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九十八章 謀士間的對決  
   
第二百九十八章 謀士間的對決

冀州首府鄴城,在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內,袁紹慵懶地靠在率案之後,他的頭發梳得一絲不亂,用黃金簪別住,漂亮的胡須明顯經過精心修飾,每個眼神每個動作,似乎都透著國士無雙的驕傲,須臾,袁紹回視跪坐兩旁的文臣武將,朗聲開口道:"來吧,都說說吧,打還是不打?"

大殿內沉靜良久,謀士一列的田豐率先出列:"主公,在下建議打,趁曹操被陶謙和劉備纏在徐州,主公可率大軍奇襲許昌,然後奉天子以令諸侯,主公系出名門,門生故吏遍布四海,只要主公一聲令下,四海之內的文臣武將無不奉召,屆時,主公必定成為天下第一大諸侯,人才就會如同過江之鯽一般來到主公帳下!"

田豐的話音剛落,立即在大殿上引起一片轟動,武將們各個摩拳擦掌,信心慢慢,只能袁紹一聲令下,謀士們竊竊私語,互相發表了心中的看法,有同意的也有反對的.

袁紹撫摸著漂亮的長髯,眼神飄渺,捉摸不定,也不知道他是同意呢還是反對.

"好你個田豐,竟然想陷主公于不忠不義之地!"謀士一列再次走出一人,他先生指著田豐破口大罵一番,隨後又對著袁紹作揖行禮道:"主公,千萬不能出兵,這田豐出此計謀,簡直就是害主公!"

"哦?"袁紹好奇的咦了一聲,詢問道:"許攸,你說說看,田豐他是怎麼害我的?"

許攸先是得意洋洋的看了田豐一眼,隨後畢恭畢敬的對著袁紹說道:"就如田豐所說,主公系出名門,門生故吏滿天下,就算主公要奉天子以令諸侯,也要在戰場上堂堂正正的打敗曹操,豈會做出在別人後院防火的事,這樣有失主公的身份!"

許攸的嘴巴像是抹了花蜜一樣.每一句話的都說在了袁紹的心坎上,頓時讓袁紹心情大悅,一邊輕撫長髯,一邊不住的點點頭.表示同意許攸的看法.

許攸對著田豐一揮衣袂,再次阿諛道:"那曹操名義上是奉天子以令諸侯,實則是挾天子以令諸侯,雖為漢臣,實為漢賊.但他並沒有犯下太多的過錯,主公如果此時出師,乃是師出無名,會被別人說是叛賊."

許攸說到要緊之處,負手轉身看著田豐,譏笑道:"早在曹操將天子移都許昌後,就加封我家主公為大將軍,持戒總督青並冀三州,不久後就會加上一個幽州,而他曹操縱然天子在手.也不過只是個司空,當時主公是奉了詔的,如果你現在讓主公去攻打許昌,那是不義."

許攸得意的看了田豐一眼,隨後對著袁紹躬身一拜:"主公,綜上所所,田豐讓主公出兵,豈不是讓主公陷入不忠不義之地?"

田豐一甩衣袂,指著許攸破口大罵:"許攸,你這個奸佞.你給我滾開!"

田豐大罵完畢,一把推開許攸,對著主位上的袁紹苦誡道:"主公,休要聽許攸奸賊所言.出兵之事,刻不容緩,否則讓曹操奪得徐州,休養生息幾年,待他兵強馬壯時,悔之晚矣!"

"田豐!"許攸厲聲大喝:"你才是奸賊.休要在這里挑撥我與主公的關系!"

袁紹濃眉一皺,他被兩人吵得心煩意亂,看到仍在喋喋不休的兩人,他猛地一拍桌案:"好了,要吵出去吵,別在這里煩我!"

看到袁紹發火,田豐和許攸互相瞪了一眼,隨後徐徐退回陣列.

一陣微風拂過,吹得審配胡須飄揚,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一雙詭譎的眸子在眼眶里不停的轉動,臉上依然掛著一成不變的笑容.

"主公,不如我們折中如何?"

審配整理了一下衣襟,邁步出列,對著主位上的袁紹躬身建議道.

"如何折中?"

審配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既不打,但也不讓曹操好過,主公可令淳于瓊將軍和眼里將軍出兵白馬,威脅一下曹操的後方,讓其首位不能相顧."

袁紹眼睛里精芒一閃,撫著胡須陷入沉思,須臾,他抬起頭顱,指著審配說道:"就按你說的辦!"

田豐大急,立即想要勸誡,可是還沒等他把話說出口就被袁紹拂袖打斷,頓時他的喉嚨里像是塞了一團鵝毛般難受,不甘的注視著袁紹離去的背影.

"元皓兄,怎麼樣?"

許攸走到田豐跟前,臉上寫滿了譏諷,這一場較量他占盡了上風,心情也變得異常的愉悅.

"呸,奸賊,只會阿諛奉承奸佞!"田豐瞪著許攸,忽然吐了許攸一臉的口水.

許攸哪里肯干,立即和田豐在大殿內扭打成一團,驚得周圍的謀臣武將忙不迭的前去阻攔.

審配看著兩人臉上到處都是抓痕,譏諷一笑:"虧你們兩個還是名士,居然在大殿上像潑婦一樣厮打,不嫌丟人?"

