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八十二章 北面戰場即將結束  
   
第二百八十二章 北面戰場即將結束

一個出色的統帥,應該具有未雨綢繆的能力,故此在出征之前,甘甯就傳下命令,所有精卒每人隨身攜帶一套羌族甲胄,以備不時之需,而並州軍也用這條計策打了不少勝仗,屢試不爽.…≦頂點小說,

曠野中,陳奇領著五百羌漢雜兵披左衽,換上了羌族的服飾,看上去像極了一支狼狽的潰敗羌兵,而他們身後遠處的甘甯和周泰則領著一萬騎兵,策馬揚蹄,掀起慢慢塵土,做出了一副好似大軍銜尾追擊的樣子

一路上,諾曷缽和達瓦甲所派出的斥候部隊,都是被甘甯想出的這個法子所騙,把扮成羌人的陳奇當成了自己人而不加防備,反倒是主動現身,想打聽他們身後追來的大隊人馬是什麼來路,最後被陳奇突下殺手,連逃跑報信的機會都沒有,全部被當場格殺.

跟著陳奇的羌兵,每殺死一伙斥候便雀躍不已,羌人只是大漢對他們的稱呼,對他們來說,除了自己部落的人,其他人都沒區別,對于尊奉強的他們來說,跟著甘甯的他們早已把自己算到了並州軍里,現在殺死的'羌人’都是叛賊.

"大人,我這回殺了三個叛賊."夜晚,白天參戰的羌兵,一個個拎著斬下的頭顱到並州軍負責記錄的官吏面前報功,由于甘甯治軍極其嚴格,再加上從隴縣出發時,呂布說過,如果有羌人歸順,就把他們當作本方士卒對待,而且姜敘所率領的虎豹營,大部分都是由羌兵組成,所以呂布並不歧視羌人.

"赤勒都,斬三級."負責記錄的隊史看了眼面前興高采烈的羌人漢子,一邊報著.一邊將他的斬數記錄在冊.

"我估計咱們離彥明他們不遠了."軍帳里,甘甯朝周泰幾人道,今天這一路上過來,他們遇到的羌人斥候比前天多了數倍,說到這里,他指向了地圖上的木榆谷道."若是我猜得不錯的話,羌人當于此地設伏."隨著他所指,周泰幾人都是點了點頭.

"這個距離,全行軍半日便可到達,比起李憂先生吩咐的,可是要早一日到達."周泰開口道,當初分兵時,李儒是讓他們三日後趕到.

"這一路上羌人斥候眾多,恐怕羌人此次來勢不小.還是盡快與彥明彙合."陳奇沉吟道,比起善于沖鋒陷陣的周泰,他更善于分析局勢,算得上員智將.

"今夜好好休息,說不得明日要打場惡仗"作為全軍主將的甘甯做出了決定,他知道這次西征對于他們來說有多麼的重要,在隴西四郡中,有不少士林門閥正等著看他們的笑話.更重要的是,呂布需要用這場勝利來迎接即將到來的青年才俊.

翌日.當紅日從地平線東升時,羌人就開始了全力進攻,他們從四面八方策馬沖向並州軍營盤,這一次諾曷缽本部的四千人馬也撥出了三千人參與進攻,達瓦甲則親自帶著一千部眾從並州軍營盤的正面發動了進攻.

經過昨天一場慘烈厮殺的並州軍似乎蛻變了一樣,面對著四周密密麻麻湧來的羌人.他們沒有半點慌亂,只是在將校的組織下,靠著廂車,握緊著手里的環大刀,等待著即將到來的血戰.

並州軍的弩手們再次開始了張合張弦.不斷地射出弩失,他們甚至不需要用望山去瞄准,因為那些羌人就像是撲火的飛蛾一樣,在密集的弩失下倒地,卻又不斷地沖來.

在這種人海般的進攻下,兩百張秦弩所能起的作用也只是阻止一個方向的羌人而已,很快慘烈的白刃戰開始了,棄馬的羌人騎兵踩著死去的同伴血肉,攀爬過並州軍架設的廂車,不時有人被持矛的並州軍刺下,可他們就像蟻群一樣,仍舊源源不斷地越過廂車,殺入營盤中.

"殺!"一個個並州軍將校嘶吼著,領著身邊的士兵和進入的羌人短兵相接,這個時候,什麼戰術都已經沒用,只看誰最先受不了損失而士氣崩潰.

坐鎮中軍的李儒站在高台上,看著四周都形成混戰局勢的營壘,看向了身旁還剩下的並州軍道,"你們都去擂鼓,只要沒死,鼓聲就不能停."

很快,令人亢奮的鼓聲回蕩在了整個戰場,將四周呼嘯而來的羌人聲音壓了下去,天地之間只有如雷潮般的鼓聲響著.

張屠在被征為並州兵前,是縣里的屠夫,祖上三代都以屠宰為生,盡管殺的牲畜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是兩天前,當他知道自己要和羌人打仗時,他還是害怕,不過自從昨天他看著和自己一伍的同伴都死在了羌人的刀箭下,他紅著眼砍死了五個羌人後,才明白原來殺羌人跟他平時殺豬屠狗沒什麼區別,在他眼中,這些拿著刀的羌人只是一群待宰的豬狗罷了.

