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一十三章 險渡摩天嶺  
   
第三百一十三章 險渡摩天嶺

祁山,位于隴西郡禮縣東,西漢水北側,西起北岈,東至鹵城,綿延約長五百里,連山秀舉,羅峰兢峙,被譽為"九州"之名阻,天下之奇峻,地扼蜀隴咽喉;勢控攻守要沖,自古便是兵家必爭之地.

建安二年夏,隨著呂布大手一揮,十萬西涼雄師兵出隴西,武都,漢陽三郡,兵分四路,從三個方向攻打漢中,第一路,以黃忠為主將,徐晃,趙昂為副將,徐庶為參軍,領兵兩萬,負責攻打斜谷一線;第二路,以魏延為主將,率領武都本部軍馬攻打褒城,武鄉一線;第三路,以甘甯為主將,閻行,周泰,陳奇為副將,法正為參軍,領兵三萬攻打陽平關一線;第四路,以呂布為主將,高順,張繡,樊稠,張濟,徐榮為副將,賈詡為軍師,馬良為參軍,領兵二萬駐紮陰平.

另外,呂布還增設了一支偏師,這支偏師由姜敘,楊阜率領,總數大約在三萬人左右,都是由隴西,金城以北的夷族人組建成的勁旅,他們皆身披鐵甲,能翻山越嶺,善于使用弓弩和毒箭.因此,呂布給他們起了一個及其彪悍的名字,號為:虎豹營,其寓意就是希望他們能像猛虎般凶悍,獵豹般的敏捷.

自古以來,大漢百姓都普遍缺乏果毅精神,而游牧漁獵民族則往往好勇斗狠,隨著對羌作爭的結束,金城,隴西邊境一線恢複和平,呂布雖然離開了羌境,但余威猶存,那些留在西羌的羌族不敢起兵作亂,大多數陷于失業,把這樣的力量留在西方,無疑是社會極大的不穩定因素.

呂布在征服西羌後,利用當地夷族為兵源,建立的勁旅,在賈詡的建議下.呂布對此實施了一箭雙雕的有利政策,就是征召少數民族戰士加入西涼軍,而經費問題,就由當地地方豪強解決.當然,羌族的人口並不是很多,燒當羌兩萬戶,參狼羌萬戶,白馬羌八千戶.先零四萬戶,呂布一下子調走一萬戶能征慣戰的世家,對當地割據勢力可以算是釜底抽薪.

陰平,並州大營.

呂布跪坐在虎皮毛毯上,手里攥著剛剛從武都傳來的戰報,說:"法正和徐庶還真是給了我一份大禮!"

賈詡聞言,放下手中的案牘,抬頭詢問呂布:"主公這麼開心,難道他們已經包圍了漢中不成?"

呂布聳聳肩,起身將戰報送到賈詡的桌案上.搖搖頭:"那到沒有,先生,你還是自己看看吧!"

賈詡拿起桌案上的竹簡抖了抖,目光凜冽的注視著戰報,越看到最後他嘴角的弧度拉得越長,最後連眼睛都變成了月牙.看完之後,他又將戰報遞給了正在整理案牘的馬良,抬頭笑道:"一人火攻,一人水攻,一人看天時.一人觀地利,真是甯人刮目相看"

馬良輕輕地將竹簡放在桌案上,躊躇了半響後,尷尬的說:"主公.先生,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呂布摩挲著頜下得胡茬,點頭道:"季常有什麼見解,但說無妨!"

馬謖眉頭一擰,臉上隱隱有不忍之色:"孝直用大火燒死十萬大軍,這其中還有不少百姓.這是不是有傷天和?"

他並不是嫉妒法正立下大功,而是心疼那些無辜枉死的百姓,他們都是一些老實本分的農民,只是受到了張魯的蠱惑,這才拋家棄口,悍不畏死的替張魯賣命,如今一把大火燒死四萬人,馬良覺得這有點殘忍了.

呂布並麼有生氣,而是耐心的解釋:"從他們拿起武器,穿上鎧甲的那一刻,他們就不再是百姓.再者說,得天下者,沒有一個不是雙手染血的,仁義之師亦是對敵殘暴,才可得勝!"

看到馬良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樣,呂布翻身跪坐在虎皮毯子上,目光銳利的注視著馬良,正色道:"打仗本就是殘暴,一個擁兵者的成敗,往往會犧牲萬千無辜的士兵,殺人就是殺人,何來殺得多,殺得少,殺得漂亮,殺得正直?暴君,仁君皆是殺人者,沒有分別,既然沒有分別,又何懼殺生?美化顏面?既有改革天下之心,又何必理會世人的目光?"

呂布啜了一口清水,繼續說:"袁紹,曹操,劉表,他們無時無刻都在殺人,他們說他們殺得都是反賊,我都有點替他們臉紅!"

馬良錯愕的看著呂布,雖然他知道呂布說的是歪理,但他卻無法反駁,仔細想想,又覺得呂布說得很對,大家都是雙手染血的人,何必假惺惺的給自己找個理由.

