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六十七章 異族來襲  
   
第二百六十七章 異族來襲

隴西,臨洮.

轉涼的秋風中,自隴西平定以來,百姓迎來了第一次大豐收,農田里到處都是忙碌的身影,而地方上的官吏們則指揮著郡國兵幫忙收割,同時征收賦稅.

豐收之年也是災難之年,這一天,張遼正准備押送大批糧草回隴縣述職時,忽然有斥候來報,西北方向七八十里處火光沖天,似乎有戰事發生.

"哦?西北方是哪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再探."張遼嘀咕一聲,攤開了牛皮地圖,看了半響後,立即差人傳令召集眾將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情,到帥帳之中連夜軍議.

魏續手握劍柄,登高眺望了片刻,回到帥帳道:"某觀那起火之處似乎是索西所在的方位,只是不知道烽火為何大起,且等斥候來報便知!"

"索西,索西,文遠,你說會不會是山賊入寇?"宋憲嘀咕了幾聲,立即提出自己的見解,因為每年到這個時候,都會有部分鄉民入山做寇,截殺過往行人,更猛的則會去攻打城鎮,搶劫糧倉貨庫,所以宋憲的話也有一定的道理.

張遼眉頭緊蹙,指著索西正色道:"山賊還好說,不需半月我等便可平定,我擔心是羌人."

自從俄何燒戈戰死後,隴西以西的燒當羌消停了不少,可是今年的溫度比以往要很冷許多,說不定這羌人擔心過冬的糧食不夠,所以率大軍入寇隴西,劫掠邊境糧草回羌境過冬.

張遼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當下急忙讓宋憲和魏續去集合士卒,准備隨時出征,將入寇的羌兵趕回羌境.宋憲,魏續不敢怠慢,立即健步走出大帳,讓傳令官吹響了集結的號角.

"嗚!""嗚!""嗚!"

嗚咽的號角聲瞬間撕破了淡墨的天空,隨即整座大營便傳來了各級將校的呼喝聲,曆時半柱香之後,一萬大軍便整整齊齊地集結在校場之內.暗黑的戰甲,森然的刀槍,招展的旌旗,抖擻的精神,只等張遼一聲令下,大軍便可隨時出征.

大約半個多時辰之後.斥候再次來報:"啟稟將軍,我等在路上遇到了從龍桑逃出來的難民.說是前日燒何,當煎,勒姐等八個羌族聚集萬余人圍攻龍桑,已經得手.龍桑縣令被俘,現在羌族豪酋扶勒圖率領了五千羌族賊兵,正在攻打索西縣城,形勢危急."

"再探!"

張遼揮手示意斥候繼續打探,同時做出了救援索西的決定:"隴西新定,異族就領兵來犯,這簡直就是不把我們並州軍放在眼里,我的意思是先救援索西,然後在回隴縣述職.諸位以為如何?"

宋憲和魏續聽後,互相對視了一眼,隨即齊齊朝張遼拱手喝道:"但憑將軍吩咐!"

在並州軍中,一直以來都有一個傳統,在私下的時候,副將可以直呼主將的姓名,甚至拜把子都行.可到了戰場之上,就必須尊卑有序,將就是將,兵就生兵,當然呂布除外.在呂布還沒有成為並州軍統帥的時候,張遼他們都奉先奉先的叫.如今呂布成為了張遼等人的主公,這奉先,他們倒是好久沒叫了.

"如此,我等即可發兵,支援索西,克龍桑,將羌人趕出大漢境內!"

張遼沒想到羌人會趁他們攻打武都的時候入寇漢境.這是不能容忍的,張遼自小在並州長大,對于異族入寇時的慘景,至今還曆曆在目,大多數從並州和幽州走出的將領,對異族都有一股難以抑制的憤怒,張遼心中的憤怒頓時熊熊燃燒,拍著桌案做了決定.

一番軍議之後做出決定,由魏續率本部騎兵兩千為先鋒,張遼率本部兩千隨後,星夜趕往正北方的索西,留宋憲率六千兵馬駐守臨洮,張遼之所以留下宋憲看守臨洮,一來,是為了看護賦稅得來的糧草;二來,是為了防止羌族趁大軍北調時突襲臨洮,這臨洮可不比索西,乃是一座實打實的大縣,人口有兩萬多,地大物博,土地肥沃,在隴西郡,除狄道外,就屬臨洮最大,是隴西郡糧食生產的基地.

而且臨洮與羌族毗鄰,是一個重要的軍事重鎮,進可攻打羌族,退可守臨洮,對于這樣一個要緊的地方,張遼可不敢大意,就算出征也不敢傾巢而出.

為了防止打草驚蛇,張遼和魏續所率領的兵馬全部換上了羌人的服飾,這樣就可以最大程度的松懈羌人賊兵的戒備之心,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當下,魏續所部兩千人在前,張遼帶領兩千人在後,全部是精裝箭從,只帶了三天的干糧,朝著西北方向八百里的索西快速進軍,希望能在羌人破索西之前抵達.

"殺啊!"

"搶糧食!"

"搶女人!"

就在魏續的前鋒部隊抵達索西城下的時候,縣城剛剛被羌人攻破了半個多時辰,數千羌人吶喊著嘰里咕嚕的土著羌語,蜂擁殺入城池.

索西雖然地理位置險要,以洮水為自然天塹,但到底還只是一個縣城,城內僅有三百老弱殘兵,面對著五千羌族賊兵的強攻,負隅頑抗了一夜之後,終于在清晨被羌兵攻破.