"來啊!"戰場上,無數和張屠一樣的關西漢子們嚎叫著,一年前,他們都還只是在家種田的農人,平時老實本分,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拿著刀如此嗜血,不過當他們砍殺了那些面目猙獰的羌人後,他們才知道原來打仗真地就像是那些軍官跟他們說的那樣,只要不怕死,不要命才能在戰場上活下來.

午時,毒辣的日頭讓厮殺的每一個人都汗流浹背,羌人最後還未動的兵力就只剩下諾曷缽身邊最後的三千聯軍了,可是直到現在,他都看不到這支護送輜重的並州軍有崩潰的跡象.

一股莫名的寒意從諾曷缽心頭升起,面前的並州軍實在太強悍了,恐怕就算全殲了他們,這次出來的兩萬聯軍恐怕能完好地回去也剩不了幾人.

達瓦甲和閻行對峙著,他本來是打算帶著自己的部下,一鼓作氣地殺進敵軍中軍大旗下,砍了他們的軍旗,誰知道又是這個昨天讓他顏面盡失的漢將和他的親衛攔住了他們.

"閻行,你這個背主之賊"被閻行一槍逼退,達瓦甲閃入幾名親兵身後,大喝著問道,他知道這仗就算最後他們贏了,可他仍是敗了.

"哼,死到臨頭了還大言不慚,鼠輩,吃某一槍!"閻行手中長槍開闔之間,再次逼向了退避的達瓦甲,無論如何他都要將這個勇力過人的羌人豪酋給斬殺,不能再像昨天一樣被他逃過一命.

距離戰場五里外的沙坡上,五更便出的甘甯和一萬並州鐵騎以及陳奇麾下的五百羌漢士兵終于趕到了,眺望著遠處亂作一團的慘烈戰場,眾人都是露出了欽佩之色,誰都沒想到那些五百士卒竟能力抗這麼多羌人而不落下風.

看著羌人未動的三千大軍,甘甯看向了陳奇,"陳將軍,不知你可有膽魄領本部人馬詐襲羌人本陣,斬其賊酋."

"有何不敢?待某去去就來"陳奇看向身後三百名俱是坐著羌人打扮的部下,高聲大喝了起來:"是好漢的,跟我來!"說罷當先策馬狂奔直沖諾曷缽所在的三千羌人本陣大旗,身後五百多條漢子沒一個人拉下.

看著陳奇等人消失在前方的煙塵里,甘甯和周泰一起拔出了腰間的龍紋盤刀,斜指向天,身後列隊的一萬並州鐵騎也都是鏗然拔刀,在烈日下熠熠生輝.

"給我殺,一個不留"甘甯和周泰高聲呼喝,然後兩人親自帶兵沖鋒,身後一萬騎兵也是同時策動馬匹,高吼著戰號撲向了戰場.

望著遠處揚起的大片煙塵,諾曷缽刹那間皺緊了眉頭,接著他想到了什麼似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這時他看到了前方不遠處,一隊騎兵飛奔而來,俱是用羌話高呼著,"不好了,並州軍的騎兵殺來了."所過之處,人人都是面露土色.

幾乎是片刻間,陳奇就沖進了諾曷缽所在的中軍,此時諾曷缽才察覺出不妥,這隊騎兵竟然到了中軍還不減,反而是加快了度.

"攔住他們!"當諾曷缽大喝起來的時候,馬騰已經扯去了外面五繡錦花戰袍,露出了並州軍的魚鱗鎧甲.

"叛賊受死!"隨著炸雷般的喝聲,陳奇氣勢如虹地揮出了手中的環首刀,將擋在諾曷缽面前的羌兵劈落馬下,接著揮刀再斬,磕飛了諾曷缽匆忙拔出的長刀,接著回刀一削,就將這兩萬羌人騎兵的大領頭顱砍落,而他身旁副將也砍到了羌人中軍大旗,四周扯去衣服的本部軍馬俱都是凶狠地砍殺著慌亂的羌人.

"勝了!"中軍高台上的李儒看著出現的並州軍騎兵,蒼白的臉上恢複了血色,羌人無謀的全面進攻是他始料未及的,現在的他還是比不上賈詡.

戰場的局勢在這一刻逆轉,近萬騎兵氣勢洶湧地從四面圍了上來,將正在攻打營寨的近一萬五千名羌人困在山谷之內,開始從四面包抄圍殺,鐵蹄踏過之處,是一輪輪光芒耀日的刀浪和沖天而起的狂飆鮮血以及一顆顆的頭顱.

看著本陣的大旗墜落,被突如其來的並州狼騎殺得懵了的羌人終于全面潰敗了,他們已經完全喪失了士氣,而那些並州軍卻像是瘋了似的狂吼著他們聽不懂的那句話,在那更加急促的巨大鼓聲中,竟然脫去了盔甲,赤膊殺向了他們.

將達瓦甲挑殺的閻行聽著響徹戰場的馬蹄,看向了身後殘存的八十名羽林騎兵,舉刀長嘯,這一仗他們打贏了,接下來就該進入羌境,殺入大允谷,剿滅殘存的羌族勢力,北面的對羌作戰也就宣布告終.(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一章 西涼軍的血統     下篇:第二百八十三章 父女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