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刺殺  
   
第二百四十五章 刺殺

就在魏延攻破下辯的同時,張繡也在鐵龍谷一帶擊潰了武都主力大軍,統將鄧顯戰死,俘獲五千多名武都兵馬,並且繳獲糧草數萬石,戰馬三千匹.∑,

三日之後,呂布率領兩萬兵馬入駐下辯城,入城之後,他立即派士卒扼守四門,互為犄角之勢,謹防梁雙余孽伺機作亂.

下辯城中,只見一匹猶如炭火般顏色的駿馬昂嘶鳴而立,馬上一人,身披西川蜀錦戰袍,頭戴紫金冠,兩束大紅翎羽迎風招展,他面容剛毅,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發中,英俊的側臉,面部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

下辯城中的幾條大街旁早早站滿了並州軍,只見百姓站滿街道兩旁,但聽牛角聲響,並州軍人馬開始徐徐入城,領頭者正是大漢溫侯,車騎將軍呂布,其身後的將尉以及隨軍文官大小依次而行,以漢室之名視察巡城,安撫軍民.

天朗日清,暖陽當空.這樣一個好天氣,似乎也讓壓抑許久的下辯城沾上了一份喜慶之氣,梁雙驕橫嗜淫,殘暴狠戾,多不得武都軍民的人心,雖然有的人還不知道呂布是誰,但看到他的裝扮,一眼便知呂布不是一般人,而且他還自稱大漢溫侯,車騎將軍,想必也是帝國有名的人物,畢竟大漢四百年江山已深入人心,對于這個來自京城的高官,大多數軍民都抱著敬畏之心.

然而,危險總是伴隨在人們最為喜慶之時,不知是人群擁擠,還是自己腳跟不穩,一道人影猛然撞出人群,跌倒在地.不偏不巧,正摔在呂布馬前.

呂布眉頭緊蹙,冷冷地注視著倒在馬下之人,刹那間異變突起,只見那跌倒之人瞬間騰起身形,猛然從懷中抽出短劍.寒光一閃,那道短刃如一道急電般的飛刺向馬上矗立不動的呂布.

呂布雙目冷然的注視著那道飄向自己的利刃,眼神色冷然不屑,雖如此,但他也不敢大意,記得前世的時候,孫策也是武藝非凡,但卻死在了不知名的人物手中,所以呂布不敢怠慢.側身堪堪躲過利刃,旋即猿臂舒緩,單手拎著刺客的臂膀.

"咔嚓"清脆的骨折筋裂之聲音瞬間響徹在擁擠的街道,接著便是那刺客疼痛不已的哀嚎,呂布的手臂微微一松,那刺客隨即跌落塵埃,在地上翻來覆去的滾拍,口中嗚咽嘶鳴.顯然是痛入心扉,撕裂肝腸.

"主公.城中賊人還未除盡,主公不宜久留于市曹喧囂之地."賈詡策馬向前拱手建議道.

呂布冷冷的點點頭,與賈詡走了幾步路之後,他的臉色突然一變,他的耳朵捕捉到一聲細微的弓弦震動,這聲不是來自周圍.而是從頭上的屋頂上發出來的,呂布毫無猶豫,他先是一把推開身旁的賈詡,隨即翻身下馬,倒地的瞬間又一腳將赤兔馬踢開.

于此同時.一支利箭破空襲來,直接穿爆了呂布身旁親衛的頭顱,親衛連慘叫聲也來不及發出,便一頭摔倒在地,那支透爆了親衛頭顱的箭鏃,長度足有二尺三寸,箭杆碩大,還刷了一層深灰色的漆,呂布知道,能發出這種箭鏃的大弓,規制至少在二十石以上,一個人無法操作,發射這種箭鏃時必須事先固定好躬身,再慢慢絞緊弓弦.換句話說,這是一場針對他有預謀的謀殺,這周圍已經被不知名的敵人架設了死亡的陷阱,只等他往里鑽,此時不知道有多少大弓,已經對准了這條不算寬廣的街道.

此時的街道已然大亂,百姓們盡皆奔走,成廉急忙率領親衛將呂布團團圍住,神色凜然的看著周圍,呂布冷冷的注視著倒在血泊中的親衛,一股沖天的殺意從他兩肋間竄了出來,這名親衛跟隨他多年,最後沒有死在戰場之上,卻死在小人的手中.

沒等呂布多想,變故再生,只見百姓中竄出十數名彪形大漢,手中端著強勁的手弩,只聽十數聲輕微的金屬鏗鏘聲,瞬間便將保護呂布的親衛射翻在地,其中的一支弩箭穿過人牆,奔著呂布門面射來,一名親衛立即擋在了呂布面前,強勁的弩箭從親衛瞬間從親衛的右腮穿過,撞飛了幾枚臼齒,然後刺入口腔,狠狠紮入另一側,立時血花四濺,親衛發出一聲慘叫,身體晃了晃,隨即倒地身亡.

