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九十二章 曹操的封賞  
   
第二百九十二章 曹操的封賞

龐統剛剛對高順提出評價,立即就有人提出了反對的意見,詢問之下才知道這人是馬良的從弟馬謖,馬氏五常最小的一個.

"幼常勿急,且聽我慢慢道來!"龐統微微一笑,不疾不徐地解釋道:"縱觀高順所指揮的戰斗,引為經典的當屬虎牢關之戰,十八鎮諸侯叩關,高順在關前擺下大陣,此役讓關東諸侯折損五萬兵馬,而他卻折損不到兩千人,這樣傲人的戰績,除了孫武,白起,韓信外,何人能及?"

龐統見沒有人吭聲,又繼續說道:"匡亭一戰,雖然沒有成為西涼軍勝利的轉折點,但是此戰亦可以引為經典戰役,三百里奔襲,燒毀聯軍數十萬石糧草,要不是司空曹操力勸袁本初背水一戰,恐怕十八鎮諸侯將飲恨虎牢關下!"

眾人默然,高順所指揮的這兩場戰役,的確不是一般將領所能做的,他們又認真的思考了一番,大部分人覺得龐統對高順的評價也不算誇大其詞.

見到眾人沒有疑問後,龐統越過了高順,又評價了黃忠,甘甯,魏延等將,一場商議下來,已經過了深夜子色,看到眾人隱隱約約都有了一絲困意,龐統率先起身道:"好了,該評價的也評價了,時間也不早了,龐統現行告辭!"

眾人討論了一晚上,都覺得倦怠不已,既然龐統提出解散聚議,眾人就順水推舟,起身告辭,紛紛回到各自的居所.

初夏的夜,來得非常的快,濃墨的蒼穹上,漫天星斗閃爍著光芒,密密麻麻鑲嵌在深黑色的夜幕,銀河像是一條淡淡發光的白帶,橫跨繁星密布的天空.

龐統走出廳堂,在院中伸了一個懶腰.他仰望天空,淡淡的說道:"元直,明天我就要回襄陽了!"

跟隨他走出廳堂的單福停頓了一下,語氣里帶著一絲詢問:"為何要走?難道呂布不是你的可事之主?"

龐統嘿嘿一笑:"該看的也看了.為什麼不走?至于呂布是不是可事之主,難道你心里不清楚?"

一陣清風拂過,吹起了單福斗笠上的兩尺青紗,只見他螓首膏發,自然劍眉.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發中,英俊的側臉,面部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

聽完龐統的話,單福劍眉緊蹙:"既然是可事之主,為什麼還要走?"

龐統道:"如今呂布坐擁四郡,看似強大,實則孱弱,而且他帳下的那些文臣都不是泛泛之輩.治理四郡來綽綽有余,如果我留在這里,反而沒有我的用武之地,等哪一天需要我的時候,我自然會出現!"

"和孔明一樣狂妄!"

龐統氣鼓鼓的反駁:"這不是狂妄,而是審時度勢,與其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碳,你知道什麼啊你!"

單福冷哼一聲:"你就繼續編吧,司馬先生已經和我言明,讓我留在西涼輔佐呂布.到合適的時候就舉薦你和孔明,而且他還給了我一句讖言,讓我替你們造勢!"

龐統深吸了一口氣,扭頭笑道:"哦?是什麼讖言.可否告知一二!"

單福撩下青紗,走到龐統身旁,仰頭看著星羅棋布的天空道:"臥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

龐統默然,司馬徽有三個關門弟子,龐統,諸葛亮,徐庶.統稱為水鏡三奇,徐庶因為前年在街上殺人而被迫闖蕩江湖,為了不被官府緝拿,這才把名字改為單福.

"元直,我和孔明對不起你!"龐統看了徐庶一眼,頭顱微微低垂,他們同是水鏡的弟子,但犧牲的往往都是徐庶,這一點,龐統始終都想不明白,水鏡三奇,各有各的奇,各有各的長處,他搞不通司馬徽為什麼老犧牲徐庶,為他和諸葛亮做鋪墊.

徐庶苦澀一笑:"我本就比不上你和孔明,先生這樣做也有他的道理.最讓我不放心的,還是我家中的老母親!"

龐統道:"你放心吧,我和孔明會幫你照顧的!"

徐庶和煦一笑:"如此,就多謝鳳雛先生!"

龐統搖了搖頭,對于徐庶的打趣,他並不覺得很好笑,反而覺得有點心塞,對于司馬徽的安排,他微微有點不悅,可是他卻不能改變什麼,當下打了一聲招呼,哈氣連天的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徐庶聳了聳肩,立即健步跟了上去,推開了龐統旁邊的一間房門.

並州大營,中軍大帳內,呂布在最後一張詔令上蓋下印綬後,慵懶的甩了甩發酸的臂膀,對著下首位的賈詡道:"只過了三個月的時間,居然發生這麼多事!"

