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六十九章 出現了大問題  
   
第二百六十九章 出現了大問題

呂布收到張遼的八百里戰報,本欲起兵西征,攻打威脅隴西和金城的羌族,但在程昱,賈詡,陳宮等人的勸阻下,打消了這個念頭.

自從北征韓遂以來,並州大軍一直都處在征討之中,如果呂布又征討西羌,會勞民傷財,未必有利,不若暫且休兵,等待來春麥熟,軍糧足備,便可圖之.

呂布眯著眼睛端坐在帥案之後,手中的戰報被他捏得"咯吱,咯吱"的爆響,就仿佛深夜之中與你同寢的人在磨牙一般,讓人聽後心中悠悚發慌,馬骨悚然.

"幾位軍師,我想發兵西征,一舉解決羌族的禍端,你們認為怎麼樣?"須臾,呂布隨意的將戰報扔在桌案上,將身體斜靠在虎皮氈毯,抬目看著賈詡等人詢問.

呂布現在看起來雖然慵懶,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這恐怕是發怒的征兆,呂布是喜是憂是怒是樂,只要看他的眼睛和行為便知.

賈詡淡淡得搖了搖頭:"不宜出戰!"

呂布劍眉一挑,不停的手手指敲擊著桌案:"為何?如今我兵多將廣,半個月內便可速平西羌!"如今他坐擁四郡,金城甘甯那里有三萬兵馬;隴西張遼那里有三萬;漢陽本部軍馬有四萬;武都魏延那里有三萬,再加上趙昂哪里有一萬以及七七八八的郡國守軍,如今他帳下約有十多萬的帶甲之士,比剛入西涼的時候還要多.

在將領方面,他有張遼,高順,魏延,黃忠,閻行,甘甯等將,個個都是以一當十,甚至以一當百的戰將,悍將,這西羌只不過是還未開化的蠻夷部落,他如何打不得?

賈詡不可否認的點點頭:"如今主公帳下猛將如云,甲士如雨,這不可否認,但人越多花費的東西也就越多.一日所食用的糧食都能讓一戶普通家庭吃上幾十年,還有軍餉,打造鎧甲,箭鏃,修築城牆的錢也都是一個天文數字,主公治下,還有許多地方官員兼任兩職.他們一邊當縣令,還一邊當縣承或者縣尉,許多人都不堪重負,辭官歸鄉,處于無政府狀態.這這多跡象表明,主公已經不能再出征了,就算出征,也要把這些問題解決完了再說."

鄭渾起身附議道:"文和所言非虛,上次我前去糾察某縣吏治問題,進城之後才發現這個縣根被沒有縣令,只有縣佐和五官中郎,更別說縣令管理下屬的各鄉了,什麼游徼,三老.嗇夫,有秩,連一個像樣點的亭長都沒有,全是鄉下的一些地痞兼任,打聽後才得知,這個地方已經一年沒有縣令了."

鄭渾說完後陳宮又接著道:"上次蔡大家提出讓流民開墾荒地建議是挺不錯的,但是有一些懶惰的流民不春耕也不冬耕,只等麥熟時向別人討要,或許一兩次有人會給,但是多了之後別人就不會給.這些餓慌了的流民開始成群結隊,入山作寇,防不勝防."

呂布這個時候已經坐直了身子,對于賈詡他們提出的問題.他一點也不曾考慮的,揉了揉有點發疼的太陽穴:"既然諸位都把問題提出來了,那我們就一起商議該如何解決問題,逐個擊破解決."

帳下的文武聞言,紛紛點頭表示同意,他們也不能一貫的打仗.打仗固然可以獲得軍功得到晉升的機會,但是打著打著突然就沒了食物和軍餉,那可就麻煩了.

呂布頓了頓,扭頭對著賈詡說道:"軍師,你說許多地方都沒有官吏,難道四郡士林並沒有派出族中弟子出仕不成?"

在呂布收複隴西,漢陽諸縣之後,對方當初那些反叛的士林,呂布並沒有深究,作為交換的條件,只要他們能按時繳納糧草,派遣族中子弟幫助呂布治理郡縣即可,稍微差一點的可以擔任游徼,三老,嗇夫,有秩,亭長等職位,稍微厲害點的可以擔任縣令,縣丞,縣佐,五官中朗等,再厲害一點的除太守外可以擔任功曹,主簿,督郵等.

當初隴西士林的反叛,究其原因,就是呂布既非西涼本地人,入主的時間不長,雖有朝廷親封的西涼招討史,但郡內很多世家大族還是瞧不起他,可如今經過呂布一系列的打壓,征戰,扶持,隴西四郡除新攻取的武都外,其它三郡的士林對呂布的信心也越來越足,不僅按時繳納了糧草,也肯放自家子弟出仕.

有了家族子弟的出仕,這些士林門閥也不吝嗇的拿出世代積攢下來的豐富典籍,所以在一些富饒的地區,都有一些士林門閥的家族子弟在出仕,可是在那些貧瘠,盜賊蜂起的地區,那些養尊處優的士林子弟那個願意去?所以也就造成了官吏匱乏的景象.