還沒等刺客裝填弩箭,警戒四周的並州士卒一擁而上,亂刀將那些刺客剁為肉泥,在周泰的帶領下,並州軍開始湧入四周的民房去捉拿房頂上的刺客,可是當他們趕到的時候,房頂上除了擺放端正的強弓,別無他物,周泰立即大手一晃,讓士卒將強弓抬下去,或許能在其中發現什麼線索也不一定.

在掃除四周的危險後,呂布撥開人群,心痛的看著地上的親衛:"梁雙占據武都多年,其在城中的心腹死士一時未曾除盡也屬正常,傳某將令,厚葬某的勇士."

成廉應諾一聲,立即招呼士卒收殮了躺在血泊中的呂布親衛

恰這時,周泰也率領士卒從屋舍內走了出來,幾名士卒手中還端著機架強弓.

賈詡健步上前,細細的打量著這二十石強弓,看了半響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正當他准備放棄的時候,忽然發現強弓的弓身內部篆有銘文,他又箭步走到被砍得血肉模糊的刺客身邊,撿起散落在地上的手弩,伸手摸了摸,果然也是有銘文,書寫著"師君"二字.

此事恐怕有蹊蹺,並不像梁雙的死士所謂,想到這里,賈詡立即走到呂布身邊,低聲沉吟道:"主公,此事有些蹊蹺,須速速回營"

呂布知道賈詡不會無的放矢,當下立即宣布回營,就這樣,一場本來已經安排好的午後巡城便早早結束,呂布隨即召集眾文武于帳中商討安定武都之後的事宜,大事商討完畢,眾人又開始商討今日遇襲一事,說到這件事,眾人心中都有點悲憤,呂布的親衛就是軍中挑選的百戰之士,各個忠心耿耿,作戰凶猛,死一個就少一個.

其中成廉最為難過,這些親衛都是他和魏越一手訓練出來的,最後沒死在戰場上,卻死在了宵小之手,不過他們死得很有價值,至少呂布沒有受傷,這就是他們做親衛的職責.

"這件事,並非梁雙的死士所為,而是另有他人!"在呂布的示意下,賈詡率先把他得知的情況說了出來.

賈詡的話,立即在帳內掀起軒然大波,成廉急忙問道:"軍師,不是梁雙的死士干的,那到底是何人所為."

賈詡拿起桌案上的手弩,不快不慢的說道:"據我觀察,無論是強弓亦或者是手弩,其上都刻有"師君"二字,據我所知,漢中張魯乃天師道第三代天師,他殺掉五斗米教的創始人張修後繼承了五斗米教的道統,並自稱"師君"

呂布劍眉一挑:"軍師的意思是這些刺客是張魯的人?"

賈詡搖搖頭:"也不盡然,有可能是有水東引,坐收漁翁之利,要不然也不會故意留下刻有銘文的弓弩!"

程昱猛地睜開雙目:"文和,你說的是劉焉不成?"

賈詡笑了笑,對著呂布說道:"主公,劉焉是個聰明人,他看清大漢已經無可救藥,這才帶著高祖的一絲血統入主川蜀,欲效仿高祖成就霸業,而張魯在去年的時候被劉焉任命為督義司馬,與別部司馬張修帶兵攻打漢中天守蘇固,張修殺蘇固後,張魯又殺張修,奪其眾,截斷斜谷道,在劉焉的示意下殺害朝廷使者!"

成廉很疑問:"照軍師所言,這張魯是劉焉的部下,又聽從他的命令行事,劉焉為什麼要嫁禍張魯,豈不是自斷其臂?"

眾人點點頭,表示同意成廉的觀點.

賈詡將手弩放在桌案上,徐徐解釋:"劉焉的身體越來越差,而他的長子和次子均在長安做質子,他的身邊只有幼子劉璋在身邊,這劉璋暗弱,哪里鎮得住張魯?如今張魯霸占漢中,兵多將廣,只要他願意,便可取劉焉而代之,只是劉焉帳下文武都比較效忠,張魯有賊心沒賊膽,可一旦劉焉死了,那就說不定了."

程昱接過話題:"所以未來劉璋的敵人有兩個,一個是主公,一個是張魯,劉焉為了替兒子掃清強敵,這才派人刺殺主公,若成,其子劉璋曰後就會少一個敵人,若不成,則故意留下線索,好讓主公因為憤怒而攻打張魯,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眾人聽完賈詡和程昱的分析,心中一下子就怒了起來,這劉焉竟然把他們當冤大頭,幸好呂布沒事,幸好軍中有賈詡和程昱,否則他們這群大老粗早就提兵殺入漢中,以血心頭只恨,然後成全劉焉老賊.

"好一個一石二鳥之計,若非有軍師,我等恐遭大難."呂布頓了頓,又接著說道:"武都與漢中,西川毗鄰,實乃要險之處,須托付個能擔重任之人,文長,某斟酌再三,由你來鎮守最為合適不過.你要小心固守,勿負我意"魏延經過這幾次大戰,讓呂布認識到他兵法謀略盡屬一流,是一個可托重任之人,呂布本想將他放在隴西,如今看來卻是不行,只有將他放在武都,呂布才能安心.

"主公放心,末將必然不負主公厚意"魏延面色一喜,立即拱手應諾.(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自焚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塵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