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一零一章 一戰成名  
   
第三百一零一章 一戰成名

一夜無話,雙方兵馬除了斥候發生過短暫交兵外,並未發生激烈的戰斗.請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

天剛麻麻亮,張富就率領全軍拔營向前,緩緩向略陽推進.

那邊的甘甯得到探報,立即和閻行率領大軍前去迎戰,雙方人馬在谷中迎個正著,互相射住陣腳後擺開陣勢,准備斗將厮殺.

漢中軍旌旗開之處,張富挺槍縱馬殺到陣前:"叫甘甯出來答話!"

甘甯聞言,矗立在旌旗下暗自發笑,躲在軍中高聲吶喊:"張富休要猖狂,昨日本將偶感風寒,不宜出戰,今日由我大將閻行出敵你,你敢出戰嗎?"

張富諷刺一笑,揚了揚手中長槍,罵道:"你這無膽鼠輩,某有何不敢,快快叫他出來送死!"

甘甯慵懶的用盤刀修飾著指甲,漫不經心的說道:"彥明你去,記住,只許敗不許勝,輸得漂亮一點!"

閻行嘿嘿一笑:"你就瞧好吧,駕!"

閻行拍馬舞槍,出陣相迎,大聲喝道:"無能之輩,也敢向我家將軍挑戰,行取你性命!"

如果在涼州,張富聽到閻行的名字或許會躊躇,不敢迎戰,但他是漢中人士,那里聽過閻行的名字,當下還以為是一般的裨將,再則,就算他是大將又如何,連主將甘甯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一名不知名的將領.

大怒之下,張富策馬向前,揮槍迎上,直取閻行.

戰有十合,閻行虛晃一槍,詐敗而走.

張富大喜,長槍一招,下令身後的大軍全力出擊,猛撲西涼軍.

隆隆的鼓聲中,雙方一場混戰,西涼軍又敗一陣.有丟下許多糧草輜重鎧甲,後退五里紮下營寨.

涼軍敗走,張富歡喜不已,想要下令全力追趕,被參軍勸阻,只好暫時收兵.

"哈哈,我道是西涼軍帳下都是一些英勇善戰之輩.如今只不過是一些土雞瓦狗罷了!"張富一邊喝著美酒.一邊笑罵甘甯閻行等西涼將領.

"那甘甯倒是很厲害,可那閻行卻是徒有虛名,十回合就敗在了大公子的手中!",楊任端著美酒,起身朝著眾將說道:"大公子當真是威武不凡,你們說是不是?"

帳下的偏將參軍紛紛點頭附和,歌頌張富英勇善戰,簡直快把他誇到天上去了.

"報,啟稟將軍.敵軍又來援軍了~"

就在眾人喝到盡興之處,負責刺探軍情的斥候再次來報,將打探來的反饋給張富.

張富放下手中的酒杯,揮退了斥候後,對著眾人說道:"甘甯又增兵了,現在他們已經有了兩萬人馬,意思就是說略陽只有一萬兵馬了?"

"大公子.這甘甯連輸了幾陣,損失了不少士卒和輜重,增兵防禦乃是情有可原,並不覺得奇怪,至于略陽城的防禦,恐怕還真如大公子所說.略陽只有一萬兵馬駐防!"

張富聞言,一口喝掉杯中殘存,目光銳利地說:"咱們何不分兵三萬,繞過內水河谷,抄小路攻打略陽?"

"嘶……"

張富的話音剛落,立即引起一片抽氣之聲,如果張富的這個建議成功.奪得略陽後便可將甘甯堵在這內水河谷,來個甕中作弊,定能大獲全勝.

"可是陽平關到略陽,就有這麼一條路,哪有什麼小路可尋!"

建議雖好,但沒有小路通往略陽,參軍無奈地搖頭歎息,將張富的計謀胎死腹中.

張富聽完後,瞬間就黯然失色,是啊,計策雖好,但條件不允許,可惜啊可惜.

就在大伙兒因為沒有小路通往略陽而悶悶不樂時,忽然有一個人驚疑了一聲:"大公子,還真有那麼一條路通往略陽,只是那條路頗為凶險和隱秘,出了本地的山民外,還真沒有人知道有這麼一條路!"

張富將目光投向那個人的身上,急忙詢問:"你說的是真的?真的有一條小路可以通往略陽?"

那人拍拍胸脯保證:"不錯,卑職就是這山中之人,年少求學的時候就走過那條小路,那條小路名為長蛇谷,因為狹長,形如蛇走,故此得名,只是長蛇谷頗為凶險,如果敵軍在谷中設伏,恐怕就會凶多吉少!"

張富聞言,低頭陷入沉思,須臾,他猛地一拍膝蓋,高嚷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說了,甘甯大軍總共只要三萬兵馬,如今有兩萬與我軍對敵,只有一萬兵馬守城,如果他真有埋伏,那頂多只有兩三千人,我們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沒他們,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眾人聞言,都覺得張富說得有理,如今甘甯率兩萬大軍出城迎戰,如果長蛇谷有埋伏,那頂多撐死不過三千人,難道他們會傻到將一萬大軍全部充當伏兵不成?就不怕山賊去奪了他們城池.

說到這里,張富頓時覺得自己就是韓信轉世,當下就開始吐沫橫飛的調兵遣將:"楊將軍,明日將甘甯打敗之後,你率領三萬民兵與他對峙,多豎旌旗,故作疑兵,本將親自率領四萬人馬抄小路去偷襲略陽,待我得手之後,兩路大軍給甘甯來一個甕中作弊!"