賈詡苦笑著搖頭:"派是派了,但他們都只願意在富饒的地區,去貧瘠的地區上任不到半個月,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比如阿陽,成紀等地治下的鄉亭就沒有人願意去."

陳宮道:"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糾察吏治,把那些貪贓枉法,只拿俸祿不干事的人揪出來,使得位置上有所空缺,然後在頒布詔令,那些去貧瘠地區出任的只要干一年,如果干得好就晉升到縣亦或者郡工作,如果干得不好就繼續干,直到干好為止.現在的士林子弟,大多都有一股子沖勁,有了這個獎懲制度,或許他們會奮發向上一些."

賈詡眼睛一亮,同意的點點頭:"公台此言甚善,諸位以為如何?"

程昱一邊捋著胡須,一邊說道:"公台所言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但西涼自古民風彪悍,士林門閥本來不多,這樣做,只不過是杯水車薪,難解燃煤之急."

程昱一語就戳中了要害之處,使得賈詡他們不得不搖頭歎息,這西涼雖有渭,湟滋養,但其它地方還是比較貧瘠的,士林門閥聚集在河流中下游平原地區,其它地區顯得比較相信見拙了.

賈詡想了一揮,眼睛忽然閃閃發光,就好像看得面前有一座金光閃閃的金山一般:"主公啊,你是不是忘了一個什麼人?"

呂布偏頭苦想,他帳中就那麼幾個人,還能忘了誰?

賈詡見到呂布想不出來,展顏一笑:"蔡大家乃是世間大儒,他在洛陽和長安的時候就辦過太學府,只要主公能請得動他,那麼人才的問題便可迎刃而解."

賈詡一言落閉,陳宮和程昱急忙點點頭:"只要主公散播消息,就說蔡大家在漢陽郡開辦學府,邀請四方名士前來討究,我敢說不出半年,四方游學的士林子弟,亦或者是蔡大家的得意門生,都會如雨而至,猶如過江之鯽啊!"

呂布朗聲大笑,猛地拍案:"若非諸位,我就算想破了天也想不出我還有這個一個寶貝疙瘩!"

"主公,你還是不好高興得太早,雖說你坐擁四郡,但是還沒有得到朝廷的任命,有名無實.如今曹操已經將漢帝東遷至許縣,主公還需派人早點通使為好,早點得到朝廷的認可,我們便可早點實施計劃."程昱依舊不快不慢的說道.

"曹操嗎?"呂布撫摸著下頜,眼里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殺意,這一世曹操還是把天子握在了手中,曆史的軌跡正按著前世一樣發展,只是沒有了自己的參與,劉備還能不能安安穩穩的當徐州刺史,想到徐州,呂布又想到了前世的小妾曹瑩和健將臧霸,只是如今自己身在西涼,鞭長莫及啊.

"想不到當年的北都尉曹操,如今已經當上了司空,許昭曾言此人乃是治世之臣亂世之雄,此言非虛!"陳宮一臉的笑意.

"怪不得當初主公讓我無論如何也要擊殺曹操,現在看來,這曹操的確是個強敵!"愈發黝黑的高順聽說曹操這個名字,立即想起了當年呂布讓他在汴水伏擊曹操的事,看來那時的呂布已經知道曹操非池中物,想要殺掉這個強敵,不過最後因為呂布一時沖動,導致這個計劃落空,如今看來,當真是一個遺憾.

"先別管這個曹操了,還是先說說任命的事,趁著許都新定,主公還需快點派人出使許都才後,否則等曹操回過味來就麻煩了!"程昱聽到眾人談論曹操,立即抹掉這個話題,提出正事.

"嗯,明日我就寫下拜表,遣使前往許都!"呂布也知道此事不容耽擱,否則讓曹操派一些不相干的人來奪權,到時候他就得不償失了.

程昱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眼神不經意間看到了高順身旁的張繡,心中猛然一突突,喝道:"主公,近日忙著瑣事,險先忘了大事,那李傕郭汜兵敗,徐榮,張濟,樊稠屯兵宛城,主公如果派人去勸說他們來漢陽,那主公將會憑空會多出數萬兵馬."

呂布轟然起身,大步走到程昱面前,大吼道:"仲德啊仲德,你怎麼不早點提醒我,險先誤了大事!"他其實早就有了這個想法,等到李傕郭汜兵馬,再讓張繡去勸說張濟,憑著張繡的關系,在加上徐榮他們和他也有一點友誼,這數萬兵馬豈不是唾手可得.

眾人也被呂布的這一激烈動作下了一跳,不就是多出說完兵馬嗎?有必要這麼激動麼.

看到眾人的不解,呂布緩緩解釋:"千軍易得,良將難求,張濟,徐榮皆非等閑,某不得恐遺憾終身,伯錦,我想讓你去說服張濟來投,你願不願意?"

張繡心花怒放,他這一生只有張濟這麼一個親人,如今數年都沒有見到,他那里不肯去,當下急忙抱拳道:"某願往!"

張繡說完之後,在呂布的授意下,他也不等軍議結束,便風風火火的跑出了大帳,准備前往宛城勸說張濟等人來漢陽.(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索西周世榮     下篇:第二百七十章 具體問題,具體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