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小人圖:我們出征了  
   
第二百七十五章 小人圖:我們出征了

ps: 唉,這一章卡文了,本來想好了的,但是提筆之後發現什麼也寫不出,大家不要訂閱這章了. ..↖,

百鳥鳴春,鶯歌燕舞,隴縣呂府內,呂云和呂雯在庭院內蹣跚學步,凌亂的步伐引得一眾女眷掩嘴發笑,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至後院傳來,立即吸引了眾女眷的目光,回首只見一名粗衣步履婢女跑到嚴蕊跟前,急忙行禮道:"啟稟夫人,大小姐不見了"

嚴蕊聞言,柳眉微微一蹙,安撫道:"你別著急,慢慢說!"

婢女不敢怠慢,急忙解釋:"奴婢剛剛去伺候大小姐梳洗,發現大小姐的房中空無一人,奴婢找遍了整個府邸,都沒有發現大小姐的身影."

嚴蕊將手中的刺繡放在石桌上,起身朝著呂玲琦的閨房快步走去,轉過了一座又一座的庭院,嚴蕊推門而入,放眼望去,房間內果然空無一人.

"夫人勿憂,玲琦是不是去黃府找蝶兒去了?"貂蟬蕊面露急色,立即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示意嚴蕊不要驚慌,或許呂玲琦去找黃舞蝶了也不一定.

原來,黃舞蝶及笄之後,她就被黃忠接回了府邸,准備待嫁,呂玲琦打小就和黃舞蝶一起長大,關系一直都不一般,或許她是想念黃舞蝶太緊,獨自前往黃府去找黃舞蝶,這種事不只發生一次兩次,不過這次她沒有給嚴蕊打招呼而已.

嚴蕊柳眉一展,似乎松了一口氣,扭頭對著呂玲琦的貼身婢女說道:"大小姐不在黃府便在蔡府,你立即去黃府尋大小姐,如果不見大小姐,再去蔡府"

婢女欠身應諾一聲.便急匆匆地跑出了府邸,大約過了一個多時辰,才見那婢女滿頭大汗的跑回來,不過依然只有她一個人回來,並沒有呂玲琦的身影.

"大小姐不在黃府?"見到婢女獨自回來,嚴蕊心中忽然升起一種不妙的感覺.呂玲琦打小習武,不服管教,再加上呂布溺愛,造就了呂玲琦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如今又有兩個小家伙需要照顧,她也減少了對呂玲琦的管教.

"不僅大小姐不在,就連蝶兒小姐也不在了,奴婢以為她們去找蔡小姐聽琴,可是到了蔡府.蔡小姐說她也很久沒見大小姐她們!"婢女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如果呂玲琦失蹤,她作為呂玲琦的貼身婢女也難逃罪責,雖然夫人很隨和,不輕易打罵下人,但是她一想到呂布生氣的臉,那婢女差一點沒被嚇哭.

黃府不見人.蔡府也不見人,嚴蕊再也想不出呂玲琦會去哪里.當下連忙吩咐道:"來人,給我找,不要落下任何一個角落,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大小姐給我找出來!"

隨著嚴蕊一聲令下,呂府的仆人婢女開始風風火火的尋找呂玲琦來.可是一連找了一個多時辰,仍然沒有玲琦的身影,就在這個時候,有下人通報,說是主薄鄭渾大人求見.無奈之下,嚴蕊只能下令停止搜索,出門迎接鄭渾.

"鄭渾拜見夫人!"見到嚴蕊出來,鄭渾連忙拱手作揖.

嚴蕊微微一笑,欠身還了一禮:"鄭大人不必客氣,請問鄭大人前來所謂何事?"

鄭渾將手中的一卷竹簡呈到嚴蕊面前,正色道:"這是本月需要支出的錢財,請夫人過目!"

呂布不在,漢陽郡有什麼地方需要用錢的,鄭渾都會列出一份清單拿給嚴蕊查嚴蕊確定無誤之後,鄭渾才敢動用府庫里的財務.

嚴蕊伸手接過,細細地觀望之後才遞回給鄭渾:"鄭大人一直是夫君的肱骨,以後鄭大人但凡有需要用錢的地方,可自行決定,不用再來請示!"鄭渾從呂布駐守滎陽開始,就一直幫助呂布打理後方,對于鄭渾的為人,嚴蕊還是比較相信的,不用擔心他會貪墨財務.

"諾,如果夫人沒有什麼事,在下就現行告退了"對于呂布的妻子嚴氏,他們這些做臣子的除了尊敬還是尊敬.

"大人且慢!"

聽到嚴蕊的叫喚,鄭渾疑問道:"夫人有何事?"

"可否請大人幫我轉告賈先生,讓他來府邸一下?"呂玲琦的消失,使得嚴蕊方寸大亂,現在唯一的辦法,只有請賈詡前來,什麼好的建議.

"諾!"

鄭渾應諾一聲,立即登上馬車,指揮馬童向隴縣城外開去,如今賈詡正忙著接待青年才俊的事,一直和陳宮蔡邕他們在城外操辦學府,不在軍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在嚴蕊等得焦頭爛額的時候,才見仆從前來稟報,說是賈詡已經到了府外,嚴蕊不敢耽擱,立即出門相迎,詡風塵仆仆的樣子,嚴蕊心中升起一絲愧疚.

賈詡見到嚴蕊前來,立即拱手作揖:"不知夫人喚詡前來所為何事?"