"末將領命!"

雖然楊任很想擔任這支奇兵的統帥,但他知道張富不會將這樣的大功讓給自己,當下只能拱手領命.

第二日,甘甯又一次引領著殘兵敗將前來挑戰,張富見三軍准備妥當之後,立即率領大軍殺出寨門,像甘甯挑戰.

"甘甯何在?你若不是無膽鼠輩,便親自出馬與我殺個痛快,免得讓你手下的偏將來自取其辱!"

張富連戰連捷,已經囂張跋扈到了極點,儼然把自己比作了霸王在世,根本不把甘甯放在眼里.

"老子呸,你個乳臭未干的小子,哪能配與我家將軍交手,金城陳奇在此!"

西涼軍旌旗開之處,陳奇挺槍躍馬,來戰張富.

兩馬相交,戰有六回合.陳奇賣個破綻,甚至讓張富將自己的鎧甲割開一道口子,象迭生,實則是拿捏得恰到好處.

"敵將果然驍勇,吾不敵也!"

陳奇驚恐的吶喊了一聲,撥馬落荒而逃.

"媽的,西涼軍簡直是一群鼠輩.兒郎們,隨我沖殺!"

張富那里肯讓煮熟的鴨子飛走.雖然他幾次三番打敗敵將,但是卻沒有立下斬將之攻,這西涼將領一個個滑得像泥鰍一樣,打不過就跑,大怒之下,率兵拼命追趕.

"大公子,就在那里,通往略陽的小路!"

張富追趕正急,昨日的參軍忽然打馬追趕上來.指著不遠處一個隱秘的豁口說道.

張富急忙勒住戰馬,揚槍讓大軍停止追趕,在盤查了一下地形後,他立即讓大軍停在豁口百米處的河谷里紮下營寨,用作掩護,否則讓甘甯他們方抄小路偷襲略陽就不好了.

日漸黃昏,天色逐漸地暗了下了.雙方人馬似乎達成了某種共識,都沒有派兵前來搦戰,除了雙方的火頭軍出營打水時撞見,指著對方的鼻子破口大罵外,並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械斗.

張富見安排得差不多後,只留下三萬老弱殘兵交給楊任守營.他自帶四萬精銳之士偷偷湧入豁口,朝著前方的長蛇谷浩浩蕩蕩的殺去.

張富率領大軍急行了三十里,終于到了參軍所說的長蛇谷,一眼望去,果真像行走的靈蛇一般,他抬頭周,只見山谷兩側影影綽綽.似乎插滿了數千面迎風獵獵的旌旗,正當他猶豫到底進不進時,旁邊的參軍笑道:"估計敵軍料到我軍會抄小路偷襲略陽,故此插滿了旌旗用作疑兵,大公子且旌旗招幡足足有數千面,他們哪有那麼多兵馬,這長蛇谷不長,我們何不一鼓作氣沖出去?"

張富頓時一陣心動,手中長槍一招:"加速行軍,沖出長蛇谷!"

隨著張富一聲令下,四萬漢中軍開始浩浩蕩蕩的殺入長蛇谷,奔著長蛇谷的谷口沖殺而去.

就在漢中軍全部沖入了山谷後,忽然沖山頂上響起起一陣嗚咽的號角聲,不多時,只見從山上滾下巨大的石頭和橫木,壘斷了長蛇谷兩邊的谷口,張富心中大呼不好,急忙讓大軍開路而進,忽見前面有大小二十余輛黑油櫃車,裝載著干柴,盡皆火起.

張富大驚失色,急忙讓大軍後隊變前隊,向著內水方面退軍,可是還沒等中間的士卒反應過來,忽聞後軍有人高聲發喊,說是谷口已經被干柴壘斷,車中原來皆是火藥,一齊燒著了,張富見沒有草木撲火,急忙讓人尋路而走.

"放箭,扔火油!"

周泰目光凜冽的盯著下方四萬亂作一團的漢中軍,眼中並無一絲憐惜,揚起的手猛地一揮,喝令伏兵放箭扔火油.

頓時間,無數的火把,密密麻麻的火箭,碗口粗大的火油罐,漫天蓋地的傾盆而下,那些火上塗滿了火油,沾著就著,數不勝數的漢中軍在慘嚎中被烈焰所吞噬,火光到處,地中的藥線都被點著,刺啦刺啦的閃著火星,宛如漫天閃爍的星辰.

"砰,砰,砰……"震耳欲聾的鐵炮就地而起,飛到空中炸裂開來,滿谷中火光亂舞,但逢衣物,無有不著,將張富的四萬漢中軍,燒得互相擁抱,死于長蛇谷中,只見谷中漢中軍被火燒得伸拳舒腿,大半被鐵炮打得頭臉粉碎,皆慘死于長蛇谷中,臭不可聞.

甘甯聽見長蛇谷方向傳來震耳欲聾爆炸聲,再見長蛇谷方向傳出沖天的火光,頓時就知道周泰得手了,當下便率領兩萬大軍沖擊漢軍大營,殺得漢中軍丟盔棄甲,潰不成軍,三萬人馬除了少數逃脫,其余的要麼戰死,要麼被俘,楊任也在亂軍中被甘甯手起刀落,斬于馬下.

長蛇谷之戰,一經傳開,天下諸侯無不震驚,以三萬打十萬,竟然將數倍于己的漢中軍全殲于內水,法正甘甯之名,能止夜啼孩童.(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三百零九章 法正圖謀     下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袁術稱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