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零三章 西蜀地形圖  
   
第三百零三章 西蜀地形圖

劉焉病重的消息很快就傳到隴縣,呂布一收到消息,便緊急召集帳下謀士將領前來商議對策.

他們正商議到要緊之處,忽有衛士進殿稟報,說是楊阜在府外求見.

楊阜早在去年呂布班師隴縣的時候,就已經不見了蹤跡,仿佛像水蒸氣一樣在人間蒸發,就連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去往了何處,聽聞這消失已久的楊參軍回來,呂布壓制住心中的那股不滿,揮手讓成廉將他帶上來.

于是在成廉的帶領下,楊阜健步流星地走入大廳,對著主位上的呂布行了一禮:"楊阜拜見主公!"

呂布橫了楊阜一眼,喝道:"大膽楊阜,身為漢陽參軍,竟敢擅離職守,該當何罪?"

楊阜尷尬的看著呂布,嘴巴蠕動了幾下,似乎想要解釋什麼,但是他想到自己作為參軍,沒有幫韋康處理漢陽的軍政,的確是失職了,所以他並沒有急著替自己辯解,而是直接承認錯誤:"主公,楊阜知罪!"

呂布注視著楊阜,嘴上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心中早已是苦笑不得,這楊阜好歹也是身出名門,可他現在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要飯的乞丐,衣衫襤褸,頭發凌亂,更像是一只剛剛從泥巴里鑽出來的土撥鼠,渾身都是泥土.

大殿內一片沉靜,眾人的目光一齊投向呂布,等待他決斷.尤其是姜敘,楊阜和他可是親表兄弟,這次楊阜犯得錯不小,他不希望呂布處罰楊阜,如果非呂布要處罰楊阜,他會毫不猶豫的出來替楊阜求情,就算丟了官職也沒有關系.

呂布沉默良久,讓人猜不透他此時心里想什麼,良久,才聽見呂布淡淡說道:"說說吧,這一年你干什麼去了!"

楊阜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厚著臉皮請求呂布:"主公,我可以先討一杯水喝嗎?我一路舟車勞頓,渴死我了!"

成廉見到呂布點頭,當下便下了議事廳替楊阜取水去了.沒過多久,成廉便再次回來,手中端著一碗清水.

楊阜一把接過,咕嚕咕嚕的喝下去後,一抹嘴巴.長籲了一口氣.

"主公,我這一年去了西川!"

賈詡等人聞言,不由得同時起身:"你去了西川,去干什麼了?"

楊阜笑著點了點頭:"扈知道主公會對西川用兵,所以從前年開始我就有了這個想法,去年才開始實施,目的就是為了給主公一份大禮!"

呂布劍眉一挑,耐著性子道:"什麼大禮?"

楊阜喘了一口氣,不理會眾人驚愕的表情,站起身來道:"來人.把地圖呈上來!"

隨著楊阜話音剛落,就有士卒拿著牛皮鞣制而成的地圖走進進來,掛在了議事廳的牆壁之上,緊接著,陷陣五營的士卒橫在議事廳門口,阻擋閑雜人等靠近,看這架勢,眾人都在心中嘀咕:這楊義山要干什麼!

楊阜也不說話,而是用毛筆沾著墨汁,在地圖上畫出了幾條細線.然後輕輕勾勒在一起,全神貫注,就像一個藝術大師在完成自己的作品.

其中有一條線經過了特別的標注,乃是從陰平劃到了漢中德陽亭.而後直去成都,繞過葭萌關和梓潼而過,直抵廣漢重鎮江油.

賈詡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楊阜說:"自古以來,所有人都認為入川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葭萌關.扈這次本來只打算繪制西蜀的山川地形圖,或許是上天憐見,讓我在繪制陰平關的時候遇到一位山民,他告訴我除了葭萌關外,還有一條路可以繞過葭萌關,可以直接突入巴蜀,直達成都,于是在他的指引下,曆經艱辛,終于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走出陰平!"

楊阜頓了頓,接著說道:"主公,還有諸位將軍,經過我一年的明察暗訪,終于繪制出西蜀的地形圖,所以要談到西蜀的實際地形,不得不提到幾個地方!"

眾人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楊阜提了起來,他們紛紛將目光投向楊阜,示意他別在拐彎抹角,直接了當的說出來.

楊阜嘿嘿一笑:"主公,您說我算不算是立下大功了!"

呂布有點冒火:"我現在不知道你是立功還是犯錯,我只知道你在遲疑半響,就犯了死罪!"

楊阜擦掉額頭上的汗水,指著地圖上的關隘說:"第一個地方是陽平關,陽平關北依秦嶺,南臨漢江,巴山,西隔咸河與走馬嶺相對,雄踞于金牛道口和北抵秦隴的陳倉道口.與漢江南北的定軍山,天蕩山互為犄角之勢,是漢中的西門戶,同時也是巴蜀通往關中的北端前沿."

