同樣洋洋自得:"某今天看見那魏延的旗幟,便要沖陣過去生擒他,這厮走得快,被他僥幸得脫.明日再來,絕不會放他離開!"

筵席之上,也就梁雙的謀士頭腦還算清醒.借著給梁雙敬酒的機會 ,詢問道:"我等在這里痛飲,城牆上的防禦沒問題吧?"

梁雙笑呵呵的道:"勿要擔憂,有五千士卒駐防,有五六千士族部曲在值夜,絕無紕漏!"

"那就好!"

謀士討好的一笑.與梁雙碰杯,"這魏延是並州軍新起之秀,不曾想戰斗力都如此不堪一擊,看來是我等高估了這厮!"

梁雙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舉杯飲酒時,眼中閃過一絲怨毒.

次日,魏延領了一萬人馬再次來到下辯城下叫陣,這一次.梁雙沒有絲毫猶豫,直接下令開城門迎戰,梁武,黃須髯,董沛三將引領了一萬兩千人馬殺下城池.與並州軍列陣對峙.

"董沛在此,魏延速來我刀下受死!"昨日梁武酒宴上對他耀武揚威,董沛早已懊惱不已,不待本方列陣完畢,按捺不住沖動的陳橫已經拍馬舞刀,殺出陣來叫囂.

魏延向身旁的閻行低聲道:"爾去迎戰.只許敗不許勝!"

閻行會意,點頭道:"將軍盡管放心.彥明心中自有分寸!"

並州軍旌旗開出,閻行拍馬舞槍,出陣相迎,大聲喝道:"無能之輩,也敢向我家將軍挑戰,看我閻行取爾狗命!"

"背主之賊.待我擒之"董沛大怒,策馬向前,直取閻行.

兩人在沙場上戰有十合,閻行虛晃一槍,詐敗而走.董沛大喜,樸刀一招,下令身後的大軍全力出擊,猛撲並州軍.

隆隆鼓聲之中,雙方一場混戰,並州軍又敗一陣,丟下許多輜重,糧草,後退了二十里,到魏延敗走,梁雙臉上歡喜不已,想要下令全力追趕,被謀士勸阻,只好暫時收兵.

第二日,魏延又一次引領了"殘兵敗卒"前來挑戰,梁雙在城牆上看見,大笑道:"你看魏延帶來的人馬已經不足一萬,想來除了被殺死的,其余的已經做了逃兵,今日當全力出擊,梟魏延首級而還!"

得了梁雙命令,梁武,黃須髯,董沛三將再次引領了一萬五千人馬,外加五千士族門客殺下城來,向魏延挑戰.

"魏延何在?汝若不是無膽鼠輩,便親自出馬與我殺個痛快,免得讓你手下的偏將來自取其辱!"董沛因為前次打得魏延落荒而逃,連戰連勝,已經囂張跋扈到了極點,甚至自比呂布之勇,根本不把魏延放在眼里.

"戈陽魏延在此,休要猖狂!"並州軍旌旗開之處,魏延親自舞刀躍馬,來戰董沛.

兩馬相交,戰有十五會合,魏延賣個破綻,甚至讓董沛將自己的頭盔挑砍于馬下,看似險象環生,實在拿捏的毫厘不差.

"哎呀……敵將果然厲害!"魏延撥馬而走,"落荒而逃".

"魏延哪里走,留下人頭再走不遲"董沛豈能讓煮熟的鴨子飛走,當下拍馬舞槍,拼命追趕.

梁雙在城頭上望見,之前的疑慮全都拋諸于腦後,手中令旗一揮,下令道:"全軍拼命追趕,收割並州軍頭顱!"

得了梁雙一聲命令,一萬五千丹陽軍漫山遍野的窮追並州軍,十里,二十里,三十里……一路緊追不舍,城中只留下了三千左右的守軍.

董沛追的正急,到了一處山坡,魏延忽然撥馬而回,大笑道:"無謀之輩,中吾之計也,速速受死!"

兩馬相交,戰無一合,董沛被魏延手起刀落,斬為兩段,董沛到死都沒想明白,魏延明明數次敗于他手下,武藝何時變得如此驍勇.

山谷兩邊鼓聲隆隆,魏延副將率領兩千伏兵從兩側繞出,斷了武都軍的退路,而魏延率領的五千人馬也回過頭來,與副將合圍武都兵馬,一時之間殺的對方哀鴻遍野,血流成河,紛紛跪地求饒,磕頭如搗蒜.

梁武拼命突圍,被魏延拈弓搭箭,一箭射下馬來,黃須髯也戰死在亂軍之中,全力追趕的一萬五千武都軍幾乎全軍覆沒,被包了餃子.

就在武都軍窮追不舍的時候,閻行引領了三千精銳士卒,從小道抄襲到了下辯城下,趁著吊橋還沒拉起,城門還未關閉之時,一擁而入,猝不及防之下,下辯城內的守軍頓時亂作一團,閻行棄了馬匹,徒步奮戰,一路到處,所向披靡,槍下綽綽,身軀竟無一合之敵.一路沖來,斬殺將校數百人.

"呂布,我就算死,我也不會給你留下一點資源,武都名士俱都在此,哈哈,放火,讓他們都和我一起死吧"梁雙柱劍矗立在太守府內,得知並州軍入城後,他臉上露出詭譎的笑容,立即喝令手持火把的親衛放火焚燒太守府.

隨著梁雙一聲令下,手持火把的親衛紛紛向府內的易燃物投放火把,隨後死死守住府門,使得屋內的名士逃脫不得,在一片慘絕人寰的哀嚎聲中,武都郡境內的大部分名士俱都和閻行一起葬身火海,不僅如此,梁雙還將所有擄掠來的糧草,典籍,印綬,籍冊等重要的物品都一一焚毀殆盡,一樣也沒有給呂布留下.

是夜,魏延奪取下辯城,僅僅付出了三千名余兵卒的代價,他一面派人撲滅大火,能搶救多少算多少,一面出榜安民,派出快馬向武都城的呂布報捷,

呂布大軍曆時一個月,終于奪取武都,擊殺梁雙,大獲全勝,從此西涼南部盡入呂布之手,下一步,他把目光投在了西川.(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少年將軍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