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零七章 水淹斜谷  
   
第三百零七章 水淹斜谷

"轟……"一連串的雷鳴宛如正旦前夕燃放的煙花爆竹一樣,噼里啪啦地在湛藍的天空中炸響.

不論是西涼軍還是漢中軍,都被這一突兀的驚雷嚇得心驚肉跳,紛紛跑出各自營帳,抬頭仰望逐漸烏云密布的天空.

層層疊疊的烏云席卷整個蒼穹,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天就已經完完全全的陰沉下來,天黑,河水也黑,森林成了一片黑海.

一陣勁風吹拂,扯得徐庶和趙昂的戰袍獵獵作響,趙昂甚至覺得這風也是黑的.臨近午時,雷聲已如萬輛戰車從天邊滾動過來,過不一會兒,暴風雨就歇斯底里地傾盆而至.

頓時,天昏地暗,仿佛世界已到了末日. 四下里,一片呼呼的風聲和千萬條殘枝敗葉被風撅斷的咔嚓聲..

狂風大作,烏云密布,雷聲滾滾,傾盆大雨瘋狂地從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來 風追著雨,雨趕著風,風和雨聯合起來追趕著天上的烏云,整個天地都處在雨水之中. 狂風卷著暴雨像無數條鞭子,大雨像一片巨大的瀑布鋪天蓋地地卷了過來, 烏云連成一片,像巨大的黑布遮住了天空.

趙昂欣喜的看著這漫天的大雨以及濃墨的天空,對著身邊的徐庶說道:"元直,被你算對了,暴雨真的來了!"

"這雨,比我想象中的要大,會不會殃及百姓?"

徐庶伸手去感受著暴雨,密密麻麻的水滴砸在手心,他感覺微微都點疼痛.

趙昂沉默不語,斜谷內生活著不少的鄉民,其中大部分都傍水而居,要是他們把上游的河堤掘開,這斜谷頃刻間就會變成菏澤,定會造成無辜的百姓和他們的牲畜死亡,這當真是一個難題.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沉默良久.徐庶低頭歎了一聲,可是還沒等趙昂答話,他又抬頭自言自語的說:"芻狗,縛草為狗之行.祈雨用也,既祈則棄之,無複有顧惜之意,天地無心于愛物,而任其自生自成.聖人無心于愛民,而任其自作自息,你我都不是聖人,所以……"

趙昂眯著眼睛,直視著陰云密布的天空,仿佛想要看穿層層疊疊的烏云,探究一下烏云中到底隱藏著什麼東西,可是看了許久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除了云就是雨,偶爾也會看見一道擎天霹靂劃開濃墨的黑幕.

趙昂拽回目光.扭頭對著徐庶說道:"元直,我明白你的意思,咱們走吧!"

徐庶點了點頭:"可留下一千士卒殿後,負責救援幸存的鄉民,我們做得,只有這麼多了!"

......

斜谷,漢中大營,中軍大帳內.

"西涼軍打又不打,退又不退,莫不是與我們耍什麼花招不成?"說話之人乃是一員體型彪悍的大將.他正是駐紮在斜谷內的漢中軍副將張衛,主將乃是他身旁的一個虯髯大漢,名為楊柏,乃是漢中楊氏族人.亦屬于東州士卒,但並不是三輔遺民,而是荊州那邊的士林門閥.

張魯得知趙昂兵出大散關,因此早早的便讓張衛率領五千人前來斜谷協助楊柏駐守,張衛乘興而來,一心要打一場大勝仗.然後趁機收複大散關與陳倉道,卻不料西涼軍不打不退,直讓他心中好不懊惱.

楊柏也是一臉的疑惑,盯著身旁幕僚問道:"莫不是趙昂耍了什麼陰謀詭計不成?"

"他?要不是他夫人王異替他出謀劃策,他趙昂能手握一萬雄兵?呂布給他兩千兵馬就不錯了!"幕僚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張魯和張衛是叔侄關系,張衛又是漢中大將,擁有至高無上的話語權,連楊柏都不敢輕易得罪,他見眾人商議不出什麼所以然來,當下一拍大腿提議道:"我們軍有兩萬兵馬,而西涼軍只有一萬人,我們比他們多一倍呢,以我之見,不如一鼓作氣殺進西涼軍大營,殺了趙昂,搶他的老婆快活幾天."

"那可不行,主公讓我保住斜谷不失,沒讓我們出擊,如果我們敗了,斜谷落入西涼軍手中,那這一切都完了!"楊柏搖著腦袋反對張衛的意見.

自從兩軍彙合之後,張衛就一直慫恿楊柏率兵直接進攻西涼軍大營,殺西涼軍一個措手不及,定然大獲全勝.但楊柏知道,這不過是張衛借刀殺人之計,借西涼軍的手削弱他的勢力.

在座的人都是明白人,就憑著這區區兩萬人如何能與一萬精銳西涼軍打,別說是一倍了,就算是兩倍也不一定打得過,況且大散關外還駐紮著黃忠的兩萬兵馬,只要他們一開戰,那西涼軍的鐵騎不把他們踏成肉泥才怪.

