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八十八章 孫堅之死  
   
第二百八十八章 孫堅之死

一匹純白的駿馬躍出草叢,四蹄敲打在鋪滿鵝卵石的河急促灘上,發出猶如戰鼓進擊般的鼓點,馬背上的騎士似乎還嫌不夠快,單手持缰,另一只手重重地拍了一下馬臀.

駿馬昂首嘶鳴,速度又加快了幾分,左旁河林中撲簌簌驚起數只灰白羽翼的飛鳥,拍動著翅膀盤旋數圈,朝著北方飛去.

此時已經是五月光景,江東之地早已處處皆是孟夏的氣象,江夏之地毗鄰長江,更是林木繁茂,水草豐美,僥幸渡過冬季的獸類都紛紛活躍起來,正是走鷹狩獵的好去處.

騎士猛然間看到左前方一只鹿影躍過,他立刻拉緊缰繩,讓坐騎的速度降下來,然後雙足緊緊夾住馬腹,從肩上摘下弓箭,利索地搭上一只青綠色的雕翎箭.

可還未等騎士弓弦拉滿,他虎目突地一凜,握住躬身的左臂輕轉,把箭頭重新對准了右側的一處小山坡.

那山坡上出現了四個人,他們徒步而來,身披無肩披甲,手里各自拿著一副木弓,腰間還用一圈山藤別著環首刀,這種刀,是斬馬刀的縮小版,只有江東軍才用,適用于水戰.

"來者何人?"

騎士保持著滿弓的姿勢,他的坐騎乖巧地停下了腳步,以期為主人獲得更平穩的坐姿.

那四個人看起來頗為驚慌,互相看了一眼,最終一個年紀稍大一點的漢子壯起膽子上前一步,半跪抱拳道:"啟稟主公,我等是黃蓋黃校尉的部屬,在此獵鹿以充軍糧!"

"哦……"騎士拖了一聲長腔,手中的弓箭微微放低了幾分,旋即又問道:"既是獵鹿以充軍糧,為何又甲胄傍身?"

"此地靠近江夏,常有黃祖的士卒出來樵采,所以黃將軍叮囑我們外出都要披甲,以防不測!"

騎士對這個回答很滿意.他掃視四人一圈:"黃蓋治軍一向嚴謹,細處不苟,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那你們今天可有什麼收獲?"

聽到這個問題,三人的表情都輕松了點,為首者起身抓了抓頭,羞怯道:"可惜我等運氣不好,至今尚未獵到什麼山禽走獸.更別說麋鹿等大物!"

"打獵可不能心急,你動,獵物也在動,誰能先發制......."那一個"人"字尚未出口,騎士手中的雕翎箭猝然射出,霎時貫穿了為首漢子的額頭,那人瞪大了眼睛,登時撲倒在地.

剩下的三個人慌忙抄起木弓,朝著騎士沖去,可惜騎士的速度比他們更快.從箭壺里取箭,搭弓,射箭,一氣呵成.

第二個人的箭鏃還未被射出,額頭便被一支飛鏃牢牢釘住,不過兩位同伴的犧牲,終于為第三和第四個人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弓弦一震,利箭直直朝著騎士飛去,騎士不及躲避,將手中的硬弓在身前一橫一撥,竟將兩支雕翎撥開了.

"你們到底是誰?"騎士在馬上怒喝道.他的神態與其說是憤怒,不如說是興奮,那是一種嗜血的興奮,像是猛虎見到了弱不禁風的獵物一般.

"狗賊.你還記得被你絞殺的劉繇嗎?"兩個膀大腰圓的漢子一邊大吼著,一邊搭上第二支弓箭.

"你們是他的死士?"騎士聽到這個名字,略顯有些意外.

"不錯,今日我們就要為主公報仇!"兩個漢子有射出一箭,可惜這兩箭仍是徒勞無功,被騎士輕松拔掉.他的反應速度與臂力相當驚人,這把區區數石的木弓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威脅.

"呵呵,劉繇匹夫,倒也豢養了幾名聽話的死士嘛!"騎士舔舔嘴唇,露出嗜血的興奮,笑容卻突然僵住了.

他右耳聽到了一絲輕微的弓弦震動,這聲音不是來自前面的兩個大漢,而是從身側的密林中發出來的,騎士沒有猶豫,瞬間策馬想要逃跑,與此同時,一聲尖銳的破空之聲在他的耳畔炸向,頓時讓他汗毛倒豎,頭皮發炸.

"咻"的一聲,一支雕翎破空襲來,直接射穿了軍馬的頭顱,馬匹連哀鳴也來不及發出,便一頭栽倒在地,騎士避過馬匹傾倒的沉重身軀,迅捷俯身低下身子.

又有四支雕翎從林中飛出來,將騎士躲避的方向堵得死死的,騎士一個魚躍龍門,借助戰馬龐大的身軀,勉強避開了這凌厲的殺招,可也被逼到了一處沒有遮掩的開闊地.

就在這時,他聽到,林子里正對自己的方向,響起了一聲輕微的鏗鏘聲.

"吾命休矣!"

騎士高呼一聲,這次他在也沒有機會閃避了,弩箭要比弓箭穿透力更強,飛行速度猶如流星一般劃過天際.

迅疾的弩箭從騎士的面部穿過,撞飛了數枚槽牙,然後刺入口腔,狠狠紮入另外一側,立即血花四濺;

騎士發出一聲慘叫,身子晃了幾晃,露出了更大的破綻,這時第二枚弩箭從另一個角度飛出,正正刺中他的左側面頰,強勁的力度讓騎士倒退了數步.

