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七十一章 盜墓之舉  
   
第二百七十一章 盜墓之舉

呂布出了帥帳,左右觀望了一番,見四下無人,便徑直朝著賈詡的大帳走去.

賈詡剛回大帳,正准備翻閱典籍,想了解一下三皇五帝時期的西涼以及秦人是如何治理西涼的,剛看到要緊處,就見到呂布掀帳而入,他急忙放下手中的書籍,起身相迎:"詡參見主公~"

呂布擺擺手,示意賈詡不必多禮,開口便將自己前來的目的說了個通透:"先生,關于軍餉的問題,本將還有一個折中方法,以解當下的困境,剛剛之所以沒有提出來,實乃這件事見不得光."

呂布的方法就是盜取陵寢,前世他在董卓麾下任職時,這種事情也沒少干,當時董卓帝都西遷,臨走時還讓他率領大批士卒盜掘了茂陵.

還有就是曹操這厮,當年為了籌措軍餉,專門成立了摸金校尉和發丘中郎將,將梁王的陵寢翻了個底朝天,雖然這件事干得極為隱秘,但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曹操盜掘梁王墓事在眾諸侯當中傳開,一開始仿效者頗多,盜墓行業蜂擁而起,一時間大漢帝國所過隳突,無骸不露.

不過,董卓和曹操同為盜賊,但不同的是,董卓沒有曹操那樣專業,曹操是悄悄行事,董卓卻是大張旗鼓,將大大小小的漢陵盜掘了個便,在大漢帝國的皇帝中,武帝最有作為,他的茂陵也是最奢華的陵寢之一,董卓為了獲得里面的財寶,這才叫自己率軍挖掘茂陵.

不過在他盜掘茂陵前,赤眉軍先把漢高祖劉邦的長陵掘開,已盜走了大量財寶,赤眉軍在掘開長陵陵區呂後墓穴時發現,她的尸體曆經那麼多年仍如剛死不久,有兵士動了邪念,竟然奸了尸,在赤眉軍掘開茂陵後,陵內財寶搬了幾十天.陵中物仍不能減半,因為茂陵的陪葬品太多了.

到了當今天子時,同為軍餉發愁的董卓也盯上了茂陵,領頭的就是他呂布自己.茂陵營建了五十四年,地宮巨大,為漢皇陵中最大的一座,雖然之前已讓赤眉軍光顧,但他進去後.發現陪葬品仍是堆放滿地,自己滿載而歸.

因此,呂布才覺得盜墓是最快也是最有效辦法,如果讓士卒去尋找脈礦,就算找到了也還要花時間去采礦,然後治煉,最後才能鑄造成錢物,可時間不等人,他呂布也等不起.

賈詡聽完之後,沉寂了半響.良久才疑問道:"主公為何不和公台他們商議?"

呂布道:"你又不是不了解他們,要是讓知道這件事,本將豈能得手?"陳宮和程昱是儒生,倡導仁義至上,如果讓他們知道呂布干這有損陰德的事,肯定會萬般阻攔,那他的計劃豈不是泡湯了.

賈詡咧嘴一笑:"如果要干這勾當,非心腹不可行事,主公心中可有人選?"

呂布嘿嘿直笑:"先生是明白人,所以才來找先生商議一番."

當下兩人便相對而坐.開始商議盜取帝陵之事,他倆把周朝到漢朝大部分有頭有臉的王侯將相都列成名單,排除一些生活比較節儉的,余下的全是眾所周知的奢華帝王.列如幽王,梁王,宣王等王侯.

除此之外,他兩還將眾所周知的陵寢標注在地圖上,最後決定先在西涼一帶下手,春秋戰國時,秦國在雍涼之地發展,其中埋葬了不少王侯將相.陵寢中陪葬的金銀器物不少,如果能挖開一兩個,就足夠大軍發餉一年,等曰後高順他們發現礦脈時在收手不遲.

一場密議下來,時間已經過了晌午,呂布走出賈詡的軍帳,在帳外伸了一個懶腰後,這才有時間回家探望妻女.

呂布還未進府,便聽見府內傳來嬉笑聲,走進去一看,原來是呂玲琦正在扶著呂雯在走路,黃舞蝶則扶著呂云,兩人似乎沒有感覺到呂布的到來,依然在那里玩的不亦樂乎.

還是兩旁的婢女眼尖,見到呂布走進院落,立即行禮問候:"參見溫侯!"

呂布擺了擺手,大步走到呂玲琦身邊抱起只有兩歲多的小女兒開始逗弄,呂玲琦感覺雙手空無一物,瞪時氣鼓鼓的看著呂布道:"父親,快把妹妹還給我!"

呂布咧嘴一笑,用手指抵住呂雯的嘴唇,呂雯感受到嘴角有異物,立即用長著幾顆乳牙的嘴巴去磨,頓時逗得呂布哈哈大笑.

呂玲琦見呂布對自己的話置若罔聞,不悅的哼了一聲,當下立即改變策略,小跑到黃舞蝶跟前說道:"蝶兒,讓我抱抱弟弟可好?"

黃舞蝶有點為難,因為她還沒有玩夠呢,不過呂玲琦既然說了,她也不好拒絕,當下連忙將懷中的呂云遞給呂玲琦.呂玲琦笑嘻嘻的接過,開始像呂布一樣逗弄呂云,頓時就像呂布一樣咯咯直笑.

