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零零章 姜維和黃舞蝶的大婚  
   
第三百零零章 姜維和黃舞蝶的大婚

徐庶領了呂布的命令,沒有耽擱,于第二日凌晨便前往冀城詢問楊阜的下落.

冀城和隴縣距離不遠,一去一回用不到兩天的時間,所以徐庶很快就趕回了隴縣交令,呂布得到的答案是:韋康也不知道楊阜在哪里,他也一年多的時間沒有見到楊阜,政務都是由楊阜的副手和韋康操辦的.

無奈之下,呂布只有把這件事暫且擱下,等日後再行解決,目前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決,那就是黃舞蝶和姜維的大婚.

時間又過了兩個月,建安一年的正旦日即將到來,隴縣城和冀城開始張燈結彩,但卻不是為了迎接新年,而是為了另一個喜慶的日子:呂布帳下第一悍將黃忠的女兒黃舞蝶,即將出嫁了.

在大漢朝成婚之前的准備,是一件頗為繁縟的事情,婚姻流程上都要依照六禮而行,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但由于六禮過于程式化和繁瑣,普通民眾大多不拘泥于六禮,操辦婚事更加實際,而上層社會的婚禮儀式雖然十分隆重,但也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

納采就是求婚,一般而言是男方向女方求婚,但也不盡然,比如梁鴻因行高尚,很多權勢之人都想把女兒嫁給他,便紛紛向他求婚,也有父親為女求婚,就像呂布和嚴蕊一樣,當年呂布父母皆喪,嚴蕊的父親見呂布勇冠三軍,異于常人,遂將嚴蕊許配給呂布,並且將呂布當作親子一樣扶持.

在劉邦當政的時候,社會比較寬容,也有很多女自擇配偶的情況,如平陽公主喜歡衛青,姜維和黃舞蝶兩情相悅等等,當然,一般都要經得父母同意才能婚配.若父母不同意,往往就會出現類似卓君和司馬相如私奔的軼聞,不過這對卓家卻是丑聞.

而問名,主要是配八字.而占卜師收人錢財,自然不會壞人好事,幾乎都是大吉大利之因緣,所以問名也只是一個形式,問名更重要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同姓成婚.同姓不得相娶,這一點在秦漢很被看重,尤其在秦末漢初,因為戰亂頻發,很多人家因為各種原因改了姓,例如法正祖上便是田姓,他們為了躲避嬴政的追剿,遂改為法姓,所以必須要事先確認.

納吉納征其實是同一個流程,納吉是把占卜大吉告訴對方.而納征就是訂婚,男方需要向女方送聘禮,這是為重要的一步,依照社會地位不同,聘禮也各有不同,比如呂後為兒惠帝娶魯元公主為皇後,聘禮便是黃金兩萬斤,這就成了後來漢朝的皇後聘禮標准, 而普通人家則沒有什麼多要求,看各自家境.家貧者大多兩萬錢便可完成娶妻成婚的所有流程.

秦漢對聘禮十分重視,聘則為妻,奔則為妾,在秦漢人眼中.聘禮所代表的不僅是財物,它有更深的精神內涵,一方面聘禮是男方家財力的體現,從而為男方家贏得面和尊重,另一方面,它也意味著男方對女方的尊重.對女方家養育女兒的艱辛給予報答和補償,女方家也只有在接受了豐厚的聘禮後,才會感受到自己的尊嚴, 也正是這種廣泛的社會心理,漸漸形成了漢朝浮誇的行聘之風.

姜維世出名門,而黃舞蝶又是黃忠唯一的女兒,他們的婚事也經曆了六禮,比如最初姜維向黃忠求娶黃舞蝶,雖然黃忠沒有立即答應,但也沒有反對,在武都討伐戰結束後,由于呂布再次把這件事放在桌面上談及,雙方這才正式確定了婚事,實際上就走到納吉納征的一步.

而姜維給黃忠下的聘禮不算重,卻特別意義,姜家在冀城乃至整個漢陽,都有著特殊的地位,在整個西涼都算得上是屈指可數的豪族,按理來說,姜維會給黃忠一生都花不完的聘禮,但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並沒有給黃忠太多的錢財做聘禮.

