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七十二章 休閑的一天  
   
第二百七十二章 休閑的一天

今日天氣頗暖,陽光明媚,官道兩側,桑竹之屬,林立于旁.遠遠地可以看到數十名農民在田中割收春麥,一陣秋風吹拂,黃燦燦的麥子起伏不定,一股沁人心脾的麥香撲鼻而來.

竹林三十里外,呂布,成廉及其親衛騎馬,嚴蕊,貂蟬等女眷乘車,一行人經官道,轉鄉路,過了四五個里聚,來到林外.

這里有山有水有森林,的確是一個游玩的好去處,呂布勒住戰馬,下令在河邊百十步的地方紮下帳篷,成廉率先下馬,派遣親衛散布在方圓百米范圍之內,若有風吹草動,立即來報.

眾親衛應諾一聲,隨後開始分散開來,或躲在草垛里,或躲在密林中,或爬到灌木叢中,迅捷得像竄山的猴兒一般,分分鍾便不見了影蹤.

呂布見到成廉安排妥當,這才翻身下馬將妻女扶下馬車.

成廉很自覺的將馬匹牽到河邊水草肥美的地方栓住了,讓馬兒喝水吃草,自己又尋找了一些干柴回到河邊生起火來,一來,是此時已經接近秋末,雖為天晴,但頗有些寒意,二來,待會要進山狩獵,先將火生起來,待會打得獵物之後直接剝皮開膛,架在火堆上烹食,免得一會行事麻煩.

紮好帳篷,生完篝火,成廉便和呂布彎弓胯箭,竄入山中,留下一眾女眷獨自在河邊嬉戲,他並不擔心會有歹人威脅她們的安全,如今數十名親衛潛伏在山林密草之中,除非是哪個不開眼的賊人肥豬拱屠戶家的門,自尋死路.

西涼地界,群山崔巍,河走如龍,桑竹松柳陳立于林,孕育了不少飛禽走獸,林中狍子野兔滿地跑,河中魚鱉順江游.沒費多大功夫,呂布就在林中發現了一只麋鹿,彎弓搭箭,一下子正中其頭.那麋鹿發出一聲慘叫後便栽倒在地,四蹄止不住的在地上翻騰狂蹬,撩起一片雜草後就沒了動靜,想必已是嗚呼哀哉.

兩人合力將麋鹿給抬了回來,女眷見後.紛紛上前圍觀,她們雖然沒有吃遍天下珍饈奇珍,但麋鹿的肉她們還是吃過一兩次,只是從來沒有看見過真正的麋鹿,吃的都是獵人切割整齊的,只需買來烹飪即可,當下見到呂布獵得貨真價實的麋鹿,當下不由得好奇心大起.

嚴蕊抱著呂雯,看著慘死的麋鹿,于心不忍:"萬物皆有生命.我們這樣吃它會不會有點殘忍?"

成廉嘿嘿直笑:"夫人,照你說來,萬物皆有生命,山中草木花蕊都慘死于此畜腹中,這又怎麼算呢?"

嚴蕊抖了抖懷中的呂雯,頓時啞口無言.

呂布瞪了成廉一眼,嚇得成廉縮了縮脖子,自顧地將麋鹿拉倒河邊,准備開膛破肚,去其內髒.剮其皮草,准備進行烹烤,呂玲琦和黃舞蝶哪里見過這種稀奇古怪的事情,當下連忙簇擁上去.注視著磨刀霍霍的成廉,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呂布道:"夫人須知,物競天擇,哪有什麼殘忍的說法,誰強誰就有機會活下去,如今大漢紛亂.眾諸侯都想竊據神器登上九五,他們就是強者,弱者只能被驅使,或者滅亡."

嚴蕊柳眉微蹙:"夫君會像其它諸侯一樣嗎?"

呂布搖搖頭,獨自走到河邊將手洗得干乾淨淨,隨後走到嚴蕊跟前,將她擁入懷中:"我當然想,作為男人,那個不想執敲撲而鞭撻天下?只是我和他的初衷不一樣!"

作為男人,他心中也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效仿秦王嬴政振長策而禦宇內,威震四海,番夷臣服,也不枉他重活一世.

嚴蕊忽然來了興趣:"夫君的初衷是什麼?"

呂布的笑容一收,忽然變得格外肅穆:"我的初衷,便是保護我的家人能在這亂世中活下來!"

這就是他的初衷,無論是前世亦或者今生,這就是他敢于和眾諸侯博弈目的,大漢失其鹿,眾諸侯逐鹿中原,他之所以參加,就是為了保護妻女在亂世中存活,就算不能獵得整只鹿,取得一直鹿腿也行.

貂蟬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偉岸的男人,他此番話,當真和別人與眾不同,他渾身上下都充滿了迷,讓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可惜他眼中只有妻女,何曾將自己放在眼中,將她擄來,卻置之不理,這是何意?

呂布將貂蟬的落寞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愧疚,自己將她擄來,好像並不怎麼關心她,全是由嚴蕊替她置辦生活所需.