雖然騎士的面部身中兩支箭弩,但令人驚訝的是,騎士頑強地保持著站姿,他不顧鮮血淋漓的臉部,右手抓緊弓身,左手扣弦,還試圖對准密林蟄伏的卑劣暗殺者.

這時,地面微微發顫,遠遠傳來無數急促的馬蹄聲,似有大隊人馬不斷迫近.

"孫將軍!"

"主公!"

"父親!"

此起彼伏的呼聲從遠處響起,兩名還活著的劉繇死士驚慌地看了一眼樹林,林中依然安靜,但一種無言的殺勢悄然彌漫出來,仿佛有一雙嚴厲的眼睛自林中注視著他們,那種沉重的壓力,甚至要大過對死亡的畏懼.

兩名劉繇死士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互相對視一眼後,"唰"的一聲抽出腰間的環首刀,整齊劃一.

"孫堅狗賊,受死吧!"兩名死士大吼一聲,對著受傷的孫堅沖了過去,孫堅猛地一轉身.用盡力氣射出最後兩箭……

"噗嗤","噗嗤"連續兩聲脆響,兩名死士保持著沖鋒的姿勢,一下子撲倒在鋪滿雜草和鵝卵石的地上.然後在地上抽搐了幾下,身邊便不在動了,他們臨死前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遠處的密林中.

孫堅用弓箭柱在地上,眼前的景色全是猩紅色.而且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遠處,十數騎正往這邊狂飆而來,為首一人,正是他的長子孫策.

"咻!"的一聲厲嘯,林中再次飛出一只弩箭,強勁的弩箭瞬間就射穿他的頭顱,從另一側刺了出來,森然的倒勾處掛著紅白紅白的腦漿.

"嘭!"的一聲,孫堅雄壯的身軀轟然倒地.也就在這個時候,孫策等人才趕到身前,黃蓋立即沖進了密林之中.

許都,司空府邸.

議事廳內,曹操面色淡然的觀望著下方的諸將,只見下首的文武分布于兩側,密密麻麻的不下數十號人物,他們皆是曹操的心腹嫡系,從各處網羅而來,其中許多人氣質深沉高亢.一眼望去便知絕非泛泛之輩.

靜默良久之後,曹操淡然道:"今日召大家前來,有兩件事需要你們決斷,第一件事.呂布西征羌族,大勝而歸,戰報已經送到許都,皇帝很高興,讓我不吝封賞;第二件事,江東細作傳來急報.故揚州太守劉繇死士四人,刺孫堅于江夏,孫堅擊殺四人,面部中兩箭,頭顱中一箭,當場死亡!"

曹操的話音剛落,坐落之人無不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這兩件事都有一點棘手,呂布現在已經身為車騎將軍,溫侯,就連司隸校尉的印綬都在他的手中,地位已經很高了,曹操不可能封呂布二品驃騎將軍吧.

可是羌族一直是帝國邊睡的禍患,現在被呂布除去,也算是大功一件,曹操又不能不賞,否則他無法向呂布交代,如今他"奉天子以令諸侯",掌握了大義,呂布為大漢建立功勳,不封恐怕堵不住諸侯們的嘴,否則日後他如何號令諸侯?

至于孫堅,他們除了感歎,還是感歎,人們在感慨孫堅壯年身隕的同時,也對劉繇死士不忘故主的義烈之舉表示欽佩,至少絕大多數人是這麼認為的.

"回明公!"說話之人,三縷飄絮,面白似錦,聲調平板古則,但話語卻是擲地有聲,乃是被曹操新收的謀士,引以"吾之子房"的中書令荀彧.

荀彧邁步出列道:"明公,呂布好辦,可封他為雍州刺史,驃騎將軍,溫侯,至于孫堅,主公以朝廷的名義加封他為揚州刺史,鎮軍將軍,長沙侯,孫堅以亡,可讓其長子孫策承襲!"

"荀令君,驃騎將軍封給呂布,他配嗎?"曹仁聽到荀彧建議曹操封呂布為驃騎將軍,心中頓時不爽,他的弟弟曹洪可是死在呂布手中,這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所以荀彧的話音剛落,曹仁便陰陽怪氣的問道.

"配"

曹仁的話音剛落,文臣方向就傳來另外一個聲音,曹仁扭頭望去,只見那人不足三旬的形貌,淡青色的長杉,消瘦慘白的臉上無有胡須,修飾的十分乾淨清爽,雖是一副羸弱相,但卻面含微笑,極為惹眼.

"郭祭酒,別忘了,呂布可是我們的敵人!"曹仁不悅的瞥了郭嘉一眼,但是不敢太過放肆.

郭嘉輕輕一笑:"以前是敵人,現在不是,主公"奉天子以令諸侯",掌握大義,呂布身為漢臣,建立卓越的功勳,主公給予高官厚祿,這是他應得的.若是主公以後征召他,他若不奉召,那就是反賊."

郭嘉暢笑一聲:"至于雍州刺史,這是荀令君"兩虎競食"之計,如今的西涼,只有馬騰和呂布兩個諸侯,雍州被馬騰部將成公英和程銀霸占著,呂布若取,也不是那麼容易,而且馬騰是槐里侯,乃是雍州治所,如果他的食邑被呂布霸占了,不知道馬騰會如何想!"

只見曹操終于露出笑容:"好,就按文若和奉孝說的辦."(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下震動     下篇:第二百八十九章 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