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六十八章 索西周世榮  
   
第二百六十八章 索西周世榮

"嗚嗚……畜生,你們這群畜生!玷汙了我的身子,還要殺我的兒子,我和你們拼了!"小巷之中,火光洶湧,一名衣衫不整,披頭散發的婦人正和幾個羌兵賊厮打在一起,而腳底下一個七八歲的少年正躺在血泊里掙紮,口中還發出輕微的呻吟,也不知是死是活.

張遼的眼睛在噴火,心在滴血,嘶吼一聲"給我殺"

張遼一馬當,幾個箭步上前,手中勾廉刀橫砍豎劈,瞬間就斬殺了兩名賊兵,身後的悍卒拔刀跟上,一陣狂風暴雨般的亂砍,又把四五個羌賊剁成了肉泥.

"大將將軍饒命,大漢將軍饒命啊……是渠帥讓我們劫掠的,不干小人們的事情呢,我們只是奉命行事!"

剩下的三個羌兵剛從被奸汙的婦女身上爬了起來,褲子都沒來得及提上,嚇得魂飛魄散,跪在地上像雞啄米一樣的磕頭求饒.

"攻我城池,殺我子民,奸淫我漢家父女,還想活命?"身軀凜凜的張遼一聲暴喝,舉起手中的大刀就要把幾個羌人剁成肉醬.

那婦人直到此時才從噩夢中驚醒過來,連忙伸手阻止了張遼:"將軍,可否讓賤婢親手殺了這幾個惡賊"

張遼愣了愣,扭頭看著這個全身上下沒有遮羞之物的婦人,立即翻身下馬,目不斜視,解下自己的戰袍給她披上,隨後正色的問道:"你可想好了,殺人可不這麼輕松!"

婦人首先感激的看了張遼一眼,聽完張遼的話後,她躊躇了一下,可轉眼看到倒在血泊之中已經沒有呼吸的兒子,婦人眼里的躊躇變成了冷冷的怨毒,一把抽出張遼的佩劍,緩緩向著那些跪在地上的羌兵走去.

手中佩劍高高舉起,豎著劈下,竟然不是橫著斬的.而是豎著劈下來的,由此可見,少年婦人心中對這幾個羌兵的仇恨有多麼強烈!

一聲骨骼破裂的聲音,這名羌族賊兵的腦袋瞬間被從中間一分為二,不偏不倚的從鼻尖切開,尸體登時像死狗一樣撲倒在地.

婦人仰天慘笑:"將軍的寶劍殺起惡賊來果然鋒利無比,爾等奸殺擄掠之時可曾想過會有這般下場?"

另外的兩名羌兵幾乎被嚇癱了.其中一人略通漢話,哀告道:"夫人饒命.夫人饒命……不要把我的頭顱砍成兩半啊!"

婦人報以冷笑:"好,我答應你的請求!"

一劍揮出,這次是橫著斬出的,鋒利的劍刃切在脖頸上,腦袋頓時飛了下來.

婦人表情冰冷的凝視地上的死尸,把劍刃上的血跡在死尸的身體上擦拭了幾下.

"我要給孩兒報仇!"

面對最後一個羌人,婦人忽然發出一聲歇斯底的吶喊,將手中的利劍高高舉起,近乎瘋狂的朝剩下的那名羌人身上砍去.一劍接著一劍,如同潮水一般無休無止,須臾之間,地上只剩下一灘模糊的血肉.

辦完這件事後,婦人表情僵硬的癱軟在地上,隨後木然的爬到兒子的尸體旁,張遼心中一痛.像這樣的慘狀,每天都會在大漢各處上演,要怪只能怪如今的朝廷無能,如果朝廷能有當初的漢武雄風,試問,有哪個不開眼異族敢入寇漢境?

那婦人獨自神傷半響.須臾,她緩緩抬起凌亂的頭顱,遠遠地朝著張遼叩首:"多謝將軍"說完隨即揮劍自刎當場.

"來人,將這婦人和小孩的尸體收殮了,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好生安葬!"

或許知道婦人會有這般舉動,張遼冷著臉邁步向前,躬身撿起遺落在地上的佩劍.未經擦拭便插回鞘中,隨後對幾名親兵吩咐一聲.

幾名親衛應諾一聲,隨即小心翼翼地抬著婦人和小孩的尸體朝著城外走去.

辦完這件事後,張遼便帶著兵馬繼續前行,前面就是老翁所說的地方,周家是居住在城中,還是在城外築有堡壘,一問便知.

覆巢之下無完卵,周家所居住的一帶也沒有逃過羌族的洗劫,一些民居門戶大開,不少人家已經起了大火.張遼一聲令下,兩千並州軍一擁而上,撲向那些正在劫掠的賊兵.經過短暫的交鋒之後,羌兵一觸即潰,且戰且走,拼命向城外突圍.

此時大火已經越燒越旺,到處都是逃命的難民,以及被並州軍擊潰的羌兵,就在這個時候,一座頗具規模的宅院中突然傳來幾聲女子的呼救聲,張遼眉頭緊蹙,提刀當先,領著大隊人馬沖了過去.

