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八十三章 父女相見  
   
第二百八十三章 父女相見

賜支河畔,並州大營,中軍大營內,呂布一個人踱著步子.顯得有點心不在焉.當今天下,還沒有什麼能讓他感到懼怕的,除了呂玲琦和家中妻兒,如果呂玲琦這次出了什麼意外,他該如何向嚴蕊交代.

賬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不多時一個亮堂的聲音在外面響起來:"主公,有軍情稟報!"

"進來!"呂布沉聲應道,隨著他的話音剛落,一名身材魁梧的披甲大漢掀帳而入,面容威武,連髯的胡須都如同劍戟般張列,眼神不怒而威,特別是有一條險惡的刀疤,從他的左眼角一直劃到他的鼻凹,使他整個人看起來又顯得特別的凶惡.

"主公,興霸那邊傳來消息了!"魏越抱拳道,他回到隴縣後,一直和成廉干著盜墓的勾當,這次征討羌族,呂布又把他們召了回來,隨軍聽用.

"哦?興霸傳來消息?"呂布的目光落在身後懸掛的地圖上,心里一動,他們的速度倒是挺快的,他想到了李儒,如果有李儒的謀劃,再加上甘甯的決斷,就算遇到曹操,都不一定會輸,更何況是那些還未被開化的蠻夷.

"就在主公召興霸的時候,李儒便猜出主公不久就會對羌族用兵,故而,他在興霸趕回金城的時候,就已經悄悄潛入羌境,打探消息,這次他們在木榆谷大破羌兵豪酋諾曷缽,斬殺羌酋諾曷缽,達瓦甲等眾,此時他們已經深入羌境,打到了羌族腹地大允谷,准備殲滅殘存的羌族勢力!"

呂布咧嘴一笑,這是出征以來,目前收到的第一個好消息,這李儒果然是一個賭徒,為了打敗羌人,不惜將身家性命賭了進去,魏越雖然將此事給輕描淡寫.但是呂布知道,這其中的凶險程度不亞于虎口奪食,險中取勝.

魏越抬頭看了呂布一眼,見呂布面露喜色.立即湊上前去,趁熱打鐵道:"主公啊,大小姐他們找到了!"

呂玲琦不僅是呂布的心肝寶貝,也是他們這些做叔父的心肝寶貝,所以魏越想趁著呂布高興的時候.有意替呂玲琦開脫一二.

誰知呂布聽後,滿是笑容的臉霎時一黑,揮甩大氅,翻身坐在帥案之後:"她們現在在什麼位置?"

呂布聽到成廉找到了呂玲琦的消息,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了,可是為了保持威嚴,呂布並沒有表現得太過高興,臉色反而有點陰沉得難看,臉色雖然難看,但心中卻已經樂開了花.就像海原上綻放的向陽花.

魏越干咳兩聲,也不點破,指著呂布身後的地圖說道:"黃忠將軍此時正把燒當羌的主力圍困在積石山上,徐晃將軍陳兵在積石山三十里外的沙原上,他們距離大軍不過五十里,如果我們今夜開撥,明日清晨便能與徐晃將軍回合!"

呂布濃眉一挑,不悅的看著魏越道:"還等什麼?傳我將令,大軍連夜開撥,前往積石山!"

"末將領命!"

魏延嘿嘿一笑.沖著呂布行了一禮,轉身踏出帥帳.

待魏越走後,呂布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心道:"這丫頭.真是讓我不省心!"

......

次日凌晨,在經過了一晚上的急行軍,呂布率領的兩萬大軍終于趕到了積石山下,與徐晃率領的五千步卒回合.

"參見主公!"

在徐晃的帶領下,五千余名並州將士沖著一馬當先的呂布單膝跪地行禮,雄渾的吶喊聲在駐紮的山谷不斷回蕩.對于他們來說,呂布就是精神支柱,只要呂布在,就沒有什麼敵人能阻擋他們並州軍的鐵蹄.

呂布翻身下馬,一揮馬鞭:"起來吧,你們辛苦了,軍需官聽令,殺豬宰羊,犒勞我的勇士們!"

隨著呂布話音剛落,震耳欲聾的歡呼時再次響徹整座山谷,直沖云霄,蓋過了沙原上的狂風怒號.

呂布身後的並州軍一擁而上,與昨日那些和羌族作戰的袍澤相擁而泣,他們其中有的是兄弟,有的是朋友.有的父子,有的,更是多年同甘共苦的同袍,而那些沒有找到兄弟,朋友,父親或者兒子的,眼神顯得特別的暗淡,他們在心中祈禱,或許在黃忠那支大軍中,有他們要找的人.

在徐晃的帶領下,,呂布和高順等一行人來到了他的中軍大帳.

呂玲琦聽著外面士兵的呼喚聲,心中悠然一慌,揣測不安的在大帳內來回踱步,黃舞蝶則矗立在她的身後,不停的用手指卷著衣袂,小心髒就像戰鼓一樣"撲通""撲通"的亂跳,仿佛就要從嗓子眼里跳了出來.