此刻,正是天色拂曉而黎明未至的那一刻,天地間混混沌沌,也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時刻.

索西城內火光沖天,無數民宅被賊兵放火點燃,從家宅中被趕出來的無辜百姓滿大街倉惶逃竄.無數的羌族賊兵放肆的淫笑著,揮舞著手中的矛戈,做著殺戮,劫掠,奸淫的勾當.

野蠻慣了的羌兵毫無廉恥的當街就對抓住的女人進行奸汙,整個索西縣城的上空飄蕩著羌人興奮的嘶吼,老弱臨死前的慘呼,以及婦女被奸汙時的哀嚎.在這一刻,曾經山清水秀的柴桑縣城變成了人間煉獄!

"殺呀,搶糧食,搶女人!"

魏續匹馬當先,用剛剛學會的羌語喊著口號尾隨著羌人賊兵沖進了縣城.兩千精裝步卒尾隨其後,席卷入城.為了最大程度的麻痹羌族賊兵,魏續煞費苦心,從部下找了幾個略通羌語的士兵向全軍傳授簡單的羌族口語.而他剛才所喊的就是在來索西的路途上學會的.

一陣急行軍,魏續的先鋒部隊很快的追上了一股正在縱火劫掠的羌兵,卻因為怪異的口音引起了這股賊兵的注意,紛紛停下了手里的動作,詫異的朝魏續軍張望,一時弄不清楚這是從哪里來的人馬,到底是敵是友?

一名羌兵頭目勒馬橫槍.喝問魏續:"來的是哪個部落的,為何說話的口音與我等不同?"

魏續也不答話.縱馬向前,手中樸刀劈出,一顆頭顱頓時滾落馬下.

仰天大笑道:"老子是並州部落的,兒郎們,給某狠狠的殺這些羌兵,我大漢疆土,豈容這等異族肆虐?"

隨著魏續一聲令下,身後的士卒紛紛舉起了手中的武器撲向了發懵的羌族賊軍,一陣刀砍斧劈.頃刻間就斬殺了數百人.剩下的賊兵紛紛潰走,尋找渠帥扶勒圖稟報去了.

羌族賊兵的軍紀一向混亂,除了部落首領的親兵裝備精良外,其余部落的裝備頗為落後,使用簡易的刀槍以及鋤頭菜刀做武器的不在少數,又沒有防具護身,遭到官兵的突然襲擊.頓時一觸即潰,紛紛逃竄.

于是,索西城中出現了滑稽的一幕,城中心不知情的羌族賊兵依然在放肆的劫掠奸淫,而靠近城門的羌兵則被突然出現的官兵殺的哭爹喊娘,亂作一團的向城中央撤退.

就在魏續的先鋒部隊尾隨羌兵追殺的時候.張遼也率領兩千後軍沖進了索西城,目睹著城內烽火連天,百姓尸橫街巷的慘景,張遼不由得怒火中燒,咬牙切齒.

"斥候何在?"

"小的在此聽令!"斥候拱手領命.

張遼紅著眼睛,攥著拳頭道:"給我傳令下去,讓魏續堵住所有城門.不得放走一名異族,無論反抗投降,一律格殺勿論!寡某要用這五千羌狗的頭顱,祭奠索西死去的無辜百姓!"

"諾!"

斥候答應一聲,一揮手,招呼了幾個兄弟向各部傳令去了.

看到羌軍在城里燒殺搶掠,張遼手下的士兵早就義憤填膺,恨不得把這些異族狗斬盡殺絕.得了張遼的屠殺軍令,一個個扯掉罩在外面的賊兵服,露出了統一的官兵鎧甲,對一路潰敗的羌族賊兵展開了無情的屠戮.無論對方負隅頑抗還是跪地求饒,一律用鋼刀招呼,不大會兒功夫,索西的街頭就變得尸橫遍巷,血腥氣味令人作嘔.

處在絕望中的索西百姓猛然見到一支官兵從天而降,殺的羌賊潰不成軍,無不喜出望外,紛紛跪地叩頭,在嘴里念叨著感謝朝廷,感謝呂布之類的云云.

雖然城門附近的羌族賊兵已經被屠戮殆盡,但受了驚嚇的索西百姓依然倉惶逃奔,來來回回,呼兒喚女的聲音此起彼伏,城中火光依舊,亂糟糟的一團.

"這位老丈,可知道柴桑城中周家在哪里?"

張遼看到一名白發老翁在人群中奔波,命令士卒上前把人喚過來問話,周家一直都很支持呂布,如果讓周家有了什麼閃失,恐怕隴西士林心中會有所不滿,他們會說,好嘛,我們支持呂布做隴西太守,他只知道要糧食,不知道保護他們,以後不給呂布糧食了,不派家族的人給呂布做官了.

老翁抹著頭上的血跡,這是奔跑之時撞到橋上擦傷的,回複道:"回將軍的話,本城之中僅有三戶戶周姓人家,都住在城東的一帶,將軍去哪里打聽一下便知."

"謝過老丈!"

張遼向老翁拱手道謝,順手塞給他了一串銅錢,聊表謝意,問清楚了路怎麼走之後,便率領帳下親衛去尋那周家.

張遼綽馬提刀,沖在隊伍的最前方,步伐走的甚急,他必須盡快打探到周家的下落,方能安下心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塵埃落定     下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索西周世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