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七十九章 無雙女將  
   
第二百七十九章 無雙女將

正午時分,風沙越來越大,吹得西涼的蒼穹天昏地暗,天色就像浸水之後曬開了的紙張一樣昏黃.,

並州大營外,隨著黃忠大刀一招,列距成陣的士卒高舉刀槍,踏著沙原高歌猛進,浩浩蕩蕩的殺向羌人的柵

寨,漫卷的風沙中,黃忠率領五千騎兵在前,徐晃率領五萬步卒在後,經過半天的急行軍抵達了羌族的柵寨下

"擂鼓,挑戰!"

黃忠胯下棗紅馬,手提三亭砍山刀,在距離羌寨大約一里左右的地方勒馬提缰,高喊了一聲.

"嗚嗚嗚!""咚咚咚!"

嗚咽的號角聲率先刺破昏黃的蒼穹,隨後一陣急促的戰鼓聲自並州軍陣中拔地而起.

鼓角齊鳴,喧騰一片,旌旗獵獵,塵土蔽空.

黃忠沒有等得多久,就見羌寨寨門大開,塔里木率領著羌族浩浩蕩蕩的開出了寨門,一萬並州軍與兩萬羌兵

各自射住陣腳,遙相對峙,互相叫罵.

雖然一方用漢語,一方用羌語,彼此都聽不懂對方在罵什麼,但他們依然手腳並州,罵得不亦樂乎.

在步兵陣中,呂玲琦看著對面的羌軍陣腳,握槍的手不自覺的滲出絲絲冷汗,放眼望過去,對面烏壓壓的全

是提著亮晃晃刀槍的敵人,開戰前的靜默,讓她內心深受折磨.

呂玲琦扭頭看向旁邊的黃舞蝶,只見此時的黃舞蝶面色慘白,已經被這個肅殺壓抑的場面嚇得東倒西歪,雙

腿發軟,已經毫無斗志可言.

呂玲琦連忙握著她的手,安慰道:"蝶兒快看.你們父親出陣了"

果然,順著呂玲琦所指的方向看去,自己的父親已經縱馬出陣,威風凜凜的矗立在陣前罵陣,黃舞蝶看到這

里,心中稍定.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的父親,想看看他是怎樣殺敵的.

黃忠綽刀而立,指著敵陣的塔里木破口大罵:"羌酋給某聽好了,如今大漢天威至此,再加上我家溫侯親征

,爾等若是識時務,趕緊下馬受縛,若是遲疑半分,定然爾等亡國滅種!"

看到威風凜凜.恍若天神的黃忠策馬出陣,羌族內部一陣大亂,特別是參與昨天那場戰斗的羌兵,被黃忠這

一通怒罵嚇得滿頭大汗,心驚不已,連握刀的手都在篩篩發抖.

塔里木在旗下勃然大怒,昨日被黃忠殺得丟盔棄甲,心中早就想扳回一局.當下回罵道:"無恥漢將,吾王

早已被朝廷以律法授以王位.爾等無故犯我疆土,還敢強詞奪理,顛倒黑白,今日定讓爾等有來無回!"

叫罵完畢,扭頭大喊一聲:"唐兜何在?給我斬了這漢將!"

"唐兜領命"

馬蹄聲起,伴隨著一聲雄壯的應諾.羌軍旌旗開出,一匹墨黑的大宛馬飛馳而出

馬上一員八尺五寸的虎將身披泛著銀色光芒的鎧甲,頭戴虎牙銀兜,手提一杆五十八斤的鐵槊,出陣之後也

不答話.拍馬舞槊直取黃忠.

"今日就讓我好好會會燒當第一勇士!"黃忠一看此人,就知道他是一個身手不凡的悍將,當下抖擻精神,提刀縱馬,迎刃而上.

話音剛落,兩匹戰馬便糾纏在了一塊,馬走龍蛇,到來槊往,直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馬蹄踩踏得塵土漫天飛揚.

大刀勢大力渾,猶如雷霆萬鈞,鐵槊猶如白虹貫日,疾如閃電.

沙場中央好一場惡斗,當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兩人厮殺了四五十回合難分勝負.

剛一開始,唐兜還覺得應付自如,可隨著鏖戰的持續,五十回合之後,唐兜似乎覺得並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對面的漢將刀法渾厚,勢大力沉,一刀接著一刀,絲絲相扣,猶如排山倒海一般,連綿不絕.

在雙方士卒的拼命吶喊之下,在震耳欲聾的戰鼓聲中,兩員大將繼續舍生忘死的厮殺,小半時辰之後,二人已經惡戰了七八十回合,羌族大將唐兜逐漸體力不支,慢慢先出敗象.

黃忠面色從容,見到唐兜左支右拙,猛地大吼一聲,如同山呼海嘯,驚得唐兜坐騎上躥下跳,馬上的唐兜差一點沒被摔下馬來

正是黃口孺子,怎聞霹靂之聲,病體樵夫,難聽虎豹之吼.

還沒得唐兜安撫好戰馬,黃忠就如同索命無常般撲了過來,手中三亭砍山舞刀奔著唐兜一陣劈頭蓋臉的猛砍猛殺,企圖一鼓作氣將唐兜斬于馬下.

"吾命休矣!"

唐兜看著明晃晃的砍刀立即將把自己劈為兩半,心中突然冒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看來今日,自己命損于此.

"大領休慌,賓就來也!"

賓就看見唐兜處在了險境之中,當下揮舞著樸刀,前來助戰.