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賬外傳來,雖然只隔著一層幕簾,呂玲琦都能感覺到整座大帳似乎都蒙上了一層冰渣,讓她頓時好像掉進了冰窖里,從心頂涼到了腳尖,完了,父親來了,死定了,她心里這樣想著

須臾,帳幕被人掀,呂布偉岸的身軀踏了進來,其後跟著大大小小的將領不下十數人,呂玲琦拉著黃舞蝶的手急忙湊了上去,想要向呂布行禮.

呂布看了一眼呂玲琦,又扭頭看了一眼黃舞蝶,冷哼一聲,一甩大氅,從她們的側面饒了過去,大步走到帥案後坐下,一臉怒相的看著兩人,呂玲琦膽怯地低著頭,不敢看呂布那張陰云密布的臉.

"父親,我錯了"見呂布不開口說話,呂玲琦細聲細語的說道,由于聲音仿若蚊吟,恐怕連呂玲琦自己都沒聽到.

呂布不停的用手指敲擊著桌案,閉著眼睛,仿佛對呂玲琦的話置若罔聞,須臾,他緩緩睜開雙目,上下打量了呂玲琦和黃舞蝶一番,猛地一拍桌案:"胡鬧,簡直是胡鬧!"

呂布這一下可是夾著雷霆之怒,伴隨著"哐當"一聲,那桌案竟然從中間裂為兩半,其上的酒杯,地圖,竹簡,拋灑了一地,再看呂布,他臉上的肌肉在憤怒地顫抖著,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厲的目光,眼里閃爍著一股無法遏止的怒火.

呂玲琦委屈的抿了抿嘴,晶瑩的淚珠,像斷了線的珍珠,滾下面頰,再看黃舞蝶,死死的咬住嘴唇,想哭,但是又不敢哭出聲,只能死死的拽住衣袂,低頭流淚.

眾將見此,互相對視一眼,齊齊朝著呂布跪下求情:"啟稟主公,兩位小姐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她們吧!"

這個理由太牽強了,自古以來,及笄的女子就應該足不出戶,養在深閨,像呂玲琦和黃舞蝶這樣逃跑出府,披掛出征的,還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眾將有意想要幫助呂玲琦她們開脫,但是實在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了.

"你們先出去吧!"看到兩個女兒哭得像個淚人兒,呂布心中一軟,不忍責怪,有心想要安慰,但實在又挪不開面子,當下只能先讓眾將出去再說.

"末將領命!"

眾將齊齊應諾一聲,隨後轉身魚貫而出,唯有高順頓了頓足,拱手稟報道:"啟稟主公,自古以來,女子從軍者不占少數,古有婦好征戰沙場,近又有平原女將遲昭平,可今日為什麼就不能有並州女將呂玲琦和黃舞蝶呢?須知雛鷹只有之去飛,翅膀才會變硬,孩子只有離開父母才能學會本事,末將以後如果有女兒,也會讓她征戰沙場,成為一名鼎鼎有名的女將,流芳百世.而不是將她拳養深閨,嫁作他婦!"

高順說完後,又朝著呂布一拜,他相信呂布會想明白的.

待眾將走後,呂布冷聲道:"知道錯在哪里了?"

呂玲琦抿了抿嘴,睜著通紅的眼睛道:"女兒不該偷偷上戰場,不該讓父母親擔心!"

呂布點點頭,將目光投向黃舞蝶道:"蝶兒,是不是姐姐鼓動你來的?"

黃舞蝶慌忙的搖頭晃腦:"是女兒自己來的,不是姐姐鼓動的."

作為好姐妹,就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做錯了事,當然是兩個人一起承擔.

呂布長歎了一口氣,起身來到兩個兒女面前,替他們擦拭眼淚:"你知道你們母親多少天沒睡覺了嗎?"

"母親!"呂玲琦在腦海中想象著嚴蕊找不到她們而悲傷的畫面,頓時心中一痛,剛剛止住的眼淚又不自覺的流了出來,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呂布道:"蝶兒,你父親知道你在軍中嗎?"

黃舞蝶點點頭道:"知道的,但是他沒有時間過來看我!"

雖然父女倆只有短短的三十里路,但仿佛就像是一塊無法翻越的鴻溝,始終不得相見.

呂布拍了拍她們的頭:"以後要想出征,就給我說明,讓為父好有一個心理准備,這次就算了,下不為例!"

呂布覺得高順說得對,雛鷹只有之去飛,翅膀才會變硬,孩子只有離開父母才能學會本事,當初讓呂玲琦她們學武,只是為了讓她們有自保的能力,不曾想卻陰差陽錯,讓她們產生上陣殺敵的想法,呂玲琦的性格,呂布掌控的妥妥的,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一二次,呂布干脆先入為主,同意她們可以隨軍出征.

呂玲琦破涕為笑:"父親的意思是,以後我們就能跟隨父親出征了嗎?"

呂布瞪了她一眼:"你想得倒是好,但是得先過了你們母親那關,好了,把你們叔父叫進來!"

呂玲琦喜上眉梢,又趁機將恭長清如何照顧她們的事給呂布說了出來,想讓呂布替他升官.

呂布點點頭,如果這個龔長清有戰功,又有謀略,封他個正校尉也無妨,不過現在還不是論功行賞的時候,等打完了這場仗了再說.(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北面戰場即將結束     下篇:第二百八十四章 淮陰侯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