賈詡說:"西控川蜀,北通秦隴,且關後緊依景山,前聳定軍,卓筆,右踞白馬,金牛,左拱云霧,百丈,漢,黑,燼諸水襟帶包絡于其間,極天下之至險,是一處雄關.義山,這次辛苦你了!"

眾人聽得他這麼說,頓時心中明了,原來楊阜這一年來都潛伏在川蜀和漢中,秘密替呂布繪制山川地形圖,這份禮物的確很大.

楊阜搖頭一笑,表示不辛苦,他的喉結動了動,仰頭准備又要喝水,可是他發現碗中空空如也,水早就被他一口喝了個精光,無奈之下,他只能將手再次放在地圖上准備再次給大家細說西蜀地形.

可還沒等他開口,只見有人遞過來一只碗,楊阜抬頭看去,只見呂布正含笑的看著自己:"沒有水,有酒你喝不喝!"

楊阜哈哈一笑:"主公賞的,就算是毒藥我也喝!"

說完之後,他先是道謝一聲,然後接過一飲而盡,他喝完之後還不忘砸吧砸吧嘴巴,對著呂布說道:"好酒,多謝主公賜酒!"

呂布順手接過酒宴,示意他接著說下去.

楊阜不敢怠慢,指著地圖繼續說:"第二個地方叫定軍山,漢中勉縣城南五百里,屬大巴山,其脈自高廟子入平地,隆起秀峰時而座,自石山子至元山子,號稱"十二連峰".山南有一個天然鍋底形的大窪,可屯萬兵的仰天窪,如果主公奪得西川,此處便可藏兵一萬,以禦來犯之敵,當然了,主公若要進攻西川,也要注意仰天窪這個地方!"

楊阜介紹完定軍山,又指著另一處說:"這是天蕩山,此處乃是八百里秦川余脈,位于漢中西端,與勉縣城南的定軍山遙遙相對,在勉縣城以北三十里處,山下的百丈坡即陳倉故道入口,只要主公的大軍攻入西川,便可讓趙昂率大軍出陳倉,扼守天蕩上,截斷蜀兵退路,亦可以阻敵寇境!"

眾人聞言,都大點其頭,對于陳倉道他們都不陌生,當年高祖劉邦在鴻門宴後,迅速翻越八百里秦川來到漢中,並用張良計策燒毀入蜀的棧道,以向項羽表明自己永留漢中封地,不回關中的決心.

劉邦在養精蓄銳之後,便想殺回關中,他起用韓信為大將軍,采用韓信計策,假裝重修燒毀的棧道,于此同時,主力大軍則繞道陳倉道遠路來到槐里,然後東進長安,打得三秦之一的章邯措手不及,這也就是聞名天下的: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見眾人都明白後,楊阜又繼續說道:"這是大散關,屬秦嶺北麓,位于槐里南郊南大散嶺上,北連渭河支流,南通嘉陵江上源,亦稱崤谷,自古為"川陝咽喉",韓信"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由此經過,是關中四大門戶之."

"此地名為五丈原,在岐山縣城南約三百里里,西接麥里河,東界石頭河,南依秦嶺,北臨渭水,地勢險要可攻可守,為高四十多丈,東西寬五十里,南北長約一百里的黃土塬,五丈原為斜谷的出口."

"這是祁山,位于武都禮縣東,西漢水北側,西起北岈,東至鹵城,極為嚴固,城南三里有故壘,西漢水北側平川中的一座石質孤山,高數十丈周圍里許,四面如削,高峻奇拔.

"最後是米倉山,乃是西川和武都邊境,西接摩天嶺,東接大巴山,漢江,嘉陵江分水,亦是入蜀要道!"

楊阜長籲了一口氣:"如果主公攻打西川,我們不走葭萌關,繞過大劍關深入山中,自馬閣山過而入廣漢,我這一年來,曾詢問過許多本地的山民,從這條路過可以之抵江油,江油乃是巴蜀重鎮,如今劉璋病危,怕是不會在這里駐守兵馬,我們只要占領江油,取一精銳直撲培縣,造成對成都夾擊之勢,梓潼和閬中的守軍,定然會前去救援,到時候葭萌關守衛必定空虛,我等兩下夾擊,則巴西盡落我手,成都不日可破!"

陳宮眉頭緊蹙:"陰平小路,皆高山峻嶺,若蜀軍以百人扼守險要,則入蜀之軍歸路斷絕,怕是!"

徐庶搖搖頭:"先生,楊參軍說得有理,恐怕沒人會注意這個地方!"

陳宮早就對巴蜀山川做過研究,輕輕搖頭:"過于凶險,過于凶險!"

程昱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自古這行軍打仗,哪有不凶險的道理,我看此計可行!"

就在謀士們爭論不休的時候,呂布正死死地盯著楊阜繪制的地圖,須臾,只聽他斬釘截鐵的說道:"傳我將令,讓甘甯,張遼,閻行馬上來隴縣!"(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零二章 劉焉病重     下篇:第三百零四章 智取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