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八十九章 轟動  
   
第二百八十九章 轟動

呂布班師的消息,很快便從臨洮縣開始向各地傳開,而那些湧向西涼的游學儒生知道這個消息以後,都是血脈沸騰得不能自已,四郡百姓頓時喜笑顏開,載歌載舞走上街頭,喝酒吃肉,把這一天當做了節日,羌族的覆滅,就標志著孤男生活的結束,安定生活的到來.請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

羌族,一直都是為禍大漢邊境的異族之一,每逢秋季或者冬季,他們都會入寇漢境,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羌族大軍過處,往往都是殘垣斷壁,寸草不生.如今被呂布給一鍋端,作為漢人,沒有一個人覺得心里不暢快的,俱都感覺大大的出了一口惡氣,心中積壓已久的怨氣也隨之釋放出來.

特別是臨洮武都金城這些靠近羌境的人,無論是農民百姓,還是士林門閥,對呂布的感激之情無義加複,羌族被滅,他們從此再也不用擔驚受怕.

在西涼四郡之地,投靠呂布的士林門閥都大肆宣揚著呂布的不凡,他們當中那些曾經不同意呂布入駐隴西四郡的士林門閥更是立即改弦更張,成了呂布忠實的傳播者和捍衛者,不少人甚至以並州士卒的身份自居,准備等呂布回師之後便踴躍參軍.

于是當呂布的大軍過往時,幾乎沿途的所有百姓和鄉紳都自發的夾道相迎,歡呼遠送.

從臨洮縣開始,一路通往隴縣的官道上每日都擠滿了前來爭睹呂布威武的人群,對于這些老百姓來說,呂布拯救了他們,是他們的恩人,是他們的救星,尤其是那些曾經被羌人掠奪過的鄉民和豪紳.對他們來說,呂布給他們帶來了新的生活.

總的來說,呂布的勝利,人們更多的是帶著一種渴望和歡喜的心情,至于大漢皇權,他們並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感激.

而這一切都在呂布的預料之內.羌族一直以來都是西涼乃至整個大漢的毒瘤,呂布之所以西征,一方面是為了解除西面的禍患,以便于日後出兵西川,一方面也是利用這一點為自己造勢,給四郡百姓,給即將到來的青年才俊送上一份大禮.

呂布大軍盡管初夏的溫熱正濃,可是卻擋不住沿途官道上百姓的熱情,他們穿著整齊的衣服.捧著壺簞,不少老人更是讓子輩擺上香案,向呂布大軍頂禮膜拜,乞求呂布能庇護他們的家園,永不遭羌人所侵.

而那些一直蟄伏在家中的士林精英,想要布是否真的如傳言中所說的那般,對于這些曾經不想入仕的人來說,這次恐怕是一個大好的契機.如果呂布再次派人來征召,他們將毫不猶豫投到其帳下聽用.

現在的四郡門閥.從以往的不屑再到今日的崇敬,整整花了四年的時間,在這四年里,他們逐漸認識到,呂布的確不是池中之物,或許他真的能帶領自己的家族走向輝煌.因此.那些被族老藏在家族中的精英紛紛被趕出了家門,結伴湧向隴縣.

途如山呼海嘯一般歡呼呂布的人群,呂玲琦的目光不時瞟向馬背上的父親,她和其它將領都沒有想到,一次西征.竟然引起這麼大的轟動.

"或許他們是在感激父親幫他們除去羌族這個災禍吧!"呂玲琦這樣想著,同時她也在心中堅定了想法,她無論如何也要想父親那樣,成為名動一方的大將軍.

大軍一路浩浩蕩蕩開地進了略陽,在略陽休整了一番,但並未做停留太久,休息了半日後便再次開始行軍,大軍再行百里的路,就回到了四郡的經濟文化中心,隴縣.

渭河南岸,一只龐大的隊伍正在行進之中.

這支隊伍的人數在兩萬人以上,結成長蛇陣東向而行,守衛連綿十數里,旌旗如云,矛戟如林,人馬過處,煙塵震天蔽日,離得老遠,就能感受到這支大軍威武不凡.

中軍大燾下,呂布和呂玲琦並綹而行,而黃舞蝶則于姜維策馬奔騰,馳騁在略陽至隴西的廣闊平原之上.

一路上,呂玲琦都顯得特別的活潑,但是從出了略陽開始,就顯得特別的沉寂,有點悶悶不樂的樣子.

呂布奇怪的兒一眼,詢問道:"玲琦,為什麼不和蝶兒她們一起騎馬?"

呂玲琦眼簾低垂,抬頭布一眼,抿嘴晃了晃腦袋,旋即又把頭顱低下.