嚴蕊連忙施禮道:"先生,玲琦從早上一直都不見人,所以才請先生前來給我出出注意!"

"哦?請夫人細細說來!"賈詡驚疑了一聲,立即詢問道.

于是嚴蕊便將呂玲琦和黃舞蝶消失的事給賈詡娓娓道來,聽到最後,賈詡的眉毛都快擰成了一條直線,嚴蕊一語落畢,賈詡心中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呂玲琦會不會拐了黃舞蝶隨呂布出征了,不過這都是他的臆測,他也不敢確定是不是真的.

"夫人,可否讓在下去小姐閨房一觀?"為了確定心中的猜想,賈詡立即提出了要求,雖然這個要求有點過分.

自古以來,女子的閨房除了父母之外,一般都不讓別的男子進入,更何況呂玲琦已經及笄,

"先生請便!"嚴蕊雖然也知道這個道理,但如今是非常時期,她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在嚴蕊的帶領下,賈詡推開了呂玲琦的閨房,只見呂玲琦的閨房與其它少女的閨房大同小異,不過也有些不同,比如呂玲琦的閨房內多了不少的兵器,在她房間的拐角處.放有一架落兵台,其上插滿了各式各樣的兵器,有槍有刀有矛,樣式齊全,但都是木制的,並不是殺人利器.

一切,賈詡堅定了心中的想法,這呂玲琦可能真的混在隊伍中出征了,他又細細查玲琦房間的各個角落.只見呂玲琦平時蓋的被褥里露出一張布卷,賈詡健步上前,將布卷拿在手中觀望.

只見布卷上畫著四幅小人圖,第一幅圖畫著兩個女子拿著長槍結伴而行,第二幅圖畫著兩個女子騎著戰馬,第三幅圖畫著兩個子女在殺敵,第四幅圖畫著兩個女子笑嘻嘻的回家.

賈詡忍著笑意將布卷交到嚴蕊手中:"夫人,恐怕小姐已經隨軍出征了.你個便知!"

嚴蕊一聽到呂玲琦隨軍出征,心中頓時一慌.連忙接過賈詡手中的布卷,當她後,臉霎時變得一陣紅一陣白.

賈詡見到嚴蕊面色不善,立即建議道:"夫人,主公大軍才走了一日,如果現在派哨騎去追.或許還來得及!"

嚴蕊聞言,心中雖然怒火滔天,但因為賈詡還在這里,她還是忍著沒發作,當下依然款款一笑:"如此.就多謝賈先生了!"

"夫人客氣了,若是沒有別的人,詡告辭了!"賈詡知道這件事不能耽擱,如果耽擱一分鍾,可能呂布的大軍就前行了一里,如果時間在晚上一時半刻,那可就真的追不回來..

嚴蕊心中雖然焦急,但是並不表現在臉上,她深吸了一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如此,便麻煩先生了"

嚴蕊送走了賈詡,臉瞬間就變得異常難著呂玲琦的那封"家書"怒斥道:"成何體統,成何體統,呂玲琦,你回來我定要讓你好

另一邊,偽裝成士卒的呂玲琦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柳眉微微一緊,嘟囔道:"是誰在叨嘮我?難道是母親?"

黃舞蝶緊緊扣住呂玲琦的手臂,詢問道:"姐姐,怎麼了?"

呂玲琦呼出一口氣,露出一個和煦的微笑:"沒什麼,有點冷而已!"

黃舞蝶點了點頭,對著呂玲琦小聲說道:"義母會不會派人捉我們回去?如果讓義父知道,我們就完了!"

從隴縣出來到現在,這一直是黃舞蝶擔心的問題,只要嚴蕊一發現,必定會派人前來追她們,到時候肯定會吃不了兜著走.

呂玲琦給了黃舞蝶一個放心的笑容:"你就放心吧,我早就打探清楚了,這次父親會兵分兩路,一路由你父親率領,一路由我父親率領,一會我們只需……"

"新軍路上,禁止喧嘩!"就在呂玲琦說得不亦樂乎的時候,行軍督令官一槍敲在黃舞蝶的腦袋上,疼得黃舞蝶想要大聲叫喊,呂玲琦立馬捂住她的嘴:"不要叫,叫了就露餡了!"

黃舞蝶眼里噙滿淚光,委屈的點點頭.

呂玲琦嘿嘿一笑,這才放開了手掌,就在她得意洋洋的時候,腦袋上不免也挨了一下,疼得她想要大喊,黃舞蝶立即伸手捂著她的嘴,沖著她搖了搖頭.

......

"什麼?沒追上?"賈詡驚愕的問了一句.

"啟稟軍師,卑職追到略陽時候守將不讓某通行,無奈之下,卑職只能返回"哨騎不敢怠慢,立即將事情的原為說了一便.

原來,哨騎到了略陽之後,忘了攜帶賈詡的文書,無論哨騎如何解釋,守關的將校都不讓他通行,無奈之下,他只能快馬趕回隴縣,回複賈詡.

"這樣,你拿著我的文書再去,能追回來就追回來吧!"賈詡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這也怨不得他,千算萬算,他也沒想到守將如此恪盡職守,竟然不放本方軍馬通行,當下安排一番後,立即朝著呂府走去,這件事還需早點稟報夫人為好.(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西征羌族     下篇:第二百七十六章 大戰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