就在三人在河邊閑談的時候,那邊的成廉已經開始准備動刀了,只見他拎著盤刀把麋鹿開膛破肚,剝皮去髒,在河中不停的來回沖刷,確定沒有汙漬後,便一刀剁了麋鹿的頭顱和四蹄,任由麋鹿的殘首殘肢順流而下.

"叔父,你們打仗的時候都是這般殺敵的麼?"縱然呂玲琦膽大妄為,當下也被成廉的野蠻嚇得滿頭大漢,急忙詢問成廉戰場上的情況.

成廉嘿嘿一笑:"大小姐,那戰場上可比這厲害得多嘞,都是活生生的人吶,一刀下去,那腦袋咕嚕咕嚕的亂滾,然後就會從他的脖子這里冒出鮮血,噴得你滿臉都是."

"你不怕嗎?"

成廉忽然變得異常嚴肅:"大小姐,在戰場上沒有怕不怕,只有敢不敢,兩軍對陣,你不殺他,他就會殺你,所以為了活下去,不能心慈手軟."

呂玲琦捏了捏拳頭,咬牙切齒道:"我才不怕!"

成廉怪異的看了一眼呂玲琦,笑道:"你當然不怕,你又用不著上戰場!"

呂玲琦並沒有搭話,而是專心致志的看著成廉去髒破膽,雖然這樣的場景很恐怖,但她也不懼,就這樣一直看完成廉打整完麋鹿方才罷休.

成廉作為呂布的親衛統領,不僅武藝出色,廚藝也相當的了得,將麋鹿清洗完畢,然後拿回來放在搭好的支架上熏烤,再抹上准備好的香料,一個時辰後,鹿肉的香味在曠野里飄蕩,讓那些潛伏在暗處的親衛垂涎三尺.

成廉見到麋鹿已經有十分熟,便用預備的小刀割下肉脯呈到呂布面前,呂布扭了扭頭,示意先給夫人和小姐,成廉又連忙將肉脯拿到嚴蕊跟前,嚴蕊笑著搖了搖頭,示意他先給貂蟬.

"夫人,額,姑娘請用!"

貂蟬被成廉一聲姑娘一聲夫人的叫,白皙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起來,藕臂微伸:"多謝將軍!"

成廉尷尬的撓撓頭,這才回身給呂布和嚴蕊每人割下一塊鹿肉,呂玲琦雖然饑腸轆轆,恨不得將鹿肉一口吞進肚子里,但是呂布和嚴蕊在此,她也不敢造次,只能安安份份的等待成廉將肉送來.

看到終于輪到自己,呂玲琦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下去,鹿肉香噴噴,油漬順著嘴角就流出來,只把呂玲琦香的不住的嚷嚷道:"好吃好吃,簡直是美味,叔父好手藝!"

"姐姐,你滿嘴都是油!"黃舞蝶一邊小口咀嚼鹿肉,一邊嫣然笑道.

呂布搖了搖頭,沖著成廉說道:"叫他們過來吃點吧,吃完之後好回府!"

"諾!"

成廉躬身應諾一聲,一邊啃著鹿肉,一邊朝著林中走去,須臾,一聲嘹亮的呼哨在寂靜的林中響起,顯得特別的尖銳,隨後便傳來一陣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就仿佛有無數條蛇在枯草中穿梭一樣.

"參見主公,夫人,小姐!"在成廉的帶領下,數十名親衛悉數走到呂布他們跟前,一一拱手行禮,雖然他們肚子很餓,但依然目不斜視,等待呂布的命令.

呂布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用多禮:"切勿多禮,這鹿肉還有很多,如果不夠,呆會你們再去林中獵取!"

親衛們應諾一聲,隨即井然有序的開始割肉,然後一個個的開始蹲在河邊的吃了起來,他們邊吃邊砸吧砸吧嘴巴,不停的抹嘴偷笑,伸出拇指贊歎成廉的廚藝,就這樣,成廉會熏烤的事一傳十十傳百,隨後弄得並州軍人人皆知,到最後,每到大軍,眾將都會抽時間去狩獵飛禽走獸拿給成廉烹烤,這一切只不過是後話.

不消片刻的功夫,整只碩大的麋鹿就被呂布及其親衛家眷風卷殘云般大快朵頤吃干抹盡,只留下了一具掛著肉丁的骸骨.

呂布一眾休息了片刻,便起身朝著隴縣進發,一天的游玩也就宣布結束,接下來呂布就要開始著手准備迎接天下青年俊才了,因為昨天蔡邕已經答應他,願意幫他在隴縣開辦學府,現在呂布要做的,只有慢慢等待.

呂布回到隴縣,在安頓好妻女之後,他便早早的回到大營,剛進轅門,就有守門司馬稟報:"啟稟主公,曹性將軍回來了,此時已經在帥帳等候!"

呂布喜上眉梢,領著成廉大步走向帥帳,曹性已經走了兩個月,如今回到隴縣,想必魏越也跟著回來了,要不然也不會耽擱這麼久.

果不其然,當呂布進入帥帳之後,兩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他只是微微一笑:"回來就好!"(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盜墓之舉     下篇:第二百七十三章 及笄之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