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八十一章 西涼軍的血統  
   
第二百八十一章 西涼軍的血統

ps: = = 靜靜忘了,張繡去招降張濟.●⌒,樊稠去了,所以去找呂玲琦她們的是成廉,而不是張繡.(這幾個字不收費)

金城郡,木榆谷.

在嘈雜的呼喝聲中,羌人的豪酋們最後在諾曷缽這個大領的逼迫下,各自揮軍向並州軍的營盤起了猛烈地進攻,只有達甲瓦以受損嚴重拒絕了出戰,他也不是庸人,自然看得出諾曷缽在打什麼主意,這個野心勃勃的豺狼分明是想借這股護送輜重的並州軍來削弱他和其他豪酋的實力,等他們和並州軍打得兩敗俱傷再出手,到時候不但功勞歸他,還能趁機吞並他們的部眾,回西海湖爭南羌聯盟的盟主之位.

看著遠處厮殺聲震天的戰場,達瓦甲慢慢地磨著自己的樸刀,今日一戰,他顏面盡喪,不過也好,就讓諾曷缽嘲笑他好了,他總會讓他知道那個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想到這里,達瓦甲看向在前方領著四千部眾督戰的諾曷缽所在的大旗,陰沉地笑了起來.

營盤前,並州士卒握緊了手里的長矛刀槍,在他們身邊將校的呼喝聲里,互相緊靠在一起,目光死死地盯著前方卷著煙塵而來的羌人騎兵,胸膛里一顆心劇烈地跳動著.

長矛陣地後,是兩百名身經百戰的並州弓弩兵,他們手里端著的是秦朝遺留下來的步兵制式擘張弩,在身邊將校的指揮聲里,利用望山上的刻度,對准了前方沖來的最大的一股羌人騎兵.

"放!"看著前方策馬拉弓的的羌人騎兵到了兩百步左右的距離時,閻行大喝了起來,刹那間,前排兩百名並州弓弩手扣下了弩機.接著這些射程達到一百五十步的恐怖弩矢在密集的弓弦嘯聲中,撲向了前方疾沖來的羌人騎兵,剛剛好在他們沖到一百四十步左右的地方,凶狠地紮進了這些血肉之軀.

"放!"隨著閻行的連聲大喝,兩百名並州弓弩手開始了三輪的連續射擊,在閻行的指揮和身旁將校對望山刻度的調整里.始終將沖來的羌人騎兵壓制在百步開外,使他們的騎兵奔射難以施展其有效威力.

不過短短的片刻間,第一波沖擊的五百羌人騎兵就傷亡過半,可他們連漢軍的影都摸不到,射出的箭矢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幾撥落在了舉盾的並州軍長矛陣的頭上.

諾曷缽看著開是猶疑不前的進攻部隊,惱怒了起來,那些並州軍的弩手有限,只要他們不計傷亡的一路沖上,遲早能撕破他們的防禦.可是現在這樣半途而停,反倒給了對方喘息修整的機會,增加己方傷亡.

"告訴他們,若是再有人後退,就別怪我無情."諾曷缽朝身旁的親信沉聲道,他們拖不起時間.時間拖得越久,他的內心就越發的慌亂,他總感覺對面的並州軍行為有點怪異.似乎再醞釀著是陰謀,一場針對他們南羌的陰謀.

在諾曷缽的威脅下.帶著部隊的前線豪酋們咬牙再次聚集了兵力,整整三千人,瘋狂地沖向了前方並州軍的營盤,以前和漢軍的交戰經驗讓他們知道,只要能突破漢軍的弩箭,沖入他們的陣地.這些漢軍就沒什麼可怕了,當然呂布那個殺神和他麾下的那支狼騎不算.

看著壓過來的如云騎兵,閻行看向了身旁的李儒,兩百並州弓弩手最多再射五輪弩矢,就沒力氣給弩上弦了.

"准備短兵相接吧!"李儒沉默了一下之後.開了口:"等會,將軍和親衛士卒不可輕易出戰."

"喏!"閻行沉聲應道,他和剩下的親衛精銳是李儒手中最後的依仗,只有到最危急的時刻才能出擊.

五輪弩箭呼嘯著射向了沖來的騎兵,一陣人仰馬翻後,讓羌人騎兵恐懼的鐵雨終于停歇了,他們可以再次看到灼眼的太陽,一陣呼喊聲里,他們拉開了手里的弓一地射向前方舉著盾的漢軍長矛兵,和那些重疊的廂車後面.

"都他娘把吃奶勁使出來,穩住咯!"此起彼伏的大喝聲在列陣的長矛陣地上響起,此時羌人的騎兵奔射揮了其威力,密集的箭雨不時透過並州軍盾牌間的縫隙射入他們的身體.

"臨戰怯敵,軍法從事,殺無赦!"

並州軍將校凶狠地大吼著,幾個中了箭的將校更是凶悍地將身旁幾個出痛苦哀嚎,擾亂軍心的受傷士兵給當場格殺,壓住了驚恐的隊伍.

看著越來越近的羌人騎兵,並州軍的將校們終于大吼了起來,"殺!"

隨著他們的一聲令下,列陣的並州軍刺出了手里的長矛,一片鐵棘長林刹那間出現在了沖到近處的羌人騎兵面前,受驚的馬匹都是在刹那間停下,將背上的主人拋了出去,還有一些馬匹則是哀嚎著撞在了長矛上.