姜維知道黃忠不缺錢,缺的是一匹能與他相媲的戰馬,為了實現黃忠的願望,姜維曆經千辛萬苦從西域購得一匹絕世良駒,喚為"絕塵",當年漢文帝有九匹絕世良駒,名為浮云,赤電,絕群,逸群,紫燕騮,祿螭驄,龍子,嶙駒,絕塵,而姜維贈給黃忠的這匹良駒,乃是與漢文帝的絕塵乃是同祖同宗.

除了贈給黃忠一匹絕世良駒外,姜維還特地聘請工匠給黃忠打造了一把鎏金的強弓,以及一百五十支鎏金的雕翎箭鏃,當黃忠收到這兩件聘禮的時,簡直笑得合不攏嘴,頓時姜維在他心中的位置瞬間提高了一個檔次,誇贊姜維這孩子心細,把黃舞蝶講給他黃忠就放心了.

這天是臘月二十,一大早,一人一騎就從隴縣出發,前往冀城,昨天晚上剛下了一場大雪,整個隴縣城內外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戰馬在雪地上奔跑,速雖然不快,但十分平穩.

黃忠一邊縱馬馳騁,一邊注視著被白雪覆蓋的茫茫原野,心中同時也是思緒萬千.

他一生曆經波折,妻子和長子也先後離開了人世,只留下他和女兒黃舞蝶相依為命,而他又經常在外出征,陪女兒的時間少之又少,所以黃舞蝶大部分的時間都生活在呂布的府邸,這場雪雖然下得很大,但也阻擋不了他對黃舞蝶的疼愛,為此,他不辭勞苦,奔波于隴縣和冀城之間,今天他是去冀城會見姜敘,商量一些婚事的具體細節.

大約過了半天的時間,黃忠便牽著戰馬來到了姜府的側門停下,側門處頗為熱鬧,七八名附近的農戶挑著雞蛋,鮮魚,冬果,醃菜,雞鴨等農產擺在側門外叫賣,住宅附近的婦人則拎著籃子在買菜,討價還價,倒也有幾分生機.

"哈哈,漢升將軍,姜敘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等候已久的姜敘看到黃忠牽馬而來,立即帶著姜維迎了上去,老遠便開始抱拳行禮.

姜維很激靈,在拜見了黃忠之後,便不留痕跡的接過黃忠手里的缰繩,提黃忠牽住戰馬.

"漢升.外面寒冷,我們進去詳談如何?家嫂已經在廳堂等待多時了",姜敘贊賞的看了姜維一眼,隨後對著黃忠說道.

黃忠撫髯一笑:"如此甚好.某也很想見見伯約的母親"

于是在姜敘的帶領下,黃忠走進了姜府,姜府的後半部分是生活區,由側門進出,或許是下雪的緣故.姜府里顯得冷冷清清,不過冷清很快便消失了,一大群孩從雪地里奔跑出來,舞著木刀木劍向假山沖去,稚嫩的聲音吶喊著,個個奮勇爭先,頓時使將府內變得生機盎然.

眾人一直來到姜府的廳堂,這是黃忠第二次前來,輕車路熟,在第一次來的時候.因為諸多原因,他並沒有見到姜維的生母,所以今天他又來了一次.

眾人走進院門,一眼便看見有一個婦人正在院里看孩子們堆雪人,姜敘說:"嫂子,黃忠將軍來了"

長兄如父,長嫂如母,所以姜敘接回姜維的母親後,一直都對他尊敬有加.

姜母緩緩過頭來,黃忠這才看清她面容.只見這夫人的年紀大約在五十歲左右,衣服不算華麗,但是卻非常的干練整潔.

就在黃忠打量姜母的同時,姜母早已走上前行禮:"參見黃忠將軍!"

雖然她是姜維的母親.但依然只是一介民婦,而黃忠不僅是朝廷登錄在冊的將軍,而且還是呂布帳下的第一大將,兩人的地位相差甚遠.

黃忠亦抱拳還禮:"黃忠拜見親家母!"

姜敘撓了撓頭:"漢升,嫂子,我們還是里面說吧!"

