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七十七章 閻行楊威  
   
第二百七十七章 閻行楊威

木榆谷,蒼溪

升起的日頭下,並州軍神情緊張地站在擺成車陣的廂車後,死死地握著手里的長矛,緊緊靠在一起,看著遠處升騰而起的煙塵.

"休要驚慌慌,羌人也就是在馬背上凶狠,等下了馬,他們就是群村野匹夫"看到狂飆而至的羌騎,並州軍將校大聲吆喝著,鼓舞著士氣:"咱們一個能砍他們五個."

李儒在中軍,看著身旁披掛齊整的閻行道,"那些人說得對,羌人只有騎射拿的出手,如今我軍堅守此地,他們騎兵機動的優勢難以揮,只要能振奮士兵們的士氣,這一仗我們就贏了."

"先生放心,我必斬其豪酋,揚我軍威."閻行沉聲道,接著翻身上馬,看著身後挑選的一百名精銳親衛兵,大喝道,"上馬!"

一陣陣的甲葉撞擊聲中,一百名親衛彪卒悍然上馬,控著栓缰的駿馬,跟著閻行緩緩出陣.

"開陣"李儒朝身旁的傳令兵道,只要閻行對敵軍的突擊能成功,先聲奪人,士氣上來,三千抵兩萬也不是什麼難事.

"開陣!"隨著傳令軍士的大喝聲,並州軍的營壘內,層層疊疊的車陣裂了開來,讓出一條道路,閻行領著一百親衛悍卒在兩旁並州軍的注視下,策馬出了營壘.

抬頭看了眼蔚藍的天空,閻行深吸了一口氣,嚴格意義上說,他還算並州軍的降將,雖然上次征討梁雙有功,但他知道,他還需要一場戰斗證明自己,從而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並州將領.駐馬而停,閻行看向前方滾滾而來的羌人騎兵,如鷹隼般銳利的目光看向了對方的中軍大旗,斬將奪旗,方是男兒該建的功業.

號角嗚咽,旌旗飄揚.雙方弓弩齊出,互相射住陣腳.

並州軍旌旗開出,閻行手提一杆長槍,胯下西涼大宛馬.率領百十名悍卒無畏出陣,策馬大聲叫陣:"某乃大漢溫侯帳下破虜校尉閻行,如今大漢天威至此,蠻夷何不早降?如若不然,殺入羌境.誓叫爾等亡國滅種."

似乎天意也被閻行的氣勢所撼動,在流火般的七月里肆虐涼州曠野的焦灼大風平地而起,朝著洶湧的羌人騎兵隊伍逆卷撲面而去,刹那間達瓦甲和他麾下的兩千部眾都是以手遮面,同時勒住馬缰,安撫驚懼的馬匹.

就是這一瞬間,列陣的並州軍都是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幕,遮天蔽日而來的羌人騎兵仿佛被某種力量所遏一般,就像呼嘯的大潮撞在了岩石上,被拍得粉碎.

"閻將軍真乃神人也"李儒面露喜色.所謂天時之利莫過于如此,不過僅僅是瞬間,他就高呼了起來,他身旁的士兵在一愣之後也跟著大喊了起來,只是片刻,整個營壘里,每個並州軍都聲嘶力竭地吼了起來.

達瓦甲本想與漢軍將領斗將,一展羌族勇士的雄風,不過看到對方將領是西涼名將閻行後,瞬間就打消了斗將念頭.看到對方只不過百余騎,達瓦甲心中一喜,將大刀一招,面紅耳赤的大吼:"一字並肩上咯.斬殺閻行,建立功勳!"

閻行冷冷一笑,手挽缰繩,縱馬飛出,其後的親衛悍卒見後,紛紛拔出腰間環首刀.吆喝著緊隨其後.