隨著雙方的碰撞,並州軍列出的長矛陣在巨大的沖擊力下,出現了缺口,一些持矛的士兵被槍杆上傳來的連人帶馬的力量給撞翻在地,虎口盡裂,一些人更是被折斷的槍杆倒刺穿胸膛,倒在了地上.

濃烈的血腥味霎那間彌漫開來,和震天的吼聲點燃了每個人心中那最原始的殺戮本能,並州軍忘記了一切,只是紅著眼,端著長矛不斷補上前方死去同伴的位置,刺出手中的長矛,將沖過來的羌人騎兵連人帶馬一起放倒,刺成血沫.

羌人的騎兵們也仿佛著了魔一樣,仍舊悍不畏死地湧向了並州軍不斷收割人命的槍林,他們下了馬,踩著前方同伴的尸體,揮著刀前仆後繼地殺入,在被擊潰前,他們不會後退半步,只有前方的敵人比他們更強悍,更血腥,更凶猛,他們才會感到畏懼.

李儒看著不計傷亡在進攻的羌人,陰鷙的眼神里露出了幾分隱憂,智可以計算一切,但是戰場上的事永遠無法算透,現在能不能擋住這些羌人亡命般的進攻,就要看這些並州軍的了,同時李儒也通過此戰,看清了呂布軍中目前存在著一個嚴重的問題.

那些跟隨呂布南征北戰的並州老卒在戰場上或許悍不畏死,但這些新降的西涼軍卻不能算是嚴格意義上的並州軍,遇到弱兵就奮勇當先,遇到強敵就畏懼膽怯,但也有意外,那就是背水一戰,置之死地而後生,但這始終不是一個好的征兆,必須快點解決才行.

不容李儒多想,營盤在羌人連續不斷的沖擊下,並州軍的矛陣終于再也難以維持陣線,看到這情形,李儒面無表情地傳達了下一個命令,讓廂車後的士兵准備接戰,讓那些血戰已達一個時辰的士兵後撤.

列槍陣的並州軍最後能全身而退的不到兩百人,其他人要麼已經死了,要麼就是身負重傷,自知必死,跟著幾個將校留下斷後,阻止羌人趁勢殺入車陣.

面對著前方的五十殘兵,進攻的羌人明明占盡優勢,可是卻始終難以突破他們所把守的豁口,眼睜睜地看著其他的並州軍退入車陣.

他們眼前的這些並州軍殘兵似乎已經不再是人,羽箭射在他們身上,不能讓他們感到絲毫疼痛,渾身血汙的他們只是揮舞手中的刀劍只為多殺一個敵人,當他們全部倒下時,羌人的豪酋們心里打了個冷戰,若是那些退守的並州軍個個都如這些殘兵一樣,就算他們勝了,恐怕也是損失慘重.

慘烈的戰斗仍在繼續,被血腥激出了凶殘一面的羌人騎兵,下了馬,密密麻麻地從四周越過並州軍布下的鹿角拒馬,還有陷坑,開始了圍攻.

被那些斷後袍澤激起血性的並州軍,激起了他們作為西涼勇士的彪悍,在大漢帝國建立之前,他們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祖先叫做秦人,他們每個人都是虎狼,被世人恐懼,他們是最強悍的戰士,曾經橫掃了整個天下,現在他們的後人在這久違的戰場被滿目的鮮紅喚起了他們厮殺的本能.

來自雍涼並州軍開始揮舞著手中的環首大刀,砍殺著每個出現在視線中被左衽的羌人,眼中布滿血絲的他們看上去就像一群渴望血肉的沙狼,再沒有一天前聽到羌人時的恐懼.閻行看著那些並州軍,心里像是有什麼在蠢蠢欲動,想和他們一起厮殺.

終于,久攻無果的羌人吹響了撤退的號角聲,天邊如血的殘陽照著被鮮血染得赤紅的大地,為這大漢西北邊境的曠野里平添幾分淒厲.

看著如潮水般退走的羌人,幾個卸了盔甲,赤膊的並州軍將校,看著腳邊砍下的羌人頭顱,接著和身邊還活著的士兵一同大笑了起來,這些羌人被他們打退了.粗獷的笑聲不斷在營壘里響起,在暗下的曠野里回蕩,李儒聽著這笑聲,若有所思地看向了那些撤退的羌人,他似乎看到了勝利的希望,同時也對西涼軍英勇的潛力進行了重新的評估.

同是生活在大漢邊陲士兵,只要讓他們有一個新的奮斗目標,只要讓他們知道為何而戰,他們不會比並州軍差多少.

整整一天的厮殺,竟然折損了三千士兵,這對諾曷缽和其他豪酋來說,面前這支護送輜重的並州軍已經不是難以對付那麼簡單了.

諾曷缽下了決心,他不再打算保存實力,這支護送輜重的並州軍必須盡快除掉,否則的話,這麼拖下去,他們這剩下一萬七千士兵都會被拖垮.

"只要大領出兵,我也自然追隨."看到找上自己的諾曷缽,達瓦甲木沉聲說道,白天這支護送輜重的並州軍所爆出來的凶悍,連他也為之動容.

各懷心思的諾曷缽和達瓦甲在共同的敵人面前,終于選擇了暫時的合作.(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章 女將引發的混亂     下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北面戰場即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