黃忠點點頭.三人一前一後走進了姜府的廳堂,因為這是商談姜維的婚事,他並沒有前來,而是指揮著家中的仆從准備好晚宴,為黃忠的到來接風洗塵.

廳堂里點著火盆,溫暖如春,姜敘和黃忠在火盆前席地而坐,姜母便轉到幕後,由他們兩人商談,她只需要等他們談好之後在告訴她便可.

一名老仆給他們上了熱茶後,姜敘笑道: "還有幾天就是婚期,將軍要更加辛苦了."

姜敘的婚期定在臘月二十七日,漢朝對于婚期格外講究,忌日不得嫁娶,如伏日,反支日,血忌日等等,且必須選擇吉日,漢朝民間普遍認為,如果嫁娶不擇吉日,不避歲月,則會給家庭,乃至整個家族招來災禍,所以一般是由男方用占卜來決定婚期,後通知女方,然後女方開始准備嫁妝.

黃忠對定下的婚期並不反對,但姜家是正月初在祭祀,婚禮結束後立刻趕去,時間上完全來得及,但他有點擔心姜維,很顯然,這樣一來,姜維就無法回洮陽參加族祭了,這是否妥當?

"伯弈,我是怕伯約的婚期影響到姜氏的族祭!"黃忠歎了口氣,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姜敘搖搖頭笑道:"不用擔心,姜氏族祭在正月初四舉行,婚禮結束後,伯約立刻從冀城趕回洮陽,只要抓緊時間,完全來得及,如果時間來不及也無妨."

黃忠不由一愣,連忙問道:"難道伯約不用回洮陽參加族祭嗎?"

姜敘取出一封信,遞給黃忠:"這是姜家家主寫來的信,昨天剛送到,專門是說伯約的婚事,信中也提到了,說家族都一致同意,今年伯約可以不用參加族祭,不算違反族規."

黃忠半晌沒有說話,他雖然是武將,但老于世故,當然知道這里面另有深意,恐怕不是因為婚事那麼簡單,沉吟良久,黃忠說:"伯弈,如今你我皆是主公帳下大將,而且你還掌握著數萬虎豹營,你我現在結為親家,姜氏族人會不會……"

姜敘冷哼一聲:"某當年為了接回長嫂和伯約,某頗不受族人待見,如今看到咱們勢大就想攀高枝,他們妄想!"

黃忠不由得好奇心大起,開始詢問起姜維的身世來,姜敘先是歎了一口氣,旋即便將姜維的身世娓娓道來.

原來,姜維幼年喪父,與寡母一起生活,作為姜氏一門,姜維本可以獲得良好的教育,但是其它族人貪圖姜囧家的財物,竟然將姜敘和寡母逐出了府邸,姜敘不忍,在暗中資助姜維母子生活所需.

等上一任家主死後,就輪到了姜敘的叔父當家,由于他的叔父從小就偏愛姜敘,所以姜敘不顧族人的反對,毅然將姜維母子接回姜府居住,將姜維當親子一樣照顧,而姜維也一直叫著姜敘父親.

如今他們看到姜囧一門有再次掘起的趨勢,現在又想來攀高枝了,姜敘對他們的行為最為不恥.

黃忠聽完,歎了口氣,"說起來,還是平民普通人家更有人情味一點."

姜敘呵呵一笑,"這話也不盡然,兩兄弟為爭一頭牛,一輩反目成仇的情況也有吧!"

黃忠也笑了起來,"伯弈說得對,家家都有苦衷,外人不知道而已."

兩人便將話題轉到正事上,黃忠取出一清冊,遞給姜敘笑道:"這是某家的嫁妝,請伯弈過目!"

姜敘接過清冊,忍不住笑道:"在下倒想看看,這名揚大漢的黃忠將軍究竟送了什麼聘禮"

黃忠先是老臉一紅,隨後尷尬地笑道:"老夫征戰沙場十數年,得到的賞賜全部賞給了部下,這些聘禮全是主公和夫人操辦的,倒與老夫無關!"

姜敘朗聲大笑:"我倒是忘了,蝶兒也是主公的掌上明珠"

姜敘說完,便打開了黃忠給的清冊,當看到里面的內容後,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徐州事定     下篇:第三百零一章 洞房花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