她哪有什麼心思騎馬,一想馬上就要見到母親了,她的心髒就越跳得厲害,自己離家出走去打仗,母親以後肯定不會再讓她出來了,一想到這里,她的心也就特別難受.

呂布呂玲琦的想法,展顏道:"你是在擔心你母親?"

呂玲琦委屈的點點頭.

呂布道:"玲琦,知道當時為父為什麼那麼憤怒嗎?"

呂玲琦抬頭注視著呂布的眼睛,誠實的搖搖頭:"女兒不知!"

呂布目光凜冽的掃了一眼大軍,指著前面的並州士卒道:"你,還有弟弟妹妹,都是我和你母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戰場之上,刀劍無眼,生死無常,像這些悍勇之士,一場大仗下來,不知道會折損多少人,你雖然從小學習武藝,但是敵軍未必也沒有武藝驍勇之輩,他們都是一些征戰沙場的老將,非一般人能比,況且你還是一個剛剛及笄的女子,如果你出了什麼意外,讓為父和你母親如何是好!"

呂玲琦經過上次那場大戰,心性成熟了不少,聽完呂布的話後,她點了點頭:"父親,女兒知道錯了,從今往後,女兒再也不會去打仗了."

呂玲琦說完這句話後,晶瑩的淚珠,像斷了線的珍珠,滾下面頰,心疼得像刀絞一樣,眼淚不住地往下流,就好像一個自己特別心愛的東西,被別人掠奪了一樣.

當年在洛陽的時候,閻行叔父為了保護她,為了保護母親,被敵軍亂刀砍殺在她面前,從那一刻起,她就勵志要學好武藝,保護母親,保護妹妹,成為頂天立地的大將軍,從此便不在需要人保護,也不需要再夕相處的人死在他的面前,可是,這一切為什麼那麼難,難道就因為她是女子之身嗎?她不服.

呂布心疼的摸了摸呂玲琦的腦袋:"你當然可以去打仗,但前提是你要讓為父和你母親知道,不要不辭而別,不要讓你母親為你擔心,你已經長大了,許多事你都可以自己獨立完成,就像你高順叔父說的那樣,雛鷹只有離開巢穴,翅膀才會堅硬,孩子離開父母親,才能學會本事,但是你在做某件事之前,要想想做這件事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三思而後行!"

呂玲琦一抹眼淚,破涕為笑:"父親,你說的真的嗎?"

呂布冷哼一聲:"某呂布的女兒,豈能受那些繁文縟節所束縛?日後若想上戰場了,就給為父說便是,你母親那邊,為父自有辦法!"

呂玲琦聞言,頓時喜笑顏開,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在呂布的臉頰上輕啄了一下,旋即策馬狂奔,追趕在前面馳騁的黃舞蝶和姜維.

"這丫頭!"呂布摸了摸尚溫的臉頰,無奈的搖搖頭,好幾年了,從大軍入駐隴西開始,呂玲琦就再沒親過她,四年以來,一次也沒有,或許這次也是最後一次吧.

一日無話,伴隨著沿途百姓的歡送聲中,呂布的大軍漸漸出現在了隴縣城外的十里平原上.

十里亭旁的官道外,鼎沸的人群將兩旁擠了個水泄不通,人群中,那些年輕的青年才俊尤為興奮,誰都想爭睹被傳為大漢第一武將的無雙呂布,他們早就聽說呂布在三月前就出征,擊敗羌族,可是替大漢子民好好出了一口惡氣,此時他們一個個都憋足了勁,等著呂布大軍的出現,但是也有一些文士比較淡定,一雙睿智的目光遠遠的注視著平遠之上出現的一抹黑線.

漸漸地,隴縣城也出現在了呂布他們面前,隴縣的大小官吏及其百姓在賈詡的帶領下靜靜的等候呂布大軍,而擔任迎接呂布的陷陣營五營,早在去年的時候,高順就在呂布的授意下,又重新訓練的五支陷陣營士卒,因為初成,此次西征,他們並未參與.

呂布班師,陷陣五營幾乎是精銳盡出,占據了官道兩側,組成鋼鐵般的牆列,在他們的威壓下,那些前來觀禮的百姓及其游學的儒生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

前方,忽地傳來了巨大的歡呼聲,越來越響,最後竟如一**浪潮湧向十里亭,讓賈詡等人都是面面相覷,他們知道呂布西征會贏得四郡百姓的擁戴,但誰都沒想到得勝而歸的呂布竟然能造成如此聲勢.

"孝直,季常,你們邊是溫侯呂布!"

蔡邕一手撫髯,一手指著策馬走在大軍最面前的呂布,回頭對著身後的一眾文士說道.

順著蔡邕所指,他身後的一眾儒生舉目望去,忽然烈日一閃,一陣灼目的金光便刺了過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八章 孫堅之死     下篇:第二百九十章 激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