黃舞蝶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孤獨的走到石桌旁坐下,拿起已經剝好了的葡萄就往嘴里送,顯得那樣的孤寂無援,雖然她自九歲起就跟著呂布他們生活,但她一直覺得自己就是外人,如今義父府上添丁,她越來越覺得自己在這里是多余的.

呂布扭頭,恰好看到獨自歎息的黃舞蝶,他想了片刻,立即將呂雯交給她的乳母,隨後走到黃舞蝶旁邊坐下:"蝶兒,你在想什麼?"

黃舞蝶眼里寫滿落寞,委屈的搖了搖頭:"義父,女兒沒想什麼!"

呂布慈善的一笑,想要攬黃舞蝶于懷中安慰一番,可是轉念一想,如今黃舞蝶已經長大,馬上就要及笄,再抱就有**份,更別談親吻自己的臉頰了.

想到這里,呂布心中一酸,想當年他每次出征回來,都會一邊抱著呂玲琦,一邊抱著黃舞蝶,然後兩人都會親吻自己的臉頰,而如今物卻是物是人非,兩個小丫頭都已經長大,往事猶如過眼云煙,觸及必散.

"在隴西呆了這麼久,恐怕你們連隴縣都沒有出去過,待明日義父帶你們出去游玩游玩!"見到義女心情不佳,呂布立即拋下一個誘餌.

果然不出呂布所料,聽說呂布要帶她們去游玩,黃舞蝶喜笑顏開:"真的麼義父?明日真的帶我們去游玩?"

呂布楞了一下,看來自己陪伴她們的時間還是太少了,一個個小小的游玩就把女兒高興成這樣,此時心中不免升起一絲愧疚.

恰這時,嚴蕊也帶著貂蟬走了過來,聽到呂布和黃舞蝶的談話,嚴蕊笑道:"夫君要帶我們去哪里游玩?"

呂布道:"騎馬,狩獵都可以,只要你們開心就行?"

說完之後,呂布又把目光移到了貂蟬身上,開口詢問:"在府中生活得還習慣嗎?"不知道為什麼,呂布接回貂蟬後,心中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高興,他把問題歸結于自己太忙了,並沒有時間來談論兒女私情,就像高順說的,國家未定,安能談論兒女私情,亦或者是當初貂蟬和王允對自己使計而耿耿于心吧.

貂蟬不敢直視呂布,而是低頭對呂布行了一禮:"多謝溫侯牽掛,民女生活得習慣,夫人對我很照顧!"

呂布眉頭微微皺起,很不習慣貂蟬這樣拘謹.

貂蟬終于鼓起勇氣看向呂布,可她看到呂布似乎不悅時,立即嚇得她跪在地上:"是不是民女做錯了什麼,惹得溫侯不開心了?"

嚴蕊立即躬身去扶貂蟬,嗔怪的看了一眼呂布.

呂布無奈的搖搖頭,起身朝著臥房走去,他此時已經心煩意亂,如何安置貂蟬,當真成了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他喜歡貂蟬,這是無可厚非的,但是想到上一世貂蟬算計自己,呂布心中總覺得很不舒服,就好像一個蛤蟆瘤,永遠也割不掉,那是一種揮之不去的陰霾.

貂蟬看到呂布走遠,委屈的低下了頭,櫻唇微閉,不敢說話,杏目里蓄滿了淚水,仿佛產生裂縫的河堤,下一秒就會傾瀉而下.

"好了貂蟬,夫君就是這個樣子的,以後習慣就好"嚴蕊看到貂蟬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連忙開口安慰她.

貂蟬搖了搖頭:"夫人寬心,貂蟬無礙!"

呂玲琦這時也湊了過來,開口詢問嚴蕊:"母親,父親破天荒的帶我們出去游玩,是不是又要出征了?"

嚴蕊點點頭:"明年開春,你父親好像要去打異族!"

呂玲琦聽後,眼簾低垂,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但她並沒有表現在臉上,仍然笑呵呵的逗弄著弟弟妹妹.

待嚴蕊拉著貂蟬離去之後,呂玲琦急忙拽著黃舞蝶急忙跑到後院,低聲說道:"蝶兒,這次我們隨父親出征怎麼樣?"

黃舞蝶驚愕的看著呂玲琦,嘴巴張得仿佛可以塞下一個雞蛋:"怎麼可以,義父不會同意的!"

呂玲琦鼻子一挺:"我當然知道他不會同意,所以我們要悄悄的去,怎麼樣?你敢不敢"

黃舞蝶輕揉著衣袂,低頭不敢說話.

呂玲琦急忙勸說:"我們學習這麼久的武藝,難道你就不想到戰場上一展身手?如果你不願去,我自己去便是,不過咱們說好了,你不許給父親母親說."

呂玲琦說完轉身便走,急得黃舞蝶伸手拉著她的衣袂,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姐姐,我聽你的!"

呂玲琦咯咯直笑,開始和黃舞蝶躲在後院的廂房里悄悄策劃出征的事宜,商量完之後,呂玲琦這才心滿意足的領著黃舞蝶離開.(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七十章 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下篇:第二百七十二章 休閑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