呂布看馬良一時半會還接受不了這個細想,當下輕笑道:"咱們還是別討論這個問題了,季常,把地圖展開,讓我看看姜敘他們到哪里了!"

馬良晃了晃腦袋,直起身來,大步走到呂布的身旁,從懷中取出一張顏色泛黃被卷成一團的羊皮,迅速在呂布面前的帥案上展開.

原本還滿臉笑意的呂布,一見到桌案上的羊皮地圖,眼神一下子變得銳利起來,隨意地問了一句:"姜敘他們離開多少天了?"

賈詡邁步走上前來,低頭看向那張羊皮地圖,只見那泛黃的羊皮地圖上,繪滿了西川和漢中的城池關隘,道路險峻,應有盡有.

賈詡伸手一指,點了點劍閣的位置:"已經離開了二十日了,估計再過不久就可以到達劍閣,現在估計在這!"

呂布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上面繪著幾座險峻的山峰,上書三個字:摩天嶺,

........

卻說姜敘領下呂布的軍令,回營後立即登壇拜將,看著下方密密麻麻的異族士兵,他振臂高呼:"今天本將已經領下主公的軍令,要偷渡陰平小路,乘虛去攻打劍閣,和你們一起建立不世之功,不知道你們願不願跟隨我一起去?"

姜敘的話音剛落,頓時引得麾下一片歡呼,那些被征召來的夷族將士無不摩拳擦掌,撫盔抹刀,准備跟隨姜敘大干一場,一直以來,虎豹營大小將士都在苦苦等待建功的這一刻,只有他們等建立了功勳,才有機會納入漢籍,成為一名正在的漢人,如今大功就在眼前,當下沒有人遲疑,在幾個羌將的帶領下,三萬虎豹將士紛紛振臂高呼:"願跟隨將軍,遵從軍令,萬死不辭!"

姜敘看著情緒激昂的羌族勇士,一會戰袍,放聲暴喝:"好,即刻整軍,明日出發!"

隨著姜敘一聲令下,各族的羌將開始紛紛帶著部眾魚貫走出校場,各自回營准備出征所用的刀具,因為陰平小路多有毒蟲猛獸,瘴氣毒霧,所以他們不能身披沉重的鎧甲,只能穿著平時漁獵的裝束,這些都不是一時半會能准備好的,所以需要早備齊全,不過對于他們來說,穿鎧甲和不穿鎧甲都一樣,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輕裝作戰,穿鎧甲只是多了一份保障而已.

第二日,姜敘先令參軍楊阜和其子姜維引一萬精兵作為先鋒,不穿衣甲,各自操著斧鑿器具,但凡遇到險峻危險的地方,鑿開山路,遇河填道,搭橋造閣,以便大軍順利通行.

姜維親率余下的兩萬名虎豹營士卒,各帶繩索干糧浩浩蕩蕩地殺入陰平小路,約行百里處,姜敘留下一千人建立山寨,以防不測;又行百余里,又挑選一千人下寨,是年六月從陰平進兵,姜敘率領大軍來到一處巔崖峽谷之中,此時離出兵之日已經過去了二十天左右,西涼軍沿途修築了數個營寨,只剩下兩萬兵馬.

蒼穹如黛,大山蒼茫.

"將士們在加把勁,過了此處,咱們就大功告成了!"羌人雖然打下就流竄于山野,在山中行軍就像攀壁猿猴,可這一路走來,因為道路崎嶇險峻而丟掉性命的將士兵卒將軍三百人,姜敘知道,如此陡峭的路途,摔下就就意味著粉身碎骨,所以他沒有派人去搜尋尸骨.

"將軍,剛剛又有兩名勇士跌入山谷!"

就在姜敘鼓勵著士氣的時候,一名羌將小心翼翼的越過峭壁,走到姜敘的耳邊低聲說道.

姜敘看他一臉悲痛的樣子,安撫道:"是你的部眾?"

羌將沒有說話,只是抿著嘴唇點點頭.

姜敘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此次出征的將士都已經登錄在冊,等打完仗主公會發放撫恤金,到時候你在交給他們的家人!"

姜敘剛剛安撫完羌將,就見姜維從前面趕來,他眉頭登時一皺,喝問道:"我命你為先鋒,你不好好的開路,到中軍來干什麼?"

只見此時的姜維頭發散亂,布衣也被刺枝劃開數不勝數的口子,他的臉,胸口,手臂都有密密麻麻的血痕,顯然是被刺枝割傷.姜維面對姜敘的喝問,不敢怠慢,一把擦掉額頭上的汗水,稟報道:"啟稟將軍,前方有一座山嶺,名為摩天嶺,此嶺皆是懸崖峭壁,不能開鑿,參軍叫我前來詢問是否回軍?"

姜敘目光一凜,在心中思忖:義山不會無的放矢,難道真如伯約所說?

想到這里,姜敘一揮戰袍,叫姜維帶路,他倒要看看這摩天嶺究竟險在何處!(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一十二章 冀州首府     下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三千英魂埋摩嶺