須臾,沖鋒在前的閻行及其親衛在嘶啞的吼聲中,狠狠地撞入了撲面而來的羌人騎兵中,如同他們猛虎撲入狼群,狐狸跳入雞舍,伴隨著鋼鐵劃過血肉的沉悶聲,猩紅的血花漫天飛舞,二十余顆頭顱翻滾著在夾雜著黃沙的大風里落在砂礫中,接著失去主人駕馭的馬匹拖著無頭的尸體嘶鳴著四散奔逃.

遠處的並州軍瞪大了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閻行及其親衛如同刈草般揮舞著手中的刀槍,收割著一顆顆的頭顱,如同暴烈的猛虎撕碎面前孱弱的獵物.

他們都是征戰多年的老兵,和羌族作戰,有贏也有輸,他們先前之所以恐懼,那是因為本方只有五百人馬,如今看到閻行七進七出,殺得羌兵抱頭鼠竄,瞪時間,血腥殺戮激起了身體里對厮殺的渴望,他們一個個紅著眼睛,胸膛起伏著,按刀的手上突起的青筋劇烈地跳動著.

"擂鼓助威!"看到羌族勇士被閻行及其親衛殺得方寸大亂,達瓦甲立即喝令擂鼓助威.頓時,一陣陣沉悶的羊皮鼓聲在羌人騎兵中拔地而起.

"哼,雕蟲小計,三軍聽我號令,為閻行將軍搖旗吶喊,擂鼓助威."李儒面色從容,登高而呼,隨著他一聲令下,漢軍營壘里巨大的鼓聲震天而響,壓住了羌人的羊皮鼓.幾個並州軍將校卸了盔甲,光著膀子,舉著鼓槌,奮力敲擊著碩大的金鼓,他們和羌人打了多年交道,知道羌人的軍隊組織渙散,指揮全靠牛角和羊皮鼓,如今他們被大風逆卷,隊伍混亂不堪,他們此時只要以鼓聲繼續攪亂,閻行他們就可以多殺幾個賊人.

聽到背後傳來令人振奮的戰鼓,策馬沖殺的閻行等眾殺得更加興起,一個個凶惡得如同擇人而噬的猛獸,只顧揮刀向前,不斷地向前推進,向著敵軍的中軍殺去.

羌人大軍本陣,諾曷缽和身邊的豪酋聽著那響得讓人慌的漢軍鼓聲,都是面露驚疑之色,如今大風逆撲,黃沙漫天,前方一片混亂,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並州鐵騎殺了過來.

"別慌?"達瓦甲綽馬立馬,高聲大喝,若是再不能穩住軍心,恐怕自己這兩千人就要被這百十名騎兵給沖垮了.

抹去臉上溫熱的血液,閻行看著手里滴著汨汨鮮血的長槍,看到了前方已然不遠的大旗,回四顧,現自己身邊只剩下六十多騎還跟著,當下也顧不得他們,只是大喝道,"隨我斬殺敵將!"說罷,策馬直沖敵軍主將所在的中軍.

這時,逆撲羌人大軍的焦灼大風漸漸平息下來,達瓦甲身後的本陣中,諾曷缽和其他豪酋才隱約看清那乘風突擊而來的漢軍騎兵不過區區百人.可就是這百人居然殺得他們中以勇力著稱的達瓦甲和他的兩千部眾幾乎潰散.

"閻行"看著帶兵沖殺到了自己面前的漢將,達瓦甲用生硬的漢話大聲怒吼,手中握著的樸刀擋住了來勢洶湧的槍影.

"賊酋,吃某一槍!"閻行冷哼一聲.長槍如同毒蛇般刺出,奔著達瓦甲的咽喉就是一槍.

達瓦甲心中震怖,閻行的威名早已響徹整個羌族,正當他不知如何應對時候,忽然變故升起.

"將軍!"副將高聲喊了起來.此時逆撲的大風已基本停下了,他們若是再不走,恐怕全軍都要陷在這里了.