只見院子里橫七八豎的躺著五六具男尸,不過全都是仆人的裝扮,幾把武器七零八落的散落在尸體周圍,看起來向是激烈的抵抗之後遭到了殺害.

其中頗有姿色的貴婦攬住兩個及笄少女,正咬牙切齒的怒視著步步緊逼的羌兵,在他的身旁還有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婦人,懷里抱著一個尚且不會走路的幼童,正扯著嗓子大聲呼喊,幾名年輕的婢女嚇得瑟瑟發抖,在牆角縮成一團,根本沒有勇氣去保護主人.

"好標志的女人,弟兄們有福了!"

"嘿嘿,恐怕大帥都找不到這樣標志的婦人,等我們完事之後,再獻給大帥獲得戰功!"

十幾個得意忘形的羌兵歡呼雀躍,用羌語說著下流的汙穢之語,一個個拋下了手中的兵器,紛紛去解衣寬帶,迫不及待的想要行那禽獸之事.

"蠻夷,安敢辱我妻女!" 就在此時,廳堂內傳來一聲怒喝,一個彪形大漢手提大刀沖了出來,目眦盡裂的怒視羌兵,這不是周家家主周世榮是誰.

周世榮本來在廳中的暗室里藏好好的,忽然就聽到屋外傳來妻子和小妾的呼救聲,當下也顧不得三七二十一,操刀就沖了出來,他祖上靠著屠豬殺狗起家,而且還有一半的羌人血統,打小就好勇斗狠,習得一身好武藝.

那些個羌兵見到居然還有男丁,顧不得穿上衣物,提刀便沖了上來,周世榮到也不懼,在妻子和小妾的驚叫聲提刀迎上,在一陣狂風暴雨的刀光中,數名羌兵瞬間就被周世榮砍刀在地,可周世榮固然彪悍,但身體也頗為肥碩,在砍殺了幾名羌兵後就累得氣喘籲籲,上氣不接下氣.

"給我殺!"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羌兵身後忽然傳來一呼喝.

張遼大步沖進宅院,看到那些已經寬衣解帶的羌兵,立即一聲令下,提刀向前,一陣橫砍豎劈,轉眼間就斬殺了三名羌兵,其它的士卒跟著一陣砍瓜切菜,片刻就把剩下的羌兵全部解決,一時間,院子里的尸體堆成了小山似的,散發著陣陣刺鼻的血腥味.

張遼提著大刀,緩緩走到婦人面前,詢問道:"敢問這里可是周世榮家?"

"正是夫家,民婦參見將軍,多謝救命之恩,若非將軍搭救,只恐民婦一家都要死在賊兵刀下,嗚嗚"那貴婦雖然面帶淚痕,仍然能夠上前施禮答謝救命恩人,可見出自大家的之人,對于禮節很是熟練.

張遼拱手還禮:"夫人不必多禮,既然是周家,敢問你家家主在哪里?"

婦人聞言,連忙扶起被她擋在身後的周世榮,原來婦人見到丈夫力竭,想要以女子柔弱的身軀擋住丈夫,不曾想並州軍恰好趕到,解除了她一家的危機.

張遼與周世榮也有一面之緣,當年呂布入駐隴西,這周世榮和李家首先響應,親自壓著糧草前往狄道拜謁呂布,所以看到周世榮的第一眼,張遼就確定這是周家家主無疑,只是現在的他要比三年前肥碩很多.

"某乃溫侯帳下折沖校尉張遼,受我家主公之命,特來保護周家主!"在張遼看來,一般世家的家主都是手無縛雞之力,遇到戰亂要麼就舉家遷徙,要麼就躲在某個地方保全小命,像這樣提刀砍殺賊人保護妻女的還正是鳳毛麟角,所以張遼收起了輕視之心,拱手作揖.

"原來是張將軍,多謝張將軍搭救之恩!"

粗壯的周世榮聞言,面色一喜,看來呂布並沒有忘記他,看到他家突遭大難,竟然還會派人前來搭救,以往的投資都是值得的.

"家主客氣了,如果當初沒有周家主的支持,我們也不會屹立在隴西之地,況且當初隴西各縣反叛,唯有周家主和李家莊鼎力支持,所以你是我們的朋友,不是敵人,既然周家主無礙,等某就先行告退了"

"將軍請便!"

張遼還了一禮,立即率領兵馬撤出了周宅,在臨走的時,他還不忘再周宅布下重兵,保護周世榮的一家老小,等擊敗了羌族再撤圍.

至晌午時分,戰事才完全停下來,沖進索西城的五千名羌兵被關門打狗,甕中捉鱉,一個也不曾走脫,除了少數的頭目被擒外,其余的全部被斬殺.

解除了索西的危機,張遼一面派人將情況八百里加急送往隴縣,一方面率大軍繼續進軍,朝著被羌族占領的龍桑城殺去.

;漢陽,隴縣,當呂布收到張遼的戰報後,一腳踢飛了面前的桌案:"給某發兵,某要滅了羌族!"(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異族來襲     下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出現了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