"天下方亂,恐怕日後會更多"

賈詡揉了揉有些發酸的眼睛,將油燈剔亮一些,把裹在身上的灰袍又松了松.連續數天的熬夜,讓這位面如溫玉的"謙謙君子"也顯得憔悴不已,細微的皺紋在眼角額間悄然滋生,那一縷黑色的長髯垂在頜下,已略顯卷曲.

陳宮看了一眼賈詡,在心里歎了一聲,賈詡不僅是呂布在軍事上的左膀右臂,而且還是四郡政治上最高的守護者,這雙重身份讓他變得極為忙碌,既要為呂布分憂,又要保證四郡的民政.

"主公,事實表明,我們的人手已經不夠了,隨著咱們的駐地擴大,我們所需的人才也越來越稀缺,還是盡快的解決這個問題!"

陳宮想了許久,還是把心中的想法給呂布提了出來,如果在這樣拖下去,非得出大事不可.

呂布皺了皺眉,不停地用手指敲擊著桌案,須臾,他抬頭注視著陳宮道:"這次蔡大家講學,有沒有發現可圈可點的人才?"

陳宮有點無奈:"有是有,但大多數都不願出仕!"

呂布還是有點不甘心:"難道這麼多人,就沒有一個願意替我呂布效命的?"

"也不盡然,據我觀察,馬氏五常或許會留下,還有一個叫法正的家伙,他們都有著非凡的才干,再加上四郡的門閥已經放出家族子弟,已經能解我們的燃眉之急了"程昱摸了摸下巴,將他觀察的情況給賈詡他們講了出來.

"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這件事非同小可!"

賈詡把待批的書信扣在桌案上,俊朗的面容顯得幾分英朗.他好像又想到了什麼,猛地一拍腦袋,自嘲道:"看來我是真的老了!",說完這句話後,他抬頭對著呂布說道:"主公,許都有詔令到了!"

呂布眉毛一挑,他很好奇的問道:"曹操說了些什麼?"

賈詡搖了搖頭,表示不知,他連忙從竹簡里拔出一張來自許都的詔令,起身遞給了呂布.

"驃騎將軍,溫侯,雍州刺史,這曹操可真大方!"呂布對著下面的三人平靜地說,手里揚了揚曹操給他詔令.

"曹操身邊有能人,這是"兩虎競食"之計,雍州在馬騰手中,而且馬騰還是槐里侯,如果主公去取雍州,就會和馬騰結仇,若不取的話,那也怪不得曹操,畢竟他已經給主公封賞了."

這份詔令,賈詡他們並沒有拆開來看,也不知道里面的內容,聽說曹操封呂布為雍州刺史,賈詡一眼便看穿了曹操的計謀,猜到了曹操身邊肯定有高手出謀劃策.

"無妨,恐怕曹操還不知道我和馬騰的關系,我這就寫一封書信給馬騰,看看他怎麼說,如果他不讓出雍州也沒事,讓出雍州更好!"呂布絲毫不在意曹操想什麼,輕描淡寫的說道.

他頓了頓,接著又把詔令中其他人的封賞說給三人聽:"除了加封我為驃騎將軍外,他還封高順為奮武將軍,黃忠為奮威將軍,甘甯為鷹揚將軍,周泰為虎烈將軍,魏延為折沖將軍,張遼為宣威將軍,其余大小將領皆有封賞!"

陳宮微微有點不悅:"他倒是大方,封的都是四品和五品的雜號將軍!"

程昱心情愉悅地盯著陳宮看了一陣,方才緩緩笑道:"公台這是怪他沒有給咱們幾個封賞吧!"

"要他的封賞?算了吧,到時候叫我們取許都任職,得不償失!"陳宮裂開嘴,似乎笑了笑.

"臣者,為上為德,為下為民,這句話說的乃是伊尹的為臣之道,群臣當一心以事君,如此政事方能為善,這里的一心,就是一德的意思,咱們三個耐心輔佐主公便是,管他封給咱們什麼官職"

賈詡耐心的講述著,他的聲音醇厚而溫潤,絲毫沒有長篇大論而變得枯澀.這一刻,他忘掉了政治上的那些紛擾,像是以為嚴謹的學者,全身心地投入道解經治典中來.

"文和所言即是,我們受教了!"陳宮和程昱對視了一眼,拱手說道.

"所以剛剛那句話一句為上為下,便是《咸有一德》的要旨精密所在,主公,您可明白了?"賈詡教育完陳宮兩人,又扭頭教育了一下呂布.

呂布默默地點了點頭,他對這段話並不陌生,他在小的時候,家中曾經收留了一位落魄的五經博士,給他講解尚書.

之後,四人的聚義一直持續到半夜才散去,當陳宮和程昱離去之後,呂布注意道賈詡跪坐在哪里,沒有離開的意思,他簽發完最後一份文牘,這才起身說道:"主公,有一個叫單福的文士您要特別留意,若是他肯留在西涼輔佐主公便罷,若是不肯,就派人殺了他,以絕後患!"(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九十一章 對呂布的評價     下篇:第二百九十三章 接見青年才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