"撤!"閻行有把握十個回合內斬殺敵酋,可是時不與他,閻行咬咬牙,高喊道,接著手中長槍一招蛟龍出海,虛晃達瓦甲一槍,撥馬領著全軍回撤了.

達瓦甲沒有讓身邊部下的追擊,不過他們都紛紛張弓射箭.向著已在百步左右的漢軍騎兵射去.

親自斷後的閻行伏在馬側,頭一讓,口里咬住了射來的羽箭,看著那些射箭的羌人,抽出鞍旁的大弓,引弓如滿月,覷准剛才那羌人豪酋所在的中軍大旗的帶環射去.

一聲嘯響,達瓦甲心里一驚,只看見面前一點寒星射至,駭得他連忙側身避讓.狼狽之下,竟是從坐騎上摔了下去,這時他身旁懸掛著的部落大旗頂端,一枚羽箭射穿帶環釘在了旗杆上.在四周部下驚愕的目光里,那面繪著狼頭的部落大旗在風中緩緩滑落,掉在了塵土中.

"將軍驍勇!"閻行身後的親衛,回頭看著這一手連珠箭,都是齊聲高呼了起來,遠處的並州軍營壘里.那些並州軍也是睜大了眼睛,接著高呼了起來,聲震十里.

諾曷缽看著慌亂的達瓦甲麾下部眾,看向身旁的羌人豪酋道,"達瓦甲平時自詡英雄,誇口麾下兩千部眾個個都是勇士,如今看來,不過是大言而已."

"快把大旗升起來."達瓦甲從地上爬起來,發了瘋般的大吼,若是對面的敵軍再有一支騎兵,此時沖殺過來,恐怕立時就能沖潰他們,在他的大吼聲中,身旁的部下慌忙地將部落大旗再次升了起來.

輕點了一下人數,閻行不禁黯然,只是這短短的一場交戰,就折損了十九名親衛.並州軍營壘中,李儒一臉地惋惜.親衛不是一般的士兵可比,他們都是軍中無一,經過百般挑選組而成,少一個都覺得可惜.

此時營壘中,每一個先前還有些畏怯的並州軍在閻行及其親衛的這場酣暢淋漓的大勝中,都是士氣高昂,似乎對面那兩萬的羌人騎兵再也沒有什麼可怕,他們看著從轅門處進來幾乎人馬都被血澆透的閻行及其親衛.爆出了陣陣歡呼.

"先生,幸不辱命."下馬後,看著四周摩拳擦掌,打算和羌人一戰的並州軍,閻行走進中軍後,朝李儒抱拳道.

"接下來的才是硬仗."李儒臉上沒有喜色,只是看著遠處的羌人大軍喃喃自語,接著才看向閻行道,"閻將軍,你先領將士們休息,等會羌人來攻,還要靠你來指揮士兵."

閻行沉默地點了點頭,接著領著幾乎個個帶傷的親衛去了後營,找隨軍的醫匠去了.

"三軍戒備,羌人一有動靜,立刻來報."李儒看著離去的閻行,朝身旁的傳令兵道,他很喜歡閻行這種性格的將領,有主見但是不多言,最難得的是居功而不自傲,估計是懂得新人蟄伏的道理,太過鋒芒畢露,並不是什麼好事.

達瓦甲的失利,讓羌人意識到他們面前這支護送輜重的並州軍部隊不是泛泛之輩,一時間原本還氣勢洶洶的豪酋們都是遲疑了起來,而達瓦甲在重整部下後,現整整有二百三十七人被那支突擊的並州狼騎陣斬,還有兩百多人受了刀傷,一下子就折損了他近四分之一的兵力.

"回去告訴大領,我部受損嚴重,請大領選派他人吧!"看著來催促進攻的信使,達瓦甲陰沉著臉道,他還沒有蠢到為他人做嫁衣的地步.(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七十六章 大戰一觸即發     下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豪帥塔里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