審配說完之後,便和逢紀一起走出了議事大廳,今天,他才是真正的贏家.

白馬城

劉延面色陰沉地從低矮的城垣望下去,城腳下橫七豎八地躺著技師具袁軍的尸體,這些戰死的士兵身上只有少數人披著幾塊披甲,大部分尸體都只是簡單地用布匹裹住身體,手里的武器,也只是簡陋的木制長矛,甚至連一面像樣的盾牌都沒有.

這種勝利並不讓劉延感覺到快意,從裝備是判斷,這些不過是冀州各地家族的私兵,被袁紹強行征調過來,一來可以充當戰爭的消耗品;二來是變相削弱那些家族的實力,這樣的士兵無論死多少,袁紹都不會有一點心疼.

劉延抬頭看了看遠方,袁軍的營寨背靠黃河而設,旌旗招展,聲勢浩大,這些袁軍部隊是從黃河北岸的黎陽渡河二來,牢牢地把握住了南岸的要離津,然後從容展開,將白馬城四面圍住,驕橫之氣,溢于言表.

可劉延又能做什麼呢?這一座白馬城不過三里見方,他這個東郡太守手里的可戰之兵只有兩千不到,算是白馬城的居民也不過才一萬多人,而此時保衛小城的袁軍,僅目測就有一萬五千之眾.

以袁軍的威勢,只要輕輕一推,就能把此城推倒,白馬城一陷,冀州大軍便可源源不斷地渡過黃河,直撲官渡,攻打許昌,可奇怪的是,對面的袁將似乎心不在焉,除了派一些大族的私兵試探一下守軍的抵抗意志以外,主力一直按兵不動.

劉延搖搖頭,白馬城已經危在旦夕,現在想什麼都沒用了,希望鄧展將軍快點把情況報告給荀令君才是,他叮囑城頭的守將幾句,然後滿腹心事地沿著青石階梯走了下去.

身在許都的荀彧接到劉延的戰報後,便立馬派人前去告知曹操,請求他定奪,哨騎在路上累死了三匹駿馬和信使,終于在第三日趕到了身在徐州大營,將荀彧的書信交到了曹操的手中.

看完荀彧的書信,曹操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他最擔心事情還是發生了,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曹操揉捏著額頭,頭疼不已.

正在飲酒的郭嘉看到曹操一臉的愁眉不展,當下緩緩放下酒杯,來到曹操的跟前詢問道:"主公,發生了什麼事!"

曹操用手撐著額頭,單臂柱在桌案上,揚起手中的書信,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想一鼓作氣打下徐州,但徐州之大,沒有一年的功夫休想拿下,可是這一年的時間里,保不齊袁紹不在他的背後捅刀子,這不,袁紹派大將顏良將白馬城為了水泄不通,如果白馬城一破,袁軍就可以暢通無阻,浩浩蕩蕩的渡過黃河,直撲許昌.

如果曹操此時回師許昌,劉備和陶謙等于是在他側後捅了一刀,如果曹操置之不理,劉備進可威逼兗,青二州,退可外聯劉表,孫策,同樣是極大的麻煩.

郭嘉接過曹操手中的書信,仔細的看了半響,隨後含笑道:"主公啊,全力攻打徐州,不要猶豫!"

曹操愣了愣,抬頭注視著郭嘉,詢問道:"奉先,現在只有你能解決我的麻煩了!"

郭嘉拿起曹操桌案上的酒杯,一飲而盡,隨後砸吧砸吧嘴巴,笑道:"主公,你是否了解袁紹帳下的那些謀士?"

曹操道:"聽說過,但不曾了解!"

郭嘉輕輕一笑:"主公知道,當年我在袁紹那里呆過一段時間,所以對于袁紹的謀士嘉並不陌生,大概分為三派,分別支持袁紹的三個兒子袁譚,袁熙,袁尚,田豐剛正,支持袁紹長子袁譚,許攸阿諛,支持袁紹最喜歡的幼子袁紹,審配貪財,支持袁紹的次子袁熙,三人都是袁紹帳下的首席謀士,但由于各自的利益而爭得不可開交!"

郭嘉說完這幾句話,頓時覺得口干舌燥,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暢飲,隨後有意猶未盡的道:"田豐雖有謀,但卻剛而犯上,最為袁紹不喜,許攸阿諛奉承,再加上他支持袁紹,頗得袁紹贊賞,審配雖然支持袁熙,但善于攻心,打蛇打七寸,他一般都會抓住袁紹的性格,提出合理性的建議,而顏良率大軍圍困白馬,正是他們三種意識形態下的產物!"

曹操似乎有點明白了,當下試著詢問道:"田豐會建議袁紹出兵攻打白馬,然後直撲許昌;許攸會挑好聽的話,阻止袁紹出兵;審配會拿捏袁紹的性格,讓袁紹圍而不攻,你說得是不是這個意思?"

郭嘉點頭笑道:"正是!"

曹操撫掌大笑:"奉孝此言,正是讓我撥云見霧!"

大笑過後,曹操立即升帳議事,他不在畏狼懼虎,傳令各營:三日不能破下邳城,皆戰.(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九十七章 關羽難敵,義薄云天     下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徐州事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