兩員大將以二敵一,走馬燈般厮殺,酣戰了三四十回合,勝負難分.

黃忠抖擻精神,揮舞著手中的三亭砍山刀,力戰二將,絲毫不落下風,反而愈戰愈勇,眼看著就要落敗.

徐晃看到羌將被黃忠纏住,虎紋乍現,手中大斧一揮,聲嘶力竭的大吼:"直沖敵營,斬殺敵將,殺!"

"殺,""殺呀""殺異族!"

隨著徐晃一聲令下,鋪天蓋地的並州軍朝著羌陣席卷而去,上萬人齊頭並進,頗有遇山挖山,遇海填海的氣勢,五千騎兵一縱戰馬,將步卒遠遠的甩在了身後,率先沖入敵陣.

塔里木拔出腰間彎刀,指著對面的並州軍扭頭大喊:"保衛部落,雖死無憾,勇士們,給我殺!"

"嘭嘭嘭"

隨著塔里木一聲令下,羌陣中響起一陣羊皮戰鼓聲,兩萬羌兵中響起一片嘹亮的呼哨,密密麻麻的羌兵開始湧向狂飆而至的並州軍.

震耳欲聾的沉悶撞擊聲響起一片,兩支大軍的前排士卒終于重重撞在一起,許多盾牌瞬間炸裂,旋即刀槍齊出,矛戟齊下,血肉橫飛.

呂玲琦和黃舞蝶站在大軍的最後,聽著耳邊傳來戰士撕心裂肺的吶喊,戰馬死亡那一刻的悲鳴,被嚇得愣愣的矗立在那里,眼里寫滿了恐懼.

忽然,一顆被人頭咕嚕嚕的滾到了黃舞蝶的腳下,嚇得她花容失色,放聲驚叫,旁邊的呂玲琦也好不到哪里去,臉色慘白,渾身顫抖,手指甲都快扣入到肉里,想必也是被嚇得精神恍惚了.

"有女子?"

戰場之上,還從來沒有出現過女子,黃舞蝶的尖叫,立即引起了敵我雙方的注意,竟然忘記了厮殺,紛紛扭頭看向呂玲琦兩人.

就在那一愣神的功夫,並州軍的將校率先反應過來,一刀將擋在面前的羌兵斬為兩端,喝令大軍繼續進攻.

並州將士聞了將令,紛紛提刀舞槍,再次與羌兵厮殺在一起,兩軍混戰,拼個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來人,保護她們兩個,別讓羌族擄了去!"

呂玲琦潛入的那個部曲的校尉惡狠狠的盯著呂玲琦,立即指揮十余名士卒前去保護,他千算萬算也沒想到那兩個孱弱的士卒竟然是女子,這一回他的職位鐵定是不保了,雖然如此,他還不忘派遣士卒去保護她們,否則讓羌兵擄了去,他的罪責就更大了.

可是呂玲琦和黃舞蝶的出現,立即引起了羌族的注意,他們紛紛朝著她們這面湧來,企圖殺散並州軍,將這兩名女子擄了去,頓時讓這樣保護呂玲琦和黃舞蝶的並州軍壓力倍增.

死了一批,又來一批,敵軍仿佛海中的巨浪,一波接著一波,連綿不絕,心狠手辣.

看著一個個熟悉的人為了保護她們而被敵軍砍殺,呂玲琦恐懼的雙眼逐漸被憤怒所填滿,單腳踢開柱在地上的長槍,帶著風沙的漫天飛舞,呂玲琦嬌斥一聲:"給本小姐散開!"

長槍猶如毒蛇出洞,槍杆蕩開了擋在面前的並州軍,呂玲琦沖到陣前,看著面目猙獰的羌兵,她口中發出一聲嬌斥:"蠻夷看槍!"

隨著呂玲琦發出一聲嬌斥,手中長槍猶如白蛇吐信,奔著一名羌軍什長的咽喉就是三槍,每一槍都刁鑽迅疾,快如雷霆.

那名羌將還沒反應過來,就見一杆長槍奪命追魂般朝著自己的咽喉刺來,當下急忙揮刀去擋,他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剛剛還像羔羊一樣待宰的女子,怎得變得如此厲害.

只是他已經沒有時間去想,倉促招架了三五個回合,便被呂玲琦一槍搠穿咽喉,挑翻在地,羌將在地上抽搐了幾下便生死命消.

呂玲琦冷冷的看著他的尸體,忽然喉嚨一動,扭頭大吐特吐起來.

一名羌兵想要趁機奪了呂玲琦的性命,還沒等他近身,冷不防斜刺里突然殺出一人,冰冷的長槍奔著他的咽喉如同流星一般刺了過來.

"咳咳"

那名羌兵只覺得咽喉一涼,後脖頸里頓時嗖嗖進風,而他整個人卻已經被挑翻在地,任由風沙吹進他的口中.

呂玲琦和黃舞蝶兩人兩槍,瞬間結果了兩名敵軍的性命,發生只在瞬息之間,驚得敵我雙方錯愕的看著兩名"身軀凜凜"的女將.

校尉先是錯愕,然後是朗聲大笑,將手中長槍一招:"哈哈,兄弟們,羌族連咱大漢的女子都打不過,還有什麼好恐懼的,給老子殺啊!"

校尉的話就像興奮劑,頓時就刺激了這一簇並州士卒,當下紛紛提刀舞槍,猶如猛虎一般沖入敵陣,殺得羌兵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豪帥塔里木     下篇:第二百八十章 女將引發的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