所以楊柏現在要做的,就是占領斜谷的險要之處,死守斜谷,保證斜谷不失即可,對于張衛的提議,他自然是反對,否則失了斜谷,他一百顆腦袋也不夠張魯砍.

就在他們爭吵不決之際,天空中忽然炸開了一系列的驚雷,嚇得他們一個個面面相覷,記得剛剛進帳的時候太陽才剛剛升起來,轉眼之間怎麼就炸了這麼一連串的悶雷.

在楊柏和張衛的帶領下,帳中的大小將領紛紛跑出帳外,看著陰云密布的天空一陣唏噓.

"看來是要下雨了,這樣西涼軍就沒法展開攻擊了!"

楊柏注視著黑得猶如一尺天幕的天空,扭頭對著身邊的謀士笑道.

"咦,奇怪,剛剛還晴空萬里,怎地突然就下雨了!"幕僚低頭嘀咕道.

張衛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不滿的道:"這叫風云莫測,我們還是別想那麼多了,大雨阻塞西涼軍的道路,這不正是你們想要的嗎?"

"不對啊二位將軍,當初我們依山傍水建營,目的就是為了能就進取水原則,如今下了這麼大的雨,如果西涼軍在上游掘了河堤,我們必定會葬生魚腹不可!"幕僚有點六神無主,試著將自己心中的擔憂的問題給兩人說了出來.

張衛噗嗤地笑出了聲:"你是飯桶嗎?現在他們去掘河堤是不是太晚了,別忘了,這暴雨是突然而至,他們如何能算得到?"

楊柏眉頭緊蹙,不無擔憂的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咱們還是移營吧,小心為上!"

張衛冷哼一聲:"為將者,要都像你這麼畏首畏尾,如何能成大事,依我之見,趁著這暴雨,咱們突襲西涼大營去,此地距離敵營不過七八十里的距離,我軍疾行半日,便可到達,如何?"

"楊柏將軍,如今拔營已經不可能了,我們何不依了張將軍,趁著敵軍沒有察覺,咱們何不去偷襲他們營寨?"幕僚也被張衛的話給打動,誠如張衛所說,如果敵軍沒有防備,他們前去突襲可能會獲得意想不到的戰果.

"也只有如此了!"楊柏撫須表示贊同,當將領的,那個不想加官進爵,他這麼遠從漢中趕來,也不能空手而歸吧,把西涼軍大殺一頓,繳獲一批輜重武器也算是有所收獲.

當下,兩萬多漢中軍陸續的從石河湟谷漫山遍野的竹林中鑽了出來,朝著八十里外的西涼大營急行軍,經過了四個半時辰的急行,兩萬多漢中士卒在黃昏時分終于抵達了西涼軍大營.

天地昏暗,能見度不過二十丈.

"嗚嗚嗚……"

看到西涼軍已經落入伏擊圈,徐庶親自吹響號角,向山坡上的趙昂發出了決堤的信號.

"決堤!"

隨著趙昂一聲令下,大壩水面上的百十艘小船一起破堤,由微小的間隙開始,迅速擴大,然後快速的呈現山崩地裂之勢.轉瞬之間,驚濤駭浪,滔天洪水由山坡上奔流而下.

漢中軍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奔騰而下的滔滔洪水沖進陣中,沖的人仰馬翻,隨波逐流,兩萬人頓時淹沒在滔滔濁浪之中,被嗆死淹死的不計其數.

趙昂從上游率領著熟悉水性的西涼將士乘舟而下,一路收割人頭.徐庶也不肯落後,操控著舟楫,木筏與趙昂合兵一處,順著滔滔洪水追殺漢中士兵.

一夜鏖戰,到天亮時方才結束.

兩萬多山越賊兵被淹死了一萬左右,五千余人被俘,剩下的五千余人不見蹤影,也不知道被沖到了那個旮旯角落還是僥幸逃生,偷偷潛回了漢中.

而張衛,楊柏,幕僚等漢中大小將領全部死在混戰之中,一個也不曾留下性命,至此,斜谷的漢中駐軍土崩瓦解,趙昂率軍上山,將山林中的那些僥幸未死的漢中士卒,全部趕下山來,生擒活捉了,交于呂布發落.

趙昂負責清理殘敵,徐庶負責營救那些落水的鄉民,在斜谷內,大約住著兩千余名的本地山民,他們本來在家中躲著暴雨,不曾想卻迎來了山洪,許多山民在洪水中不停的撲騰掙紮.但凡遇見落水的鄉民,徐庶便立刻指揮營救,如果遇到未死的漢中軍,便是長槍亂搠.

如果在平時,徐庶或許會繞他們一命,而且還會救他們,但是此一時彼一時,他們的船太小,不能足夠承擔大多的負重,所以漢中士卒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亡.

那些重獲生命的鄉民喜極而泣,呼朋喚友,親人相擁,那些死了親人的山民,愣愣的看著濁黃的河水,久久不能言語.(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零六章 褒城陷落     下篇:第三百零八章 漢中討伐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